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洲天师令 > 正文
第十五章,金丹
作者:朝海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19-09-20 13:17:16 全文阅读

三人走上船后不久,那老者便带着十余名弟子来到了船边。

“哇,这么宏伟的大船,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惊叹。

“这上面灯火通明的,不会有人吧……”有人说话引得众人全身打寒颤。

“凭这么一些铁锁,要将这么大的船悬浮在半空,这铁锁应该是宝物。”终于,有一名面色平静的弟子细心观察,说出了让老者满意的答案。

“拂尘说的没错,这铁锁应该是以燕国失传手法打造,将普通寒铁压缩三倍,达到更坚固的效果。”老者捋着胡须,像拂尘投去赞许的目光。

“这一次的经验非常难得,这帝王墓仅被我们问道宗一家发现,你们才有机会一见真容,若是消息泄露,际时又是一阵腥风血雨,甚至宗门根基都会动摇,所以你们要珍惜这个机会。”老者扫视众人,目光中不乏敲打之意。

众人虚心称是。

从始至终众人都没发现,早已有人在他们之前先一步上了大船。

众人说话时,突然间河水翻腾,卷起的大浪打湿了众人的衣衫,那只狰狞大蛟伴随着浑身腥臭,出现在众人眼前。

“啊啊啊!!!”不曾见过这般世面的众年轻弟子立刻瘫软在地,唯有那拂尘还保持几分清醒。

“此等污秽,怎能生存在这龙墓之中?”老者大惊的同时,立刻抽出兵器,一把三尖两刃的大戟出现在其手中,这一刻老者的实力也完全显露出来,不再是金丹那么简单,而是已经达到了仙人抚顶之境。

而这一切,都被站在船顶的林争看的一清二楚,其实想想也对,一座帝王墓,不论是什么样的大势力都不会只派来一位金丹探索墓地,仙人抚顶的出现林争并不意外。

老者虽然看起来年老体衰,可一把大戟挥舞的却是虎虎生风,每一击都将戟的刚猛霸道发挥出来,更是带有一种崩山之势,每一戟都震得大蛟迈不开步子。

这时候,老者终于注意到战船船顶,丝毫没有隐藏身形的林争。

“上船!”老者呼喊道。

众弟子面面相觑,想动可发软的腿脚却根本不听使唤。

只有拂尘,缓慢爬上铁锁朝着船上走去。

“一群蠢货!快他妈给老子动!”老者见众弟子如此不堪,额头上青筋暴起,他虽知自己手上这批弟子都是宗门内的皇亲国戚,却不曾想到竟是如此不堪,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仙风道骨,赶紧让他们活命才是。

结果众弟子仍是不动丝毫,却是已经被大蛟的血盆大口吓傻了去。

“你们想害死老子!”老者怒不可遏,最终老者硬吃蛟龙一尾,被拍飞到众弟子身边后对着众弟子一戟派来,却不是下杀手,而是将众弟子一一拍到大船上去。

到头来老者还是舍不得这群宗门中对着自己一口一个老祖的可爱弟子们。

“噗。”老者面色突然红润起来,随即一口鲜血喷出,刹时间老者的脸色便如金纸一般苍白,已经是重伤无力再动。

“老祖!”众弟子见此,皆是悲痛万分,不过他们已经却无人敢走下船,只能是抱着头偷偷哭泣。

老者摇摇头,他也不怪众弟子,只是隔空对着他们喊到:“记住今日,未来可期。”

说罢,老者转身面对大蛟,学戟者不允许背后存在伤口。

林争站在船顶,虽然感动,却不能出手,因为如果老者不死在这里,他的麻烦就大了。

突然,铁链上传来哗啦声,老者与林争同时看去,却是拂尘迈步跑下大船,奔向老者。

“你这蠢材下来是作甚!死一个不够还要再搭一个?!”老者终于忍不住了开始破口大骂,拂尘却不管这些,而是抱起已经难以动弹的老者,就朝着船上跑去。

但是大蛟的速度岂是拂尘一个脱胎武者能够拜托的,眼见大蛟已经近在咫尺,拂尘拿出一枚丹药服下,速度顿时暴涨。

“引气丹?这一枚下去,你可就是修为尽散再难修行了!”老者见状心中破位感动,拂尘是他最看中的弟子,此时弟子如此他这个当师傅的如何不欣慰?

“若您死了,在这里的弟子多少人会滋生心魔再难走出?所以您不能死,谁死都不能是您死。”拂尘说话的同时,引气丹的时效到了,但这短暂的药效却已经足够了,用尽最后的一点真气,拂尘将老者抛上大船,自己却真气散尽变为普通人跌进暗河之中。

“拂尘!”老者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来到船边却见不到一丝拂尘的影子。

“拂尘师兄!”众弟子哭喊道。

老者眼中落泪,原地调息,拂尘不能白死,他要将众弟子安全送下大船。

林争看着这一切,他知道拂尘必死无疑,在拂尘身上林争没有看到一丝能够让他化险为夷的气运,于是转身走进船舱之中。

在林争身后,是一座宛如池塘般大小的巨大酒池,池中酒香四溢,酒水宛如最完美的羊脂玉一般清澈无波。

林争纵身跳进酒池中,开始运转内功,这酒非凡酒,而是以燕国曾经那块闻名九洲的悟道玉酿制而来,是助修内功之灵宝,借助这潭酒林争便能够一举达到金丹修为。

“走了这么久都没有危险,这船看来就是普通的船,可那大蛟为什么不敢上船呢?” 三名男子中一人疑惑道。

“那大蛟想化龙。”中年男子解释说道:“这方天地间能称龙的不多,燕太祖绝对算是一个。等到时机成熟,那大蛟吞了燕太祖的龙气,说不定真的能化成龙,但是在这之前龙气对它来说就是最凶狠的毒,它的污浊之体稍一触碰就会被龙气灭的渣子都不剩下。”

“龙气这般厉害?那我们……”那年轻男子话语中多了几分犹豫。

“龙气只是一种气运,对我们来说与空气无异,你莫要担心,否则白帝大人也不会只派我们三个过来。”中年男子拍拍男子的肩膀,安慰道。

谈话间,三人走上了巨船的二层,二层中各色异宝琳琅满目,各方神铁多不胜数,玛瑙水晶自不必说,可以说如果能取走这些宝物,打造一支如商朝那样的万人重骑军也是轻轻松松就能办到的事。

“这就是燕国最鼎盛时期的实力吗?”三人见诸多宝物,皆是震惊无比。

“可惜,就如这样强大无匹的国家,也抵挡不住时间的消磨。”中年男子摇头叹息,走上前面不改色的拿起几样自己需要的宝物,直到将身上能装东西的地方都塞满,才就此罢休。

中年男子见另外两人在看自己,于是干咳一声:“接下来一刻钟发生的事我不会上报白帝。”

二人这才上前挑选自己心仪的宝物,之后才跟随男子走上三层。

“我们这样,白帝大人知道了……”一名男子有些犹豫。

“休要多言。”中年男子说完,便径直朝着三层走去。

这时候,第五层的林争已经开始结丹,在其丹田处出现一道气旋,牵引着酒中灵气与体内真气结合,一个不规整的圆形在其丹田慢慢成型……

一层甲板上,老者睁开眼,眼中有着惋惜与悲痛,整个人都仿佛苍老了许多,他知道这巨船上还有其他人存在,所以他耗费了五年寿命来快速回复伤势,为了保护身前的十余名宗门弟子,他已经命不久矣。

“登船。”老者声音沙哑,带头走进了船舱之中。

众弟子或许是心怀愧疚,唯唯诺诺的跟在老者身后不敢说话。

这时候,老者突然转过身,看着身后低头不语的众弟子开口说道:“记得我跟你们说过什么吗?记住今日,未来可期,你们谁若是滋生了什么狗屁心魔,老子做鬼都不放给你们!”

“听懂了吗?!”

“懂了!”众弟子分分点头,经此一役每个人都成熟了许多。

“我们后面似乎有人进来了。”三人中一人说道。

“竟从蛟龙口中活下来了?不简单啊。”另一人说道。

“继续走,先找到龙土再做定夺。”中年男子说道。

三人继续朝上方走去,在三人前方边是第四层,在燕太祖死后,纷纷迁来大船上的各达官显贵的棺室内。

身处第五层的林争心有所感,所幸结丹的过程也到达了收尾阶段。

“老祖,船上可是有人?”弟子中有人看出了老者的警惕。

“有人,只是不知具体几人。”老者点点头,每次弟子细心观察时他都会称赞几句或是投去赞许的目光,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

或许是伤势仍在他不敢掉以轻心,又或者是拂尘的死伤他太深,总之众弟子都明显觉擦到老者是不同。

“没有,每一间棺室都查便了,都没有见到燕太祖的棺木。”三人中一人说道。

“无妨,燕太祖的棺木自然不会与臣众摆放在一处,我们上去五层。”中年男子摇摇头,带着另外两人走上第五层。

与此同时老者也带着众弟子来到了第四层。

“老祖,似乎有人走上去了。”

“我们也上去。”老者点点头,手握大戟带头同样走上第五层。

与此同时,林争亦睁开双眼,金丹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