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二十二章 绝望山寻人 昆仑派发帖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606  |  更新时间:2019-07-14 21:20:46 全文阅读

这女子是谁暂且尚未可知,而就凭这女子和那些毒物的异人之处看来,竟然像极了前文曾经提到过的碧海血泪久已失传的绝学——上古上蛊!

  原来碧海血泪所居住的绝望山之前并非如此,只是因为那激流徘徊,怨气激荡,才导致变成了现在这样。但碧海血泪世世代代流传与此,即便绝望山已经不再适宜居住,但碧海血泪怎能轻易迁徙。

  于是碧海血泪中两名十分优秀却性格截然相反的两名弟子,各自就地势所创,心由境生。创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武功。与绝望山相克相生。而碧泪山中的弟子,有唯有熟稔这两种武功的心法,才能够长住在绝望山上。

  这两种武功,一曰皇天清歌决,就是现在碧海血泪中所有弟子修习的武功心法,另一个便是上古上蛊。这皇天清歌决意在化解水中怨气,武功心法,招招式式中,都如大海般广阔。

  而上古上蛊,反而不求缓解而将水中怨气更加激化,使得阴怨之气渗心入骨。后来传于后世,弟子们愈发发现这上古上蛊有些邪气,甚至叫有损阴德。练了的人,越发变得邪性,遂弃之不练。专攻皇天清歌决一种。

  “心诚恒久,泪竭有时。有海如碧,诚心转意。”那青衣女子刚刚飘过不久,一名天真可爱的女童便哼着歌诀沿沟壑而上,蹦蹦跳跳走上山来。而这小女孩嘴里哼着的,正是皇天清歌决。

  “怜人,怜人,当心脚下,莫要磕到了。等等姐姐…”后面一名绝美女子一身劲装,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言语间满是关切。而眉目之中,竟与方才飘过的那青衣女子有些相似。这女子正是碧海血泪的掌门人碧泪。

  而那女孩,正是前文提到与吴铭指腹为亲的女孩弓怜人。但是,弓怜人为什么会在碧海血泪。难道她也和吴铭一样到过烧遍天的魔窟,难道她也曾经历过种种坎坷才来到碧海血泪,才被碧泪收留。

  当然不是,正所谓小隐隐于山林之中,大隐隐在市井之上。原来弓怜人的奶奶,也就是张婆婆,年轻时竟也是叱咤风云的女子。这张婆婆年轻时,乃是碧海血泪第十一代掌门。

  只是后来贪心太重,修完皇天清歌决后,又欲修习上古上蛊。但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武功心法哪里能够同时修行。后来果不其然修出了岔子。走火入魔,武功尽废,幸而身体无恙。

  但是张婆婆再也不能够担任掌门一职,遂隐于市井之间,平平凡凡度过余生。这才有了后来平凡而可亲的张婆婆。当时烧遍天猖獗,长安大乱时期,张婆婆首先想到的便是孙女弓怜人的安危。

  思前想后,不得已之下,将弓怜人送入碧海血泪,希望能够保全性命。张婆婆尽管离开碧海血泪多年,但感情还在。碧泪一听到是从前掌门的孙女,当即就安排了上好的房间,还有绝对安全的环境给弓怜人。这才保得弓怜人的性命,有了今日的情形。

  碧泪正值桃李之年,正是母爱之心泛滥的时候。加之怜人确实机灵可爱,当然更加疼爱与她。怜人在碧泪的宠溺下也全然没有对碧泪这个一大门派掌门的畏惧之心。反倒是把碧泪当成自己的大姐姐一样。

  怜人也不怕山高路陡,一边蹦蹦跳跳的向上行走,一边扭头朝碧泪吐吐舌头。百灵鸟般清脆的嗓音愉悦的喊道:“姐姐快点,姐姐快点。”碧泪娇嗔一句,却显然也拿这个可爱的小妹妹没有办法。

  片刻,枯竭的山上,竟在云雾缭绕间影影约约显露出一座宫殿。青砖青瓦,就连檐角精雕细琢的飞禽走兽,亦是青色。

  蓝天白云,光秃荒凉的山峰,青碧色的宫殿,截然不同,却又相映成趣。这就是碧海血泪。就是绝望山上唯一一个生机勃勃的地方。

  眼前是条蜿蜒却又漫长的石阶,竟也是青碧色。碧泪拉着怜人的小手,两人拾阶而上。微风吹动衣角,她们不与天地争美,天地又怎么敢和她们比俊。

  “姐姐,默泪姐姐到底去哪里了。我们下山去寻她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呀。”怜人被碧泪拉着小手,满脸严肃的问,像是一个小大人。

  “我也不知道,下山前我让她在家中打理。哪里知道回来之后她反倒没了人影。这死妮子,又不知去哪贪玩去了。”碧泪紧皱着眉头,嗔怒中带着关心。

  “莫不是被吃人的妖怪抓走了罢。是不是真的有妖怪呀?”

  “鬼丫头,不准胡说。”碧泪被怜人略显低沉的声音问的不禁打了个寒噤,不由嗔道。

  “逗你呢,嘻嘻……”怜人调皮一笑,圆圆的大眼满是天真。碧泪也被这小丫头搞的哭笑不得,只得作罢。

  “姐姐、姐姐,默泪姐姐大概长得什么样子啊。我还没有见过默泪姐姐呢。”怜人问道。

  “长得和我一般相似,尤其眉目间。师傅从前常说,我两好像是孪生的一般。”

  “那默泪姐姐也是大美女喽。”

  “咦,还学会拍马屁了。”

  二人边走边聊,漫长的石阶须臾便已经走完。有人陪伴,时间总是过得快一点。但是江湖上,又有多少人将自己,将自己的心,将自己的利益,牢牢锁在一个阴暗的地方。无人陪伴,也无法诉说。

  在碧海血泪的青碧色的宫殿里,一处偏僻的厢房之中。一名青衣女子盘膝而坐,五种剧毒之物围绕着青衣女子蹒跚徘徊,却独独不敢靠近。这女子,果然就是默泪。

  默泪是不是已经将自己,将自己的心,自己的利益,牢牢锁进了这里?如果不是,她怎么偏偏和碧泪同在碧海血泪之中却不见面。为何要躲在黑暗之中,与毒物为伴?

  如果是,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的让一个从前天真烂漫的少女,变得阴气深深,毒气缠人。这个中缘由,碧泪当然不知道,又有谁会知道呢?或许谁也不知道。

  而且就目前来看,默泪一定已经掌握了近几年来已被碧海血泪遗弃甚至视为禁忌的上古上蛊。而且对这种被视为巫术的功法已使用的足够纯熟。而这,又有谁会知道呢?或许,同样无人知晓。

  这些,此刻不被人所知,不代表下一刻不为人所知。这不,就有一个小小的脑袋悄悄探了进来,是弓怜人。这小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她就是来找默泪的?当然不是。

  原来弓怜人尽管来了许久,但是碧海血泪如此之大,她怎么能够全部转的完呢。于是这小丫头没事就喜欢到处瞎逛。左转转右转转,不知不觉就转到了偏房之中,竟然误打误撞的碰上了默泪。

  好奇是人的天性,小孩子尤其好奇。看到满地都在蠕动的丑陋的毒物,看到清秀却冰寒的女子,这些足以引起弓怜人的好奇了。弓怜人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蹦蹦跳跳的走了进去。

  “姐姐,姐姐,你玩什么呢?”

  “……”

  “姐姐,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呀?

  “……”

  默泪青碧色的眼眸闪现出一丝痛苦,仿佛心中有些许不忍,些许无奈。无论怜人怎么发文,碧泪只是闭上了眼睛,竟再也不理弓怜人。片刻,便又变回从前的冷漠和寒冷,仿佛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进入她的内心。即便是最本来的天真和温暖。

  弓怜人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个奇怪的小姐姐。心中怪道,咦,这个小姐姐到底在干什么呢?难道她在练功?是了,她一定是在练功,我不能够打扰她了。弓怜人心中想。

  这疯丫头,心至行至,说不打扰默泪就真的不去打扰默泪。反倒去和那地上爬行的毒中之毒五毒玩了起来。……去和毒物玩了起来!

  须知这些毒物毒性之强,实属罕见。前段时间青燕子只是远远观望,便已经伤及内里,无法运功提气。而现在她已在房间之中呆了许久,还要去找那些毒物玩耍。这,岂不是明摆的找死么?

  天真的孩子,天真有没有好处?不知道。但是天真有弊端,怜人的天真,辩不了善恶,分不出危险。有没人来救救这个天真可爱的孩子,难道她今日竟真的要身葬五毒之中吗?

  “小虫子,小虫子,慢点跑……我要抓到你了,咯咯……”咦……,这是怎么回事,怜人竟还真的和这毒物玩了起来,而且安然无恙。这丫头不怕这些剧毒?呃……好像是这样的。而且看清况,那五毒到好像有点怕弓怜人一样,一直在躲躲闪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燕子功力那么深,也对这五毒惧怕入骨,而小小的弓怜人为什么不怕。难道弓怜人的武功修为,比青燕子的还要高出不少?当然不是这样,实际这毒物毒性之巨,世上已鲜有人敌了。

  原来是因为这怜人年纪弱小,却和气充盈。这所谓和气,便是幼婴刚刚出生之后的那一股天地灵气,不被万事万物所污染,最为单纯强大。是以“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

  因而这五种毒物即便是毒中之毒,也不敢靠近怜人充盈的和气,甚至避之唯恐不及,所以毒气不能近身。反倒是怜人这小丫头,半晌过后,觉得无聊,便自顾自的离开了。未起任何疑心,哎,天真的小丫头。

  而碧泪,却还在寻找自己的师妹。她怎么会想到,平素干净成辟的师妹,怎么会躲在这偏而脏的厢房之中呢?

  江湖,总是多变,不仅仅是情义与侠义。还有无法满足的人心。近来的一件事情,便是对贪妄的人心最好的证明,只是众人还没有发现罢了。

  七月十五,中元节,也就是俗称的鬼节。无论身处偏远的少林武当,还是处处为家的丐帮,还是江湖中的个个大门小派,都为受到昆仑的一封邀请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信中所言——余订七月十八日夜,诚邀各路群豪,迁驾寒舍,小叙旧情,以武相会。切记切记。——昆仑老祖。

  这署名的昆仑老祖,实际上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象征。昆仑百余年来,也仅有五人可得这昆仑老祖的称号。它象征了在昆仑至高无上的地位,无人撼动的权力,以及无懈可击的武功。

  尽管只是在昆仑可以如此象征,但能够得到昆仑老祖的称号的这人,放眼江湖,也定是排名前十的所在,也定然难寻敌手。

  而新一代的昆仑老祖是谁?莫不就是刘氏风?这以武会友又是怎么个会法?各大门派早已神往而去。也都盼着自家的武功能够在这次昆仑之约上大放异彩。就连少林武当等这样的门派也不例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