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十九章 新的开始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68  |  更新时间:2019-08-27 11:43:23 全文阅读

“那位吗?”

  管野似乎有写明白了,但兴奋还是大于畏惧,若是能和那样一位存在见面,那也算得上梦寐以求的惊喜。

  “有卡牌,随时可以去三国杀位面,有我们世界的先驱旗碎片,随时可以回到主位面,至于这个位面以后若是想来,也得先拿到这里先驱旗的碎片。”

  钟鸣似乎理清了什么。

  “作为避难所,这里还是不错的。”

  “先驱?”

  虽然看不清身形,但钟鸣心中还是感觉到一阵慌乱。

  “你是谁?”

  “这里,不应该再出现先驱,滚出去。”

  ......

  “小姐,他不会回来了。”

  下人给夜倾染打了把伞,大雨纷飞,淋雨的女孩甚是娇美,但也很难分清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

  “他,就一定要成为先驱吗?”

  “代代钟家的宿命啊。”

  夜家老爷子叹了口气,道。

  看着快要倾塌的学校,摇了摇头。

  ......

  “为什么。”

  钟鸣难得没有暴躁,不仅仅是因为人生地不熟,更是因为,这里的怪物,知道的比常人要多的多。

  “先驱就是灾难的根源。”

  怪物模样的人似乎无意和钟鸣聊天,手中的刃切了出来。

  “武将牌:钟鸣。状态:启用,契合度100/100,时间:永久。”

  “假面骑士?”

  看着钟鸣手中的卡牌,对面的怪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森林中的植物以二人为中心围绕,试图将钟鸣和管野捆绑起来。

  “火杀。”

  “碰。”

  手中的卡牌被打出后,藤曼直接化成了碎片,看着怪物逃跑,钟鸣也没有去追。

  “这里,似乎并不欢迎我们啊。”

  管野叹了口气。

  钟鸣翻了翻自己手中的卡牌,没事就去三国杀位面搜刮一番,现在卡牌倒是多了不少虽然都是些杀闪,他倒是不再在乎,但看着对面迅速后退留下中心空地的植物,虽然早就知道,还是忍不住精神恍惚。

  “我,终究不属于这里啊。”

  钟鸣看着自己的双手,尝试触碰地上的植物,果然植物纷纷躲闪开来,如若碰到天敌一般。

  “这里是哪?”

  程昱似乎刚刚睡醒,向钟鸣询问。

  “一个类似于幻想般的世界,凭借先驱旗的碎片和一些人的幻想成立。”

  “......”

  程昱似乎发现了什么,从武将牌出来,悬浮在空中,然后抓起地上一根欲逃走的藤曼,仔细观摩了片刻。

  “小子,这个碎片拿了,会带来什么影响。”

  程昱放开藤曼,老脸凝重了起来。

  “会催生出本该存在的东西,就是这个位面本该存在的假面骑士,人称铠武。”

  程昱:“……”

  “钟鸣,钟鸣。”

  疼,钟鸣身体忽然坠入无边的炽热,管野吓了一跳,站在他身旁都能感受到惊人的热度,也顾不得这个刚刚出现的老头,询问道:

  “他,这是怎么了。”

  程昱:“历来先驱的宿命,当初被镇压的亡魂,都心有不甘啊。”

  “这是哪里。”

  钟鸣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前方不时有陨石落下,地面不时出现裂缝,深不见底。

  “吾名天玄,乃天玄大陆大帝,却被一代先驱毁去身体,以血魂祭棋,恨,恨。”

  前面是一个浅蓝色的亡魂,在钟鸣走到他面前时,感到阵阵来自灵魂的阵痛。

  很快,又是一道火红色的亡魂出现。

  “吾乃天狩,为魔界弑神猎皇,却因反抗一代先驱旗的持有者,被旗羽扫过,魂飞魄散,新的先驱,承受我们的怒火吧。”

  两道灵魂,一道极热,一道极寒,钟鸣的灵魂不由得感受到阵阵入骨的刺痛。

  但他咬着牙,硬是一声不吭,曾日强横的武将牌现在似乎不堪一击,但他还是忍着痛将它拿出。

  “武将牌:钟鸣。状态:启用,契合度100/100,时间:永久。”

  “啰嗦。”

  钟鸣嘴角留下一丝血线,俊朗的面容带着一丝狞笑,灵魂深处的疼痛不那么容易屏蔽,但他还是咬着牙把自己的武将牌激活。

  “杀。”

  一张卡片出现在钟鸣的手中,随即是硕大的斧头。

  天玄:“小子,这些东西,是无法伤到我们的。”

  天狩:“和我们一起,堕入无边的深渊吧。”

  “碰,轰。”

  斧头瞬间破碎,耐久归零,碎裂开来。

  然后钟鸣震惊的发现,自己无往不利的武将牌,居然也裂开了,先是被冻成冰锥,然后炸的粉碎。

  “这……就到这里了吗?”

  钟鸣似乎看到诸多了秘密自己还没解开,无数人的幻影从面前跳转着,而自己的身体,渐渐模糊了起来。

  ......

  “为什么,心中如此疼痛。”

  管野感觉自己虽然和钟鸣近在咫尺,却如若阴阳两隔,心中莫名的慌乱。

  “小姐,你怎么了?”

  夜倾染在雨中仿若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她丢下伞追着,仆人在后面跟在,她心中却是莫名的疼痛,如若再也追不上了一般。

  管乐看着夜空中的星辰摇摇欲坠,叹了口气道:

  “主公,要打破代代先驱的宿命啊。”

  钟鸣的眼中逐渐失去了光泽,但那本残破的随笔,却忽然闪烁出耀眼的金色,然后,钟鸣忽然睁开了眼睛,双目的纯粹的雪白。

  五张金色的桃子牌被他的身体吸收,融入,最后化作全新的属性,而五张问号牌中有一张出现了颤抖,最后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了钟鸣的身上,他被粉碎的武将牌重新出现,淡金的纹路包裹着他全新的武将牌。

  武将牌:钟鸣

  技能:一:连破,每当你粉碎一张武将牌,你将会获得一个额外的回合。

  二:权计,你每受到一点伤害,可摸一张牌。然后将一张手牌放置在武将牌上,称为“权”。每有一张“权”你手牌上限+1。

  三:制衡: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弃置任意张牌,然后摸等量的牌。

  血量:8/8

  手牌上限+6(权x6)

  管野心中莫名的舒适了,仿佛度过了什么难关,他默默的松了口气。

  然后再次找到湿润的树叶放在钟鸣的额头上。

  夜倾染忽然感觉面前的身影在向自己跑来,摸了摸自己的头,笑容一如既往的宠溺。

  仆人叹息了一声,抱着昏迷的夜倾染往回走着。

  管乐看着之前摇摇欲坠的星辰忽然稳定,然后散发出比以往更为强盛的光芒,老脸上不知何时已是热泪盈眶。

  “我就是我,挡在我面前的,都将化为灰烬。”

  幻境中,钟鸣面前的两道魂魄猛然破碎,最后化作两道光泽进入他的眼中,一道是红色,一道是蓝色。

  “恭喜你,度过了先驱的第一关,还有更远的路在等着你,拿到第三块碎片,它会告诉你接下来的信息。”

  钟会的幻影再次出现在幻境中,手中仍旧是一杯浑浊的酒液,那对眼眸隐约能看出欣慰,然后他把酒液倒在钟鸣的面前,身形逐渐消失。

  “小家伙,我看好你。”

  幻影在逐渐切换,钟鸣感觉自己离现实越来越近,而心中忽然响起一句话,让他心情渐渐平静。

  “武将牌,钟鸣。”

  钟鸣看着自己新的武将牌,隐约能看出牌中那对眼眸的金色,而之前的两道魂魄似乎被禁锢在了自己的眼睛里,卡牌上多出了一丝冰凉的信息。

  “这属性,比起草船诸葛都要胜过些许。”

  钟鸣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基本锦囊和装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由得欲哭无泪,身上只剩下几张武将牌。

  想必之前的所有卡牌都被强化自己的武将牌了。

  “走吧,先回三国杀位面。”

  钟鸣猛的从地上爬起来,眼中炯炯有神,看的管野一愣,随即茫然的点了点头。

  “开始吧,新的第一战。”

  钟鸣嘴角微微上滑,露出一个全新的笑意。

  管野神色仍旧茫然,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将军拿着旗帜开始了前行,而自己紧随其后,跟随着他完成所有宿命。

  “好。”

  管野眼中流露出可怕的狂热,点了点头,跟随着钟鸣跳入了先驱旗碎片划开的裂缝。

  “游戏开始。”

  钟鸣和管野进入了位面,似乎这次运气不错,刚刚进入就遇到了对手。

  血色的雾气渐渐被黄沙取代,2v2,是两个武将缓缓从位面的深处朝着二人走来。

  一个手中拿着药壶,两鬓斑白,额头似乎有些秃了。

  另一个拿着一把长枪,骑在一匹白马上,彼有几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当的气势。

  武将牌:界华佗vs管野

  武将牌:sp赵云vs钟鸣

  钟鸣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四张牌,然后选中了sp赵云作为对手,管野欲言又止,最后却还是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

  钟鸣手牌:杀,闪,雷杀,贯石斧。

  管野手牌:闪电,诸葛连弩,杀,闪。

  钟鸣先手回合开始从牌堆摸了两张牌,钟鸣看了看新的卡牌,一张南蛮入侵,一张八卦阵。

  “玩家钟鸣使用了八卦阵80/80。”

  “玩家钟鸣使用了贯石斧30/30。”

  钟鸣摆了摆手,手中的斧头似乎轻了不少,而耐久上限也随之降低了,叹了口气。

  心中暗道;看来武器耐久并不唯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