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网游之决胜方圆 > 第一卷·初赛季
序章 林淮
作者:左半异  |  字数:3384  |  更新时间:2019-08-24 15:19:01 全文阅读

2026年 永安市

  这是一座远离市嚣的大学,作为永安乃至全世界最顶级的学府,它拥有一切你能想到的硬件设施,配有最高档的宿舍和贴近自然的学习环境

  就是这样一座大学,收费仅是普通大学的一半,并设有各类奖学金以帮助学生完成他们的学业。

  这座大学主要面向全国的贫困地区,它与林氏基金会合作,对全国各地的贫困儿童进行一对一帮扶,从小学开始接受资金援助,让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能够接受高等教育,直到孩子进入林白大学。

  林白大学的投资人为永安市最著名企业家、资本家、慈善家林建柏,林建柏作为林氏企业的第二代接班人,在短短十年内将身家翻了几倍,年仅38岁的林建柏便手握千亿家产。

  就在这所慈善大学内,有两个特别的存在,他们并不是贫困生,恰恰相反,他们非常富有,可以说是“开后门”进的大学。

  林淮与管兴文从2026年起经常出没于林白大学,作为林建柏的独子,林淮在林白大学计算中心设有自己的实验室。

  实验室位于地下一层,即使是七八月,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间也是寒意十足。

  1米91的管兴文像个受惊的小白兔,躲在比他矮了十公分的林淮身后,显然阳刚的面容和壮硕的身体也抵御不了心病。

  管兴文儿时曾经在这样的楼梯间被同学恶作剧过,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从那时起他就对黑暗狭窄的空间产生了阴影。

  “用得着这样吗?”管兴文半个身子趴在林淮背上,使得林淮在下楼梯的路上举步维艰。

  走下了十多层的台阶,又经过了两个拐角,推开了一扇未上锁的生锈铁门,这铁门据说是上世纪留下的,原本这地下室是用于逼供的。

  两人停在了一面白色的墙壁前,不仔细观察可看不出墙中间的缝隙,这里就是实验室的大门,实验室上方的留空处摆放了十多个小型摄像头,它们的作用不一,有普通的用于录像监控的,有用于红外线扫描的,也有用于检测此人是否有犯罪倾向的,这是林淮的母亲提供的技术,他的母亲是永安乃至全国顶尖的生物学家。

  林清将大拇指摁在指纹锁上,与眼睛同高的墙面处凸起一块,虹膜识别技术是林淮用于安保的第二道防线。

  实验室大门向两边自动打开,里边自然是一片漆黑,只有设备散发出的诡异灯光。

  林淮的皮鞋刚发出“嗒”的声音,实验室便开始运作,大灯、显示器、咖啡机、扫地机各司其职,人工智能已是林淮玩剩下的东西了。

  他当前在研发的,叫做远程沉浸系统,是一种特殊的网络化虚拟现实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各地的参与者通过网络进入到同一个虚拟空间里,可以在空间中自由地行动、交流,是在VR虚拟现实技术上的超越,完全依靠人的意识来操作另一个空间中的自己。

  林淮的实验室可不像正经的实验室,更像是非法的、用于研发黑暗科技的地方,到处堆着破烂纸箱和仪器,脚下的混凝土有多处裂痕,实验室内也没有进行装修,保持着原有的灰蒙蒙的环境,墙上还有黑色的液体痕迹,管兴文认定,这就是上世纪人所留下的血迹。

  林淮也并不是随便的人,只是他刚将自己的实验室转移到这里,就像前面所说,两人是靠着爹才进的林白大学,林淮原本就读于另一所国内顶尖院校,而管兴文是该学校的体育生。

  林淮借着暑假,将自己的实验室整个搬到家乡永安市,一方面是永安市是沿海城市,便于他从国外购入仪器,另一方面是离他父亲的公司比较近。

  经过一番整理,林淮终于接上了第五台也是最后一台显示器的屏幕,瘫坐在黑色漆皮转椅上,这是从他家办公楼里顺来的,显示器也是。

  歇了一会儿,林淮从办公桌下的纸箱里拽出了一副简陋的头盔,散发着廉价金属的光泽,上边接着几个信号接收器,他让管兴文给戴上。

  不得不说,褐皮肤、浓眉大眼、大平头加上憨厚朴实的笑容,管兴文戴上头盔后真像个送外卖的。

  管兴文走进林淮特别定制的金属鸟笼中,这是他可以运动的范围,差不多一个电梯间那么大。

  林淮打开桌上的录像机,对着镜头说道:“方圆计划,第49次试验,开始。”

  林淮戴上耳机,将一个摄像头对准显示器,另一个摄像头对准站立着的管兴文,此时他的眼睛已经被头盔蒙上。

  “第一步,进入虚拟现实,开始。”林淮输入了一串代码,敲下了回车。

  第二个显示器上显示出了管兴文的视角,他正在一块象牙色的浮空平台上四处走着,身上。

  “兴文,听得到吗?听到请回答。”

  “没问题!”管兴文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

  “活动一下试试。”

  管兴文的动作同现实一样,局限在了鸟笼的区域中,无法走到平台的角落。

  “以上是VR虚拟现实的效果,接下来展示远程沉浸模式。”

  又是一长串代码输入,这次比之前要来的久很多,输入到一半时,管兴文所戴的头盔上方的三支接收器停止了工作,位于后脑勺处的两支接收器闪起了红光进而转成绿色。

  “兴文,现在再走动试试。”林淮同时关注着现实和虚拟中管兴文的行动。

  现实中的管兴文依然动着手脚,还撞上了几次栅栏。

  “这是直至上次为止的实验进度,实验者会在vr与远程沉浸系统中紊乱,导致失去对自身四肢的正确控制。”说着,鸟笼那传来管兴文撞击栅栏的声音。

  “不过,请接着看下去。”林淮简单戳了几个键帽,按下回车。

  鸟笼周围的机械手控制住了管兴文,头盔上的五支接收器交替闪亮,管兴文的动作也渐渐稳定了下来,1分钟后,现实中的管兴文停止了运动,四肢无力,若不是机械手的帮助,已经瘫软在地上。

  “兴文,感觉怎么样?”林淮朝着耳麦喊道。

  屏幕中的管兴文正趴在平台的边缘看着四周虚无的空间,喊道:“没有问题!我可以走到边上了!”

  “各位,接下来我会展示一些更加有趣的东西。”林淮飞速地在键盘上舞动手指,管兴文所在的平台变化成了一个篮球场。

  “兴文,投个篮试试。”

  只见屏幕中的管兴文弯下腰捡起球,在三分线外投了一发,虽然是三不沾,但很明显,行动非常流畅,毫无卡顿。

  林淮满意地笑了,又往代码中添加了些字母,说道:“现在你可以扣篮了,兴文!”

  管兴文又捡起一个篮球,从三分线外助跑进禁区,飞身将球砸进了篮筐,他的弹跳高度跟篮筐持平,很轻松地完成了扣篮。

  “各位,我所研发的远程沉浸系统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实验者已完全通过意识控制虚拟空间中的另一个自己,这个系统可以帮助残疾的人们重新感受站立的感觉,可以帮助医生实施虚拟手术,帮助建筑师先造出一栋虚拟的建筑,当然,对于普通人,更是可以在方圆的虚拟游戏中获得无上的体验!”林淮语气越发激动,方圆是他最伟大的作品,对人类,也是跨时代的发明。

  “林淮!我的脖子有点疼!”管兴文突然大叫道。

  林淮关闭了摄像机,停止了头盔的运作并松开了管兴文,他上下检查管兴文的身体,发现在他的后脑勺处有两处轻微的烧伤,头盔上相同位置的两个接收器也已经烧毁。

  林淮将管兴文拖到洗手间,用冰水冲刷他烧伤的部位,5分钟后,他又取出冰袋按压在管兴文的后脑勺处。

  “看来硬件还是有些问题,目前市面上的设备还很难负载这个频率。”林淮看着手上两支隐隐发烫的焦黑色物体,叹了口气。

  管兴文一手扶着冰袋,一手搂着林淮的肩,温柔地安慰道:“行了,你这技术未来二三十年都不一定有人能超越你,伤心个啥呢,你看现在市面上那些vr,能看个妹子都死宅们都尖叫个不停,谁想得到这有个天才已经用意识在玩游戏了呢。”

  管兴文是林建柏从孤儿院抱回来的孩子,从小跟林淮一同长大,情同手足,身兼脑残粉和保安两职。

  作为林淮每一个实验的参与者,他有义务安抚实验人受伤的心灵。

  有了管兴文,林淮可以尽情地诉说心中的苦闷,也正因为有他在林淮人生的前二十个年头得以安静平稳的度过,管兴文可是帮他屏蔽了不少“垃圾信息”。

  “我说林淮,未来某一天,你的发明已经完善到可以发行的地步,你会用第一台机器做些什么呢?”管兴文好奇地问道。

  “我想想,”林淮闭上眼睛,头仰着思考了片刻答道,“我想和韵儿在方圆里举办一次婚礼,如果在那之前我们就结婚了也无妨,我会邀请熟悉的朋友来参加,伴郎当然还是兴文你,婚礼会在教堂里举行,教堂是纯洁无瑕的白色漆成,不需要太大,只要几把长凳就够,中间红色的毯子上铺满了鲜花,我们两人宣誓的时候有两只黄莺鸟儿落在肩头,我为她戴上戒指、吻了她,成为了正式的夫妻,然后在我提前准备好的美景下度过蜜月,我们在银河上划过木舟,在花海中仰望淡紫色的天空......”

  林淮对待他人以理性为主,一旦提到韵儿的事,他就会成为一个感性的男人,韵儿出现之前,他把爱交给了冰冷的代码,韵儿出现之后,他将爱平分给了她,成为了一个完整的男人。

  “好,就这么说定了。”管兴文和林淮在林白大学地下实验室里许下了诺言。

  二十年后,这项技术便被林淮完美地发明了,并且比预期的更加智能、体验感更强。

  林淮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发明,会使永安堕云雾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