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十四章 浮城帮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19-08-22 21:36:02 全文阅读

“小子,你最好将这位老大娘的女儿交出来,否则你别想完好无损的离开。”

  “咔擦。”

  一个浑身肌肉的大汉走上前,捏了捏拳头,看着钟鸣狞笑道。

  “滚。”

  钟鸣脸色一冷,狠狠一脚踢出。

  “咔擦。”

  “啊......”

  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大汉瞬间被踢断了几根胫骨,痛苦的在地上抱着胸口哀嚎起来。

  心中也是明白自己这次撞上了钢板,他是和那个老大娘一伙的,目的是截走这个钟鸣怀中的绝美女孩。

  “你,你,你,你敢恶意伤人。”

  老大娘似乎被吓住了,苍老的手指颤抖的指着钟鸣,老脸上带着来不及褪去的恐惧。

  “这些话我只说一遍。”

  钟鸣幽幽的声音传来,显得格外.阴冷,之前把他包围起来的路人现在个个后退了三步,而被他踢飞的大汉砸伤的路人也赶紧避开,敢怒不敢言。

  “你们是一伙的也好,是无知的群众也罢,如果再这样胡搅蛮缠,我不介意,让你们全部成为废人。”

  “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敢伤人不成。”

  之前的小罗莉看不清脸色,伸出娇嫩的手指对着钟鸣指责道。

  周围路人赶紧拉住她,但还是晚了,空气的气氛莫名的下降了三分,一张雷杀从钟鸣的手中拿出注入到寒冰剑上。

  随即便是一道带着寒气的剑芒被劈出。

  “不,不要。”

  小罗莉害怕的捂起眼睛。

  “兄弟,这样不好吧,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张舟面带冷汗,虽然挡下了这次剑刃,但自己竟然生生被劈开了半个手掌深的伤痕,而且伤痕中还时时带着寒气和电流肆虐。

  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那自己这个右手手掌,算是废了。

  “你,也想挡我?”

  钟鸣拿起自己的武将牌:

  “武将牌:钟鸣。状态:启用,契合度100/100,时间:永久。”

  若是对手也是卡牌持有者,那么两人都会被拖入三国杀的游戏位面,如若不是,那么钟鸣自己将得到可怕的增幅。

  “这,这位先生误会了。”

  张舟额头不断滑落冷汗,这种疼痛难以忍受,而左手还紧紧抱着被砍伤的右手。

  周围围绕的路人早已如鸟兽散了,如若让他们当键盘侠指责别人还行,但若是让他们送命,那么对不起,没人会留下。

  而小罗莉哭着看向张舟,嘴角喃喃:

  “张叔,张叔你怎么了?”

  “小姐,答应我,不要再在外面惹事了。”

  张舟看着小罗莉,脸上带着苦涩的笑意和无可奈何。

  “可,他,他是人贩子啊。”

  小罗莉不知死活的用手指着钟鸣,哭道。

  张舟涩笑,若是这样的人是人贩子,那整个c市早就天翻地覆了。

  “小姐,他不是人贩子,而且是一位武术上的大师。”

  小罗莉呆住了,但看到张舟手上的伤痕,又抱着他痛哭起来。

  钟鸣显得无动于衷。

  程昱老头忍不住看,在卡牌中开口道:

  “你还真是丝毫都不怜香惜玉呢。”

  这个小萝莉长得也很是好看,不难看出是一个美人胚子。

  看着卡牌中一脸叹息的程老头,钟鸣眸色仍旧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敌人而已。”

  “呃呃。。。”

  程昱无话可说了。

  “叙旧完了没有。”

  钟鸣抱着怀中的夜倾染,神色显得极其不耐烦。

  “放心,这位先生,我们张家会给你一个交代。”

  张舟顾不得自己的伤痕和抱着自己身上哭泣的小罗莉,用完好的左手把一张名片递给钟鸣。

  钟鸣随手接过,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舟艰难的用左手拨通了家主的电话,然后摸了摸哭泣中小罗莉的头:

  “小姐,以后不能这么任性了,这次虽然这位大师放过了我们一码,但我想必也活不了多久了。”

  “不,张叔,我不要,我不要你死。”

  小罗莉抱着张舟,剧烈的摇晃哭泣道。

  “喂,张辽,过来一趟,带几百弟兄。”

  钟鸣开好房在老板暧昧的眼光中将自己的身份证递过去,然后安顿好夜倾染后给张辽打了个电话。

  然后把门锁死从窗户跳了下去。

  “主公,弟兄们都到了。”

  张辽单膝跪在钟鸣的面前,钟鸣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喊了一声:

  “出发。”

  声势极为浩大,路人纷纷退避,最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小巷子里,看到一个大汉守着的暗门,隐隐约约能听到其中有女人和孩子的哭声。

  “你是谁,敢来我浮城的地盘。”

  这个帮派的人自称浮城帮,意思是世间起伏都要握在手里,实际上是一个专门拐卖妇女和孩童的帮派。

  “把今天的那个女人和大汉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们。”

  钟鸣淡淡道。

  身后张辽早已拿出长枪,混混们也纷纷拿起棒球棍。

  但浮城帮的守门帮众似乎丝毫不惧,眼神阴狠的剐了钟鸣一眼,然后朝着门里面走了进去。

  “老大,外面有人踢门。”

  所谓的踢门,就是指引战,两个帮派之间的大战。

  “去看看。”

  抱着美人,喝着美酒的胖子从黑洞洞的屋子里走了出来,看着一脸煞气的钟鸣,显得无动于衷,但看到钟鸣身后的张辽后,他微微抬了抬眼皮,不无讥讽道:

  “什么风把张爷吹来了,c市的风光不好,来找我浮城帮的晦气。”

  “你就是这里的老大?”

  钟鸣右手随意的拿起寒冰剑,微微抬了抬眼皮,俯视着面前的胖子。

  “是我。”

  面前的胖子似乎满不在乎,钟鸣也没有多余的动作,手起刀落,面前的胖子脖子和身体便分了家。

  “聒噪。”

  钟鸣擦了擦剑上的血迹,脸色微寒。

  “弟兄们,随我杀。”

  得到了号令,张辽带着属于他的地痞们开始冲了进去。

  “我当是何人敢来我浮城帮撒野,原来是张爷。”

  钟鸣眸色微微眯了起来,看向屋檐上拿着酒杯的人。

  很明显,这个人才是浮城帮真正的主人。

  “来打一场。”

  这个人看不清面目,竟然也从怀中摸出了三张卡牌,钟鸣点点头:

  “好。”

  然后二人被传送到了三国杀位面的空间。

  “这样打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你若是输了,就带着张辽归顺于我如何。”

  对面的人似乎不急着开战,随意的看向钟鸣,嘴角玩味。

  “你若是输了,浮城帮解散。”

  钟鸣拿起寒冰剑,眸色极淡。

  “好。”

  对面的人点点头,把手放在胸前: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乐正仁。”

  作为先手回合,乐正仁显得极为懒散。

  钟鸣趁机看了下他的武将牌解析:

  武将牌:乐正仁

  血量:3/3

  技能:酒池:你可以将黑桃牌视为酒使用。

  似乎只有一个技能,来源是三国杀的董卓。

  “开始吧。”

  寒冰剑拿在手中,气温莫名的冷了三分。

  “那你可当心了。”

  乐正仁不知从哪拿出折扇,随手将手中的酒杯丢下,折扇一合,一张杀被打出。

  “玩家乐正仁发动了技能酒池,玩家乐正仁对玩家钟鸣使用了杀。”

  “玩家钟鸣使用了闪。”

  钟鸣看了下自己的起手4张手牌:

  闪,无懈可击,兵粮寸断,赤兔减一马。

  思考了片刻将其中的一张闪打出。

  “玩家乐正仁使用了决斗,钟鸣受到了一点伤害,钟鸣发动了技能权计。”

  钟鸣看着新摸到的一张酒,毫不犹豫的将无懈可击塞到权里。

  “到你了。”

  乐正仁收起折扇,姿态随意。

  钟鸣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一张闪,一张桃子。

  “玩家钟鸣使用了桃,回复了一点体力,血量为3。”

  “玩家钟鸣对玩家乐正仁使用了兵粮寸断。”

  钟鸣看了下自己的状态:

  武将牌:钟鸣

  技能:一:连破,每当你粉碎一张武将牌,你将会获得一个额外的回合。

  二:权计,你每受到一点伤害,可摸一张牌。然后将一张手牌放置在武将牌上,称为“权”。每有一张“权”你手牌上限+1。

  血量:3/3

  手牌上限+4(权x4)

  看着手中余下的三张卡牌,钟鸣结束了回合。

  乐正仁:“就到这里吧,是我输了。”

  钟鸣:“......”

  乐正仁:“我会信守承诺,告辞。”

  看着一跃无数米的乐正仁,钟鸣也不去阻拦,手中的卡牌全部化作飞灰。

  钟鸣摇了摇头,有些遗憾。

  玩家和玩家之间,若是没分出胜负就一方认输另一方同意的话,就没有卡牌可以屯下。

  三国杀位面这个规则,似乎是为了阻止为了刷卡牌而战的玩家。

  “主公,他们跑了,这是他们留下的人。”

  看着之前的女人和大汉被留下,整个地下室一般的地方人去楼空,还有一张纸条留着那被张辽拿到钟鸣的面前:

  “念。”

  钟鸣点点头。

  “兄弟,这里并不是我的产业,他们只能算我乐家的一条狗,只是既然这条狗咬到了兄弟,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有缘再见,最后的先驱。”

  读到最后,张辽一脸疑惑,钟鸣嘴角却微微上滑:

  “有趣。”

  张辽想问什么,最后却只是欲言又止。

  程昱在武将牌中幽幽道:“你先驱的身份,怕是要瞒不住了。”

  钟鸣头一次没有不理这个话痨,而是询问道:“还有多久。”

  程昱:“你身上那两块碎片,会让同为卡牌持有者的人在对战中发现你的身份,而若是你拿到第三块碎片,那么恭喜你,你将成为整个三国杀位面的唐僧肉,不论是人还是有无意识的武将牌都会对你群起而攻之。”

  程昱显得幸灾乐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