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兰武观战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404  |  更新时间:2019-12-24 16:33:36 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兰武观战

“你家很厉害么?”

张三一背回羲和,用空出来的右手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像是随口问道。

“额,还行吧,我老爹是西北地区地区长”

“哦”

忽然,张三一愣住了。

“地区长是个啥?”

“就是,西北这块地方,我老爹管”

“那是挺厉害的”

虽然脸上风轻云淡,张三一心中早已经打起了小九九,有些后悔那两本书卖便宜了。

一本一万嬴赢都不在乎的吧?

心情顿时就觉得不那么美妙了。

以后,不能再这么大方了,何况,那一块钱还特么是自己的。

……

回到酒店,已经是深夜了,嬴赢怀里抱着已经像个小孩子一样熟睡的小溪儿,槐生则是不是的揉着眼睛,眼睛早已经一片通红了。

回到房间,小和尚径直走回了自己房间,踢了鞋子,就趴床上,闭上了眼睛。

无奈的笑笑,张三一扯过来杯子给小家伙盖好。

坐在沙发上,张三一很想喝杯西瓜汁,纠结了一阵要还是不要,毕竟半夜了,麻烦别人不太好。

忽然,门打开了,张三一回头,看到嬴赢笑着走了过来。

还是一样,端着一杯西瓜汁和一杯白色的饮料,有酒味。

接过西瓜汁,不知怎么的,张三一就笑了。

“张兄笑什么呢?”

“额……”

沉默片刻。

“在笑你来的真巧,我其实刚想喝”

张三一举举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口。

“那确实该笑”

……

两人静静地坐着,喝着自己杯中的饮料,忽然,张三一开口说道“明天,我就离开了”。

“嗯,去哪?”

“京城吧!”

“好,一起”

“额……你应该有自己的事情吧?”

“不重要”

嬴赢都这样说了,张三一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他本来想的是,要和嬴赢就此分别,既然嬴赢想要一起,就一起吧,有个能说得上话的人,也挺好的。

……

张三一一夜没睡,就躺在沙发上,看着落地窗外面的灯火,城市。

他喜欢看那城市中的点点星光。

嬴赢也没睡,就在张三一的房间盘腿坐下,冥想了一晚上。

对于他来说,冥想简直不要太舒服了,比起以前的修炼方式。

如果他以前知道修炼只是打打坐,冥冥想就够了,那他会爱上修炼的。

现在,似乎也不迟。

幸好,他遇到了张三一,还成为了朋友。

“收拾收拾走了”

“好”

嬴赢出去了,小槐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去洗漱了。

差不多一小时后,张三一又喝了好几杯西瓜汁,小槐生大吃了一顿,出了酒店的门。

不一样的是,这次,多了两个人。

“张兄,怎么走”

“用脚”

“额……”

嬴赢是想叫辆车的。

用脚走路,要走到明年了。

张三一和槐生已经走出去了。

嬴溪朝着嬴赢做了个鬼脸,也跟着跑了出去。

嬴赢很是无奈。这丫头对张三一和槐生比自己越来越亲近了。

明地说,他吃醋了。

好像,多了两个对她好的人也挺不错的。

想明白的嬴赢追了上去,张三一已经走远。

“张兄……张兄……”

……

“我觉得,你还是别叫我张兄了,这样感觉我年纪好大”

嬴赢一愣,“那我叫啥?”

“三叔和三哥,你选一个”

“汪汪汪……”

背包里传了来三声狗叫。

“额……不……,就三叔……”

张三一汗颜,他咋忘了三哥这名字,早已经被占了。

“三……叔?”

“哎”

“什么就哎了啊?”

“你可就比我大四岁,占便宜不是这样占的啊”

嬴赢觉得自己被张三一占便宜了,想要撸起袖子理论。

“槐生可就叫我三叔,叫你嬴赢哥哥,你说你该叫我什么?”

“切,有本事你让槐生叫你一声三叔”

“槐生?”

然后,槐生朝着张三一投去了个憨憨的笑。

张三一又忘了,槐生已经不说话好久了。

他有些担心,小和尚不会哑巴了吧?

他问过好几次,小家伙都朝着他使劲摇头。

难道,小和尚在修闭口禅?这是他在原本那个世界看那些小说知道的。

张三一尴尬的挠挠头发,似乎,都不太行啊?

那该让嬴赢叫自己什么好呢?

“那张兄,我该叫什么好呢?”

嬴赢脸上一副坏笑。

“随便你吧”

“好嘞,张兄”

……

“兰……武……?”

“怎么这么多人啊?”

“应该是学期末比武吧?”

“比武?好不好看?”

嬴溪突然两眼放光。

“不知道,我没看过”

“进去看看?”

“好”

张三一可不想扫了嬴溪的兴趣,在他眼里,嬴溪和槐生一样,都是个值得自己去妥协的小孩子。

有的时候,有点权利,有个牌牌就是还。

兰武大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可是,在嬴赢拿出个牌子晃了晃之后,他们就被像贵宾一样,毕恭毕敬的邀请了进去。

跟在后面,边走,张三一边左顾右盼,这还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进大学。

果然,和以前的都差不多,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他们被带到了一处接待室,那人给他们沏好了茶,拿好了水果,就退了出去。

过了许久,差不多有半小时,接待室的门才打开。

进来的是一个两鬓斑白,看上去有六十多岁,带着一副老式眼镜,笑眯眯的老人。

老人腰杆挺直,精神矍铄,虽然是和蔼可亲,但身上的那股威压是无法掩盖的。

“赢小子,来兰市,怎么不来看我啊”

那老人进来就冲着嬴赢走了过来。

“额……林爷爷,忘了忘了”

嬴赢背在后面的手局促不安,一看就在说屁话。

“哼,这么多年不见,长高了,嗯,就是太白了,胳膊太细了……”

老人一番评头论足,嬴赢只敢堆笑。

“林爷爷,还有我呢”

嬴溪噘着嘴。

“哈哈哈,还有我的小溪儿”

那老人一把就抱起了嬴溪。

嬴赢顿时松了一口气,朝着张三一瞅了一眼。

“那个,林爷爷,这是我朋友,张三一还有槐生”

“哦,挺不错的小伙子”

相比之下,张三一更符合林觉的审美,皮肤没那么白,胳膊没那么细。

张三一注意到,老爷子的目光在自己手里的剑鞘和背后背着的羲和上停留了许久,脸色也微微有些动容。

只是,老爷子掩饰的很好,很快就恢复了笑脸。

“听老李说,你们是过来看学期末大比的”

“嗯,林爷爷,好玩不?”

“当然好玩了啊”

对嬴溪,林觉就像亲孙女一样的宠溺,而嬴赢,则像是个看不上眼的孙子。

“走,爷爷带你过去”

怀里还好着嬴溪,林老爷子就走了出去。

张三一凑到嬴赢身边,悄声问道:“谁啊?”

“兰武校长”

“看上去挺厉害的”

“废话么?八段赤金王啊!”

“那是挺厉害的”

张三一的脸上没有一丝儿的吃惊。

……

比赛场里面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一路上,兰武的学生看到,一向严格的有些古板的校长竟然怀里抱着个小叶头,还笑嘻嘻的,人人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然后,快步走过,再回头瞥一眼,窃窃私语。

“老林,这是?”

“赢家的小丫头”

“就是生下来就觉醒的那个?”

“嗯”

周围的兰武高层,老师,无不侧目,都想看看先天觉醒的天才是什么样子。

林觉抱着嬴溪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过一只香蕉,剥好,递了过去,可惜,小丫头不领情,自顾自的拿出一根棒棒糖,拆了糖皮,塞进了嘴里。

老爷子一阵尴尬,只好把吃香蕉。

过了一阵子,嬴赢才带着张三一和槐生来到了林觉后边,没有他们的座位,只好站在了林觉身后。

“一个个杵着干嘛,去找座位坐”

嬴赢环视四周,除了他这个大校长周围还有点位置,哪里不是人挤人啊?

不就是个期末大比么?

怎么这么多人,真是的!

“没……位置……”

“那就站着吧”

嬴赢说不出话来。

张三一嘴角微扬,抱着剑鞘,朝着四周看了看。

修道APP的那个实力探测窗口依旧是没有弹出来。

看样子,变成了便携式打印店,那个功能就暂时不行了。

他本来想看看这兰武的实力的。

……

比赛台上的对阵双方打得如火如荼,张三一没兴趣看,除了花里胡哨,没什么作用。

其实,大部分学生都只是三段左右的实力,要什么厉害?

“嬴赢,怎么样?”老爷子的声音传来。

“额,什么怎么样?”

“当然是比赛啊”

“额……挺好的,挺好的”

“要不,你也上去试试?”

“那个,林爷爷,不好吧?”

“好像也不是太好,整个兰武,能当你对手的,还真找不出来”

“是啊,这么年轻就六段了,兰武可没这种变态”

副校长付纯笑着说道。

一些实力不算太高的老师自然而然看不出来嬴赢的实力,听到六段之后,比看到嬴溪还震惊。

“这小伙子是哪家的后生啊?也挺不错的”

“付爷爷,他是我朋友”

付纯的目光在张三一身上扫了一遍,和林觉一样,在看到张三一怀里的剑鞘和身后的羲和的时候,也微微色变。

张三一都看在眼里。

果然,还是有些太扎眼了啊!

可是,没得办法,玄冰剑鞘得抱着,而羲和,他也得背着啊!

“是挺不错的,也是六段,比赢小子还要强上一些”

周围一些实力六七段的老师都开始怀疑人生了,什么时候,六段成了烂大街的了,两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竟然有六段的实力。

让他们怎么不惊?

“要不,你们两个去比一场?”

林觉扭头,朝着嬴赢和张三一扫了一眼。

“林爷爷,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说去就去”

嬴赢噤若寒蝉。

“去比一比也好的,也是该让兰武那些眼高手低的所谓的天才们看看,什么才叫天才”

“老付说的对啊”

“张兄觉得呢?”

“有什么好处?”

张三一是在问林觉和付纯。

“好处?”

林觉愣了愣,“哈哈哈,是个实在的小伙子”

“你想要什么?”

“一张毕业证书”

“好,求之不得”

张三一觉得自己亏了,他之所以想要一张毕业证书,也只是为了以后方便,毕竟,有学校背景,方便许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