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摧魔 > 正文
第一章 龙游浅滩
作者:杨笑  |  字数:2414  |  更新时间:2019-10-10 18:00:38 全文阅读

沉轻羽是百年难遇的天纵奇才,十七岁便修炼到大乘期,独闯魔道第一门派“龙门”,诛杀龙门门主以及数十位长老,龙门从此土崩瓦解,他的名号也响彻天下。

雄霸一方,横行无忌的“魔道至尊”被他打败。

诡异阴森,杀机四伏的“浮空魔岛”被他征服。

魅惑君王,祸乱朝政的“千面妖姬”被他诛杀。

大楚国第一歌姬楚怜,也折服于他的魅力,投入他的怀抱。

灭龙门,闯魔岛,败大魔,清君侧,世上有过很多传奇,而他沉轻羽,无疑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他实力虽强,奈何没有飞升成仙,即使霸绝天下,名盖一时,不成仙终究只是凡身肉胎,免不过天人五衰,生老病死。

年迈体衰的沉轻羽躺在冰天雪地的大离国流年镇一处街头,弥留之际,回想起了那个旖旎鬼魅的夜晚,那一夜楚怜吐气如兰,歌声悠扬,令他目眩神迷,事后他才醒悟,自己中了媚毒,楚怜用妖术对他不断压榨,最终令他元气透支,修为尽废。

“他好像死了。”

“没有,他还活着呢。”

沉轻羽眼皮一动,看见一对背负行囊,身穿灰棉袄的年迈夫妇,驻足于面前,老妇人指了指他呼吸出的白气:“看,还有呼吸呢。”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馒头,递到他面前,他没胃口,只想在死前喝口暖酒。

“有酒吗?”

“有暖茶,要不要喝点?”

“好。”

“你们喂我吧,我动不了。”沉轻羽的身体快要冻僵,只能张开嘴接下老妇人倒进来的暖茶。

“谢谢。”沉轻羽咽下一口温暖甘醇的暖茶,舔舔干涸发裂的嘴唇,本想祝福一句“一路平安”,却听闻远处传来的急促马蹄声,立即改口道:“强盗来了,你们快走吧!”

老夫妇神色惊慌,匆忙迈开脚步。

马蹄声由远及近,一个面相凶悍的持刀强盗,策马飞奔而来,扬起手中长刀,割韭菜般轻易割下这对夫妇的脑袋。

老夫妇的身体由于惯性,往前倾倒,那壶暖茶,正好落在沉轻羽的面前,木塞没来得及塞紧,热水泊泊流出,冒出腾腾热气。

强盗一拽缰绳,胯下马儿嘶鸣一声被勒停,强盗翻身落马,搜刮起老夫妇身上的财物。

沉轻羽眼看老夫妇身首异处,气愤道:“劫财何必害命?!”

强盗回头一看,嘿然一笑:“我道是哪个在说话,没想到是个雪人。”

“他们与你无冤无仇,你劫财便是,害他们性命做什么?”

“老东西活腻歪了?再敢废话一句,老子送你上西天!”强盗没有搜刮出什么值钱的财物,心有不甘,拿刀在老夫妇尸体上乱砍。

“老朽要劈了你!”沉轻羽气极,身上冒出细小电火花,“雷来……雷来……”

“老子眼花了?”强盗揉了揉眼,定睛一看,这个糟老头身上已没有了电火花,只是颤抖着嘴唇,无能叫骂着而已。

“死老头!好好要你的饭不行,多嘴什么!”强盗走过来,伸手掐住沉轻羽的下颌,将长刀刀尖对准他的嘴巴,准备捅进去捣他个稀巴烂。

强盗持刀邪笑:“喜欢多嘴是吧?”

“住手!”这时一声暴喝传来,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飞奔而至,一脚踢在强盗腰间。

强盗猝不及防,腰上中了这一脚,摔向雪地,啃了一嘴雪。

“你敢动你爷爷?”强盗勃然大怒,握紧长刀爬了起来,一刀劈向英俊少年。

英俊少年侧身躲过,从怀中掏出一颗小石子丢了过去,石子迎风暴涨,瞬间变成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踏天宗的御石术!”强盗惊呼一声,匆忙弃刀,双手护胸,还是被石块震伤体内五脏六腑,倒地呕血不止。

“英雄出少年。”沉轻羽欣慰地点了点头。

英俊少年神情倨傲,注意到了沉轻羽,却不理睬。

这时,一位背负长剑与行囊,穿青色棉袄,脚踏羊皮短靴的少年赶到。

背剑少年杏仁眼,卧蚕眉,眼神清澈如一泓清泉,五官称得上俊美,只可惜左眉骨有道一指节长的竖立疤痕,破坏了美感,平添了几分狰狞。

英俊少年指着地上吐血昏迷的强盗,对刚刚赶过来的背剑少年说:“看见没,学着点。”

“二哥修为高深,法术高强,小弟佩服。”背剑少年不吝赞美之词,扭头一看,注意到半个身子都陷进雪里的沉轻羽。

“你不必管他,他没有多久可活了。”英俊少年瞥了沉轻羽两眼,说道:“脸上毫无血色,体内脏腑必然冻坏,回天乏术。”

背剑少年也看出沉轻羽大限将至,手摸向背后的行囊:“老人家,你饿不饿?我这里有大饼和肉干。”

“哎,你小子还真是古道热肠,咱们这一路去踏天宗拜师学艺,可没带多少存粮。”英俊少年表情无奈,他可不愿意把口粮分享给一个快死的流浪老头。

沉轻羽眉头一挑,道:“天下十大仙宗之首,踏天宗?”

“是啊,您怎么知道踏天宗?”梁风感到很疑惑,这个老头衣不蔽体,蓬头垢面,看起来只是一个落魄无依的流浪老头而已,怎么会知道“踏天宗”呢?

“老朽就是知道。”

沉轻羽微微抬眼,混浊双眼中反映出背剑少年的面容:清爽的黑色短发,纯净清澈的杏仁双眸,脸蛋冻得红扑扑的,看样子不胜酷寒。

和他年轻时倒有几分相像。

英俊少年神色轻佻道:“老头,踏天宗近年来人才凋零,早已不是十大仙宗之首了。不过没事,待小爷进入此宗,将它发扬光大,它便是天下第一仙宗了。哈哈!梁风,我去搜下这镇上还有没有强盗,别给啊。”英俊拍拍背剑少年的肩膀,便迈步离开了。

梁风?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沉轻羽想起诗圣杜甫的诗句,心中一动,微笑道:“好名字。”

“老人家过奖了。“梁风犹豫着,不知要不要递出手中的炊饼。

沉轻羽摆了摆手,现在山珍海味摆在眼前,都吃不下去,何况这难以下咽的炊饼。

“不知您是从何处听说的踏天宗?”

“逐日剑,沉轻羽,一剑荡尽三千魔。”沉轻羽缓缓吟道:“弄月剑,陈高歌,一念遮天魑魅亡。”

梁风眼神一凛,察觉出这个老头并不简单。

沉轻羽是曾经的天下第一修士,而陈高歌是现今踏天宗的掌门,都是青云榜上赫赫有名的高手。

梁风自报门路道:“老人家,我叫梁风,江州尹城似水村人氏,刚刚那位是我异姓兄长,二哥郑扬。

我们现在只是一介无名散修。

我大哥郑旭是‘踏天宗’的外门弟子,去年回乡奔丧,带给我们一本炼气法诀,依靠这本法诀,我们日夜苦练,终于有了今日的小成。于是我和他动身西行,前往‘踏天宗’,打算正式成为一名修真者。

途经这个小镇,发现有强盗作乱,便进来察看。”

沉轻羽道:“踏天宗在天麓山脉中心大山之巅,那儿地势险峻陡峭,云缭雾绕,还有猛兽出没。不知道捷径,是攀登不上去的。”

“老人家,您知道捷径吗?”

“老朽自然知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