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神级鸿蒙系统 > 地球篇
第二章 林云
作者:啃书的小虫子  |  字数:2873  |  更新时间:2019-08-06 13:10:28 全文阅读

“果然,这一切都是骗人的,谁说大学一周只有几节课的,其他时间都是休息吧,还说只要期末努力两星期,一切都没有问题,我这是要挂的节奏啊,老班,你好坑啊!”

  林云躺在床上报怨道,其实吧,不只他在报怨,而是全宿舍的人都在报怨。从来到这个学校,第一眼看上去就是砖红色,老土的感觉油然而生,在去宿舍看一看,粗糙的水泥地板,掉灰的石灰墙,简陋的公共侧所,没有一点现代感,只会让人感觉走错了地方,毕境大学这种高大尚的地方,怎么可能如此的差劲。

  当然对于林云这一条咸鱼来说,生活条件差点那都不是事,只要悠闲自在,无拘无束,那么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没有问题。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开始,随着第一学期的开始,课程表下来了,林云看了之后感觉人生充满了黑暗。

  周一到周六都有课,而且有四天是满课。啥,还有早操和晚自习,这是大学应该存在的东西吗?这和高中有什么差别,或许连高中都比不上吧,至少高中住宿条件没这么差。

  至于食物,那更是你无法想象的,放糖的酱爆茄子,不放盐只放糖的西红市炒蛋,不放盐的炒肉,一股子腥味,直接让你怀疑人生,让你的大学梦开始破碎。

  南方人都喜欢吃又麻又辣的东西,北方这样清淡的食物,不是他们能享受的。

  作为一个宅男,林云表示一切的社交活动都与我无关。

  除了上课和一些必要的团体活动,整天就宅在宿舍里,打游戏,看小说,看电影,玩玩手机,颓废一下人生。

  林云虽然不善于交流,但与宿舍的几个舍友关系很好。

  宿舍的老大是东北的,叫王大海,19岁,长得白白胖胖的,是一个大胖子,有点邋遢,喜欢和林云一起宅在宿舍里,宿舍里的人都叫他胖子。

  胖子的父母离婚,但他没和父母住,而是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了,不过他的父母还是比较有钱的,每个月给他寄好多生活费。

  老二就是林云了,至于老三嘛叫陈耀,18岁,和林云是老乡,都是来自滇省,只不过是不同城市,他来自滇省的省会滇市,长得有点瘦小,但十分喜欢运动。

  至于老四则是来自京城,18岁,长得面目清秀,头发有点非主流,才读了一个学期就谈过几个女朋友,对了,他叫李奇。

  老二林云,18岁,来自滇省云县的一个小山村里,家中爷爷奶奶,父母亲都在,对了他还有一个妹妹。家中有点贫苦,父母除了务农之外,父亲还出去打工挣钱,就是为了供他和妹妹上学。

  林云体型有点微胖,长得小帅,但因为有点内向,不善于交流,他直至现在一直没有女朋友。林云从小成绩很好,每次考试至少都是前三,但上了初中之后,他的梦魇开始了,那就是英语。

  对于英语,他表示他的天赋为零。刚开始时早上背十个单词,但他吃完早点就给忘了,至于语法,那是什么东西,林云表示不知道。就这样,每次英语考试都是全靠蒙,不管怎么努力,总是提不上去。就这样,他放弃了,不放弃有什么办法,在家里苦学一个假期,还是什么都不懂。

  慢慢的,他变成了一条咸鱼,一个宅男。虽然其它科成绩很好,但他的英语只有三四十,差距已经无法弥补。虽然他努力过,但还是只考了一个二本大学。

  因为家庭的原因,也因为英语,他并不想考研究生。他只想读完四年大学,找一个能够养家胡口的工作,一个能够合得来的女孩,不需太漂亮,只要能和自已平淡的过完一辈子,就够了。他并不想给家里带来太大的负担,因为他知道他欠家里的太多了。

  来到大学之后,他知道了,大学也不是那么好混的。想要英语不挂科,对于他来说,是非常有难度的。

  但悲哀的是,他发现,他学不会的科目又增加了一科,那就是C语言,对于一个看见字母就头晕的人来说,这种纯字母的编程,是非常头痛的。

  但是为了毕业证,为了学位证,无论多么困难,还是得学,学分还是挣。人生总是充满了无奈,无拘无束总是梦幻。你总是要去做你不喜欢的事,为了生存,人生总是要有所妥协。

  就这样,时光荏苒,一个学期就过去了,踏上了回家的归程。

  没有意外,他的英语和C语言挂了。

  “走了,老二,下学期再见,记得给我带火腿,我从没吃过你那老家特产。”,

  “哦,还有,假期里打游戏一定要叫我,我们一起组队。”

  胖子提着行里箱走出宿舍门。林云看着走出宿舍渐渐离去的胖子,面露不舍道:

  “胖子,下学期再见”

  林云又看了看床上的陈耀,发现他还在玩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三点了。

  “小药啊,我俩也该走了,你下来收拾一下吧,要不然就要错过火车了。”

  “老二,如果不是今年的放假时间和去年不一样,导致我俩买错了火车票,我们应该早到家了吧。”

  “是啊,万恶的学校,什么时候放假也不早通知,直到临近放假才通知,连改票都来不及了。”

  没多久哥俩就收拾好了,拉着行里箱走出了宿舍,踏着北方的雪地,走出了学校,走向了家乡。

  出了学校以后,拦了一俩出租车,去了火车站。两人是一个省的可以坐一辆火车,但林云去到滇市之后需要转站。就这样,两人在人群中挤上了火车。

  林云是中铺,陈耀是下铺,上铺是个青年,对面是一个阿姨和两个老大爷。躺在卧铺上,没有奇遇,没有美女,有的只是平淡。本来哥俩打算打一下游戏的,但因为隧道过多,手机信号不好,只能选择了放弃。

  两人在平静中睡去,因为无事可做,两人除了吃就是睡。

  不知到过了多久,中间不知到过了多少站,两人在火车的播报声中醒来,已经到滇市,火东慢慢的停了下来,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两人下了火车。又到了离别之时。

  “老二,你保重,你要赶高铁,我就不留你了,有时间的话来我家玩,还有你到家的话给我打个电话”

  “嗯,好的,你也是,保重,我先走了”

  林云从匆匆忙忙的人群中挤了下来,又从另一边挤了上去,那是坐高铁的地方。从滇市到家,林云还需要坐两小时的高铁,一小时的汽车,走一个半小时的山路。

  坐了两个小时的高铁,终于到了云市这个熟悉的小城,林云下了高铁,一股微风吹来,感觉很清爽很自在,或许这就是家乡的感觉。他马上给老三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下了高铁。然后又给老妈打了个电话。

  “妈,我已经回到城里了。”

  “儿子,需要我让人去接你吗。”

  “妈,不用了,那条山路我已经半年都没走了,我想走一走”其实只是不想麻烦家里人而已,因为家里是没有车的,有车的大伯家出去打工去了,过年才回家。

  “好的,儿子,我让你爸杀只鸡,你路上走慢点。”

  “嗯,老妈,挂了,我还要去坐汽车”

  “儿子,再见。”

  没多久,林云只感觉一阵饥饿袭来,他在火车上因为快餐太贵,只吃了点糕点,坐了一天多火车的他,早已饥渴难耐。于是连忙叫了一张三轮车,花了5块钱,让司机带他去了一家小饭店。

  “老板,来一个大碗米线,另外和两块臭豆腐。”这是他曾经的最爱。

  没过几分钟,一碗冒着热气的米线就被端了上来。林云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还是曾经的配方,还是曾经的味道,对于一个经过学校食堂百般摧残的人来说,一碗米线胜过了所有。

  吃饭喝足了之后,林云走向了汽车客运站,坐上了回家的汽车。司机是一位中年妇女,看林云是一个学生,就问道:“小兄弟是去那儿读的书,读什么学校啊?”

  “是去凉州,读得是科技大学。”

  “那地方应该很冷吧?”

  “也没多冷,那里整个冬天都有暖气,反而是回到老家之后感觉凉凉的,有点不习惯,不过空气很好”

  “是啊,我们这地方啥都不好就是空气好。”

  ………

  在谈话中渐渐到了下车的时候,汽车已经到站,接下来的路只有一个人走了。一道孤影迎向了未来,世界也因他而改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