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苍魂记 > 第二卷 幻海之行
番外篇二 牧野王子
作者:昔日长风  |  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19-09-27 08:51:25 全文阅读

狄枫云走出神秘酒馆时,发现之前带路的女孩还在路口等着他,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甚是可爱。

狄枫云蹲下身子,对着女孩说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在这等我干什么呢?”

女孩转了转眼珠,回复道:“我叫艾小雨,狄大哥你还没住所吧,这里客栈可不便宜,你可以来我家,我爹娘屋子收拾得很干净。”

“那你爹娘呢?去外地打拼了吗?”

“我爹娘早就去世了。”艾小雨侧头,有些难过。

“真是抱歉,我不知道。”狄枫云有些愧疚。

“没关系,我那时太小,也没有什么印象了。狄大哥你到底能不能来嘛?”

狄枫云想了想,一口答应下来。

艾小雨的家离这不远,在一块大岩土里挖了上下两层,上面变成了杂货间,用于储存风期时的物资,现在腾出一个小房间当客房,收拾得很整洁。

艾老头没想到狄枫云真的来他那住,又惊又喜。这位少侠比他想象中要亲和得多,如果能拉拢一下,起码这两个月内没人敢找他们麻烦,所以当狄枫云拿出酬金时,艾老头坚持不要一分一厘,但狄枫云态度很坚决,说如果不收钱,他就去客栈住,艾老头才勉强收下这笔不菲的住宿费。

接下来的一周风平浪静,狄枫云准时去白门酒馆,去时酒袋空空,回来就鼓的满满的。当然,他偶尔也带回几个发黄的牛皮卷轴,在二楼点灯查看。

“委托人:谷山镇黄大老爷。目标地:镇北无尽森林。原因保密,目标:青涂牛,务必保证双角完好无缺,其余材料以市场价收购。报酬黄金十两。”

狄枫云一字一句读着卷轴上的内容,铺开桌上的破旧地图,估摸着谷山镇的距离,不免缓缓摇头。

“任务简单,报酬还行,青涂牛角很珍贵,估计是给黄老爷治病的。不过风期一过,起码再走半个月才能到谷山镇,那时候怕是黄花菜都凉了。”狄枫云否决了这个方案,将卷轴继续铺开,读下一个委托。

牛皮卷轴委托,是高级委托书,贴在墙上的普通悬赏令可比不了。普通的悬赏人人可看,难度也较低,都是以白银计算报酬,牛皮卷轴只发放给专业赏金猎人,十两黄金报酬并不算太高,猎杀魂武者的任务,甚至能达到百两黄金。

至于黄乌镇为什么会有其他地方的委托?这是因为在东大陆有个叫赏金公会的组织,无论你想发布赏金任务还是接受赏金任务,你都绕不开公会。

公会收集整理好任务后,就四处散发到各个城镇,但必须得经过城主镇长或者某个实际统治者的同意,报酬将按照一定比例抽成,公会抽一部分,当地统治者抽一部分。

不过东大陆有个地方例外,那就是辉雨国,辉雨国朝廷秞部是妖兽事务唯一管理部门,自然容不下赏金公会的存在。

“这个太远了,就送给那边的兄弟吧。”

“这个委托怎么搞的?难度这么大就给二十两黄金?小老板你这么抠没人会接的。”

……

狄枫云叹了口气,将卷轴收好,准备明天再换一批卷轴。不过这也在他意料之中,他要在这耽误两月,这些卷轴最晚也是半月前的,很多任务想都不用想,肯定被其他赏金猎人团捷足先登。

赏金猎人一般是以团为单位,像狄枫云这种独来独往不喜欢组队的赏金猎人基本上是凤毛麟角。

“小妹妹,你躲在那干什么呢?”狄枫云早就知道艾小雨一直躲在墙角,默默看着他。

艾小雨有些垂头丧气,走到狄枫云身边。

“狄大哥,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森林,大海,雪地,草原。这些地方你都去过吗?”

狄枫云斜着头,微微一笑:“除了西大陆,我哪里都去过,地为床,天为被,生酒为伴。”

“你是不是杀过很多人?我爷爷以前说过,去白门酒馆的,手上的血都洗不干净。”

狄枫云翻动他粗糙的双手,左手背还留有烧焦的痕迹。

“你看我手上有血吗?粘血上身只能说明你业余,迟早要被妖兽吃了的。赏金猎人是狩猎妖兽,不猎人。”狄枫云解释道,不过他故意隐瞒了赏金猎人偶尔也接杀人单子的事实。

“狄大哥你竟然能杀妖兽?隔壁刘屠夫当年参军,在妖兽那死里逃生,废了一条腿,这事他吹了一辈子。”

“普通人在妖兽手里只废了一条腿,当然能吹一辈子,这世上的妖兽比你想象中更加可怕。”

“那你为何还要干这么危险的工作?”艾小雨疑惑道。

狄枫云笑了:“之前我应该说过啊,比起妖兽,人心更可怕,即使是你帮助过的同行兄弟,也会因为私心怨恨你,给你下绊子。”

“那你跟我讲讲你旅途中的经历吧。”

“哈?你这妮子,就这么对外面有兴趣?”

“我对外面的想象,全是来自我爷爷给我讲的故事,可爷爷知道的也不多,这两年他讲的全是听烂的。”

“这嘛。”狄枫云有些为难,倒不是他不想透露,而是他一直都没有给人聊过往的习惯,一时竟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特别还是面对小孩子,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他都得考虑。

沉默一会后,狄枫云才缓缓开口:“那我给你说我去扶桑岛的事吧,我觉得你对那的樱花应该很感兴趣。”

…………

正当狄枫云绞尽脑汁给艾小雨说故事时,地下城南,一座高数十丈的巨型建筑,最顶层灯火通明。

白门酒馆的那位光头男,正毕恭毕敬地对着座椅上的男子行礼,此椅完全由纯金打造,镶嵌五颜六色宝玉,完全说得上价值连城。

“都一周了,还没有调查到他底细吗?”座位上的男人终于了开口,他戴着一张青铜面具,纹路似人又似兽。他面部被遮得严严实实,从面具里传出的音调也因此沉闷了不少。

“七王子殿下,暂时还没有,主要是风期时节,我们无法和地面联络,所以暂时不能从公会调取他的档案。”光头男低头说道。

“他现在每天在干什么?”

“还是住在艾家老头那,每天不是喝酒,就是看牛皮卷轴,至今还没有接任何任务。”

七王子轻轻摆手,光头男知意,鞠躬之后便退下殿。

过了片刻,七王子身后的红色门帐无风掀起,里面放置着一张鹅毛填充的大床,散发出紫金花的香气。

一位赤身裸体的女子斜躺在床上,只有一点近乎透明的红丝巾遮住了私密部位。她有着邪气的双眼,烈焰色的唇彩,肌肤嫩滑如水,身子前凸后翘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这位妖艳的女子扭动着她水蛇般的细腰,就像一条潜伏在草地的巨蟒,等待着她的猎物出现。

这令任何男人都血脉喷张的极品尤物,正直勾勾地看着七王子,说不出的妩媚。

“丽娘,你可对这个男子感兴趣?”七王子的口吻冰冷如霜。

丽娘伸了伸懒腰,一边扭动身子,一边说道:“七王子殿下来此都快两周了,三番五次拒绝奴家的好意,如今宣奴家入殿,竟然是让我对付别的男人?难道奴家也入不了殿下法眼吗?”

“你觉得,本王从北蛮牧野王庭千里迢迢赶来,是为了什么呢?玩女人吗?”

“奴家在这十年了,怎么从未听说那玩意在黄乌镇地下城?”

七王子缓缓走来,压低身子靠近丽娘: “你要是都知道了,怕是呆不到十年吧。”

七王子的面具只开了两个眼孔,隐约可见蓝色的眼眸,丽娘识人无数,此刻却看不到七王子到底什么表情。

“殿下,那玩意奴家不敢兴趣,我只对男人感兴趣,特别是殿下,以王子之躯来此穷地吃沙子,想必是势在必得了。”

丽娘像蛇绕树那样,攀附着七王子高大的身体,纤细的玉手伸向七王子的面具。

七王子一把抓住丽娘的手腕,蓝色眼眸和丽娘四目相对。

“不该看的别看,不该问的别问。牧野王庭和金帐王庭的冲突已经不可避免,危机总是带来新的机遇,但你首先得学会未雨绸缪,此次来地下城,就必须万无一失。本王问你,你的立场是什么?”七王子的声音低沉且严肃。

丽娘也不挣脱,反倒露出勾人心魄的眼神:“奴家只是个弱女子,哪懂你们男人的政治?黄乌镇鸟不拉屎的地方,王庭怕是早就忘了。”

“黄乌镇不是简单的小镇,这曾经引得上古沙圣亲自出手,更深的地下埋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你也不是简单的女人,十年前还只是个奴隶,被卖到黄乌镇而已,不,应该是地下城。”

北蛮依旧盛行奴隶制,而建立在废墟上的黄乌镇,地底却建立着巨型地下城,一个永远黑夜的地方。

“看来殿下调查得一清二楚呢。”

“你这十年,从地下城一个女奴,再到城主小妾。接下来,你用各种方法弄死所有竞争对手,包括原城主夫人。你成为唯一的城主夫人后,竟然还不满足,又诱惑城主亲弟,并诱导他毒杀城主。最终你扶持他成了新的城主,也就是你的傀儡。”

“殿下,你说的这些一点都不好笑。”

“本王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也不说没把握的话。北蛮三大王庭,都有资格自行审判。”

“殿下想抓我入牢?”

“本王只是想警告你我有这个权力,再问你一遍,你的立场是什么?”

丽娘缩回床上,抓起枕边赤红衣裳,遮住无限的春光。

“瞧殿下说的,奴家还有的选吗?只是有些不明白,一个小小的赏金猎人,为何如此重视?”

“本王说过,我不希望任何的意外,他踏着沙暴时间点来,实力深不可测,是这次计划唯一的变数。”七王子说完便离开床边,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