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在人间修仙路 > 正文
第一章 少年不仁!
作者:哎呀少爷  |  字数:5013  |  更新时间:2019-08-22 18:41:31 全文阅读

最近,十三岁的李清水有些烦恼。

为何烦恼?

为了他那如妖孽一般的“修行天赋”而烦恼。

‘源世界’修行之风盛行,人人崇尚武力,莫不渴望自己拥有极高的修行天赋,修得大道,名扬天下。

李清水七岁拜入‘南山’,三天感应到天地灵力,一月时间踏入‘聚灵境界’,三年时间连破“聚灵境初期和中期”,如今修行不过六载,李清水便已经成功踏入‘破尘境’。如此逆天的修行速度,说他是南山历史上最天才的弟子也不为过。

大燕皇帝‘陈全’之女‘陈微安’,九岁感应天地灵力,举国庆贺,民众纷纷惊呼陈微安是真凰降世。

岁月谷弟子‘唐天’,八岁感应天地灵力,举教欢腾,被称作是上天之子。

土阴教圣女‘谣新月’,七岁感应天地灵力,举世震惊,被当作了北部天骄中最闪亮的一颗明星。

其他例子更不用说,源世界,以实力为尊,就算是‘妖兽’拥有极强的天赋,也能得到人们的认可。

李清水同在七岁感应天地灵力,这般修行天赋,说是妖孽丝毫不为过,整个北部也罕有人能敌。可如此天赋,现在却成了他最大的烦恼。

为何?

跟他所处的宗门有关。

南山,建宗三百六十余年,巅峰时期有弟子四千七百余人,在整个‘北部’也算得上是一流势力。可惜百年前南山掌门‘辛道人’与门中数位高手不幸陨落,这些年,南山越发势微。

到如今,百年风雨过后,南山仅剩长老三人,弟子不过两百。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是赞誉,却也成了周边势力蚕食南山的理由。

南山,这个曾经极度辉煌的势力,如今已然风雨飘摇,摇摇欲坠。

在南山生活这么多年,说李清水对南山一点感情没有,那是假话。

他也想凭一己之力改变现状挽救南山,可这不现实,以他‘破尘境初期’的实力,说强不强,说弱也不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这些觊觎南山的大势力面前,终究会如螳臂当车,不堪一击。

如若再有百年,李清水自然不会惧他们,可如今成长的时间终究还是太短了,李清水有心无力。

前些日子,周边势力以‘青云宗’为首,居然为了向南山列出了一张猎杀名单,其上有数位南山天才弟子的名字,限南山宗门三十天内搬离南山,如若不然,多逗留一天,便猎杀名单上一位弟子。

李清水,便是名单首位!

“难道,有天赋也是一种罪?”望着远空皎洁的明月,李清水漂亮清秀的脸上有些惆怅。

还有十八天,要是三位长老依旧想不出对策,自己……就要死了。

李清水不怕死,从踏上修行之路的那一刻起便不怕了,只是死在十三岁这般年纪,他难免还是觉得有点可惜。

“大长老说过,这个世界很大,北部之外还有更精彩的世界,他年轻时见识过,我却没有。只到人间十三载,有些可惜了。”

李清水长叹,心情有些烦躁,抽出佩剑舞出一套‘登云剑法’,身形灵巧,动作行云流水,如同一位沉浸剑道多年的武学宗师,剑势霸道凌厉,隐约有种人剑合一的味道。

天才之所以被称作天才不是没有道理,李清水在剑道上的天赋也很高。

“登云剑法,我派最难剑技之一,师弟能在如此短时间便习会,真不愧为我南山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弟子,让人佩服。”

一位二八芳华的女子破开夜色,缓缓而来。

女子一袭黄裙长相好看,冰肌玉骨,亭亭玉立,一头长发披肩,丽质天成。

月光下,她就像从九天而来的谪仙,美丽非凡,浑身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优雅气质。

这是南山大长老“吴海山”的独女,如今的南山大师姐,吴晚秋。

“大师姐。”李清水收剑,行礼。

吴晚秋颔首,看着李清水,美目动人,道:“怕吗?”

“不怕,就是觉得有点可惜了。”李清水一笑,洒脱地道:“都说这个世界很大,大到凡人穷尽一生也无法走到终点,我本想着等以后修为高了,就去看看世界那头的风景,可是现在,似乎没有机会了。”

“那就离开吧。”

“什么意思?”李清水看向吴晚秋。

“离开南山,去你想去的地方,看你想看的一切。”吴晚秋看向远空的明月,道:“你是南山崛起的希望,不应该死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李清水闻言,很认真地看着吴晚秋的脸,问道:“离开家,我又该往哪里去?”

“非要跟我们死在一起才甘心?”

“你知道我的性子,若是你们在黄泉路上被欺负,我帮不上忙的话,会很生气的。”

“固执!”吴晚秋嗔怒。

李清水一笑,不再回应,仰望星空,很是洒脱。

良久之后,吴晚秋才开口:“对不起。”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南山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如果不是你们收留,我七岁时,便饿死在那场席卷整个北部的饥荒中了,作为一个孤儿,我能活到今天很幸运,也很感激你们。”李清水说道。

“但你的修行天赋一直都是南山最大的秘密,除了我与爹爹,以及其他两位长老外,再无他人知晓。南山太弱,护不了你周全,只能如此,希望你能在这残酷的世界中悄然成长,将来若是长成,便可重振南山。”

“原本我们以为一切天衣无缝,只待你长成,南山便可恢复往日辉煌,可没想到,事情终究还是败露,被青云宗等势力知道了你的修行天赋,将你的名字列在了猎杀名单之首。”

“你本该有更好的归宿,都是我们的私心害了你,对不起……”

“师姐你说什么傻话,振兴南山,就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了。”

“至于他们,知道便知道了吧。从今以后,我李清水会让他们明白,谁才是这个人间,最强的人!”李清水说完,便笑了。

……

次日清晨,骏马驮着少年离开南山。

是李清水。

逃?

不可能。

他要去杀人。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杀人,有些忐忑不安,有些愧疚,但更多的,是兴奋!

南山山脉脚下约莫二十里远,黄安城;

石块筑成,满是岁月痕迹,高约数丈的城楼前。

青年与少女起了争执,因为一头幼年妖兽。

妖兽如兔子一般大小的身体,白色绒毛,蓝色眸子,头顶一道金纹,显示不凡。

小东西躲在少女身后,不时地探头看向青年,好像在害怕,又好像在好奇,很灵性,也很可爱。

青年一身黑色劲装,长发盘髻,身佩长剑,面容姣好,却带着一股子邪气,让人有些不舒服。

“我已经为了小白冲撞你道歉,为何还要为难我们咄咄逼人?”少女一身水蓝色轻纱流仙裙,年纪尚幼,却已经出落得十分好看,一张小脸如同被大自然精心雕刻而成,精致美丽。

不过少女美丽的脸庞上,此时却多了一丝原本不该有的紧张与害怕。

眼前这青年凶神恶煞,只不过是因为小白刚才不小心撞到了他脚下,他便不肯让自己离去,还要自己将小白交出来。

他的实力很强,已经达到“破尘境”,“聚灵境后期”的陈微雨刚才已经与他交手,败下阵来了,不是对手。

十一岁,聚灵境后期。

强吗?

当然强,前所未有的强!

可惜她终究在不恰当的年龄,遇到了一个不合适的对手。

任她天赋再高,也无法越境而战。

陈微雨很单纯,此际孤身一人,小白也无法战斗,开始有些害怕。

“你这头妖兽不同寻常,小姑娘家家的,带着它在外面乱晃悠不安全。”青年拔剑迈步,邪笑道:“我将远行,将它给我,我带它远离这纷扰乱世,可好?”

“不……不好……”

陈微雨一愣,缓缓摇头,精致的面庞上露出警惕,往后退步。

青年面色一冷。

“你若长大成人,定比我那门中大师姐更美丽,就是可惜,活不到那天了。”青年握剑,身有杀气,“我这辈子最讨厌杀女子,特别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不过今日,却不得不杀了,真是讨厌啊。”

“为…为何,要杀我?”

陈微雨漂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慌,紧咬嘴唇,握住自己的剑。

小白似也能听懂青年的话,急得在后面叽叽喳喳乱叫。

“因为……”青年想了想,偏头笑道:“你带了这只小东西出来,又不肯给我,所以得死啊。”

陈微雨闻言心里猛地一紧,握剑不断往后退,青年却步步紧逼。

城门前,围观的人很多,却无人出手相助,世态炎凉,人情淡漠。

不过,不能怪他们。

青年刚才展露了仙人之力,这令得他们原本愤怒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凡人如蝼蚁,岂敢犯仙威?

这个世界,仙人不是传说,而是能够移山填海的真实存在,哪个敢惹?

三十年前曾有仙师怒,一夜之间屠杀“北部”一城数万人,血流成河。

自那以后,凡人见仙如遇神魔,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唯恐惹怒这些大人物,被一剑斩之。

江湖之上,庙堂之中,谁的拳头大,谁讲的话就有道理,没人会同情弱者,更不会有人会为一个凡人主持公道。

因此,此际他们不出言相助,可以理解。

陈微雨很绝望,江湖残酷,没想到自己今日居然会因为一个路人,说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荒唐理由而死去。

尽管她才十一岁,却已经深知死亡的含义,她怕了,不想死,但现在却没人能够帮助她。

嗡!

青年的剑终于找到目标,直直地向已经她刺来!

剑影在陈微雨美丽的瞳孔中越来越大,寒气逼人,她想反抗,手却在颤抖,剑重若千斤,拔不出来。

她也是修行者,但终究敌不过青年。

破尘境,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就如同横在眼前的山岳,无法逾越。

我……要死了……

杀人之剑……来了!

凄凉的眼泪,从陈微雨稚嫩美丽的脸庞滑落,如同一朵在风雨中哭泣的花,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围观众人闭眼,不忍见这人间惨剧。

万物寂静,全世界此刻仿佛只剩下了青年长剑刺破空气的声音,以及他那贪婪的笑声。

哒哒哒……

突然,就在此时,一阵急促而有力的马蹄声传来!

啾!

战马嘶鸣。

电光火石间,一道快到不可思议的身影从天而降,劈开青年刺向陈微雨的剑。

当!

青年的手掌受到一阵巨震,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来人使出的力道十足,手掌已经麻木。

陈微雨闻声大喜睁眼,以为有故人来援。却没想到眼前居然是一个长相十分好看的少年,自己并不认识。

“你是……”陈微雨漂亮的眼眸中有些疑惑。

小白也躲在她身后,伸头看着少年。

阳光洒落在少年清秀的面庞,微风轻拂,发丝飞舞,很是好看。

就如同晚空的星辰,耀眼而明亮。

“师兄,抢小姑娘的东西,丢人了。”少年起身握剑,冲着青年笑道。

“李……李清水?!”唐民陶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人。

这个少年,貌似是自己师弟,印象中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并不出众,往日在南山也没有什么存在感。要不是这次青云宗发出的猎杀名单中有他,自己多留意了几眼,还真不容易认出来。

“师兄就这么走了?”李清水将长剑杵在地上,笑着问道。

“不然呢?陪着你们等死?”揉了揉发麻的手掌,唐民陶还真没想到,这个平时深居简出的师弟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南山是我们的家啊,师兄。”李清水道。

“哼。”唐民陶冷道:“如若此行,你是为了劝我回去,那大可不必了,我去意已决,你走吧。”

李清水笑了,捧腹大笑。

周围人都很懵,这个少年看样子也是个仙人,这两师兄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说要走,一个却在疯笑,似是受了大刺激。

“不不不,师…师兄你误会了。”李清水笑得直不起腰来,连连摆手,道:“我…我不是来劝你回去的。”

“不是就好,让开!”唐民陶拎剑,准备上前。

这又让得陈微雨神色一紧。

李清水的笑容在此时渐渐隐去,“我是来杀你的啊,师兄……”

杀我?!

唐民陶一愣,就凭你?!

嗡!

然而,回应唐民陶的,却只有一剑。

这一剑如太阳一般绚烂,夺目,却寒气逼人!

南山绝学,登云剑法!

快!

很快!

周围人之感觉眼前一花,血花,便在下一刻绽放。

血……好多血……

唐民陶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流了好多血,为什么会流了这么多血?

李清水的剑好快……是登云剑法??

破尘境!

这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师弟,居然这么强?!

“青云宗很强,南山怕他们的人很多,走的人也很多,我不怪你们。但你不该诋毁南山,毕竟曾经我们是一家人,而且南山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不是吗?”

唐民陶想说话,一张嘴,血液却在口腔中喷涌。

“别说了,我不想听了,走吧,现在你可以走了。”李清水将剑归鞘,向唐民陶行了一礼。

这一礼很标准,也很严谨,即便是一位“礼学大家”前来,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就像一位学书多年的儒生,很恭敬地在向自己的师长告别。

的确是真心实意,毕竟同门一场,李清水希望唐民陶下辈子能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然而在唐民陶眼中,李清水向自己行的这个礼,却极具讽刺意味。

你不是说你很强吗?

强到南山无论用何等卑鄙的手段,都未曾将你留住。

你无比自信地说能逃出南山,然后摆脱敌对势力的追杀。

可为何此时此刻,却又会死在一位籍籍无名的师弟手中?

可笑,这太可笑了。

就如同一个跳梁小丑的把戏被揭穿,唐民陶羞愤不已。

或许,不该离开南山,也不该招惹他?

唐民陶开始后悔,不过却晚了。

被利刃割开的血管,喷洒出体外的鲜血;

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去了……

“嘭”的一声,唐民陶的身体倒下。至死,他也没想明白,这个平日里自己连印象也不深的小师弟,为何会这么强。

“师兄,一路走好。”李清水再向唐民陶的尸体行了一礼,然后上马离去,没有再回头。

一切都结束了,围观的人们在李清水离开后终于反应过来,觉得可怕。

少年的心该有多冷酷,才能如此轻易地将曾经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师兄杀掉?

简直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人们顿感遍体生寒,实在太可怕了。

陈微雨将小白抱起,望着刚才还凶神恶煞地说要杀自己抢小白、此时却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青年,她丝毫没有劫后余生的感觉,甚至还有点想哭。

“小白,江湖……好恐怖。”

哎呀少爷
作者的话

如果您觉得本书不错,请帮忙推荐,收藏一下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