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打不过你我就劝你
作者:淇洵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20-01-05 07:35:14 全文阅读

角木蛟听到万亮如此诚恳的道歉,也不再与万亮打哈哈,一本正经的说道:“大表哥不用这般客气,因为你跟我这般客气也没有用。二十八星宿分为,东、西、南、北四方星宿,每方星宿有七位,我们降世临凡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下,都会降临到自己曾经在天庭时候所管辖的方位,轻易是不会离开,我因为有特殊原因,逃到了南方。这个鬼金羊呢,属于南方星宿,他们的老大是井木犴,我虽为二十八星宿之首,但我是东方星宿之首,她不一定能听我的,入你麾下这个事儿,不见得能给我这个面子。”

万亮紧接着问道:“我知道你不行,只会纸上谈兵,但是,你是否了解此人?又有何等方法能够将此人降服?”

“鬼金羊属于那种外表温和,而内心却是十分锋利之人,主掌尸气与死气,她飞升证位早我几百年,要说了解,我也就知道这么多。”角木蛟悉心的解释道。

万亮一脸的失望,本以为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能通过角木蛟将这鬼金羊也收到自己麾下,看来今天势必又要大废一番周折。“退下吧,你啥也指望不上!”

角木蛟感觉万亮如此对待自己已经习惯了,便又轻叹一口气道:“唉…你看你这人…现用人现交啊…”便又收起了神识,闭关休息起来。

万亮稍加思索,只能从思想上感化她,便一脸堆笑的来到鬼金羊面前,双手还互相揉搓着,好像一名难耐的见到了一位脱光了的女子,有种难以控制的兴奋,那笑容令鬼金羊都有些恐惧,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万亮笑嘻嘻的说道:“鬼金羊妹子,你好,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摩昂太子?”

鬼金羊皱着眉头:“你是说,被上清七子满门灭族的那个西海龙太子?”

“对…对…对,就是那个西海龙太子。”万亮现在一听到满门灭族,就浑身不自在,但是,打又打不过鬼金羊,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苦口婆心的开始劝说。

“你要作甚?你再靠近,信不信本座一口吃了你?”鬼金羊越发的向后退,依旧一副警惕的样子。

“别别别……我……我就是,我就是摩昂太子。当年的事儿,不是你们所听到的那个版本,定然对我西海有所误会。”万亮依旧笑容满面的解释道。

鬼金羊看到万亮语气如此诚恳,开口答到:“既然你这么说,那你们的恩怨,与我无关,都是体制内的人,成王败寇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当年,南海龙华公主,比武招亲,我南方星宿主掌南方万物的生杀大权,应邀南海龙王敖钦的邀请,曾与西海龙众有过一面之缘,当年见你,摩昂太子是何等威风,也不是如今这般模样啊?”鬼金羊一脸的质疑。

万亮轻叹道:“我也是刚刚才寻回前世的记忆,当年一役西海的确被灭族,摩昂太子只不过是我前世的身份,今生,吾乃大金海陵王,完颜亮!”说罢扒开胸前的衣服,将象征着摩昂太子身份的囚龙战甲漏了出来。

念奴娇上前一把拉住万亮的衣襟问道:“你是海陵王?”

万亮挺直腰板,一副王者霸气油然而生,自信满满道:“怎么?难道不像?”

念奴娇没有刚才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怯懦的说道:“刚才不像,现在像了!”

万亮便不再与念奴娇搭话,继续与鬼金羊说道:“当日南海比武招亲一事,可能因为观战人数众多,请恕本王想不起来与妹子有何交集了。”

“你这么说,我还真觉得你是个实诚人,这战甲上的龙族气息做不了假,当年西海龙太子一时风光无两,吾等星官小角色,哪能与你等大人物攀交,这是不争的事实。”鬼金羊终于放松了警惕,语气也渐渐变得平静起来。

“妹子见笑了!”鬼金羊几句不卑不亢的话语,万亮感觉是在羞臊自己,想起当年的确有些轻狂,放荡不羁。

“印象最深的,当属你们西海二龙子睚眦,号称水族战神,从第一轮开始一直战到最后,他在台上,一把鸣鸿刀,砍得九幽那帮鬼佬不再嚣张,以一敌东海三名龙子依旧绰绰有余,单挑天庭北极四圣,天蓬大元帅、天佑副帅、黑煞将军、灵应佑圣也不曾败下阵来,果真是何等威风。他与龙华公主的故事,对待龙华公主的忠贞,真是可歌可泣,若不是最后发疯,我想他们一定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我南方星宿,除大哥井木犴之外,其余柳土獐、轸水蚓、翼火蛇、星日马、张月鹿众姐妹,当年可都是心仪二龙子良久。”鬼金羊一副向往的神情,仿佛思绪又回到了当年那场比武招亲的擂台。

万亮手指着坐在不远处城门下,左手拿块牛肉,右手拿个馒头,嘴里塞的满满的,噎的难受,还不时用酒水往下顺的万烈,说道:“假如,本王告诉你,那位就是当年的水族战神,睚眦,你会不会失望?”

鬼金羊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他?就是刚才撒尿,尿手上那个?”

万亮虽然也不想承认,但是他只能默默的点头。

万烈明显感觉到众人的目光都投向自己,他感觉到了大哥眼神中的无奈,鬼金羊眼神中的失望,念奴娇眼神中的不可思议,毕竟睚眦的大名如雷贯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万烈老脸一红,很是尴尬的拿着手中的牛肉,不知该不该继续往嘴里塞。

万亮依然很是无奈的说道:“阿烈,继续吃吧,没你啥事儿,吃饭洗没洗手?”

“哪有水,洗什么洗。”万烈便又继续往嘴里塞着。塞完牛肉,还将满手的油污在身上来回的擦拭着,全然没有了当年战神英姿飒爽的形象。

万亮转过身看着鬼金羊,无地自容的说道:“其实,当年的西海二龙子睚眦在平日里生活,也是这般模样。”

鬼金羊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这也太…太…不拘小节了吧!”

“你们所崇拜的人,也许只是崇拜的他某一件事儿或者某一个瞬间,并不代表会心仪他的全部,能够做到心仪他全部的人,优点也好,缺点也罢,那便会是恋人了。”万亮悉心的感叹道。

念奴娇听罢,一副欣喜的神情,快步来到万亮面前,道:“那你对恋人的态度,是不是就可以接受她所有不好的一切呢?比如,她的样貌?”

万亮看到念奴娇近前,强忍着心中厌倦,说道:“如果是恋人,那我想,我会,”

念奴娇口中自顾自地嘟囔着:“是恋人,就不会嫌弃你丑,是恋人,就不会嫌弃你……”眼中仿佛泛起了一丝光,不知其心中在作何感想。

鬼金羊听到万亮对睚眦的评价,心中百感交集,无比痛苦的不能接受自己魂牵梦萦几百年的如意郎君,竟然是这样一个人,言语冷冷的说道:“太子既然如此礼遇,有什么但说无妨。”

万亮见亮出自己真实身份,果然有用,心中大喜,忙上前说道:“二十八星宿的传言,想必你也知晓,如今角宿角木蛟已入得本王麾下,母后与那宋国皇帝许下十五年不涉入中原、举兵犯宋的誓约,十五年后,天下大乱,自是必然,若得其相助,免天下黎民百姓早日脱得战火之苦,此为大义,天下太平,早日回返天庭,齐了修行也是圆满的。”

鬼金羊依旧那副冰冷的表情道:“我二十八星宿得道成仙之前,皆属异类,本就没有种族之分,宋人也好,金人也罢,谁人做了皇帝,执掌天下又于我何干,角宿入你麾下又如何,那东方星宿与我南方星宿本就天南地北之隔,本座在此修行甚好,尔等去罢,本座今日不为难你。”

万亮心中明晓,这二十八星宿可遇不可求,父王虽寄希望于“行地七公”的身上,但等到将消息传回大金,等来人赶到,来回良久,恐多生变数,有人捷足先登。不禁开始摩拳擦掌,来回踱步,不知该如何是好。

念奴娇一脸深情的望着在原地焦虑的万亮道:“这妖物对你当真如此重要?”

万亮默默地点了点头,眼中充满了期望。

鬼金羊此时便已经摆开架势,准备全身而退。

念奴娇哪里容得下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从怀疑中掏出数个瓷瓶,向鬼金羊掷去,鬼金羊一一躲开,躲过的瓷瓶在地上摔的粉碎,从瓶中洒落的尸油,刚好将鬼金羊圈入其中,念奴娇在投掷是尸油的时候,便已经算好了方位,鬼金羊在躲避之中,不经意地几个踉跄,将尸油沾满双脚,心中大气,不住地在地上来回搓擦。意欲将尸油蹭掉,念奴娇一个响指,只见散落在地上的尸油无明起火,整整将鬼金羊圈入在尸油的火圈中,大火越烧越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