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古元尊 > 第一宗卷 重塑肉身
第1章 炎龙大陆
作者:醉忧  |  字数:3287  |  更新时间:2019-12-25 13:32:59 全文阅读

炎龙大陆,这里是一个以强者为中心,以”六道妖魔 ”为对立的时代。

  比如陆尘,本身为一名强大到变态的散魔之祖的他,此时都感到苍天的不公和无辜,普遍天下修真界,所修炼之人,只管安心潜修,用心来领悟,即可,等到躯体修炼到超凡入圣之时,便可迎接苍天之劫的降临,运气好,渡过则成神成仙.反之,骨头难以剩下,但,还有一种幸运。就是渡劫中不上不下的,就是散修了,反之失败则烟消魂散,这也是所谓的不成功便成精了。

  假若苍天老佛爷再给陆尘一次机会,在九年前渡劫失败时能随波逐流归尘于土也就罢了,就算口水淹死也不会转修散修。因为他当年修的是散魔这条路,魔实在是太过于变态了,变态到连他这个向来自身老大加老二的家伙都一度感到崩溃。

  因为,你根不知道属于魔修的魔劫什么时候会突然降临。

  或许当你正在祸害美人之时,或许又在你风流爱爱之至时,或许在你奋心领悟一部功法时,那该死的魔劫就悄悄无声无息的降临到你头上,而且属于散魔的魔劫,比九天仙劫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

  如若只是如此,还不至于让陆尘感到崩溃,更让他抓狂的是……

  ……你根不知道需要渡过多少道魔劫才算结束,这就好像一条黑暗无光之路,完全没有源头。

  自万古以来,成就散魔者也有不少,但无一例外,几乎全部死劫难之中,还未听说过有谁能将死路能走到尽头。

  陆尘已经顺利的渡过第九阶魔劫,每次渡劫之前,他都报以强大的期望,而每次渡劫之后,换回来都是人神俱灭的绝望。

  望与绝望,如此反复,陆尘已经历经七次了。

  “唉!”

  无奈的叹口气,事到如今,他能有的也只是无奈了,摇摇头将手中一颗还算明亮的晶石举起来。

  看了看头顶上方的泥土混合物,又看了看下方漆黑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深坑,又是一声叹息。

  因第九重的魔劫实在是恐怖至极,他用尽毕生心血创造的古殿在第九次魔劫前面犹如蝼蚁,完全不堪一击,只是想想,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能够顺利渡过,还能活着醒过来,说实话,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

  于属于散魔的魔劫极其恐怖,而且一重比一重变态,陆尘每次顺利渡过,肉身都会受到极大的重创。

  这一次更严重,肉身遭受到强大的毁灭,直接导致修为尽失,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恢复。

  其实陆尘并不担心修为尽失,对于他这种渡过九阶魔劫的老油条来说,只要给他时间,修恢复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说实话,时至今日他对修强弱早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修为再强又有什么用?

  到头来还不是得渡劫?渡过了又能怎样,又不能成魔,还得下次渡劫准备。

  如此反来复始……

  够了,陆尘真的觉得够了,仔细想想,自从踏上散魔这条路以后,每天都在修炼,每天都在想办法升自己的修,生怕一个不小心魔劫来袭。

  活了这么久,陆尘发觉自己连一天好日子也没享受过,这些年压根不是自己而活,是为了渡这天劫而活的。

  这次陆尘想开了,魔劫爱来不来,不来拉倒,来了老子渡劫便是,渡不过灰飞烟灭就是,再也不想这么折腾下去了。

  “咕噜……”

  强烈的饥饿感与疲倦感席卷着陆尘每一寸肌肤,以至于他浑身发软,四肢乏力,又坚持了一会儿,已是头昏脑胀,地下空气无法流通,再加上无休止的挖掘。

  陆尘这具肉身早已肾亏的透支,如若不是九阶散魔之躯恐怕早就死在了这里,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异样,上方的泥土明显和刚才的不同。

  “真他娘的遭罪啊……”

  这种彻底虚脱的感觉让他只感头晕目眩,趴在地上大口喘息着,过好大一会儿这才甩了甩脑袋。

  晃晃悠悠站起身,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荒芜的废墟中,遥望远方,到处都是沟壑,到处都是深坑,到处都是崎岖的山脉,不管是沟壑还是深坑以及山脉全部都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

  “看来九阶魔劫要比我想象中还要恐怖的多,不止摧毁了老子的殿府,连方圆百里的大地都被破坏到这种程度。”

  陆尘摇摇头,拖着虚弱的身躯一步三晃悠的前进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其间发现一件古异的事情,每隔一段路程都能发现一具尸体,有的已经死去多日,成了一堆骨头,有的死去不久,这些尸骨身上明显有伤痕,看来是被人杀害的。

  只是不知老子渡劫后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死在这里?

  于在渡劫时他的衣物被轰成了稀巴烂,此刻完全是赤裸着身子,所以只能从一些尸体上将衣服扒下来穿在身上,虽然味道有些难闻,不过也只能将就着穿了。

  陆尘就这样浑噩无力拄穿着破衣裳漫无目的的游走着,跃过了一道沟壑,又穿过一座山脉,终于见到一个大活人。

  确切的说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身着一身白衣圣雪,一头亮紫色长发,容颜之上不施半抹粉黛却是完美无瑕美艳逼人。

  而在女人的前面是一只灵兽,只不过灵兽那儿此刻却是趴伏在地上,脑袋枕着地面,一双眼睛半睁半闭。

  “姑娘咕噜咕噜地说着:大娘我像女儿一样伺候着你,你这个妖兽竟然给我偷懒!岂有此理!”

  女人凝皱着眉头,怒斥着灵兽,似乎发现有一个家伙向这边走来,她转身看过去,一双眼眸怒视着陆尘,喝道,“看什么看!”

  陆尘来还想着遇见救命稻草了,不过,他发现这个娘们现在的情绪极其不稳定,而且脾气好像也挺暴躁的,他可不想招惹,要知道现在他的身躯虚弱不堪,而且修为尽失,莫说遇见高手,恐怕连一个普通人都对付不了。

  而且他看的出来,这娘们的修为还不弱。

  咱惹不起,咱躲行了吧。

  不曾想刚要离去,身后就传来厉喝声。

  “给我站住!”

  陆尘当即止步,不然修为尽失的他还能怎么办?转过身,指了指自己,“叫我?”

  “哟.不是叫你难道我在跟禽兽说话啊?”女子白了陆尘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里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你.有什么事情?”

  “会不会看病? 能帮我看看我们家小白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白衣女子看起来非常厌恶陆尘这种荒山二愣子,但现在似乎也只能急病乱投医,道,“如果你能让它站起来,姑娘赏你三颗灵石。”

  这娘们儿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陆尘并想招惹,可他也实在是累坏了,浑身软绵绵的,坐在地上连动也不想动,沉吟片刻,道,“我帮你治好,灵石就免了,不过你得答应带上我,送我一程,怎么样?。

  ”

  “哎,呦,呦!”女子像似没想到这个二愣子竟然不要灵石,呵呵笑道,“只要你能治好我的小白,送你一程又何妨。”

  陆尘不再说话,直接走过去仔细端详着那匹灵兽,他历经九阶魔劫,见识非凡,一眼看出这是一匹上等灵兽,身形高大,通体雪白,毛发较长,如若猜测不错的话,应该是冰灵兽,这种灵兽奔跑起来,毛发肆意飞扬,犹如一片雪花在飘冷抖然。

  “你的这匹冰灵兽并没有生病。”

  闻言,女子不禁一愣,双眸之中闪现惊讶,“你竟然认得出这是一匹冰灵兽?眼光还挺不错嘛。

  ”而后反应过来,说道,“它既然没有生病什么突然就不跑了呢?”

  “它是不是第一次出远门?”

  “咦?没想到你这个二愣子还有些事啊!”女子当真是惊讶连连,“我的小白自从出生就一直被圈养着,这是第一次跟我出远门。”

  “那就是了,它有点怕生。”

  “怕生?”女子还是第一次听说灵兽还有怕生这么一说,“那可怎么办?”

  “我来安跟它聊会天聊应该就可以了。”

  “聊天?怎么聊,是不是有病?”女子心中十分好奇。

  陆尘白了他一眼,然蹲下身子,轻抚着它的雪发,小声道,“乖,我知道你怕这娘们,不过没事的,大爷我在哈。

  “呵呵!真好笑,你在那咕噜咕噜半天?它只是一灵兽,怎么可能听懂你的话。

  ”女子笑了,只是当她笑的正欢乐时,竟然看见趴伏在地上的小白动了动,那颗脑袋也扬了起来,一双铃铛大的眼睛望着古萱儿,那眼神就如同遇见知己一般。

  “这……”

  女子没有听懂陆尘说话,但她看见陆尘的嘴巴在动,好像在默念着什么,又好像在与灵兽通流着,就在女子疑惑之时。

  让她不敢相信的一幕发生了,原萎靡的灵兽顿时站立起来,精神抖擞,扬着头颅,咧嘴嘶吼,散发出一阵阵寒意,令人感到寒气逼人。

  “你……你跟它说了什么,小白怎么能听懂你的话?难道你……”

  女子像似突然意识到什么,脱口喊道,“你是不是懂得驯兽术?”

  “略懂一些吧,混口饭吃嘛!”

  女子再次望着陆尘,眼神之中少了一分鄙视,多了一份好奇,因她清楚驯兽术十分复杂,而且罕见,她一直都想学,却没有什么机会,没想到今日遇见一个傻愣子竟然懂得驯兽术这等诡异的东西,这让她着实震惊不已。

  灵兽已经完全好了,你说过要送我一程的,不会失言吧?”

  古萱儿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听闻陆尘这么说,断时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本大小姐古萱儿既然答应过你,怎会失言,送你一程便送一程,哼,又有什么难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