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因君 > 作品相关
序章 七万年 栖霞宫
作者:卑微者  |  字数:3087  |  更新时间:2019-08-22 11:11:33 全文阅读

七万年前,源界寂灭空间,此处乃是所有宇宙的中心,也是天道盟本部所在之地……

这一天,一名白衣白发的男子飘然而至,随即掀起了旷世大战。所有的宇宙均受到波及,大地崩裂、天空破碎……所有人都无力地感受着末日的恐惧,更有许多星域直接化为了虚无……

“啊……”

一道流光飞速向上方的空间遁去,白衣男子正想追击,周围却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阵纹……

“哈哈哈!这十万八千缚天大阵就是为你准备的,为此,可是动用了十万八千位道境以上的强者,可还满意?”一男子缓缓出现。

那白衣男子并不作答,微微回头,身后一个通道刚好闭合。白衣男子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漆黑无光的长剑,只见他握剑之手一震,那剑周围竟然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黑色裂纹。白衣男子将手一松,随即又打了几道印诀上去,那长剑竟然开始发出颤音,可怕的气息席卷在场每一个人……

“灭道剑!快!驱动大阵,全力!全力!”这人边说,自己竟然以极快的速度往上飞遁。

“留下吧!”白衣男子将长剑一挥,可怕的能量便与周围的阵光发生了肉眼可见的碰撞,一面金黄、一面漆黑……

……

七万年后,东部宇宙,栖霞星域主星系主星,栖霞宫演武场上,两名女子临空对立,一青一红。

红衣少女率先开口:“嫂子嫂子……”

“咳咳咳!”演武场、观武台,坐着的黑衣男子,被一口茶水呛得咳嗽起来。

红衣少女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继续说道:

“嫂子,我要进攻啦,你可不准让着我。”

“好好好,都依你,我不让你。”

“小心,别伤着。”黑衣男子平静说道。

“我不会伤害嫂子的。”

“就你那点儿微末伎俩,能碰到月言的裙角,都是运气。”

“哼,真怀疑你是不是我哥。”

“呵呵。放心吧,星落哥哥。”青衣女子看着黑衣男子,心道:“就只有星缀能让他如此了。呵呵!”

红衣少女,名叫齐星缀,是栖霞星域霸主势力栖霞宫的小姐;黑衣男子名叫齐星落,乃是栖霞宫的少宫主;青衣女子,名叫花月言,源界万花星域拈花楼楼主花千树的掌上明珠。

……

只见齐星缀双手起印,便在手中聚集了大量能量,散发出紫光。

“紫气东来!”花月言微微吃惊。“星缀,你又进步了。”

闲人甲:“真不愧是我们栖霞宫第一天才。”

闲人乙:“谁说不是呢。”

……

齐星缀微微抬头,又继续开始喝茶。

“嘿嘿!嫂子看好。去。”

紫光以极快的速度袭来,花月言却并不慌乱。在紫光将要到时,只见花月言捏起兰花指,在指间突现出一朵兰花,她将花向紫光丢去。

兰花看似弱不禁风,在遭遇强势紫光时,却并未出现一边倒的局势。紫光与兰花相遇,碰撞出极其强烈的光芒。一边白,一边紫。

轰隆隆

一声巨爆,兰花与紫光一起消失,爆炸的风浪吹起花月言的裙摆。尘烟消净,齐星缀也不见了踪影。

花月言嘴角微扬,转身便是一掌打去。

齐星缀刚在窃喜,以为偷袭成功,却不想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只芊芊玉手。她突然凝住,一动不动看着越来越近的手掌,好像曾经在哪里遇见过相似的场景。

“啊~”突然,她脑子像被雷击一样疼,忍不住叫了起来。

脑海中,眼前一只手掌向她面门袭来,威能之大,她竟从未见过。死亡的感觉充斥全身,这时传来了一道的声音,似乎是那人的:

“相信我——”回音不断在脑海里响起,她没看见那个人的脸,只看见了那个人右眼,好像很悲痛。

一瞬间,脑海中的画面消失,周围是一片黑暗。她尝试着动,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也叫不出来。她就这么漂浮着的。

不知过了多久,一天?一月?还是一年?百年?突然她心里生出一句感悟,不知不觉念了出来:

“有生于无,无即是有。”

轰隆隆

她突然睁眼,却发现自己被一个深不见底的缝隙吞噬,她看见了疾飞过来的星落,大叫了一声:

“哥——”

“星缀——”星落看着眼前愈合的空间,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奈何一切发生得太快,花月言一掌还未至,就见齐星缀惊叫了一声、眼神涣散,便马上收了功法,急忙向前,还未抱住她,就出现了空间裂痕。

……

全场哗然,议论纷纷,更有人在怀疑是花月言做了手脚。

“星落哥哥……”

“不必说,我知道不会是你。”

花月言盯着齐星落,知道自己没有爱错人。

空间一阵扭动,正是栖霞宫主齐连。

“父亲,星缀她……”

“我已知晓,不必多言。”

而后又对着场上说道:“星落的空灵体出现了一丝变化,方才乃是本座施展莫大神通,强行撕裂空间带走了她。此间事宜,不可擅议,违令者,依宫规处理。”

“叔叔,星缀妹妹可有大碍……”花月言紧张地说道。

“无妨,你们随我来吧!”说罢,便有一道华光罩住齐星落和花月言,一瞬间就消失了。

……

栖霞宫主殿,地宫内,一人盘坐着,此人竟有三首三身,每一只手都掐着不一样的法决。法决不断变化,每一只手都只留下虚影,大道之力一层层往外扩展,但到了一个地方,就莫名消失了。

在法阵外,还站立着两人,一位是栖霞宫主母,宁青霞,另一位则是栖霞宫隐藏的高手,东方火凤。两人都正焦急地看着法阵。

空间扭动,齐连带着齐星落与花月言从空间中走出来。花月言看着法阵,竟不由得大吃一惊,心道:“此等引动大道的神通,怕是父亲与齐连叔叔也不过如此……”再看阵中之人,却发现无法看清脸,而且她也从未听说栖霞宫有这个地方,不由猜测起法阵中的人的身份。

“母亲,孩儿不孝,没有保护好星缀。”

“姨娘,不关星落哥哥的事,是言儿的错,言儿不该……”

宁青霞强忍焦灼的情绪,一脸溺爱地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都疼爱星缀。不是你们的错,啊。”

花月言还想说什么,阵中人的声音传来:“这般大道之力,两个娃娃能有几次经历,还不快快凝神感悟。”

听闻此言,宁青霞方才反应过来,急忙催促这二人屏气凝神,感悟大道之力。

半个时辰过去了,那人方才收起所有的法决,三首三身也尽归一,他缓缓睁眼,说道:“寒水星域,比邻星系,烈阳星。”

“寒水星域,为何传送得如此远?”宁青霞脱口而出后,才发现自己多嘴了,她本身就站在这间宇宙的最高点,又岂会不明白大道之力,虚无缥缈的道理。

“既然她触动了那个力量,被传送去了其他星域,让她出去历练历练也好。” 那人道。

“只是星缀修为低下,又从未经历过生死厮杀,这……”宁青霞担心道。

其他人虽未说话,眼睛里却也是忧虑重重。

“无碍,烈阳星上最高修为才帝境,不过,如此偏远的星域,居然有金仙一重的强者,倒是出乎意料。值得担心的,只怕是有些势力会趁机有所动作。” 那人回道。

“圣主指的是……”齐连若有所指。

“除了那个势力,又还有哪家势力能探寻到大道痕迹?”那人道。

“圣主方才施展大神通也未掩盖住?”齐连问道。

“方才本座掩盖那股力量的气息就已十分紧迫,如何再掩盖大道痕迹?事不宜迟,火凤,你马上出发,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寒水星域,中途不得耽搁。十五日后,到了寒水星域,施法联系本座。”那人继续说道。

“我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默默听着,怎么还突然掉下这么一个累的活儿?”

似乎察觉到某人眼神的变化,东方火凤立马改口到:“圣主言之有理,属下即刻出发。只是,圣主刚苏醒,就接连施展两大神通,还要赶往寒水星域,您这身体,吃得消吗?”

“无妨。只是到了那里,怕是力量十不存一……”那人说道,“小姑娘,不用看了,凭你的修为,是无法看穿这无相面具的。”

花月言听闻此话,不由羞红了脸。

“把这个交给你父亲,你父亲会明白的。”那人继续说道,“你们的修为还不错,不过还不够,不足以应对将来啊!星落,过几日随月言去一趟万花星域,希望你们有所收获。”

“是。”

话一落,只见那人掐了一个印诀,打开了一个与星缀消失一模一样的裂缝,便原地消失不见了。

“我也该走了,不然惹怒了圣主,怕是不会给我分配男朋友了。”说完,便身影慢慢淡化,去了。

……

齐连长叹一口气,对齐星落和花月言说道: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虑,但是现在时机尚不成熟。时机到了,自然就明白了。此间事情,关乎星缀安危,不可向外人提及,更加不可委托他人寻找星缀下落。”

“谨遵父亲之命。”

“月言也明白。”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