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绝世卦师 > 第二卷 滇南秘蛊
29 经年旧照指方向,淮左公园遇骗局
作者:周易有点玄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19-08-29 08:00:01 全文阅读

慕尘立刻警惕的坐起来,自己一无亲朋,二无好友,是谁,会在这会儿来敲门。

打开门,是一位陌生男子。见到慕尘,他很客气的问道,“请问,您是慕尘慕先生吗?”

慕尘上下扫了一眼,这人衣着举止都很正式,脸上更是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八成是帮人跑腿的。“找我什么事?”

“有位先生让我把这封信交给您!”

慕尘接过信,上面只有自己的名字和地址,而且是印刷体,其他没有任何信息。

“谁让你送来的?”

“抱歉,我也不知道。”

慕尘回到屋里,小心的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这照片至少拍摄于二十多年前,但是被保存的很好,看来很受所有者重视。

照片上一共九男一女十个人,年龄分布很广,青年,中年人,老者都有。他们彼此身形容貌差别巨大,绝非一家之人,又都身着华服,凑在一起,当是参加什么盛大的活动。

照片背后一个字也没有,但是既然在这个时候给自己送来,肯定有特殊的用意。

慕尘盯着照片又仔细看了一会儿,最终把目光定格在一个年轻男子身上。

这男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眉宇之间跟慕尘颇有几分相似。算一下时间,慕尘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难道这就是年轻时的父亲?原来他整容前,是长这样的!

看着那微笑的男子,慕尘鼻子一酸,一大颗眼泪啪的落下来。

照片上的父亲看起来年少轻狂,桀骜不驯。跟慕尘记忆中那个胆小怕事,随遇而安的形象差别巨大。

那么,父亲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若不是巨大的变故,又怎会连性格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他告诉自己他叫慕然,也是变故后心如死灰才改的名字吗?

慕尘注意到,父亲左手手腕上挂了一个圆形物体。不过这东西实在太小,又有些反光,根本无法看清。

再打量别人,有的挂在脖子里,有的坠在扇子下,基本上每人身上都能找到类似的东西!

算命先生,圆形物体,难道说,父亲以前也是卦门之人?若真是如此,那许多事情,便都能解释得通了。

宛如溺水的人看到船舶,慕尘一下子找到了希望。他要找到照片上的人,问清当年的事情。

不过,这些人既然几十年前就入门了,现在多半已混成卦门高层,想要接触到,自己就得往上爬!

由于不想引人注意,慕尘在入门测试时放了水,评级为丁级丁等。

等指的是资质,一经确定,无法更改。但是级别却可以随着能力的提升申请升级,通过考核,就可以晋升为上一级!

为了保证人才质量,卦门对升级人数控制的很严格。

想要升级,要至少提前一周提出申请,当申请者达到五人后,由卦门分配升级任务。五人不管实力如何,最多只能有一人升级,由随行的考官决定。同时,考官会对未升级者的实力做出评定,决定他下次可提出申请的时间,一般为一年至五年不等!

由于未通过后冷却时间过长,所以大家都是铆足了劲,实力比较强时,才会提出申请,故而每次升级任务,都是一场大战。

当然,世界上从没有绝对的公平,一直以来也都不乏实力够了,但是缺少运气,每次都碰到更强者的人。所以卦门还有个规定,若连续三次考核不过,且实力确实达到升级水平,可破格升级。

慕尘相信自己的实力,但想想这一段的运气,还是取下脖子上挂的铜钱算了一卦。果然有变故,兄弟宫和子孙宫都暗动,前者生合,后者冲克。

慕尘想不通,要说朋友,自己倒也算是有几个,这子孙,又是什么意思?前女友怀孕了?慕尘赶紧摇摇头,自己都多久没跟她过见面了,就算怀孕也跟自己没有关系。

虽然慕尘一向与世无争,但是也分什么事,这次,不管遇到多强大的对手,他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定要升级!

十天后,慕尘来到淮左的一个公园,通知上说的汇合地点就在公园假山那里。

刚下车,慕尘就看到两个老头在吵架。

一个是个跑江湖的算命先生,留着八字胡,一脸神棍样。在地上铺一块画着太极八卦的布,摆上家伙式儿,就坐在树荫底下等生意。这种算命先生现在虽然不多,偶尔也能见到一两个。

看着这先生,慕尘又想起了父亲,以前他也是这样带着自己到处跑的。

另一个是个略微富态的老者,满脸都写着岁月静好,挺像过去那种天天练字逗鸟的私塾先生。

老者明显不擅与人争吵,在对方连珠炮似的话中,脸都憋红了,“你,你骗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恶语中伤?”

“我骗人,你凭什么说我骗人?我算的准不准,大伙可都瞧着呢。刚刚算了好几个,有一个错的吗?”

“我看你就是不想给钱,才故意说算的不对。你这样爱贪小便宜的人,我见多了!”

“大家伙你们评评理,我这辛辛苦苦算半天,也不过就收他二十块钱而已。他居然连这便宜都要占,就不怕遭天谴吗?”

“你,你居然,谁占小便宜了!老夫只是,不想,不想看你骗人!”老者气的话都快说不上来了,慕尘都怕他一口气倒不过来,晕倒在那。

低头看两眼,慕尘大致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地上摆着几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的全是姓氏。一般这种套路都是,让你找到自己姓氏所在的那张纸,不告诉他是哪个,一巴掌下去,把姓氏那一片盖下去,或者直接就整张纸给他,然后他就能从几十个姓氏中算出你姓什么!算姓氏不收费,要是算的准,那你可以选择给钱,接着算别的,也可以直接走。

这种很多人都遇到过,而且确实算的很准。见到对方准确的说出自己的姓氏,很多人都觉得很厉害,继而乖乖掏钱,接着算别的。

其实,这只是一种很简单的骗术,而且极易拆穿!

中国姓氏虽多,常见的也就那么几种,而且这几种占的比例非常高。所以,他只需要把常见姓氏分散开就行了。大街上随便拉来一个人,选中一张纸,是常见姓氏的可能性就算没有七八成,最起码也有个五六成。所以这种骗术,甚至都不需要实力,光靠碰运气就行,算是最低级的一种。

现在的人越来越不相信算命相面,除了科学技术发展,很多事情得到解释之外,这种江湖骗子太多,有真本事的人很少也是一部分原因。

可能有人发现了,越是有钱人,反而越信这些。那是因为他们接触到的,确实是有真本事的人。

这些东西太过晦涩,很难钻透,动辄就需要几十年的功夫。那些在寻常街头,村里碰到,随便给个十几二十块钱就能陪你聊半天的,若说的都是真的,除非你碰到的刚好是个云游四方,淡泊名利的大师,否则这学问,也就太不值钱了。

慕尘从来不喜欢管闲事,又有事要办,看了几眼,转身就要走。那算命先生见他盯着自己的摊子看,以为慕尘感兴趣,便也顾不上跟那老者吵架,赶紧叫住慕尘。

“小伙子,别走啊,我看你印堂发黑,许是最近有不称心之事,要不要算一卦,看看日后运势啊?”

说实话,就慕尘现在这样子,但凡是个有眼力见儿的人,都能看出来他家死人了。

慕尘瞅了他一眼,刚要开口拒绝,那老者也开了口。他见慕尘像是个明事理的人,周围围的又都是大爷大妈,跟他们解释起来都费劲,所以想证明清白,就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年轻人。“年轻人,你来评评理,他骗人也就算了,还恶语中伤,说我家里人要出事,简直气死老夫了!”

以这算命先生的水平,八成看不出老者家里的情况,不过,要是说你儿孙满堂,幸福安康,又怎能骗你多掏钱,请他帮忙破解?

两人都盯着自己,四周又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现在慕尘想走,也走不了了。

他掏出二十块钱递给算命先生,“这位老先生的钱,我替他出了。”

看到这,那老者气的差点没蹦起来,“老夫岂是缺这二十块钱,他,他是骗子啊!”

慕尘没有理会他,恭恭敬敬的对那算命先生道,“还请帮我算一算。”

算命先生接过钱,笑成了一朵花,越是这种不顺心的人,就越是想求神拜佛。“小伙子你是想算什么呀?”

“您先算一下我的姓氏吧!”慕这个姓并不常见,刚刚慕尘就观察过,慕跟王在同一张纸上,所以他十有八九会说自己姓王。

“好说,好说,来,你先看看,然后告诉我你的姓氏在哪张纸上。”

慕尘很快把纸指给他。

算命先生一手捋着胡子,一手掐来掐去,一幅神神叨叨,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算你······”

“先生,我之前学过几年算命,对此道也略有研究。不如这样,先生你把算出来的姓氏写在纸上,然后我算你算出的是什么!”

周易有点玄
作者的话

推荐一本兄弟的书《末世神权时代》,好看的末世文,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