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游方大先生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玉佩
作者:再见高翠兰  |  字数:2605  |  更新时间:2019-09-09 00:42:13 全文阅读

虽然修建风格是沙俄那边儿的,但其中摆设装饰还都是古风古气,一水的红木家具样样俱全,甚至连楼梯都是用红木制成,其中奢侈自是不用多提。

摆柜之上还留了一些品相参差不齐的物件,各式各样应有尽有。庄正德拉着李四福大致看了看,有些地方稍加改动即可,再就是找个显眼的地方将墓中带回来的物件摆上,这铺子便可开门营业了。

这一来一往省了不少力气,庄正德心中十分欣慰,小月看在眼力喜在心上,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安稳日子。

选好了开业日期之后,庄正德几人便着手开始收拾货架上的东西。

胡不来撅着腚蹲在大堂正从包裹里往出拿这些玩意儿,冷不丁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盯着,赶忙扭头看了一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铺门口站了个人,探着圆滚滚肉筋筋的脑袋,鬼鬼祟祟的往铺子里头瞧得正欢。胡不来气哼哼说道,“这还没开门就被贼惦记了,这还了得。这位朋友从哪里来的?有什么事情?”

门后的汉子一听这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摘下头顶的瓜皮帽子低声说道,“掌柜的可在?我看咱们这铺子红绸挂匾,许是新开的,我这儿有个物件不知道店里收吗?”

“当然,价钱好说,我是着急脱手等钱给老娘治病的。”

说罢,汉子在门口站好又对胡不来鞠了一躬。

一听这就有生意上门,胡不来立马换了一副笑脸,“朋友稍等片刻,我去将掌柜的叫来。”

侧堂的庄正德和李四福早就听见,听胡不来问完,二人相视一眼走到前堂。

李四福拱了拱手,“这位小兄弟进来说罢。”抬手将汉子请进来,李四福又打发伙计去沏了壶茶。

汉子个头不高,人如脑袋滚圆滚圆,穿着亦是十分考究,看起来也不像是个穷苦人家打扮。

坐定之后,汉子瞧了瞧四周支支吾吾也不说话,庄正德会意,“朋友但说无妨,这地方没有外人。”

听了这话,汉子才安定下来,淅淅索索从怀中取出来一个红布包裹的物件,放在桌上打开。

庄正德远远瞧了一眼看不太清,只看到是一块黄色玉佩,不知道有什么说道,李四福冲着庄正德点了点头,将玉佩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起来。

“上好和田黄玉一块,是个好东西。这玉佩晶莹剔透、柔和如脂,质地也是十分细腻滋润,属上品。”

“小兄弟这块玉佩可是稀有罕见,算是玉中珍品,冒昧多问一句,不知小兄弟为何将如此贵重的东西出手?”

汉子听完这话,苦笑一声,“若不是家中老母病重,怎可能忍痛割爱。这物件可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都传了几辈人了。”

李四福叹了口气,“您先坐坐喝口茶,我跟我们大掌柜说一声,看看什么价格合适。”说罢,李四福将玉佩放下,隐晦的朝庄正德和胡不来使了个眼色,起身将二人拉到门外。

单说李四福何等眼力,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汉子口是心非,看了看四下无人,李四福悄声说道,“这玉佩有些蹊跷,单看成色并无问题,可雕纹上确是有些奇怪了。”

“庄老弟,这玉佩可是有些烫手啊,我怕讲了吓你一个跟头。“

庄正德一听来了兴致,“李先生还请细细道来。”

李四福摆了摆头,表情十分严肃,便给二人讲了讲原由。

原来这玉佩之上,竟是雕刻了一只活灵活现的黄鼠狼!若是没有之前掘墓这档子事情,李四福自是不会推脱,一口价直接拿下。可出了黄皮子这件事情之后,紧接着便收到这么一块黄玉,这种事情就说是巧合也怕说不过去。

忽然在听到有关黄皮子的东西,庄正德顿时感觉脑袋大了一圈儿,从墓中上来那晚送走李四福的时候,庄正德便感觉瞟见了什么东西,这会儿突然想起,那道黄色身影还真不像是个人。

胡不来气的直咬牙,愤愤然说道,“下面的事情我来搞,你们看着就行。我非问问这位朋友是哪路神仙,搞什么鬼玩意儿。”

说罢也不等二人劝阻,胡不来扭头回了铺子。

汉子正坐在堂前摇头晃脑品着好茶,一看方才那位尖嘴猴腮的汉子怒气冲冲朝自己过来,吓了一跳,悄悄将玉佩往自己身前扯了扯,双眼紧紧盯着胡不来。

“这位朋友不老实了吧?我看你面色红润,气定神闲则个,哪像是家里老母病重的样子。你可老实说吧,要不别怪我胡道长坏了规矩,将你送到衙门里头吃点皮肉之苦。”胡不来上来就是硬话,不留一点余地。

后进来的二人,已经悄然将大门紧闭,各自站了一个位置防止汉子突然发难。

汉子一看这阵势,突然就没了刚才神气,坐在椅子上颤声说道,“大哥饶命,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也知道这物件贵重。可问了几家都不敢要,我不卖了还不成吗。”

“不成!”

“不可能!”

“想得美!”

此时,庄正德三人意见十分统一。这件事情若不能搞清楚,那自是惹祸上身,后患无穷。

汉子着实被吓坏了,手中的茶碗抖得洒了一身茶水,“几位掌柜,事已至此我也瞒不下去了,保命要紧。”

圆脸汉子大名赵登,也是古董街一个小铺面的掌柜,约莫七日之前,赵登铺子里头来了个五大三粗穿着破烂的男子,看起来极像个乞丐。

这五大三粗的男子给了赵登一个小包裹,里头乱七八糟一堆金银首饰,其中掺杂的这件和田黄玉玉佩。男子只说给钱便卖,着急回家给老父老母重修房子。

赵登以为碰上了外行,也觉着自己终于时来运转了一回,便压了个低价将这一兜子东西收入囊中。

陆陆续续将一些金银首饰卖掉之后,赵登便四处寻找玉佩下家,可问题就出在这儿了。这块玉佩只要一卖出去,不消两个时辰,就会重新出现在自家柜上。

一来二去倒是挣了不少钱,可就是这块玉佩怎么都出不了手,而且按说时辰不长,这些买家发现丢了也从来没有回来找过。

实在是没了办法,赵登只好将玉佩偷偷藏起,结果接连几日噩梦不止,不是被人追杀,就是自己跳崖跳桥跳河,死状惨烈。

赵登被折磨的没了办法,便四处找同行打听有没有什么高人能帮着解决解决。跑了几处地方,也没问出来个门道,赵登只好累哼哼回了家中又熬了一夜。

直到这天早上,赵登一大早来了铺子,开门一看,也不知道是谁在门缝里塞了张纸条掉在地上。

拿起一看,纸条上只写了简简单单一句话:玉佩想要出手,街口东北第三家。

讲完这些事情之后,赵登哆哆嗦嗦从怀中把那张纸条拿了出来。

庄正德上前接过,仔细一看,字迹七扭八歪倒像是孩童写的,李四福和胡不来也忍不住凑了过来。

翻来覆去看了半天,除了这扭捏的字体之外,再无其他痕迹。

沉吟片刻,庄正德轻声说道,“因果报应总有时呀,算了,挡都挡不住。赵掌柜,这玉佩……”

赵登多精明,赶忙说道,“玉佩送您了,几位掌柜,没啥事情我先走了。若是这玉佩再回了我手中,我再给几位送过来。我家铺子就在街尾,祥云馆,几位有时间可以来转转。”

说罢赵登起身就要走,胡不来一把拦住,“不如再等两个时辰看看,我们先将玉佩收起,若过了时辰不再了,那咱们也不好说不是。”

看了看有这么多人陪着,赵登感觉胆子也大了一些,一咬牙一跺脚,“今日生意不做了,我便陪几位等等,看看到底有什么蹊跷!”

再见高翠兰
作者的话

不好意思,明天回家。这几天太忙,没时间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