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破军临之凡界卷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刑天诀
作者:宋青主  |  字数:2608  |  更新时间:2019-08-25 10:05:29 全文阅读

说起武曲星主姬开阳,嘲风说他生前和破军星主独孤阖最相得,和七杀星主也颇有交情。三位星主都是杀伐决断、刚毅明睿的神界将军,不同的是,七杀星主公正无情,从不徇私;武曲星主善良沉静,落落寡合;破军星主却是十分护短的性子,尤其对手下极为爱护,几乎到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地步。嘲风虽然对巫神案所知不多,但他说按照破军星主的秉性,他必然会百般袒护他旗下的星君曾拈雪,恐怕曾大受累及。

龙临告诉他关于破军星主因巫神案牵连被削去一级星主神衔,被封印一半神格,戴罪出征的往事。他补充,此事出自仙药门掌门陈行邈之口,陈与神女端木青玥有旧,是以对神界巫神案有所知晓。

嘲风的双眼登时涌出泪花,神经质般地不断摇头,显然痛心到极点。但他对于神界的这种处置,并无任何评议。

嘲风说,三位星主中,要数破军星主长相最为完美,堪称“英华无双”;他还意味深长地补充,“将军的容貌和破军星主并不十分相似,然后神态气质却宛如镜像,实在难以置信。”龙临愣了愣,想起女魔神度瑶姬的说法,还有结拜姐姐姬玄英那些含混的言语,似乎都有这个意思。要说他和破军星主毫无关联,就连他自己也不信。

如果有关联,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由于嘲风被俘较早,他对破军星主、武曲星主和廉贞星主等一级星主战殒的详情一概不知,只是在狱中偶然听到魔神们的欢呼庆贺或哀悼嚎哭,才知道双方的大致战况和伤亡,他也无法再提供龙临想了解的情况。

难得见他精神尚好,龙临又向他请教了当年伊如缨给他的“西夏文”无名功法。因为他在幽籍恶地的仙骨库的门上也见过相同的“西夏文”,他疑心这原本就是古魔神的文字。

让他大喜过望的是,嘲风肯定了他的猜测,并且还认识这种古魔神文字。他细读了文字部分之后告诉龙临,此功法名叫“刑天诀”,是上古魔神九黎所创。嘲风说,传说九黎是上古魔神的始祖,他有十个儿子,分别是兵魔神蚩尤、战魔神刑天、星魔神夸父、水魔神共工、风魔神飞廉、雨魔神屏翳、冥魔神郁垒、巨魔神后卿、旱魔神女魃、遁魔神赢灵。九黎为首的魔神一族在当年煊赫之极,与神族对峙数十万年,开创了魔神族的鼎盛时代。其中刑天最早战死,九黎在悲痛中创立此功法,并以“刑天”命名之。刑天诀几乎可以说是古魔神一切功法的起源,是一部总纲性的功诀。

他逐字逐段地翻译了里面的文字,让龙临印证当年按图索骥、自行揣摩的正误和未解部分。好在这个“刑天诀”的文字说明部分并不多,很快就翻译、解说完毕。龙临见他面露倦容,心中深为感激。

嘲风补充说,按理这部功诀是针对魔神体魄量身打造的,神族得之毫无用处,人族和妖族或者勉强可以修炼,但肯定艰难无比,凶险万分,因为人族的体魄“过于弱小”,而妖族的悟性通常来说也远不及魔神族。他对龙临竟然能够修习这部功诀深感困惑。

魔?神?人?龙?...这个清秀少年身上有太多的谜团。原本嘲风确信龙临的身体有神族和龙族的本源气息,但眼下又发现他可以修炼魔神的基本功法,这让嘲风大为不安,陷入忧思之中。

 架不住李多寿管家每日里对蚁妖们的“坐吃山空”的唠叨不休,易心柳只要条件适合,就把蚁妖们从小世界放出,让他们在外面吃些野食。这次让蚁妖砍伐万古森罗木时她发现蚁妖也爱吃这种坚如金铁的木头芯材,就把他们逐批放出来啃食森罗木。一时间满山遍野嘈嘈切切的啮咬声,颇为惊人。

龙宝偶尔出洞一看,满意地说:“牙口不错嘛,这都能吃!”他好奇地问一个刚刚开启了灵智的蚁妖:“味道怎么样?”

那小家伙简明地回答:“甜嘞。”神情呆萌。

龙宝笑了。

崔如铁有心,发现这些蚁妖吃了万古森罗木后的排泄物非金非木,十分奇特。他尝试着收集了一部分,发现这些金绿色细末状的粪便和伏羲木性状相似,是异常难得的炼器原料。这个重大发现让龙宝大喜,命令易心柳让蚁妖们不得胡乱排泄,必须到小世界里指定的地方拉屎。

曹恒立告诉龙临,云夫人的那门功法应该就是“阴阳离乱诀”,据说最早是西方仙帝苗自秀创立。这功法若是练到大成,据称可以“提挈天地,混乱阴阳,寿敝天地,无有终时”。只是修炼过程极其痛苦,而且九死一生,凶险之极,令一般修士,尤其是女修士,望而却步。

“看不出云夫人倒是大有毅力之人。”龙临钦佩地说。

“回大老爷,也不要全是毅力的事,”曹恒立笑答,“女修爱惜容貌,不能忍受修炼过程中数百年甚至数千年身体半边血肉萎死、白骨裸露的可怖情状,须至化神境,方能恢复正常样貌;云夫人毫无姿色,自然不在乎些。”

龙临默然,心想,也难怪这个云夫人从不踏出大瀛海一步。

龙临问起西方仙帝苗自秀,曹恒立回答:“传说苗自秀与魔神大有首尾,具体内情无人知晓,只是听说他在神界的那一次大清洗中被灭了一族,只脱逃了他的一个女儿苗彤琇,不知所踪。”

  对于继任的西方仙帝,曹恒立表示一无所知。

龙临重新研习和梳理了“刑天诀”,不禁庆幸自己遇到了如此“对症下药”的功诀:人族修真都是从炼气开始,一点一滴凝聚灵气,开辟气海,然后筑基,凝聚和浓缩灵气为金丹...基本上就是一个敛聚的过程;而“刑天诀”却正好相反,不断地疏散真气到全身筋脉,在疏散中循环往复,不生不灭...只有天生具有强大的本源魔神力的魔神才能够用这样的方式修炼,而普通人族修士如果依此修炼,恐怕不用多久就真元耗散、经脉尽碎而亡,或者成为废人一个。

龙临的问题却是体内极度充盈着不明本源神力,无法疏泄,在体内疯狂奔涌,痛苦如千刀万剐,因此他不但不需要、也不可能和人族一样修炼,反而极其适应刑天诀这种貌似自取灭亡的方式来合理分流了全身狼奔豕突、混乱不堪的神力,继而进行有效的归纳、约束和转化。

  福祸相倚。龙临喟叹一声,思绪万千。

龙宝恢复得很快,不过数月又能下海捕杀妖兽了。毛菊花是个猫妖,天性喜食鱼鲜,更是没日没夜地陪着他在大海里扑腾。森罗木岛附近的妖兽们大遭无妄之灾,逃过一劫的都纷纷流散逃蹿,渐渐地龙宝的收获开始稀少,他开始琢磨到更远一些的海域捕捞作业,但遭到龙临的坚决制止,因为他的内伤并没有彻底痊愈。

胡旺财也提醒龙宝,“二老爷,这可是人家的地盘,惹怒了云水寒可不是玩的;再说那个白骨夫人肯定还会酝酿报复,给咱们来个瓮中捉鳖啥的...”

说起云夫人,胡旺财就感慨万千:“云水寒一世英雄,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何至于娶这么一个不人不鬼的丑八怪?怎么看都下不去手啊...”

崔如铁笑道:“依我看,那云夫人比你家那个流花赛罕还是强了那么一点点。”

大家都笑了,胡旺财羞愧地低下了头,俊脸绯红。大家都笑了,胡旺财羞愧地低下了头,俊脸绯红,心里暗骂:“老子比你这斗鸡眼老光棍还是强了那么一点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