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二十四章 怪老道入梦 老帮主诉疑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344  |  更新时间:2019-07-15 15:36:22 全文阅读

太阳已经自地平线露出一角,迷蒙的雾气似真似幻。武当山,紫墨道长已经是花甲之年。他白发苍髯,鬓如银霜,脸颊红扑扑的,显然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

  武当道观的正中,立的便是太上老君。紫墨道长此刻正端端正正的直挺挺跪立在中间,满怀虔诚。因为此刻的问题,他实在是想不通。只能求助于立在这里的这位太上老君。

  或许人都是这样,当感到自己无法解释或无力解决一件事时,就寄希望于鬼怪仙佛。可是鬼神真的能够帮你什么呢?

  问鬼神,鬼神又知道什么呢?但是紫墨道长碰到的这件事,却偏偏又或许和鬼神有那么一点关系。事情的原委,还应当从昨晚说起。昨晚,十六,为什么又是十六,难道是因为十六的月亮比较圆。

  不管月亮多么圆,夜晚总归是夜晚,清冷的月光遮挡不了黑暗。武当山依旧感觉到寒冷,一轮孤月高悬。紫墨已进入梦乡。像是他这个年纪的道家老者,本来无梦。

  但是十六的夜晚,他不仅做了梦,而且还梦到自己不相信,不敢相信的事情。梦里他竟见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看起来与他一般大的年纪,但是眼眸里却像是装了几百年的智慧。

  梦境,像是在白云飘渺之间。向上看不到苍天,向下踩不到大地。那老者,就随意的坐在一块云朵之上,衣襟半敞,甚是怡然。

  而紫墨,竟也能够呆在这白云飘渺之间,行走自如。他当然惊讶至极,当然要问询。但是在问的时候却明显有点底气不足。

  神秘的环境,神秘的老者,到处都充满了神秘感,他当然有一点发怵。他能够从这老者口中得到一点消息吗?紫墨的心里也没有底气,所以他问的十分小心翼翼。

  “老丈您好,敢问此处是何处?”紫墨道长十分有礼节的鞠躬作揖。江湖这个地方,并不是如坊间传闻的一样满是不动脑的蛮打蛮杀。有的时候,处理事情的方法是很重要的。紫墨无疑已经用了最礼貌,最尊敬的一种。

  那老人并没有正面回答紫墨的问话,只是笑呵呵的回答到:“啊哈哈,你老人家向我老人家行礼。当如此,当如此。”什么?当如此?怎么就当如此了?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你,我还应当向你行礼?紫墨心想。

  紫墨听的一头雾水,他已是花甲之年。六十载的风风雨雨给了他在江湖上的名声,地位。更重要的,也给了他极其稳定的心境。

  但是现在面对这个神秘的老头,啊不,是同龄人的时候,紫墨竟然显得有些拘谨。那种感觉就像是刚刚读私塾的孩子见了严厉的老先生,又敬又怕。

  那老人说‘当如此’时,他竟然也跟着点头道:“当如此,当如此。”一时间,方才心中的疑问,诸如你是谁,这是哪,凭啥我该给你行礼,现在所处的环境,到底是梦是真之类的问题,一个也不敢问了。

  反倒是那个老人像是已经看破一切,打个哈哈到:“嗯,你现在一定有很多想要问我的问题。先不要急,不要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梦境。先听我把正事说完。”

  ……紫墨更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还有正事?可是当紫墨听那老人叽里咕噜说了一堆之后,才发现都是无关紧要的废话。

  紫墨心里都在想,哪里来的疯老头。但令他本人都感到奇怪的是,他的这种内心的想法却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像是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的无形的压制着自己。听着这老人接着讲下去。

  “你呢,在十八号那日,当……”那老头仍然在讲。

  “声道子,当真老糊涂了。这些事和晚辈讲什么?他们又怎么能够处理的了?阿弥陀佛……”就在这时,突然有另一个声音出现。紫墨更是大惊。然而,接着更加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老人话还未讲完,就急忙随着语声一同消失了。当然,另一个声音在哪里,是谁,紫墨同样是一点都不知道。或许,唯一知道的,就是那神秘的老人叫声道子。

  接着,周围的一切都慢慢的变的清晰了起来。他竟然仍然躺在床上,仍然在睡觉,紫墨起身环顾室内,发现一切都没有异样。那么,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紫墨道长需要有个人告诉他,但是又有谁能告诉他呢?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到底什么是真实的,紫墨已经拿捏不准。他无意间发现了一个问题,却无法得到问题的答案。所以只有去问开天创世的太上老君,希望无上的天神真的能够显灵,给自己一点提示。

  但是太上老君或许是给不了他答案的,也许这个答案,只有不闻可以和他解释一二吧。那声道子,不正是之前说的在方丈室中与空了大师千里传音的那位道长吗?

  紫墨见到了,却不知道,不闻知道,却没见到。没有见到是不是就没有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了。不,但凡是人,总有些事情想不通,或当下,或过去,甚至永远。

  此刻让不闻发愁的当然不是紫墨正在发愁的问题。不闻正在思索的,是破袋子方才所说的在烧遍天魔窟中的所见。是烧遍天魔窟中的那九口棺材。

  原来昨日铁桐的听得兴起,却又琢磨不透个中缘由。当下便拉着丐帮帮主破袋子回到少林。他们回到少林的时候,天色方亮,不闻已然起床。吴铭也已经起床,同不闻学习打桩和马步。

  就在这个时候,铁桐就风风火火的从正门急冲冲进来了,还拉着帮主破袋子。这破袋子同样已经年逾花甲,但是却是以绫罗为衣,丝绸做袍。咋一看,像是刚刚中举的书生。

  只有身后的九只麻袋,是粗布而成。挂在身上,却不显违和。只见破袋子浓眉眼,厚嘴唇,朝天鼻,看上去十分憨厚。岁月的皱纹更是在他脸上融成一团和气。

  本来和蔼的老帮主,此刻却被铁桐拉着往少林冲,破袋子怎么能不叫?

  “大和尚,野和尚,能不能慢一点?我老人家的骨头都快被你拉的散架了。”破袋子一边被铁桐拉着往进冲,一边大声喊道。而铁桐知是一个劲的往前冲。

  “哈哈,这野和尚要是能把你老人家的身子骨拉的散了架,那他可就算是修炼到家了。”铁桐这么一折腾,早已惊动了不闻。不闻听到破袋子的呼喊,朗声笑道,声音硬朗嘹亮。

  听到不闻的笑声,破袋子也不在被铁桐拉着走,即刻甩开铁桐,轻飘飘飘起,越过重重院落,寻到不闻的所在。那身形,苍鹰比之也不如,片刻间便到了不闻的所在。

  “哈哈,脚踏实地的走走多好。奈何那野和尚总是走的匆匆。他这修为,怕也是因此而耽搁了。”破袋子飘飘然而至,笑道。

  “这厮天生就这性子。是好是坏,怕是天都不晓得,何况你我。”不闻也笑道。

  这时,铁桐才急匆匆进来,拍拍脑袋,“还是不及你这破袋子来的快。”铁桐的的修为,和破袋子一比,终究还是有些差距。但铁桐却是满脸的不服。不闻和破袋子二人见了,倒也只是笑笑不应。

  但这铁桐却是个急性子,又急匆匆说道,“破袋子,你快些将那日在烧遍天魔窟的见闻说给不闻师兄听,他定然知晓一二。”

  破袋子乐呵呵笑道,“你这厮,急什么,不闻大师的功夫茶可是一绝。就连杭州闲月斋的半先生也难及一二。我们先去品品这功夫茶叶也不算晚。”

  “哈哈,好好。你老兄跟这厮一样常年四海云游。现在反倒成了我这禅室的稀客。走,我们到禅室再说。”不闻方言语过后,铁桐已奔着禅室去了,生怕功夫茶没了他的份。

  方丈室之中,禅香和着茶香,一缕青烟缓缓飘起,好像没有什么是值得惆怅的。却偏偏又有些事情需有思虑。他们思虑的,当然是破袋子在烧遍天魔窟当中的所见所闻。原来那日破袋子进了那栋漂亮的房子之后,自然也和吴铭一样感到惊奇。

  但惊奇的事情,自然和吴铭不同。破袋子心想,如此漂亮的如此僻静的一所房子,却无人居住,岂非显得诡异。那时烧遍天一役已经过去,自然无人居住。但是破袋子当时却并不知情。

  只是这所幽谷之中的房子,着实令人好奇。既没有人家住宿,也没有锁紧大门。难道这本就是一栋无人的宅子?破袋子心道。

  抬脚进去,只见内中花草肆意,异香扑鼻。隐约中,竟然有一股无比妖异的气息,缠缠绵绵,却又不绝如缕。越往里走,香味愈浓。

  破袋子循着香味,向里走去,不知不觉中,竟走到了之前吴铭也去过的那间暗室之中。只是刚推开门,破袋子便呆立在了哪里。

  暗室中的十二怪经已经被吴铭拿走,除了九口棺材,再无他物。难道行走江湖数十年的丐帮帮主破袋子,竟会被这九口棺材吓破了胆?

  当然不是,只是这九口棺材,竟在短短的几天内,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吴铭去的时候,确确实实是真真正正的棺材,上好的楠木棺材。每一口棺材上面都对应着刻有九泉的名字。

  只是现在,这些个棺材,竟然变成了一团团烈火。说一团团并不是很准确。因为棺材的形状还没有变。只是材质已并不再是楠木。

  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火板,红的炙热,红的透明。棺板之上,开满血红色的花,小而艳,美而妖。

  破袋子沿着这些棺木一一看去,衙泉、黄泉、寒泉、幽泉、下泉、苦泉、溟泉,竟止有七口。九泉地狱,破袋子自然知道。然而另两口以酆泉、阴泉却凭空不见了。

  另两口棺木去了哪里?难道它们本就是为独石和烧遍天和独石准备的?难道独石和烧遍天已经入了地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