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房宿房日兔
作者:淇洵  |  字数:3191  |  更新时间:2020-02-26 09:00:01 全文阅读

完颜洛、决心子、阿秋纷纷看向决明子,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岳肃之跳下台,待侍从上前收起战刀,示意台上戏剧继续进行,然而他却再没有看戏的心情,准备拉着夫人离去,刚准备起身,夫人朝着左边的空位处拱手施礼道:“方才我家夫君得高人出手相助,还望高人可否现身一见。”岳肃之方才在台上也有些感觉不对劲儿,但自己妻子神异之处他是见过的,不疑有他,也学着夫人的模样朝着邻座拱手施礼。

出手的是决明子,不让节外生枝的也是决明子,所有人都都看向决明子,决明子无奈,只好压低声音说道:“本座念在岳将军一副精忠报国之心,怎可再受奸人侮辱,今日岳家后人忠肝义胆,真乃是后生可畏!”

岳肃之见到凭空发声,拱手的姿势更甚,岳夫人却在一旁继续说道:“没想到在此遇到高人,可否现身一见。”岳夫人感觉高人身上有着十分熟悉的气息。

话音刚落,决明子怀中的心月狐,又是一阵躁动,在决明子的怀中说道:“师兄,我能感觉到他是一只星宿,有着与我身上相同的气息。”

决明子听罢面露惊讶,决明子深知这涉及二十八星宿也是绝非小可,只好压低声音说:“此处人多眼杂,夫人可能否寻一僻静之处?”

岳夫人吩咐着身边的侍从引路,众人未从来时正门出行,而是从后台侧门而出。快步上了后巷的一辆马车,辗转几条街之后来到了将军府。岳肃之夫妇摒退了旁人将正屋掌灯,岳夫人拱手说道:“此处最为僻静,还望高人现身。”

决明子等人,一路尾随,见此情形只好揭下隐身符,纷纷现身于他二人面前,岳肃之见凭空出现了四名少年,两男两女一时间瞪大了眼睛,岳夫人将刚才如何感觉到气息如何在决明子出手相助之时发现了它们,一一讲明,众人这才解惑。

心月狐从决明子怀中窜了出来,跳到了桌上,岳夫人一脸兴奋的样:“五姐果然是你。”

心月狐歪着脑袋,一脸疑问:“你……你认识我?”

岳夫人在岳肃之面前施法令其先行睡去,便现出本体的一张兔子脸,而后又变作人形。“五姐,我是房日兔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

心月狐怎么用力也想不起来,之前遇到角木蛟他也是这般说辞,没曾想今日也是如此,“我只记得我叫心月狐是,天上的二十八星宿,其他的都忘记了。”

岳夫人一脸疑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当日,三垣星官传旨之后,对你究竟做了什么?”

心月狐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岳夫人继续追问:“你在何处见到角木蛟大哥的?你是何时降世临凡?降于何处?”

心月狐看着决明子道:“至我有记忆以来,便与师兄在一起,究竟降于何处不知,只知是师傅捡来的,你说的角木蛟大哥,年前,我们将他打伤在瘟塚山,现在何处的确不知。”

岳夫人继续追问:“你没有行那星宿认主之术?”

心月狐摇了摇头,岳夫人陷入一脸的苦思,决明子一脸不解:“你是那东方星宿第六宿房宿房日兔?”

一语打打断了岳夫人的苦思,双手抱拳拱手说道:“正是,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决明子起手施礼,道:“上清宗决明子,见过善人。”

岳夫人听罢脸色有些异样,三清宗门收罗天下星宿的事情自己并不是没有耳闻,明显多了几分警惕,但言语间还算和善:“原来是决明子真人,失敬失敬。”

决明子感觉到了岳夫人言语间的转变,手中握起了七星剑说道:“宗门有令,二十八星宿都必须带回去。”

阿秋感觉到了决明子的敌意,在身后也抽出了双刀,摆出了一副进攻的姿态。

岳夫人见状,反而变得十分放松,到桌前端起一杯茶,轻抿一口道:“又是二十八星宿,又是左右有天下大势那个传言,是吧,真人且稍等片刻。”岳夫人放下手中茶杯,与心月狐开始灵气发声沟通起来,只见心月狐的脸色变得十分诡异,有吃惊、有愤怒、有哀伤、有痛苦、有喜悦,仿佛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她经历了人生百态,摇摇欲坠的趴在了桌子上,昏了过去。

决明子一脸关切的上前查看,拿着七星剑指着岳夫人:“你对心儿做了什么?”

岳夫人坐在椅子上,一脸坦然的抿着茶水:“放心,心月狐乃是东方星宿第五宿,我们隶属同门,我俩当年关系最为亲密,我不可能害她,只是将她忘记了的一些事儿,讲给她听,帮她回忆回忆,给她点时间消化消化就好了。”

决明子仔细检查一番,又命完颜洛仔细检查一番,确认并无大碍,决明子出言说道:“你是何意?你以为在这儿攀关系,本座就不拿你了吗?”

岳夫人仿佛神色轻松:“哈哈,笑话,真人不必紧张,当年之事总不能让五姐一直蒙在鼓里,你今日若要带我离去,去那上清宗,恐怕恕难从命,每一名降世临凡的星宿都要实行星宿认主,不然无法离开降世之地。至于五姐为何,我却不知。与星宿行那认主之人也必是有其因果,岳飞岳将军乃是大鹏金翅雕转世,我得道飞升之前便从他口中饶我一命,这一次前来为他后人添丁香火,辅佐其朝政,以报其不杀之恩,恩未报完,我怎能与你走?”

决明子依旧意正言辞道:“你报不报恩那是你的事儿,与我何干?宗门有令二十八星宿……”

话未等说完,心月狐努力爬起身说道:“师兄不可动她。”

决明子忙放下手中的剑,上前将心月狐抱在怀里:“师妹,你感觉怎么样?”

心月狐强打着精神:“无碍,只是神府有些混乱而已,她是我姐妹,师兄万不可动她。”

“好好好,全听你的,你先好生休息,少动些气力。”决明子一脸关切。

岳夫人满脸笑意,出言讥讽:“哟哟哟,五姐,你这小情人儿,还挺关心你。”

心月狐笑骂道:“滚一边儿去,死兔子,全听你说,我还没全想起来呢,少和我套近乎。”

岳夫人一脸笑意好:“天上地下一样那般招风,决明子真人,我既然对你表明身份,那就代表我并无恶意,如今已经入得朝廷之门,日后你若寻我也有得去处,放心,我又不会跑,你还担心什么?”

心月狐示意决明子画写一张定位符咒,交到岳夫人手中,心月狐说道:“日后若要寻我,可焚化此符,不日便会赶到,你可还有其他星宿的消息?”

岳夫人回答道:“早些年曾见过二哥在这临安城本体现身,那时他便已经星宿认主,此时不知身在何处,不过二哥与你我不同,他好像是带着什么任务下来的。”

“若日后再有什么重要消息,也可焚符招我啊。”心月狐明显看出很虚弱,不再多说,催促决明子等人速速离去。

众人来到来时的方位,决明子掐指念咒开启结界,不多时,站在玄都紫府门前,看着整座大山,却透露出来一股不寻常的安静。

“如今才刚到子时,距离寅时尚早,通常按照守岁的说法,这大罗山也不该如此。门中弟子即便不会把酒言欢,喧嚣吵闹,但人声总该是有的。”决明子一阵心悸,顿感不妙,取出护教阵法法印,插入玄都紫府门中,将护教法阵开启,快步踏入宗门,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冲入口鼻,呛得人连连作呕。

决心子与完颜洛心急如焚分别朝着内务堂、妙医峰跑去,阿秋问道:“师傅,不回上清殿看看吗?”

“着什么急,师傅闭关,就剩咱俩事情已经出了,不论发生了什么,早一会儿晚一会儿都是一样改变不掉的事实,我且先想想。”决明子的表情却没有言语那般轻松。二人边说边走,上清殿正门前天璇子一身血污的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拿着酒葫芦,大口喝酒。决明子见状与阿秋快步上前,决明子问道:“二师叔,出了何事?”

天璇子见到来人是决明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小子跑哪儿去了?有一伙黑衣人杀上山门,如此宗门危难时刻你跑哪儿去了?”

果然不出决明子所料:“什么人?”

天璇子猛灌一口酒,哈哈笑道:“倒不是什么修为高深之人,或者说不能称之为人,像是那血蝠所化,火球术这等低级的法术都可将其击碎,化作一滩血水,当真恶心至极,大过年到不像来袭山,反而像是埋汰上清宗一样,有那护教法阵,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决明子有些心惊:“宗门可有人伤亡?”

“不应该有吧,我说你小子还没告诉我你跑哪儿去了呢?”天璇子撑着起身。

看样子来偷袭的黑衣人不在少数,天璇子这等地仙修为都能达到灵气枯竭,气力不支的地步,决明子朝着内务堂跑去,其他五座峰糖,决明子使用风遁术一一查明,经询问那黑衣人哪里可以称之为是一伙,明明是一大伙。当有上百千万之多,均戴面具,紧身束衣,分成了七队,分别朝着各峰堂发起进攻,经同门描述大抵一致,那黑衣人可化作血蝠亦可化人,蜂拥而至,完全不堪一击,被击后,化作一滩血水,喷洒在地,腥臭难闻,恶心至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