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红尘小仙 > 正文
第一章小村外来客
作者:木子传奇  |  字数:2897  |  更新时间:2019-08-07 07:46:16 全文阅读

太阳傍着西山,恹恹欲坠。

如血的残阳铺撒在金黄的沙漠上,一粒粒的沙子,在夕阳的轻吻中变得软若一滴多情的泪。

远处,一缕青烟直直的冲上云霄。

“当,当,当!!!”

清脆的打铁声打破了傍晚静谧的时光。

声音是从沙漠边缘的一个草房内传出。在草房后面,约莫三里路,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这里人都叫“入云峰”。

山脚下有十多户人家,零零散散的,榜山而建。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猎户,据说他们的祖先避秦时乱时便来到了这里,到现在已经生活了一千多年了,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

唯有靠沙漠而居的铁匠是外来人。

铁匠姓冯,是个瘸子。在一个雨过天晴的傍晚,打猎归来的张猎户在山脚的溪边发现了冯铁匠。不,那时候,他还不是铁匠,只是一个被溪水从不知名的地方带到了这里来的“尸体”。

张猎户救了他一命。

对于这个外来人,村里人都很好奇。他们都想知道,他是从哪里来,怎么就来到这里?他来的时候是自己晕倒了,不小心跌进了水里;还是遭到了别人的陷害?

面对村里人七嘴八舌的询问,他用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代替他的回答。

三天后,这个人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时,他悄无声息的走了,就像他悄无声息的来。

在村里人快要将他忘记的时候,他又出现了。这次,他走的是从外面进山的唯一小道,这里人称之为“红尘峡谷”。

他手里拿着一根白桦树枝,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随他一同出现在村里人眼帘的还有一个孩子,三五岁的样子。

孩子虽然衣着破烂,蓬头垢面,但从他的脸部轮廓中可以断定,孩子的相貌应该很清秀。

他们脚上的鞋子都走破了,显然,他们是从遥远的地方而来。

他领着孩子来到张猎户家里,把身上仅有的一些银子摆放在张猎户面前。看到银子,张猎户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张猎户忙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子。

“我姓冯,你可以叫我冯瘸子。这是我儿子,我父子两想在这里安家。这些银子归你了,你能帮我建一座草屋吗?”

从冯瘸子的说话口音中,张猎户听出冯瘸子是京都人。当年,张猎户曾猎得一只白毛狐狸,为了能多买些银两,张猎户便跋山涉水来到了京都。

京都繁华和富饶让张猎户过目不忘,更让他心生向往。所以,当他听这位来自京都的冯瘸子说要在这里安家落户后,他极为不解。

一个京城的人为什么要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住啊?

张猎户很想知道其中的缘由。同样,当张猎户询问这个问题时,冯瘸子用微笑代替了他的回答。

在张猎户的帮助下,在沙漠的边缘,一座草屋很快就拔地而起了。张猎户同样不理解,冯瘸子为什么要靠沙漠建造草屋?

在冯瘸子入住草屋的那天晚上,他邀请了全村的人去他草房里喝酒吃肉。

“鄙人冯瘸子,自幼流浪,四海为家。今日偶遇此地,顿时心生留恋。感谢诸位乡邻不弃,允许鄙人在此安家。此中大德。鄙人无以为报。特设酒宴,以答谢众乡邻的想留之情。”

冯瘸子举起酒碗,连着喝了三碗。村里人也都很豪爽,陪着冯瘸子喝了。三碗下肚,冯瘸子有些晕乎。他跑进草屋,把那个孩子拎出来,双手掐着孩子的腰,把孩子放在桌上。

“小子,乡亲们都来了,是给咱们爷俩面子,你也陪着他们喝一碗酒。”冯瘸子拎起酒坛子,边晃悠边倒酒。倒酒碗里的酒,有一半都洒了出来。

孩子或许是被冯瘸子的话吓到了,或许是被前来的诸多乡邻吓到了。他紧缩着脑袋,耷拉着头,小手握成拳头,放在胸前,整个身子瑟瑟发抖。

冯瘸子端起碗,递给小孩。小孩没有接过去,他只是用眼睛看着冯瘸子。

“啪!!”

冯瘸子用巴掌使劲拍了桌子,桌上的碗筷都被震到地上了。孩子打了个一个冷战,脑袋缩的更紧了。

“伸出手,给我端着。”冯瘸子怒道。

有些人看不下去了,忙过来劝说冯瘸子。

“冯瘸子啊,他还是个孩子,不会喝酒呢。你就算了吧。”

“对啊,算了吧,算了吧。”

“不行,不行。”冯瘸子摇晃着蒲扇大小的手掌,眯着眼睛说,“男人,应该从小就得喝酒。不会喝酒那还能叫男人啊?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啊?”

冯瘸子身子微微前倾,脑袋伸的很长,眼睛在众猎户身上扫来扫去。从冯瘸子的目光中,众猎户忽然有一种被猎狗直视的感觉,他们的后背一丝丝的寒意。

孩子是他的,既然他不心疼,我们操什么心啊?众猎户具是这般想法,也就不再劝说。冯瘸子收回目光,转身端起桌上的酒,递给小孩。小孩缓缓的伸出手,接过酒碗。他的小眼睛看着众猎户,众猎户也都看着小孩。

停了半柱香的功夫,小孩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酒。或许是他喝的太猛了,或许是他从来就没有喝过酒。酒没有咽进去,反而呛了出来。小孩不停的咳嗦,脸都憋红了。

“哈哈!!!”

看到小孩狼狈的样子,冯瘸子大笑。众猎户也都陪着冯瘸子笑。在众人的笑声中,小孩从桌子上跌下来,他赶紧爬起来,跑到一个墙角,默默的哭泣。

“给你。”

正哭着呢。小孩听到有人同他说话。小孩忙抬起头,眼前站着一个小女孩,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穿着红色棉袄,头上扎着两个马尾辫。

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个手帕,手帕有些脏,是小女孩用手的。男孩看了看女孩手里的手帕,又看了女孩一眼,男孩没有接。他用自己脏衣袖擦了擦眼泪。

“你不要哭了,阿爹说人哭的时候就会很丑。小孩子,很丑了大人就不喜欢了。”小女孩说。

听了小女孩的话,男孩的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他低着头,看到衣袖上有一个泥点,他用小手不停的扣你泥点。仿佛,对于小男孩说,世上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把衣袖上泥点去掉了。

至于眼前的这个小女孩,男孩觉得她的存在很不真实,像是在梦里存在的一样。

男孩子经常做梦,尤其是冯瘸子打他后,他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然后就做梦了。在梦里,他会梦到很多的美好的东西,醒来后就都不存在了。男孩认为,他现在一定也是在做梦,不然他不会看到这么美好的女孩子。

“我叫木蓉,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问。

女孩的声音又飘进了她的耳朵,是那么清脆悦耳,像他来的路上,听到的泉水之声。

“阿狗。”男孩小声的说,声音之小,连他自己都听不到。小女孩更是听不到了。

“我没听清,你能再说一遍吗?”小木蓉很认真的看着这个叫阿狗的男孩,问。

男孩沉默的了片刻,终于鼓起了勇气。他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小木蓉,大声的说:“我叫阿狗。”

“好啊,我知道了。我就叫你阿狗哥吧。”小木蓉很自然的说,“阿狗哥,告诉你一个秘密,以后你要是在想哭的时候,你就抬着头看星星。这样,你的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

随即,小木蓉把嘴巴靠在阿狗的耳朵旁,并用一只手挡着,小心翼翼的说,“这是我阿爹告诉我的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阿狗想了想,问:“要是老爹问我,我能告诉老爹吗?”

“这是咱们两个的秘密。我不想让你老爹知道。”木蓉撅着小嘴巴说。

“好吧,我答应你。我不告诉老爹。”阿狗伸出一个手指,说,“咱们两个拉钩。拉过勾后,这个秘密只属于咱们两个人了。”

“我相信你,你是最诚实的人,你是不会骗我的,是不是?”

木蓉边说话边伸出一个手指,就在她要去拉阿狗的手指时,木蓉听到她的阿爹木昇的喊声:“阿蓉,你在哪里啊?阿蓉!!”

“阿爹喊我呢,我要走了。”小木蓉放下抬起的小手,说。

“以后,我还能看到你吗?”阿狗眨着眼睛,问。

“阿蓉,你给我出来,阿蓉。”木昇的喊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了。

“爹,我在这里呢。”听到阿爹急切的呼唤,木蓉转身跑了,把自己要和阿狗拉钩的事情给忘记了。

阿狗的手指还在半空停着呢。看着木蓉渐渐远去的身影,阿狗缓缓的放下了手指,神情间有些怅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