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离魂录 > 正文
第一章 九命猫胎
作者:岳不勤  |  字数:2898  |  更新时间:2019-12-02 15:07:26 全文阅读

正文

  

  我这是怎么了?叶风揉揉生疼的脑袋,依稀记得刚才发生的奇怪景象。自己明明是在午睡,可是为什么就晕晕乎乎的从房间里飘出去了?对,是飘出去,他的双~腿明明没有动,可是身体就这么跟着思想向前移动着?隔壁王爷爷家里传来了奇怪的声响,想看一眼,身体便跟随着意念穿过了厚实的院墙站在了王爷爷家的院子里。

一个四十多岁的木匠正在院子里捣鼓着一堆木料,又锯又刨的做着什么东西。走到他摊开的图纸前看了看,原来是要做一对儿棺木寿材。

王爷爷和王奶奶的年纪未满六十,而且身体都很强健,怎么就想起来做这棺木了?他们的儿子儿媳在城里打工,每个月都会回来看望一番,不仅大鱼大肉的往回送,时不时还会塞给他们一些零用钱。虽然结婚两年了还没有为他们老王家添个一男半女,但是对他们老两口来说也还算孝顺。这个时候就做棺木,是不是有点为时过早呢?

  房间里没有人,墙上的挂钟显示着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一只老黄狗大摇大摆的从院门外面走进来,看了看正在忙碌的那个木匠,然后转身进了厨房。——是阿黄,王爷爷家养了十五六年的老宠物。叶风三岁半时它就被王爷爷抱回到家中饲养,曾经是叶风小时候为数不多的玩伴之一。现在,叶风长大了,那只小黄狗也变得须眉皆白,一双老眼浑浊深邃,像是经历了人世沧桑一般忧郁而冷漠。它进厨房去做什么?它的食盆子不是在院子角落那棵大槐树底下的狗窝前吗?

出于好奇,叶风便指挥着思想跟去查看,果然身体也轻飘飘的往厨房门口飘移过去。这木匠似乎是根本就没有觉察到他的存在,不然为何,叶风在这里飘来飘去的他都没有一丁点儿的反应呢?

  刚刚来到厨房的窗户边上,便听见里边发出来吱吱的声音,叶风赶紧把脑袋贴在了窗户的玻璃上。农村的厨房是老式的灶台,是有着烟囱的那种烧柴的灶,不像现在城里的厨房那样烧天然气,上面装有油烟机。所以这厨房的玻璃上就有着一层厚厚的油烟,黏黏糊糊的让人看得反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能很清晰的看到厨房里面的情景。

  只见阿黄后腿直立起来,两条前腿抱着饭桌艰难的向厨房的中间挪过去。饭桌是红木制成的老式八仙桌,很是笨拙厚重,桌子腿儿摩擦着水泥地板发出吱吱的响声。阿黄就一边挪动着桌子,一边警觉的观望着门口的动静。厨房门上挂着竹篾编制而成的门帘,似百叶窗般里面能看得到外面,外面却很难看到里面的情景。厨房正中有一个垂直的铁杆挂钩,上面挂着一个偌大的竹篮,竹篮上面盖着干净的白布。在农村,这种情况司空见惯,因为老鼠太多,便会用这种土办法保存食物。只见阿黄把饭桌挪到篮子底下,然后跳上饭桌,直立起来,用两只前爪把篮子抱下来。它用嘴掀开盖在篮子上面的白布,露出满满一篮子白花花的馒头花卷来。

  呦嘿,这阿黄它长能耐了哈,竟然学会偷吃了。只见它狼吞虎咽,不一会儿,那满满一篮子的白面馍馍就下去了一小半。吃饱之后,它又盖好白布,抱起竹篮挂在钩子上,然后把桌子又挪回到原处。这才懒洋洋的走出厨房,钻进自己的狗窝里打起瞌睡来。

  “嗖”的一声,一只黑色的野猫窜上了低矮的墙头,把木匠和叶风都吓了一跳。木匠挥舞着手中的锯子吆喝了几声,见那只野猫并没有害怕的意思,这才又低下头去自顾自的忙活起来。但是那野猫却是瞪着叶风的位置观看,还时不时的龇牙咧嘴发出呜呜的声音。嗯?它能看得到自己?叶风好奇的打量起这只野猫来。果然有些与众不同,其他猫的瞳孔白天都会收缩成一条细线,而这只猫的瞳孔却大大的张开着,黑乎乎的像是千年的古洞一般,让人看一眼就有种掉进去的错觉。

  忽然,那双黑洞~洞的猫眼里闪烁起两道绿色的光芒,叶风看时只觉得身体一轻,便被一股大力给吸了进去。然后那只猫便带着叶风跑啊,跑啊,出了村子,一直往后山跑去。不知跑了多久,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了一座寺庙前。

罗汉寺?这不是他叶风从小待到大的寺庙吗?这只猫...?它来这里做什么?因为身体的原因,叶风打小就被爷爷送到这罗汉寺里来听经习武,想借助佛法的力量帮助他安定三魂七魄。可时至今日,老和尚虽然教会了叶风一些功夫和医术,但是他那离魂之症,却是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

只见黑猫迈着轻盈的脚步走进寺庙,然后在大雄宝殿的一个角落里站定,呆呆的注视着怒目圆瞪的护法金刚。

  “你还敢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声响起,一个身穿土黄色僧衣的年轻和尚站在了黑猫的身后。叶风认得出来,这和尚便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素远。黑猫没有回头去看身后的和尚,这让素远颇感疑惑?走上前去看到黑猫的双眼,这才大惊失色的说道:“你这孽畜,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胆敢吞人魂魄,枉费你听经千日,修行一场。”

 那黑猫闻言转过头去,看了看素远,退后几米,突然躬身前扑,一头撞向护法金刚手中的降魔宝杵。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有红白之物四溅,黑猫的脑袋破裂,身体便随之掉在了地上。

  “善哉!善哉!”一个身披袈裟的老和尚缓缓走来,看了看眼前的情景,不仅叹息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或许是这黑猫受过他叶家人的恩惠吧,竟然用这种以命换命的方法救那小子。猫有九命,它是想给这叶家的臭小子续命呢!”

  素远闻言一愣,疑惑的说道:“师父,这叶家小子自出生之时起便身子骨薄弱,经常离魂出窍云游虚空。他爷爷把他送来我们寺里已有十余载,听经百万遍,也深受师父教诲,皆无法安定魂魄。这黑猫就有办法帮他逆天改命?”

那老和尚微微一笑,高深莫测的说道:“佛祖当年被孔雀吞入腹中,从其背出,后称其为生母。这黑猫想是效仿孔雀,将那叶家小子吞入腹中,那生魂未经阴司审判,不曾服用孟婆迷汤,又非胎卵产道分娩而出,经这极阴猫尸锻炼,怕是真的能成就那猫胎九命之说。”

他取过香案之上的一个钵盂,走到大雄宝殿之外的放生池边,盛满水,复回来将叶风的魂魄收入其中,这才转身对素远说道:“徒儿即刻下山,寻至叶家,让其家人来寺里给他立上一块长生牌。这些年他既受我教诲,便是我俗门弟子。晚上,你我二人需为他做场法事,助他离魂归体,成就九命猫胎。”

  难怪黑猫这几日的行为有些反常,到处翻弄经书,原来是得知自己命不久矣,舍身报恩来了。只是可怜那几本被猫爪翻烂的经书,怕是再也无法粘补如初。素远恍然大悟,答应师父的吩咐,动身下山来到叶风家中。见过叶风的家人说了其中原由,叶风的爷爷和父亲早知叶风的情况,自然深信不疑,便随素远来到寺里。捐赠了香火钱,然后为叶风立了一块长生碑放于殿上,方便接受人间香火的供奉。

  “当年我在山中打猎,见到一只黑猫被铁夹子夹住后腿,难以挣脱。我观它腹中有胎,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放它离开。没想到它居然通懂人性,前来报恩。”叶风的爷爷心里感叹着,征得老和尚的同意之后,便将黑猫埋在了寺院里的菩提树下。希望它能够长眠于此,听经悟道,终有一日也能成就善果。

  入夜,老和尚差遣素远点上莲花续命灯,手捧装有叶风魂魄的钵盂,在他一遍遍的诵经声中往叶家赶去。

  月明星稀,晴空万里。一条老黄狗偷偷的窜出自家大门,跑进了隔壁叶家的院中。它见到叶风的房里亮着灯,也不畏惧,径直跑了进去,躲在床底下。

  叶家已在客厅中间备好了香案火烛等法事必备用品,只待老和尚师徒俩人到来,开坛做法。喝了茶,叙了旧,点上烛,焚上香。木鱼声响,经文念起,须臾之际,老和尚竟然眉头紧皱,心里不自觉的紧张起来。不对,为何这叶风的魂魄迟迟回不了身呢?

岳不勤
作者的话

离魂录,新书起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看小说,来纵横,等你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