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奇命录 > 卷二 长安策
第57章 楼外人
作者:一品流寇  |  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19-12-16 15:12:40 全文阅读

酒娘还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嘴里发苦,开不了口。

三人越过她向外走去,雷正言开口道:“凌羽兄,你的腿无碍吧?”

李白笑道:“你还别说,活动了一下,感觉好多了!”

“哈哈!”三人放声大笑。

什么?!这个祖宗伤着腿了!

酒娘误以为这个李公子的腿是在刚才打斗时伤的,心中更添惊惧。

他那爷爷……我的小命怕是保不住了……

李白想起什么,回头看向两个呆呆不动的姑娘,笑道:“还愣着干嘛,跟我走啊!”

“啊?”

大周回过神,心里不断挣扎,最终一咬牙,下定决心,拉着妹妹跟了上去。为了妹妹,我要赌一把!虽然这么想,但是从酒娘身边过去时,她还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酒娘的脸色。

少年看出了她的犹豫,温言安慰道:“放心——”

“什么人敢在这里闹事?”

突然,楼梯上“咚咚咚”响起杂乱的脚步声,一伙人杀气腾腾的冲了上来。原来是小厮听到有打斗声,跑去叫来了帮手。

“小子,你们混哪里的,敢在这里撒野!”

“活得不耐烦了么!”

这些人面目凶悍,挥舞着刀棒指指点点,喝骂不断。其中一个看似是带头的,眼尖看到了少年身后倒地的酒娘,大惊失色,急声叫道:“酒娘,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酒娘费力的撑起身子,却因为恐惧两腿酸软,站不起来。

带头男子见酒娘的样子,以为她受了伤,脸色阴沉的瞪着三个少年,厉声喝道:“好大胆子,敢在琴月楼闹事,还打伤了酒娘!想活着出去的话,乖乖留下点物件儿!”

“听见我老大的话了么,卸胳膊还是卸腿,你们自己挑吧!”

“放心,卸下来都给你留着。等你家人攒够了钱来赎的时候,会还给你的!”

“速度点,要不咱哥几个帮帮你!”

喽啰们纷纷叫嚣。

门外廊中纷乱嘈杂,没有人注意到酒娘无力的喑哑嘶叫“不要打,不要打!”

“哈哈!有趣,有趣!”白士卿猛然大笑道,“小爷在六县三市混了这么久,头一次有人敢让我留下点东西。”

雷正言摩拳擦掌:“兄弟们,怎么说?”

李白看了看二人,抬手一指前方,大笑道:“且打将出去!”

“这下彻底完了……”酒娘两眼一黑,只觉得喉咙里打了个结,就像想哭又强忍住的哽咽感。

……

暮日西沉,琴月楼所在的这条街渐渐热闹起来。对那些寻花问柳的男人来讲,欢乐时光刚刚开始。各个酒楼商铺,纷纷挂起灯笼,映的街上通明如白昼。贩夫走卒,小厮苦力,人声渐沸。

突然,打斗叫骂哀嚎声起,惊的往来行人纷纷侧目,寻找源头。好奇的目光渐渐汇聚到了那幢高高的彩楼,琴月楼。

随着斗声更盛,琴月楼乱了起来,有护院争着往里跑,然后不知怎么被轰了出来。接着有人惨叫着被扔出来,随后越来越多的人被扔出来。

街坊邻里惊了,别人不知道琴月楼的背景,他们可是知道一二!什么人竟敢在这里闹事?

人们团团围在琴月楼前,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地上东倒西歪的躺着数十个人,不断哀嚎,样子十分痛苦。忽然,又一个人被扔了出来,摔在地上直接昏死过去,紧接着说话声传出。

“妈的,这小子敢偷袭少爷!”

门口人影晃动,雷正言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看到好多人正围观他,愣住了。

“发什么愣,赶紧出去!”身后的白士卿推开他走了出来,也愣住了,“哇,怎么这么多人,他们在看什么?”

在最后的李白奋力推开两个呆子,走出来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白士卿:“你说在看什么?还不是你们把人家店给砸了!”

雷正言闻言不悦道:“你这可就不对了啊,刚才明明是你打的最卖力!”

“那还不是因为你总挨打,我如果不卖力些你早被打趴下了。”李白回呛道。

白士卿轻摇折扇,点头道:“嗯,李兄所言极是!”

雷正言嗔怒道:“就凭这几个喽啰能打到我?”

“能!”二人异口同声。

“……”

“噗嗤!”大周刚刚见识了三人不凡的身手,此刻见他们插科打诨,忍不住笑了,心里的紧张感不觉淡了下来。

围观的人心下奇怪,这三个少年砸了琴月楼,不趁乱逃跑,竟还站在那里说笑?莫非知道琴月楼不好惹,自身逃跑无望,此时故作姿态?

“让开!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散了散了!”

随着呵斥声,一队官兵分开人群出现,个个悬弓背箭,腰负单刀,将此地围了起来。为首之人看着满地受伤的喽啰,眉头渐渐拧紧。突然,他抬起头,冲着那三个仍在有说有笑,一直没理睬他的少年喝道:“这是谁干的好事,站出来,!”

大周见官兵来了,将妹妹护在身后,担忧的揪住了李白的衣袖。

李白转头看向她,笑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转过头盯着雷正言,白士卿也盯着雷正言。

雷正言见此,嘀咕道:“现在想起我了。”

那官兵见三人无视他,十分恼怒:“问你们话呢!”

雷正言头也不抬,自顾自的整理袖口:“你瞎了么,没看见我兄弟三人早站在这了。”

“你!”那人怒极而笑,“哼,很好,看我怎么炮制你们!”

“哦?”雷正言抬起头看他,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想炮制我们?”

那人冷笑道:“这么说,你承认这是你干的了?”

雷正言负手而立,故作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哎,没办法,谁叫他们惹的小爷不高兴。”

“哈哈,承认了就好!来啊,将他们带回去细细审问!”

“是!”手下人得令就要上前。

“控鹤卫?你是什么人?”李白观其打扮,忽然想起这是控鹤的地盘,于是开口问道。

“正是控鹤!”那人得意道,“怎么,怕了?我是谁你不用管,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伤人性命,还不束手就擒!”

“光天化日?”白士卿抬头看了看昏暗的天空。

“强抢民女?”雷正言抬头看了看“琴月楼”三个字,又看了看一旁的姐妹花。

李白缓缓摇头:“我怕,我确实怕,我怕的是你辱没了控鹤的名声!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要炮制我们,卫懿就是这么教你的?”

少年声色俱厉。

白雷二人心中震撼,他们知道卫懿与李郁的关系,知道他与李家人往来密切。就算如此,二人也没想到李白竟敢直呼一卫卫首的大名。即便是他们,一个皇裔,一个宰相之子,平日里见了八卫卫首也需恭敬的称一声将军。这个李兄,太霸气了!

在场围观者心中震惊,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控鹤卫啊!在这升平县,多少人养其鼻息生存。不说这小小一县,放眼长安,多少达官贵族巴结还来不及。这个少年是什么来头,竟敢当面斥责控鹤卫?

那人更加震惊,卫将军?他认识卫将军?!不可能,他定是以卫将军威名吓唬我!他怎么可能认识卫将军!

他认定自己所想,大声喝斥道:“小子,休得放肆!卫将军是什么样的人物,你怎么可能认得他老人家?想骗我?给我抓起来!”

“可是,头儿,万一……”一旁的小兵有些畏缩。

那人一瞪眼睛:“怕什么,他说你就信?还不快动手!”

小兵们看了彼此一眼,心道出了事也有上边顶着,一咬牙抽刀就要上前。

李白冷眼旁观,不为所动。

“住手!”突然,有人出声阻道。

是两个声音,同时开口。一个十分急迫,夹杂着恐惧,导致声音尖锐颤抖。另一个声音沉稳,铿锵有力。

酒娘由小厮搀扶着,急急走来,不断摆手:“住手,快点住手啊!我的祖宗诶!”

她挣脱小厮,踉跄奔到少年身前,扑通跪倒在地,不断磕头求饶:“三位少爷,三位祖宗!我错了,饶了我吧!”

只几下便头破血流,而酒娘丝毫不顾疼痛,可能早已忘记了疼痛,依然磕着。

与此同时,有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径直来到李白面前,开口试探道:“七公子?”

李白未曾理睬酒娘,倒是看向了来人,盯着他,片刻后忽然说道:“是你?”

那人露出笑容,行礼道:“果然是七公子!没想到七公子还记得我!我曾随卫将军出城……”

李白微微点头,打断道:“嗯,去年……那时候……”

来人很是机灵,知道少年不愿提起伤心事,于是话锋一转:“七公子,这发生了什么事?”

李白道:“没什么大事,已被我兄弟三人摆平了!”

“那这……”来人朝身后瞄了一眼。

小队头儿见来人竟与那个小子相谈甚欢,心下早就怕了。当他注意到那人扫过来的冰冷目光,更是噤若寒蝉。

“你看着办吧。”李白不想过多纠缠,草草应付一句,便招呼众人离开。

“哦对了,”少年停下脚步,“跟卫叔说,他的兵该管管了。”

那人神情一凛:“是!”

李白拉起两位姑娘,迈步离去。

“天色暗了,我送七公子回府!”

李白没有回头,没有回应。

“姜震恭送七公子!”

目送李白一行人离开,姜震散去人群,这才转到那人面前,恶狠狠的低吼道:“给我一字一句仔细的说,发生了什么!”

酒娘还跪在地上,失神磕头,口中喃喃,宛若癫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