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挂比快住手 > 第一卷 生前记忆(此卷第一人称)
第一章 下山
作者:离奇书生  |  字数:3057  |  更新时间:2019-11-28 19:25:36 全文阅读

“江湖啊,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什么爱恨啊,情仇啊,青楼啊……”

  “师父!你正经一点!”

  小师妹恼怒地打断。

  师父抬袖掩面轻咳,顺势擦掉了嘴角的口水,因此袖口湿了一大块。为了维护完全不存在的高人形象,于是顺势背过双手装高深。

  “江湖里,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侠客,什么冷面的剑客,多情的刀客,风流的嫖客……”

  “师父!”

  师父这次对江湖知识的普及课程,最终在小师妹的强烈要求下被迫中止了。

  大师兄听了师父的描述后备受鼓舞,于是当天晚上就偷偷溜下山去了青楼。

  于是第二天我就被师父逐出了山门。

  原因是大师兄昨晚没给钱,并且报了我的名字……

  ……

我是十小殿,莫名其妙被赶下山,现在慌得一批。

  讲道理,小生这么英勇非凡的少年郎,看起来像是会去寻花问柳的人吗?像吗?被逐出山门也就算了,居然不给我钱,这可咋整?听师父说,侠客们去客栈吃饭都不给钱,可是小生既没有剑,也没有刀,当不了冷面剑客和多情刀客,难不成要当个风流嫖客……

  正想着,一道娇弱的女声吸引了我——“你别过来!求你了!别过来!救命啊!!!”——这……这样不太好吧!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正气凌然一身风骨的翩翩好少年,光天化日之下的,遇上这样的事岂能作壁上观?不对,这么羞涩的事情,小生还是孩子啊!万一看了什么不该看的……思考间我已不由自主地偏头看去……

  只见一个身影猥琐的五尺小汉缓步向前走着,其前方,一位容颜苍白、发丝凌乱的素衣小姐姐跪坐在那儿,神色惶恐,我见犹怜。

  岂有此理!实在是太过分了!

  长这么漂亮还不让人上,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不禁在心中谴责起这位美得人神共愤的美人儿来,竟然做出如此这般不地道的行径,谴责到精彩处,不禁满意得笑出了声。

  一刹那,两双眼睛齐齐看向我。一双仍在三丈外,一双却已在近前。

  好快的轻功。

  一瞬间,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我曾问过师父:师父,世上最厉害的招式是什么?

  师父说:无招胜有招,心神澄净,身由心动……

  我说:师父我听不懂,能不能说简单点。

  师父说:就是遵从本能。

  那一瞬间,我的脑海中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感到拳头碰到一团充满疙瘩的肉。

  等我回过神来,一切都迟了。

  只见那五尺小汉身影倒飞出去,正好撞到身后那位姑娘不知何时抽出的匕首上,很快一命呜呼了。

  呜呼哀哉!人虽已死,我还是向他一抱拳,“小生本无意如此,奈何阁下长得实在太丑,小生一时没忍住,猝不及防下竟失手将阁下打死,还望阁下勿怪!九幽之下,一路走好!来世投胎,望能生出个人样来!”

  叹息一声,我看向那位姑娘,想起刚才的种种,不禁有些愧疚。被这么丑的人……是我我也忍不了!亏得方才我居然还在心中谴责这样倒霉的人儿,还谴责得这样快意,这这这……绝非君子所为啊!

  思及此,我径直走向这位姑娘,抱拳一礼道:“姑娘,这不是你的错,是小生错怪你了!”

  姑娘正好将匕首从小汉身上抽离,听闻此言,一个怔然,身形不稳,险些跌坐在地,我连忙俯身将其扶起。

  姑娘定了定神,不解道:“公子,你在说什么?”

  我拂了拂袖,挥手道:“没什么没什么,打扰了,小生先行告辞。”

  说罢一抱拳,正欲离去。却听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公子既然杀了黑煞,还能走得了么?”

  这话一出,空气顿时一滞,卧槽卧槽,这是何等的卧槽!

  顿了顿,我回身跟这位姑娘理论:“姑娘,你看是这样,我只是打了那丑人一拳,真正的致命一刀还是出自姑娘之手,更何况,小生算起来也是救了……”

  “你杀了黑煞,白煞不会放过你的。”姑娘似是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自顾自地说道。

  我觉得这姑娘思想很危险,这样很不好,于是为了国家为了党,我决心好好教育这姑娘一番:“我跟你说姑娘……”

  “白煞神通广大,黑白通吃,你跑不掉的。”姑娘丝毫没有要听我说话的意思。

  “呵!”我给气乐了,“恕小生直言,姑娘可曾认得小生?我若要走,天下之大,姑娘又要去何处寻我?”

  话音方落,就见这姑娘缓缓拿出一张画,画中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丰神俊朗……不是在下还能是谁?

  我:???

  此刻我心中一阵茫然,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你是何人?为何会有我的画像?”

  我指着姑娘颤巍巍地问。

  姑娘冷冷一笑,并未作答。

  我拍了拍脸,冷静下来重整思路,觉得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这么就屈服了,于是决心再挣扎挣扎:“就算如此,小生灭口便是,你又待如何?”

  又是话音方落,城门口的方向突然冒出个人来,看到这一幕,指了指我,又指了指那位姑娘,最后又指向我:“你你你,你杀了黑煞!”

  我擦,什么鬼?这个时辰怎么会有人进出城门?是婆娘不温柔还是小妾不体贴?城门都要关了你为什么要跑出来?知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嗯?

  镇定下来,我想想觉得有哪里不对,对来人道:“阁下你看是这样,那丑人倒在这位十分极其以及非常卑鄙下流淫邪的姑娘那儿,匕首也在她那儿,你怎么就说是我杀的人?”

  那人听罢,勃然大怒,抬手一指:“是不是当我傻?你是不是当我傻?嗯?本大爷这么五官俊朗英明神武智勇双全,一眼就看到——匕首明明在你袖中!”

  我闻声抬手一看,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正端放在我袖中,刀刃上的血正顺着我的袖口滴落在地上。

  那人见我不答,继续自顾自地说道:“何况这位姑娘这般柔弱,怎么可能会杀人?人要是她杀的……”

  我一把抽出袖中匕首,那人吓得也顾不上继续说,扭头就跑,边跑边喊:“杀人啦杀人啦……”

  卧槽?

  我真傻,真的。我在这墨迹啥呢!早点闪人不就没这档子破事了!

  等等,匕首为什么会在我袖中?难道是刚才扶她的时候……?好阴险的女子!

  回过头来,只见这姑娘正端坐那儿,抿嘴偷笑,好不悠闲自在。

  居然还在淫笑!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呐!

  我倒握着匕首,一脸凶神恶煞地望着这淫邪的女娃娃,一步步朝她接近。

  “呵,挺漂亮一小姑娘。”

  “试问谁不知道。”

  “……”

  我擦!怎么回事啊你!嗯?会不会聊天?嗯?我这是在夸你吗?嗯?听不出我的不怀好意吗?嗯?

  “小姑娘,你很好,说吧,为什么陷害小生,不然小生也不介意把刚才那丑人未进行完的事业继续下去。”

  “公子说笑了,妾身不过区区一个弱女子,什么也做不了,怎么可能陷害公子你。”

  “啊哈哈哈,有趣!有趣!真是有趣!就是不知,待会儿姑娘不穿衣服之时,是否也能如此有趣!”

  “公子且慢,刚才那人已经跑去城中报信,想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赶来,公子难道不应该先走为上策吗?”

  “不先办了你,难解本公子心头之恨。”

  “其实妾身有办法对付白煞。”

  “哦?什么办法?”

  “白煞厉害的……”

  “等等,我为什么要对付白煞?那丑人又不是我杀的。”

  “……不过是他的皮糙肉厚,几乎刀枪不入……”

  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尊重呢?嗯?

  “……寻常兵器难以伤到他,只有……”

  “小生私以为姑娘穿着衣服的时候可能不太会与人沟通,不如小生吃亏一点,帮姑娘你开开窍可好?”

  只见这姑娘刷一下跪坐在地,神色间楚楚动人,可怜兮兮道:“公子何以如此冷漠无情?如公子所见,妾身不过一个弱女子,却无端被黑煞缠上,心情是何等困苦绝望!而今公子既然出手相助,何不一帮到底,将白煞一并解决以绝后患?不然,以白煞的势力和手段,小女子只怕会落得生不如死!”说罢掩面而泣,好不可怜。

  哎哟卧槽,还装可怜!

  我冷冷看着这一幕,开玩笑我这么高冷的人岂能为美色所惑?再说像我这么心智健全的好儿童——呸,好儿郎——会随便蹚浑水吗?当然不会!奈何小生到底是年轻,不知祸从口出的道理,千不该万不该多嘴问了一句:“凭什么?”

  “白煞,很帅。”

  我一听,顿时神色大变。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岂容此等欺男霸女十恶不赦之徒留存于世?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姑娘莫怕!小生这就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替你讨回公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