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一个故事一座城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309  |  更新时间:2019-12-02 00:08:28 全文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一个故事一座城

“灾难么?”

水清喃喃了一句,有些失神。

天水国有个已经快要被遗忘的传说,几千年的传承,现在差不多也只有望舒宫里面的奶奶孙女四人还记得吧?

人至,日落,鞘醒,灵归,待望舒。

水清以前不明白这是句话,或者说是这几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现在从心底觉得,那个男人会给天水国带来灾难……

天水国很小,可是,从她出生到现在,一直宁静祥和,她喜欢这里,这里是她的家,她绝对不允许外人来破坏它,哪怕会死,她也要捍卫这片净土。

“傻丫头,谁说的就一定是灾难了啊?”

白发老妪宠溺的揉揉水清那满头秀发的脑袋,只是年纪大了,有些吃力。

“可是……”

水清想要说些什么,话已经到了嘴边,又憋了回去。

“放心吧,还有奶奶”

“太阳……真的会落么?”

“呵呵,我也不知道啊”

……

“去吧,去把那个人请过来吧!清儿,别动手”

老妪还是满脸慈祥,笑眯眯的,眼底的愁容都被那些深深的鱼尾纹遮住了。

“是……”

水清很明显不情愿,攥着的拳头又捏了捏。

三姐妹出去后,屋子里安静了下来,白发老妪佝偻的身子突然间像是撑不住了,弯的更加厉害了。

“太阳落了,真的是灾难么……唉……”

……

坐在没人的角落里,张三一真的很无聊,习惯性的搜搜身上,结果发现早已经没了手机,原本还像开局王者农药解解乏的。

“那个,槐生,商量件事呗?”

“嗯?”

小家伙的目光恋恋不舍的从故事书上挪了出来,斜着头看看张三一。

“你……书借我一本?”

像是很纠结,小槐生挣扎了许久,才磨磨蹭蹭的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本他早已经看过的书,恋恋不舍的递了过去。

在小家伙看来,故事书就是他的宝贝,哪怕是张三一送他的。

“白衣剑圣?”

张三一轻声念叨了一下书名,觉得有点不适合槐生这种儿童看,当初买书,他自己都没仔细看,都是小家伙自己挑的。

可能是真的很无聊,张三一竟然渐渐的沉迷了进去,故事很俗套,就和当初中学看的那些烂俗的网文一个剧情。

主角叫张天一,比自己的张三一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是尊贵无比的皇子,却因宫斗成了流落街头的孤儿,被一个老道士带进了一个破旧的小道观,拜了师傅却不做道士,后来,道观里又多了两个和他年纪一般大小道童,明明他来到最早,他却叫他们师兄,慢慢的,三人长大,天下也不太平了,妖魔四起,师兄弟三人拜别师父,励志下山除魔降妖,后来三人遇到了一个白衣女子,于是成了四人同行,所谓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师兄弟三人同时喜欢上了那个叫叶小枫的女子,有争吵,有退让,最终,四人分道扬镳。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年,张天一逐渐有了名声,白衣剑圣成了天下降妖除魔第一人,相传香山有大妖,他带人降妖除魔上香山,在香山上他遇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女子。

“你……是妖?”

“是,你想要除我么?”

女子莞尔一笑,凄凄惨惨。

“当年,我说过给你们跳支舞,虽然现在只有你一个人,看完……可好?”

白衣翩跹,飘然起舞。

“她是妖……她是妖……”

这个念头回荡在他的脑海,他曾立志,除尽天下妖魔。

终于,他还是递出了剑,剑没,血出,白衣变红衣。

“张天一……你敢……”

一声怒喝,一柄拂尘,通体漆黑,贯穿了张天一胸口。

“额……啊……”

血衣白发如疯似魔,她成了真真的妖,丧失了全部的理智,屠尽了那座山上的所有人。

白衣张天一剑碎人亡,魂飞魄散,黑衣道士奄奄一息,远遁而走,不知死活。

“唉……小枫,真要这样么?”

那个不像是大师兄的道士最终还是出现了,满山的红叶格外的红,被血染的。

“滚……”

“对不起了”

一把金色的剑,横贯天地,缓缓劈下。

“苍天在上,以身为印,封!”

一片狼藉,尸骸遍野的山恢复了一片寂静,还是满山红叶,没了白衣,没了红衣,也没了黑衣。

合上书,张三一竟然觉得有些压抑,久久不能平息。

要说谁对谁错,张三一不知道。

“呵呵,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啊?”

喃喃一句,默默抹去了眼角的泪。

要是自己,自己会怎么做?

“喂……”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张三一抬头,看到了一张冷到极致的脸。然后,本能打就凝出了炁剑,拉过小和尚,就准备跑路了。

“站住……”

张三一岂能如她所愿,撒腿就跑。

然而,水清很明显有备而来,张三一跑出不到十步,就又被逼了回来。

“那个……姑娘,这样就不对了吧?”

“跟我来”

水清看都不看张三一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到了前面。

看看周围清一色的覆甲女兵,张三一略作权衡,还是选择了乖乖跟上去,不是他怂,他只是觉得自己可能打不过。

从张三一手里抽过去那本书,小槐生擦擦封面,小心翼翼的装进了背包,全然不顾周围的情形。

这几天都是躲躲藏藏的,张三一这才算是正儿八经的看到了这座冰城。

然而,他突然有个感觉,好像,这座城里的女子都张一个样子,他怀疑自己脸盲。

“望舒?”

张三一站在门口,抬着头,轻声念叨。

“嗯?

水清回头,目光很冷。

没有管水清的目光,张三一微微有些失神,他想到了那个可爱的人儿,好久不见了,她怎么样了?

院子里古香古色,和外面到处晶莹剔透完全不一样,张三一被带到了大堂,他看到了熟悉的三姐妹,还有一个白发老妪,目光很慈祥,和蔼可亲。

从张三一进门的那一刻,白发老妪的目光就直勾勾的盯着张三一,一直没有移开过,张三一感觉有些奇怪,像是被看透的那种难受。

小和尚虎头虎脑的,看看这里,又瞅瞅那里,觉得到处都很好奇。

“清儿,你们先出去吧”

三姐妹目光纠结,但是还是慢吞吞的走出去了。

“槐生,跟着姐姐们出去玩吧!”

张三一感觉到老妪没什么恶意,似乎还有话要对自己说。

小家伙很明显就是想出去玩了,张三一话还没落地,槐生就跑出去了,笑嘻嘻的。

屋里就剩下白发老妪和张三一两人,陷入了一片寂静。

“先生坐吧!”

老妪微微一笑,先行坐下。

被叫先生,张三一微微有些不适应,这个称呼……似乎和他很不匹配。

“老夫人,您还是叫我张三一吧!”

感觉到没恶意,张三一自然而然对老妪客气了起来,尊老爱幼,时刻不能忘。

“三一?”

老宫主微微一怔,皱了皱眉头。

“你从外面来吧?”

张三一点点头。

老宫主同样点点头。

“你练剑?”

张三一先是摇摇头,又停住了,微微点点头。

这次,老宫主却摇摇头。

张三一感觉莫名其妙。

……

“姐姐,太阳怎么到那里了?”

玩的高兴,小脸红扑扑的槐生突然指着已经偏到一边的太阳突然说道。

三姐妹同时停下了手里面的动作,抬头凝望,面色沉重。

水清往紧闭的屋门瞅了瞅,秀眉紧蹙。

“吱呀”门终于打开了。

张三一跟着老宫主身后走了出来,脸色并不怎么好。

“我真的会带来灾难么?”

张三一不知道,他只是不想麻烦别人,更何况带来灾难。

要不,就趁早离开吧?

“走吧?”

揉揉槐生的头,张三一回头,冲着老宫主微微一笑。

轻轻走出了院子,张三一又抬头看了看那个写有“望舒”的匾额。轻叹了一口气。

在屋里,他没有答应老宫主的请求,灾难来临的时候,尽量救下三姐妹的请求。

他觉得,如果灾难真的是自己带来的,自己离开,或许就没有了灾难。

带着槐生走在街道上,张三一心事重重,耳边的议论纷纷他也毫不在意。

终于,看到了那个进来的城门,近在眼前。

突然,张三一觉得自己的步子沉重了起来,极其的重,每走一步,都似乎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距离城门不到二十步。

他才走出了五步,太阳又偏了一些。

他得出去,他开始相信自己会带来灾难了。

早已经浑身湿透,筋疲力尽了,张三一还在咬牙坚持着。

又是一步,“砰——”张三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手扣着地面,张三一吃力的往前爬。

“额……啊……”

小和尚撅着屁股,拼命的拉扯着张三一,无济于事。

身体的那股沉重感越来越重。

太阳已经斜的不行了。

他距离城门,还有十步,他必须在天黑之前出去。

虽然,刚开始他和水清三姐妹有些不愉快,可是,他也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还是因自己而其的麻烦。

“呼……呼……”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张三一的手指头早已经扣破了,鲜血直流。

挣扎着,张三一站起了身。

朝着身后,微微一笑,继续往前。

“奶奶,他……真的能出去么?”

水清咬咬嘴唇,一脸担忧。

老宫主摇摇头,看看已经挂在天边的太阳。

“要来不及了……”

老宫主缓缓闭上了眼睛。

……

太阳,还有半边脸了,张三一也终于爬到了城门口,再一步,就一步了……

他挣扎着抬起了脚,踏了下去。

突然,一道急匆匆的人影闪了进来,撞在了张三一上,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张三一立马人仰马翻,直直的跌倒了。

太阳落了下去,漆黑一片。

水清泪流满面,闭上了眼睛。

“轰隆隆……”

大地震颤。

“来了……”

老宫主声音干涩,一瞬间,脸上沟壑密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