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侠志异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拜师
作者:云在西湖  |  字数:3181  |  更新时间:2019-09-20 10:05:15 全文阅读

  药公听张正仍不愿拜师,脸上有些尴尬。他成名以来,不知有多少青年才俊,晚辈后生,托关系,走门路,死皮赖脸的要拜在自己门下,当时自己或者看不入眼,或者沉溺远游,都拒之门外,如今好不容易看上两个,人家竟然不同意。

  本来这种事不可勉强,须两厢情愿才好,但刚才自己饮血治伤,只用布带蒙住了青袍人的双眼,他们两个看得明明白白,一旦传扬出去,自己修成了百灵药身,别说从上到下只有八九十斤的分量,就算千斤万斤,也不够江湖上的英雄好汉们瓜分的。

  自己一辈子行侠仗义,救死扶伤,总不能为了保住药身的秘密杀人灭口,最好的办法是把他们收为弟子,既有传授之恩,又有师徒之情,将来他们还要继承自己的衣钵,必不会口无遮拦,到处乱说。此举对自己,对本门,对两个小娃娃都是好事,可人家偏偏不同意,天下又没有强迫拜师的道理,这却如何是好?

  药公心里着急,脸上强装镇定,笑容却已很不自然,忽见郭采莹冲自己眨了几下眼睛,心想这鬼丫头心眼多,说不定有什么好办法。当下也向她眨了下眼,说道:“你们考虑一下,想好了再跟我说。”一边说,迈步出了山洞。

  郭采莹向张正道:“我去看看老爷子是不是真生气了,你在这儿等我。”

  张正不肯私自拜师,心里却知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本门从未出过剑仙,师父再怎么教,自己的成就也是有限,而药公是修行千年的药仙,当今剑仙的老祖宗,跟着他学前途无量,唯一担心的是师父那里不好交代,但师父真的会不为我好,不让妡妹嫁我,又不让我拜师吗?

  郭采莹跟随药公出来,走出二三十步,药公回头道:“丫头,你刚才挤眉弄眼的干什么?”

  郭采莹笑道:“想让他拜您为师不难,您怎么谢我?”

  药公瞪眼道:“我教你们功夫,还得谢你们,真是岂有此理。”

  郭采莹笑道:“您没什么谢的,我可回去了。”说着,转身欲行。

  药公忙道:“等一等,那你说,要怎么谢你。”

  郭采莹向洞口看了一眼,低声道:“他在鬼手门里有个师妹,您知道吗?”

  药公道:“不知道啊,怎么了?”

  郭采莹的脸忽然红了,扭捏道:“他们、他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我俩拜师之后,也是师兄、师妹,我这药王门的师妹可不能让鬼手门的师妹比下去了。”

  药公笑道:“怎样才能不被比下去呢?”

  郭采莹道:“当然是他处处想着我,时时念着我,对我比对她更好一点啊。”

  药公微笑道:“哎呀,这可难了,他本就是鬼手门弟子,跟他师妹应该是青梅竹马的情意,你和人家刚做同门,就想新人胜旧人,唉、难啊,总不能让我杀了她吧。”

  郭采莹知道药公说的是实情,眼里噙着泪道:“谁让您杀人了,他们两个要是欺负我,您帮我出气就行。”

  药公笑道:“就这些吗?”

  郭采莹点头道:“就这些,您答应了,我就让他拜师。”

  药公笑道:“好、好、好,我答应你,赶快让那小子拜师父吧。”

  郭采莹破涕为笑,道:“好,您先等着,叫您时您再过来。”

  张正见郭采莹一人走回,问道:“回来了,药公怎么说的?”

  郭采莹叹了口气,道:“还不是说你不识时务,不通情理,还说今天你要是不拜师,今后再想入门,就是磕一千个响头也没用。”

  张正听了,心里沉甸甸的,默然无语。

  郭采莹又道:“我跟药公说了咱俩一起拜师,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张正急道:“你怎么能替我答应了?万一师父怪罪,谁来担待?”

  郭采莹笑道:“自然由我担待,你师父说过,让你一路上听我吩咐,我让你拜师,你当然要拜了,否则便是不尊师命,不敬师长,那才是大逆不道呢。”

  张正苦笑着摇头,道:“师父一句客套话,你怎么能当真?天下哪有盼着徒弟转投别派的师父,我若再惹他生气,只怕,嗯……什么好事也别想了。”他本想说怕师父更加阻挠自己和妡妹的婚事,当着郭采莹的面,没有说出口。

  郭采莹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不做药公弟子,将来修不成剑仙,不后悔吗?”

  张正沉默了片刻,说道:“我不后悔。”

  郭采莹看着张正,忽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张正道:“有什么好笑?”

  郭采莹笑嘻嘻的道:“看来我这大师姐是当定了。”

  张正没明白她说什么,问道:“什么大师姐?”

  郭采莹笑道:“实话跟你说了吧,药公看上你了,喜欢的不行,一定要把你收入门中,你若是不肯拜师,就去找你师父求情,药公多大的面子,你师父哪有不应允的,那时我早就拜过师了,先入门者为大,还不是你的大师姐吗?”

  张正知道师父杨敬轩很盼望跟各方江湖人物搞好关系,药公的辈分之高,地位之隆,乃是当今武林的第一人,他亲自来求,希望收录一名弟子,师父不管心里怎么想,嘴上一定是慨然应允的,那这个小丫头岂不真成了自己的师姐,忙道:“不行,你也再等一等,要拜咱们一起拜。”

  郭采莹笑道:“我是等不及了,你真想跟我一起拜师?”

  张正也没细想,说道:“当然,一起入门多好啊……”郭采莹正等他这句话,转脸向洞外喊道:“药公,进来吧,他同意拜师了!”

  张正一愣,说道:“我没说现在,是咱们以后……”

  郭采莹笑道:“以后你当师兄,我做师妹,一切都听你的,行了吧?”

  张正感觉有些上当,又隐隐觉得拜入药王门中,再多一个师妹也是件挺不错的事,心思纷乱间,药公已经走进洞来,笑道:“既然答应拜师就磕头吧。”

  郭采莹喜洋洋的道:“是。”拉着张正的手臂双膝跪倒。张正被她拉得身子一歪,不由自主的跟着跪下,郭采莹已经磕下头去。

  张正双膝刚一着地,心下有些后悔,但已经跪下,再起来算怎么回事,只得随着郭采莹磕了几个头,迷迷糊糊中,被药公伸手拉起。

  药公笑道:“药王门收了两位佳弟子,可喜可贺,对了,方才我喝了自己一口血的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了。”

  郭采莹道:“药公,正想问您呢,您喝自己的血做什么?”

  药公道:“你们已经是本门弟子,知道了也无妨,我已经修成了百灵药身,全身上下都是药,喝血是给自己治伤啊。”

  张正和郭采莹都没听说过百灵药身,惊愕之下,张正道:“百灵药身?”郭采莹道:“全身是药?”

  药公笑道:“是啊,给丑小子的两颗药丸是我在腋下和肩膀上搓下来的泥球,治他那点伤,也够用了。”

  张正和郭采莹更是目瞪口呆,好一会儿,郭采莹道:“我记得两颗药丸还挺好闻的,原来是泥做的呀。”

  张正敬佩的道:“药公,既然全身是药,一定百病不侵了吧?那您是不是长生不老了?”

  药公笑道:“人哪有不死的,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再将就几年,也就是了。”

  郭采莹道:“何止两年,再活两百年,两千年,您也不会老。”

  药公知道自己的身体很硬朗,近来又有精气转盛之象,太久了不好说,再活百八十年肯定没问题,心下对自己的长寿很满意,口中却道:“其实一直活着也没多大意思,也不会天天快活,还要担心哪天被别人识破了药身,连尸骨也剩不下,唉,我也是发愁啊。”

  郭采莹道:“您放心,我和师兄一定保护好这个秘密,不让任何人知道。”

  张正也道:“师父和妡妹那里我也不说,这件事除了您之外,只有天知地知,神知鬼知,和我的新师妹知道。”

  郭采莹撅嘴道:“师妹就是师妹,为什么叫新师妹?比不上以前的师妹吗?”

  张正笑道:“别处都比得上,就是说话时爱撅嘴,撅嘴的样子那么丑,当然比不上了。”

  郭采莹见他取笑自己,抢上前挥手要打,张正已逃到了药公身后。

  药公笑道:“好了,好了,刚入门就打打闹闹,成什么样子,要互敬互爱,互相督促用功,要是偷懒耍滑,不思进取,便想赖在药王门里,我还不要呢。”

  张正和郭采莹不敢再打闹,一齐垂手领命,道:“是,药公。”

  药公道:“你们现在是药王山弟子了,只拜过我一个可不行,走,我带你们去拜一下历代祖师,和你们的师父去。”说着,当先出了山洞。

  张正和郭采莹跟随药公来到洞外,药公一手一个,拉住二人的手,说声:“握紧了。”双足一蹬,一道白烟乍现,三人已升到半空。

  张、郭二人还从未上天飞行,全都兴奋得心跳加快,热血沸腾。

  药公带着二人绕着药王山飞了一圈后,落在后山。这里是药王门历代祖师的埋骨之地,张正和郭采莹恭恭敬敬的磕罢头,又随着药公来到药王山大殿的遗址前,对着断壁残垣磕了四个头,张正心想:“我和郭姑娘既入药王门,肩上便多了一份责任,今后定当刻苦用功,识药性,学医理,为药王门的复兴尽到弟子应尽的力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