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洲异事录 > 第一卷 智斗京城
第三十六章、玉山草庐
作者:若风95  |  字数:3686  |  更新时间:2019-08-26 12:32:37 全文阅读

那黑熊怪眼露凶光,熊首高昂,下肢微曲,上肢伸展,作势便欲扑上,忽闻六丈开外,一声女子的呵斥传来,紧接着白光一闪,只见一道凌厉的剑气当空而来,正中黑熊的后背。但闻“嗤”的一声,黑熊后背已被洞穿了一个大口,霎时,血流如注……那怪物吃痛,嚎了一声,便调转身子,慌不择路逃了开去……

“孽畜!哪里走!”女子紧追不舍,一把长剑竟能凌空飞起,剑身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兀自追逐不休。那黑熊奔跑虽猛,但哪里快得过飞剑,只片刻间,黑熊便已身受了十几剑戳刺劈砍……黑熊惨呼了几声,终因失血过多,它庞大的身躯,如山崩一般,颓然倒了下来……

那女子却道:“这黑熊精交给我,师妹,那边好似还有一只,你去看看……”

另一位女子应了一声,便朝徐无病的方向赶来,人还未到,一道剑光已然如飞而至……

无病本见黑熊怪步步逼近,危急之中,激发了体内的妖灵之力,但这浑身漫展的妖力却让他涨得难受之极,这时又乍见一剑飞来,慌乱中未及躲闪,那柄飞剑竟“噗”地一声扎进了他的前胸。无病直痛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慕容嫣抱着无病的身子哭道:“无病哥哥!无病哥哥!你怎么啦!……你你你!你为何无端伤人!……”

那被呼为“师妹”的白衣女子,这时已飞身来到近前,她见长剑刺中的竟是一位青年男子,也颇觉惊讶,奇道:“我明明闻到一股极强的妖气,怎地是一个……人?!”

慕容雅怒道:“什么妖气!他……他是无病哥哥,你为何……为何将他刺死了!……”

那白衣女子上前,伸指疾点无病上身“气户”“膺窗”“库房”三穴,助无病止住流血。她伸手一探徐无病鼻息,却沉稳绵长,当下笑道:“放心!你的‘无病哥哥’一时且死不了呢……”

未几,另一位已是中年模样的白衣女子,也飞身赶到近前,问道:“师妹,怎么回事?”

那少女模样的白衣女子窘道:“二师姐,我远远地闻到一股极强的妖气,以为是匹大白狼,是以就凌空一剑……哪知道……哪知道却刺中了……他啊!”

被呼为二师姐的中年白衣女子嗔道:“怡清,你也太不小心了!……”她上前扶住了徐无病,右掌按住无病的后背,丹田运气,一股绵绵真力便缓缓输入了无病体内。但她旋即眉头一蹙,径自收了掌力,跳了开去,心中起疑道:

“奇怪!这好端端的一个书生,体内竟蕴了一股如此霸道的妖力……这究竟是为何?……哎!若非如此,他只怕早就丧生师妹的剑下了……”

这边慕容嫣兀自痛哭流涕道:“你们……你们自持道术高深,便可以胡乱杀人么!你们……你们还我无病哥哥!还我无病哥哥!”

那中年白衣女子被逼得无奈,只好委婉说道:

“好好好!我们这便带你的无病哥哥去求救!这玉山脚下,隐有一位世外高人,若得她老人家相救,你的无病哥哥必能无恙……只不过,这位高人仙踪飘渺不定,此时是否留在山中,也全看他的造化了……”

被呼为“怡清”的少年白衣女子说道:“二师姐,我太师伯祖,果真住在这玉山之中么?”

“二师姐”道:“我也是听师祖曾经说起,说太师伯祖曾在这玉山中,筑有一处‘雨庐’,不过,我太师伯祖向来云游四方,不喜定居一处,只怕此时……哎!……一切机缘,全看造化了!”

怡清与慕容嫣齐声道:“那我们快些过去吧!”

“二师姐”暗自叹道:“好吧!天尊护佑……但愿这位施主能逢凶化吉……否则,我这师妹行事急躁,此番却是罪过了……”

徐无病身子颇沉,三人在这雨夜中,自难觅得担架之物,于是只好轮流背负着无病,在大雨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而前……

……

翌日拂晓,天光大好,昨夜一番大雨,洗去这暮秋时节的一番尘土,尽显玉山四野,一片葱茏景致。那山野间的雾气,好似仙女蒙纱,树叶上的雨滴,又仿佛珍珠欲垂……

三位女子带着受伤昏迷的徐无病,往这玉山深处,崎岖而行……

这一行人攀爬了大半夜,一连转过数个山坳,终于行至一片宽阔的平地。只见一处娟娟水流蜿蜒流过,水流环抱之处,却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虽是初冬时节,但这片草地四面环山,气候湿润,里面长满了各种草树,甚有红色、黄色、白色的各种花儿错杂其中,一阵风过,草树花香迎面扑来,令人不觉精神一爽……

草地的中间,辟有一条小路,三人背负着徐无病,跨过水流,顺着小路缓步而上,迎面却见一处高高的土坡。土坡甚为开阔,方圆竟有数十丈之广。土坡之上却甚是平整,中央搭建有一间草庐。

这时,只听得草庐中有人徐徐吟道:

“……

茫茫衰草踏歌行

云山晓雾愁我心

莫道飞花不胜晚

一川烟雨慰平生

……”

怡清喜道:“二师姐,这人有救啦!”三人加快脚力,沿着这土坡的石阶拾级而上,二师姐上前轻扣柴扉,恭声道:

“蜀山峨眉派弟子怡尘、怡清,拜上太师伯祖!”

草庐中声音顿止,须臾,房门“支呀”一声打开,走出来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

怡尘与怡清见老者走出草庐,急忙躬身拜倒,口中说道:

“晚辈怡尘、怡清,叩见太师伯祖!”

这时,只听得慕容嫣叫了一声,喜道:“老人家,是你!”

怡尘与怡清互望了一眼,均各自心想,难道?你竟识得我太师伯祖!

那老者正是昨日在蓝田溪畔垂钓之人,他缓缓走到四人身边,见了慕容嫣,却不禁脸露惊奇之色,脱口说道:

“小师妹!”

这一下,怡尘与怡清更为吃惊,竟连慕容嫣自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不由得复了一句:“小师妹?……”

那垂钓老者待得细看慕容嫣之后,方知自己认错了人,不由仰天长叹了一声,怅然道:

“白杨绿柳、芳草天涯,百年风雨,宛若一梦啊!……你们随我来吧!……”

那垂钓老者也不与余人说话,顾自进了草庐。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不明白眼前是如何一回事。怡尘与怡清只道太师伯祖脾气古怪,当下忙抬起兀自昏迷的徐无病,与慕容嫣一道,走进了草庐之中。

垂钓老者吩咐众人坐下,伸手查探了徐无病的鼻息,只见他袍袖忽然一挥,便卷走了无病胸口插着的那把怡清的长剑,伸指一戳伤口,无病胸前的血流顿时止住……

“啊!……”慕容嫣见老者猝然拔剑,不由得失声惊呼,一张俏脸急得通红。她见老者以掌护住无病的前胸,似正在替无病疗伤,当下也不敢言语,只紧张地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老者忙活得片刻,见无病已然无碍,遂大袍一抖,一股真力包裹着无病的身躯,将他缓缓地从案上掀起,稳稳地落在角落中的一张竹榻之上。

慕容嫣忙跑过去,见此时躺在竹榻上的徐无病,脸色红润,呼吸匀称,虽仍处昏迷之中,但慕容嫣心知无病已无大碍,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草庐正中,垂钓老者却向怡尘、怡清两人问道:

“你们怎会伤了他?……”

怡清神色忸怩,当下只得将昨晚的情事一五一十地说将了出来。

原来,怡尘与怡清此次是奉了师命下山,要到长安去面见一人,并亲手递交掌门的一封书信。她二人来到长安郊外,见天色已晚,怡尘本欲在集镇中歇息一晚,待次日再进京城。怡清却贪恋玉山景色,仗着艺高胆大,偏要夜行,说是仰慕古人“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之意,正待好好地观星赏月一番……

怡尘身为掌门座下的二弟子,与怡清这位年纪最小的师妹,年纪差了几有一辈,是以也时时依顺、处处呵护。她见怡清少年人脾性,也不忍违拗,是以便跟着怡清,一路只管游山玩水……不想星未观到、月未赏得,却给一阵瓢泼大雨淋得如落汤鸡一番。二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间古庙,却突闻怪物嘶吼,道门中人以诛妖除魔为己任,是以便循声而来,先是结果了黑熊精的性命,之后,却把徐无病给错认作白狼妖,怡清性子急,人未到,剑已至……

垂钓老者听罢不由得连连摇头,道:

“剑能杀人,亦能活人,我辈道法中人,当以天下苍生为念,存悲天悯人之心,行事切不可鲁莽……”

怡尘与怡清忙躬身道:“太师伯祖教训的是,晚辈记下了!”

垂钓老者问道:“峨眉派门下,玄、妙、怡、和……你们是?”

怡尘忙道:“弟子怡尘,她是我小师妹,也是怡字辈中最小的弟子,叫怡清。”

垂钓老者眼望怡清,眼色转为慈蔼,说道:“你也是位小师妹……甚好,甚好!……你今年多大啦?”

怡清急忙拱手为礼,道:“晚辈今年刚满十八啦……”抬眼一瞥,却见老者眼中又露出几许怅然之色,不禁心中疑惑,但却不敢多问。

垂钓老者神色一收,便又是一番洒脱豪迈之气,他又问道:

“华云……她怎么样了,一向可好?”

怡尘回道:“太师祖仙颜,我等从未见过……”

垂钓老者“哦”了一声,又问道:

“如今你们掌门是谁?是玄英这小丫头吗?”

怡尘道:“师祖她老人家,早已仙逝……如今峨眉派掌门,正是家师妙羽师傅。”

……

垂钓老者叹了一声,顿了一顿,道:

“你二人既负师命,这便动身赶路去吧,我这草庐就不留你们了。那书生性命已然无忧,只需在此地休养几日便好……今后,这‘雨庐’之所在,你们切切不可述与外人知道……”

怡尘与怡清忙躬身领命,告辞了出来。怡清走时,又去看了看徐无病的伤势,想要再说几句,但看慕容嫣恨恨的眼神,只好拱了拱手,讪讪地退了出来……

(文末附注:诸位读者朋友以后应该会留意到,依照《元空擅善录》所云,凡为兽类,若能脱却五行轮回,凡修炼一个甲子便可成怪,再修炼两个甲子便能成精。那黑熊已修炼了一百八十年,再进一步,便能成精。它自以为雷电散去,自己已然避劫成功,自今而后,便可自怪而成精,未料却突逢怡尘、怡清两人,依然未能渡劫……此正所谓“天道彰彰、在劫难逃”之意。黑熊怪若在山神庙避劫后,顾自遁去,势必不会遇到怡尘、怡清两人,可惜它禁不住腹中饥饿难耐,贪吃了蒋老大与岳老三两人,最终命丧怡尘剑下,一百八十年修为,功亏一篑,惜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