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道大邪主 > 正文
第一章 东灵飞仙
作者:遥看摇光  |  字数:3149  |  更新时间:2019-08-15 22:27:44 全文阅读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

  

  灵州自古从便是东荒春景秀美之地,然而比起美景,其更为有名的却是那被人津津乐道的三百宗门,在整个东荒也是小有威名。

  

  灵州这三百宗门有大有小,有正有邪,强弱不一,其中却以五派最为强大,有好事者称之为灵州五宗,但五宗之人更喜欢称呼自己为东灵仙门,寓有东荒仙人之地之意。

  

  飞仙宗正是灵州五宗之一,东灵仙门的成员,灵州顶级的大宗派。

  

  飞仙宗支峰一处偏僻的雪枫林中。

  

  一名少年正靠在雪枫树上,看着身前一座低矮的坟包愣愣出神。

  

  少年看着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肤色古铜,脸容稍见瘦削,剑眉星目,一对眼眸明亮有神,虽然穿着一身洗的发旧的麻衣,但是整个人非常的俊俏有神。

  

  “又失败了…”少年看了看手中空白的道卷,脸上难掩失望之色。

  

  他本是另一大世界的一尊邪道巨擘,在一次与正魔两方诸雄争夺一天地灵宝时,被数十名高手偷袭重伤,无奈之下想靠着兵解之法,神魂横渡虚空,重铸肉身,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被一股虚空之力吸引来到了这个世界,神魂还转世投胎到了一个已经失去生机的弃婴之上,不光一身修为丢的干干净净,根骨更是变的奇差无比。

  

  还是飞仙宗杂役峰上一个姓秦的砍柴老道士将他从灵川山脉中捡了回来,给他取名秦观,自小他就一直跟着老道士在杂役的柴火坊内劈材生火,数十年如一日。

  

  “劈了十年的铁槐木,生了十年的青灵火,却依旧连普通的杂役弟子都不如,莫非我秦观这一辈只能在这飞仙宗做一个砍柴杂役?”秦观自嘲的笑了笑,想想自己前世叱咤风云,睥睨天下,是何等的威风。

  

  “这根骨也是没谁了,杂役弟子都当不上,更不用说晋升外门弟子了,至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内门…哎,好想带着老道士去看看飞仙顶峰景色呐!”秦观神色颓废,想起老道士,心中泛起一丝苦涩,眼角微微泛起泪光,前世他虽邪气凌然,却也是个有恩必报之人,老道士十年如一日待自己如己出,自己却连老道士唯一的愿望都无法满足。

  

  “嘿,小王八蛋!看样子这次…我是真的不行了。”老道士口中喘着粗气,语气中带着淡淡遗憾,还有三天将是他一百九十岁大寿,不过他已经活不到那一天了。

  

  秦观静静地坐在老道士床边,看着两眼浑浊的老道士感激地说了一声“谢谢!”

  

  “呵!养了你十三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两字。”

  

  秦观憋着眼中的泪水,带着几分哽咽道:“这些年承蒙您的照顾让我活了下来!”

  

  老道士静静地看着秦观,带着几分欣慰点了点头,又伸出他那只干瘦的手放在秦观头上,叹息地道:“小子,老道不怕死,就怕你活不下去啊!老道没什么本事,无法为你破开神海,引气归元,也无法为你提供灵丹宝药提升自身潜力,这是我的一大遗憾呢!”

  

  秦观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世界和他那个世界一样,以武为尊,弱肉强食,弱小就是罪!而自己这幅身躯一直就神海闭塞,无法修炼,即便自己脑海中有诸般妙法也无法发将这神海破开,到现在依旧是个最低级的杂役砍材弟子。

  

  老道士迷茫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深邃,伸出手指,“嘿,老道虽然没本事为你破开神海,不过老道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飞仙宗内门有位大人物也算欠过老道一个大人情,本想着拿这恩情去换一粒‘九转续命丹’,不过想想算了,老道士活够了。到是你,人生路还没有开始,该让你好好走下去。”

  

  老道士吃力的翻身,靠在床头,从靠枕边上拿了一卷金色的道卷和一块紫色通透古玉递至秦观面前。“小子,这本经书和这块玉是老道当年捡到你的时候与你包在一起的,你一定要好好收着。别看老道地位微末,见过的宝贝却也不少,除了飞仙宗那些个执事长老的宝贝,老道还真没见过比这块玉更有灵性的宝贝了。当年在灵川山脉中玉佩上紫光轻闪便能喝退真级凶兽,实乃无上至宝。至于这经书,老道也曾研究过,不过老道没啥本事,研究不出什么一二来,但和玉佩放在一起,想来也是一样的宝贝。”

  

  老道士重重喘了口气,接着道:“这两件宝贝应该与你身世有关,可能会对你带来无穷好处,也能给你带来无尽危机。若非老道离世不远,断然不会把这两样东西交与你。若是可以的话,这一生你也别去琢磨这块玉中的秘密了,安安心心的在飞仙宗过日子。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修得一脉仙术,过个几十上百年的做个宗门外派弟子,下山取个十房媳妇,生一堆娃娃,我老道士也算后继有人。”

  

  秦观紧紧握着老道士的手,眼中含泪,哽咽道:“嗯!”

  

  “若有来生,好…想…与她并肩去看看飞仙顶峰的雪呐!”这一声带走了老道士最后的一丝生机,原本还带着一丝力量的手掌一下子软了下来。老道士的眼睛缓缓地闭了起来,秦观清楚地看到他眼角滑落的那一滴浊泪。

  

  “一路走好!”秦观从来不是一个忧愁的人,哪怕前世再多艰难险阻,他一直笑着面对。只是此时,憋了十三年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秦观重重地跪了下来向老道士遗体狠狠地磕了三个头,哽咽道:“无论如何…您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铭记!”

  

  天空的风越来越大,乌云笼聚,细密的春雨开始飘了下来,落在秦观身上,不过片刻变化为水汽。

  

  “雨又开始大了呀…”秦观收回思绪,摸了摸湿润的眼角,不知道是涌出的泪水,还是被雨水浸湿的。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阵清晰的脚步声,踩着枯叶,向着雪枫林飘了过来。

  

  不过一会,两个穿着青色道袍的女子出现在秦观的视线内,看她们身上的着装应该是飞仙宗正式的外门弟子。

  

  “讨厌死了!这样的天色还要跑到这种破地方来找人,真想不明白青红师姐为什么对这个杂役小子这么上心,堂堂飞仙宗内门十大天骄居然会关心最偏峰的柴火房。

  

  其中一个女子甩了甩发丝尖的雨水,望着秦观的背影,相当不满。她们虽然只是普通的外门弟子,但是平日里别说是这种地位卑微的杂役峰了,就算是一般支峰的外门弟子见了都要客客气气,只因她们来自飞仙宗五大主峰之一的灵月峰,

  

  “这还不是韬了那个砍柴老道士的光,听说那老道士多年前有恩于上师,这么多年老道士一直未提起还恩的事情,倒是临死之前竟然以还恩之名将这小子托付给了上师。原本灵月峰不再收任何男弟子了,可上师却是念恩之人,这才告知掌门,硬求了许久才才争得掌门同意,许得一个外门弟子的名额给他。这小子倒也是命好,毫无根骨,居然能越过几万的杂役弟子,直接升为外门弟子,而且还是主峰的外门弟子。”

  

  随后过来的女子摇着头,语气之中带着些许嫉妒。

  

  “不过那老道士也真是够笨的,上师许他‘九转续命丹’与‘先天破境丹’来还当年之恩,却被他拒绝了。非要将恩情还到这小子身上。”其中一女子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远远瞥了眼秦观,叹息道:“两颗丹药无比珍贵,九转丹可以平白增加寿命百年,而破境丹更是能让不少内门弟子疯狂。这小子根骨奇差,筋脉闭塞,一看就无法筑基归元、开辟神海,也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想的。”

  

  秦观听得脚步声越来越近,悄悄地将金色道卷藏入怀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低头,恭敬道:“柴火房秦观见过两位姐姐,这么冷的天还劳烦两位姐姐特意跑一次,真是万分抱歉。”

  

  秦观姿态放的极低,他原本就是心思剔透之人,从这两人语气中,听出了不满,此时自己势微,自然要讨得这两人欢喜。

  

  “恩?这小子长的还真是俊俏,礼数也周全。”其中一女子听得秦观这番言语,紧蹙的眉头不由松开几分。

  

  “我两人乃是灵月峰七师姐李青红座下剑侍,这次前来带你去灵月峰。”

  

  “不知两位姐姐如何称呼?”秦观抱拳道,这事早前便已经知道,所以并无太大吃惊。

  

  “我等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你可叫我剑侍十二,叫她剑侍十一。”这女子指了指自己又指了另外一女子道。

  

  “剑侍十一、十二?好奇怪称呼。”秦观暗暗点头,记住两人容貌及代号。

  

  “你还有需要收拾的东西吗?若是没有,我等此刻就启程回灵月峰。”剑侍十二开口道。

  

  “老头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珍惜你用命给我换来的机会!等我,将来我一定回来将你带入飞仙峰,看那沧溟云海千秋雪!”秦观想了片刻,走到老道士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心里暗暗发誓。

  

  剑侍十一、十二两人见秦观这般年纪有此等心境,心中不由得暗暗一叹,这小子若能顺利踏入仙道一途,将来必定也是个人物。

  

  “走,回灵月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