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九十三章 弓怜人动情 小吴铭坦言
作者:落魄客  |  字数:2228  |  更新时间:2019-09-03 17:15:23 全文阅读

“我,我是在熟悉心法啊。”吴铭听了怜人的问话之后,踟蹰的说了一句,但是底气明显不是很足。

  “哼。”弓怜人只说了一个哼字后,便又像是方才一样,不再说话了。

  “好吧,我早上没有熟悉心法。”吴铭低下头,小声说道,底气更弱了一些。

  “那你到底干嘛去了啊,这么些天了,你总是魂不守舍,问什么也不说,你如果有事情你就说啊,你不要一直憋在心里好不好,你讲给我听好不好,你这样我真的好难过啊。”

  弓怜人终于忍不住了,终于将这些天来一直窝在心里的话一股脑讲了出来。

  女孩子的心,一个在意你的女孩子的心,往往柔软而多情。那假装出来的生气和懊恼,不过是心中真爱的欲盖弥彰。

  “我,我……”吴铭踟蹰着,还是不肯将实情告诉弓怜人。

  “我们,碧泪姐姐,血樱师叔,虽然认识你没有多久,但是都把你当成最亲的人啊,难道有什么事,就连最亲的人都不能说吗?”

  弓怜人这么说,这么想,当然是对的。这是一个小孩子应当有的想法。

  只有当你成为一个大人或者说是成熟之后,你才会发现,偏偏有些话,是唯独不能和亲人说的。

  当你身陷囫囵之中,当你穷困潦倒之时,当你深受折磨之期,你愿意把这些事,这些话,说给你最爱的最亲的人听吗?

  一个成熟的人,他是不愿意的,他不愿将人生的难和最亲的人分享,他不愿他最亲最爱的人和他一起分担生活的痛。

  弓怜人还是个孩子,她当然不会想这么多。吴铭也还是个孩子,他当然也想不了这么多。

  当吴铭听到弓怜人说碧泪姐姐,血樱师叔都是他的亲人的时候,吴铭突然小声的问了一句:“那你呢,你是我的什么?”

  “我?”弓怜人低头,双手把弄着自己的衣角,轻声细语的说道:“我,我也是你的亲人啊。”

  爱情里最朦胧最青涩的样子,大概就是突然间有那么一个人,你会心心念念他,会把他当作最亲的人吧。

  爱情里最美好最圆满的样子,大概就是一直一直,从生到死,都有那么一个人,你会心心念念他,会把他当作最亲的人吧。

  吴铭听完弓怜人轻声细语的这句话,忽然觉得心里变得暖暖的。这些日子以来的别扭和对那个小和尚的说不出的痴迷,一下子变得淡了好多。

  吴铭看着弓怜人,握着弓怜人的手说道:“我交了一个新朋友,但是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要告诉碧泪姐姐她们好不好?”

  “啊,你交了新朋友,为什么不能告诉碧泪姐姐她们啊。”弓怜人一脸不解的问道。

  “你听我和你说嘛,来,我们到老地方坐下。”吴铭笑着拉着弓怜人的手,带着弓怜人到了他们所说的那个老地方。

  他们的老地方,其实就是狗洞旁边的两块平石,平石旁有石墙围筑,只是年代久远,灰尘积多,一般情况下难以发现。

  但是内中冬可防寒,夏可遮荫,倒是个绝佳的所在。大抵很久很久以前,那股邪恶的流水还没流到绝望山的时候,碧海血泪是的的确确养过狗的。

  只是现在这两块平石处,已经成了吴铭和弓怜人独有的一片小天地。 “我,我是在熟悉心法啊。”吴铭听了怜人的问话之后,踟蹰的说了一句,但是底气明显不是很足。

  “哼。”弓怜人只说了一个哼字后,便又像是方才一样,不再说话了。

  “好吧,我早上没有熟悉心法。”吴铭低下头,小声说道,底气更弱了一些。

  “那你到底干嘛去了啊,这么些天了,你总是魂不守舍,问什么也不说,你如果有事情你就说啊,你不要一直憋在心里好不好,你讲给我听好不好,你这样我真的好难过啊。”

  弓怜人终于忍不住了,终于将这些天来一直窝在心里的话一股脑讲了出来。

  女孩子的心,一个在意你的女孩子的心,往往柔软而多情。那假装出来的生气和懊恼,不过是心中真爱的欲盖弥彰。

  “我,我……”吴铭踟蹰着,还是不肯将实情告诉弓怜人。

  “我们,碧泪姐姐,血樱师叔,虽然认识你没有多久,但是都把你当成最亲的人啊,难道有什么事,就连最亲的人都不能说吗?”

  弓怜人这么说,这么想,当然是对的。这是一个小孩子应当有的想法。

  只有当你成为一个大人或者说是成熟之后,你才会发现,偏偏有些话,是唯独不能和亲人说的。

  当你身陷囫囵之中,当你穷困潦倒之时,当你深受折磨之期,你愿意把这些事,这些话,说给你最爱的最亲的人听吗?

  一个成熟的人,他是不愿意的,他不愿将人生的难和最亲的人分享,他不愿他最亲最爱的人和他一起分担生活的痛。

  弓怜人还是个孩子,她当然不会想这么多。吴铭也还是个孩子,他当然也想不了这么多。

  当吴铭听到弓怜人说碧泪姐姐,血樱师叔都是他的亲人的时候,吴铭突然小声的问了一句:“那你呢,你是我的什么?”

  “我?”弓怜人低头,双手把弄着自己的衣角,轻声细语的说道:“我,我也是你的亲人啊。”

  爱情里最朦胧最青涩的样子,大概就是突然间有那么一个人,你会心心念念他,会把他当作最亲的人吧。

  爱情里最美好最圆满的样子,大概就是一直一直,从生到死,都有那么一个人,你会心心念念他,会把他当作最亲的人吧。

  吴铭听完弓怜人轻声细语的这句话,忽然觉得心里变得暖暖的。这些日子以来的别扭和对那个小和尚的说不出的痴迷,一下子变得淡了好多。

  吴铭看着弓怜人,握着弓怜人的手说道:“我交了一个新朋友,但是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要告诉碧泪姐姐她们好不好?”

  “啊,你交了新朋友,为什么不能告诉碧泪姐姐她们啊。”弓怜人一脸不解的问道。

  “你听我和你说嘛,来,我们到老地方坐下。”吴铭笑着拉着弓怜人的手,带着弓怜人到了他们所说的那个老地方。

  他们的老地方,其实就是狗洞旁边的两块平石,平石旁有石墙围筑,只是年代久远,灰尘积多,一般情况下难以发现。

  但是内中冬可防寒,夏可遮荫,倒是个绝佳的所在。大抵很久很久以前,那股邪恶的流水还没流到绝望山的时候,碧海血泪是的的确确养过狗的。

  只是现在这两块平石处,已经成了吴铭和弓怜人独有的一片小天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