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十七章 首年在少林 一觉睡香甜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63  |  更新时间:2019-07-11 15:18:30 全文阅读

如今不闻见吴铭不乐意同那昆仑的刘氏凤一同前去,便接过了话茬。一来是因为不闻对吴铭这孩子也是十分的喜爱,二来也是为那刘氏凤找个台阶下。

  刘氏凤见奸计不成,也只好作罢。又见不闻给自己找台阶下。当即捻须故作关切的说道“那这一年可就有劳不闻大师费心了。吴铭生来凄苦,倘由不闻大师照顾,我等也就放心了。”

  小吴铭心中暗道,我的生活好坏又何需你管。转瞬又想到以后可以在少林中居住,还可习武,不由得开心了起来。

  展颜笑道:“好啊好啊,谢谢不闻师祖。见云叔叔,到了少林之后你教我武功好不好。我要练会武功打坏人。”还略带稚气的攥着小拳头,士气满满的样子。

  见云亦会心的笑道“好啊,小吴铭要好好的练好武功,日后惩恶除害!”言语间,轻轻的拍了拍吴铭的小额头,说不出的爱怜之意。

  众人见吴铭有了归宿,也都会心一笑。那赵八更是爽朗一笑“哈哈,这样极好。今年见到帮主之时,我一定与他商量。过年接吴铭到柴火堂住!”

  小吴铭那双大眼睛快活的一眨,说道“赵八叔叔,我都说了我不嫌。倘不是今年已经是要去少林,今年去也是可以的。”

  吴铭本来就才是个三岁的小孩子,对江湖之事又不是懂得太多。是以也没觉得这话说的有什么不对。怎么知道那丐帮的柴火堂又是何等的所在,岂是轻易的就能前去居住的。

  吴铭当然不懂这些。但是江湖中人听了吴铭这幼稚又带些可爱的话语,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小吴铭用无辜而疑问的眼神看着人们,不禁问道“怎么了,我说错了吗?”扑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越发显得可爱。

  那碧海血泪的掌门碧泪笑着说“没事没事,好孩子,你说的很对,我们都只是觉得你太可爱了。”说着,亦拍了拍吴铭的脑袋。

  这碧泪年岁本来就小,面容姣好。笑起来更是像是微风拂面。加上小吴铭可爱的小脸,顿时将之所有的腥风血雨化为乌有。一时间,这山上的杀气也都荡然无存。

  宴席总归有散的时候,何况这并不是什么宴席。反倒只不过是一阵的腥风血雨而已。一众人商量之后,便各自回到了各自的门派。

  这一战,各派也都损伤严重,势必也都要好好的调养修整一番了。小吴铭也跟着不闻等人回到了少林寺之中。胸中还悄悄的揣上了那十二怪经。

  吴铭与不闻等人一路顺畅,直接便返回了少林寺之中。一路上有这小吴铭的存在,欢声笑语倒也不断。再加上这烧遍天无论如何也算是被消灭,一行人心中到也是轻松。

  只是那见云见空二人知师傅武功已废。嘴上虽然不说,心中还是感到十分难过。眼里还是朦胧着泪珠。倒是那不闻看见云见空二人久久难以释怀,爽朗的笑着开导起来。

  那不闻开口笑道“哈哈,你几人又何须伤心?尘世间一切的失去得到皆有定数。春来花自青,秋去叶飘零,又何须太过惋惜?今日武功尽失,想必也不过是命中的劫数而已。”

  见空和见云听了师傅的这一番开导,亦多少坦然了些。奇怪的是,那小吴铭亦眨了眨眼睛,仿佛也像是听了这番话颇有感悟一般。还不由得背起了自己的小手。

  见云见吴铭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禁奇怪起来,问道“孩子,你点头做什么?”

  吴铭正色道“春来花自青,秋去叶飘零。这世上万物,千变万化,又岂是人力所能够强求的了的?不闻师祖说的好有道理啊!”

  不闻听了吴铭这话,不禁一怔。见云和见空自然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要知这吴铭年仅三岁,却如此的语出惊人,怎么能够不让人惊讶。

  那小吴铭反倒是仿佛还沉浸在方才的沉思当中。全然没有感觉到身边的几人已经惊讶的不成样子。见空嘴快,忍不住正要说话。

  不闻却微笑的摇了摇头,意思是对见空说“莫问,莫问。”见空见师父如此,亦识趣的闭了嘴。不闻接着又微笑的点了点头,心道“此子,可教也!”

  山路虽然崎岖,但是几个人一路走一路笑,到也不觉的累。路上,不闻还时不时讲一些禅理,一则引导一下徒弟二人的悟性;二则也是看看这小吴铭的悟性。

  结果这小吴铭果然不负不闻的期望。小小年纪,却和不闻聊得有板有眼。有些禅理道法,甚至悟比见云见空二人还要好些。不闻不由得暗中又嘟囔了一句“果与佛门有缘!”

  不知不觉,已到少林。少林之中,佛音袅袅,古寺青灯,果然是一个安静的所在。四处是扫地的僧人。其他的,或做饭,或诵经,却没有一点江湖第一门派的气势。吴铭不禁纳闷起来。

  一行人刚进寺中,便有几名僧人涌了过来。问这烧遍天可是被降服,可有人伤亡?看来这烧遍天的“威名”可真是传遍江湖,可谓是人人“挂念”!那几个门派的人们回去以后,想必也会是这样的。

  不闻笑着一一回答众人,说明那一战的情形。人们听到烧遍天已被降服,不禁拍掌欢呼,听到盟主独石也已不见时,又不禁叹息。见少林之中的人并没有伤亡,又都放心起来。

  只是那住持看了看不闻,一眼便感觉到了异样,忙皱眉问道“师叔,你……”

  见云和见空一听住持询问起了不闻的情况,不禁又满是悲伤之色。反倒是不闻,开朗的笑道“武功废了,但是身体不妨。你们又何必伤心?”

  那住持一听怒道“是那烧遍天所为?”

  不闻淡然一笑,微带斥意的说道“见觉,你怎的也如此放不下?来来,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孩子,这孩子名字唤做吴铭,以后就在寺中住下了。你先去帮他安排一个住处吧。”

  不闻岔开话题。见觉知师叔不想再说,便也不再提起。放在忙着问少林中各人的的情况。现下听不闻一说,这才注意到了吴铭。

  见觉亦看着孩子甚是可爱,问道“师叔,这孩子是?”

  吴铭听见觉问起自己的来历,不禁又想起自己现在亦是孤儿,父母如今连个下落也没有。心中难过,眼眶不觉的红了起来。

  吴铭的小心思中有时也在思量,父母或是早被那恶魔烧遍天杀了罢,不然怎么这么久也不来找自己呢。可恨自己年幼无能,无法亲手为父母报仇雪恨。更加难过,不禁要哭了。

  见云机灵,察觉到了吴铭难过。忙连笑带推着见觉打个哈哈道“师兄你快去忙罢,我们几人都走了这么久的山路,饿得很,先备些饭吃好不好?”

  见觉听见云一嚷嚷,不禁也笑骂道“就你个滑头能胡闹。师叔还未说饿,你倒先嚷嚷起来了。”见云眨眼一笑,显示不怕。见云笑骂之后,便也真的去备饭了。

  这见觉和见空见云本非同门师兄,见觉也比见空二人年长许多。虽然年长,但是几人关系甚好,是以见云等人平日里也常和见觉嬉皮笑脸,没个正形。但在关键的时刻,全由见觉指挥,见云等人也绝对服从见觉。

  这见觉本是不闻的师兄不戒的徒弟。后来不戒圆寂,这见觉本就深受不闻不戒二人器重,遂任方丈一职。这些算是外话,暂作不提。

  再说这吴铭本是小孩子脾气,一会儿便和方丈寺中的众人熟络了起来。晚饭过后,便被安排到了云香阁中休息。一则山路崎岖,这一路行来本就已十分疲惫;二则众人待吴铭甚好,吴铭心中倒也欢快,是以睡得倒也香甜。

  夜色已深,一缕缕香烟飘渺。古寺之中,无形之中便有一股威严散发开来,让人无法描述的安逸。见云见空等人亦都已熟睡,不闻却在旧的方丈寺中。久久没有入眠,而像是在思量什么。

  实际上自那奇诡之事发生以后,方丈寺便已被封。(前文亦有提到,即声道子和空了大师一事。)自此事之后,便久无人住。

  但不闻武功尽失之后,心境却似更加稳固了。今日回来,便要迁回旧居,重回方丈中居住。见觉等人当时倒也没有反对什么。只是这不闻却像是另有打算,却未曾讲于他人知晓。

  不闻端坐在蒲团上,似已入定。夜色寂静,四周只有他极轻微的呼吸声。不闻紧闭双目,像是在沉思一间极重要的事,隔了半晌,又轻微的摇了摇头。不闻到底在想什么,抑或,他在干什么,没有人知道。黑夜,就这么平静的过去。

  次日,已是凌晨,太阳已经渐渐升起。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寺庙中,照耀在雄伟的大雄宝殿上,一切都被镀上了一层夺目的金边,一切都带着朝阳特有的生气澎湃着。已经有僧人在扫地,伙房也已经渐渐的有炊烟升起。

  云香阁中,小吴铭抱着被角,像是抱着妈妈的胳膊一样,依旧睡得十分香甜。哈喇子已经流到了枕头上,也丝毫没有感觉。小小的身体窝在一起,说不出的顽皮与可爱。仿佛白天,对他来说也是睡觉的时间。

  “吱呀”沉重的木门被推开。见云走了进来。看着这孩子可爱的睡姿。见云不禁也笑了起来。心道“倘不是今日师傅有事找他,真该让他多睡一会儿”毕竟这孩子才仅仅三岁。

  近日来,这个仅仅三岁的孩子却经历的太多太多。再加上连日的奔波。真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但见云知道不闻既然吩咐,就说明此事耽误不得。终于还是轻轻的拍了拍小吴铭,将他叫醒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