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十八章 受罚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329  |  更新时间:2019-07-12 16:17:47 全文阅读

李炎跟着人群一路往下走到第三船舱,李炎感觉很多双眼睛悄悄盯着他,有的人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让李炎不由警惕了起来。

“喂,不准走,排队。”几名少年围在船舱门口堵住了入口。

李炎被拦在门外,看着拦路少年一副拽恶模样知道明显是针对他了,而且这群拦他的人中李炎也看到了几张并不陌生的面孔,昨天帮段麟玉围堵他们的时候这些面孔也在场。李炎顿时明白,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进去还让他排队,摆明了是针对他而已。而且早上他从柳三目那里得知军士和天子是轮流吃饭的,要是他晚了进去错过吃饭时间会被赶回十三号舱,到时候什么也拿不到。

“走开。”李炎硬生生往里挤,最前面的两名少年被他一手抓抓住一个,接着双手狠狠往外一扒。

“什么!”两名少年像脆弱的婴儿在大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一下子就被李炎推开了去,在他们惊愕的眼神中李炎大摇大摆走进了三号舱。

舱内大部分人在坐着吃东西,也有人拿着给同伴的饭食准备离开。李炎径直走到一个窗口前,向里面穿厨师衣服的人说:“我要五个人的。”

高高的厨师看了看他,扬起胡子道:“好。”

军队的伙食为了方便食用携带,一般会采用特殊的存储方法。厨师拿给李炎五个竹制的长方形盒子,五个盒子用麻绳捆绑住,里面装着的是今天的午饭。李炎拿在手上能感受到盒子里面食物的温热感,肉香扑鼻,他闻了也精神一振。

李炎心头一喜,带着竹盒子加快脚步往十三号舱走去,这次门口的人没有再阻拦他,还有些畏惧地避让开他去。

十三号舱,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在等待李炎归来的的众人看见李炎提着东西走了过来,柳三目兴奋地接过,打开一看,白白的米饭夹杂着半肥半瘦的肉冒着热气,柳三目等人已经几天没有吃过煮熟的饭食了,就马车上赶路时除了吃过李炎给的无香草饼就是吃军队随身携带的干粮。现在终于能尝上一顿现煮现烹的饭菜,便迫不及待开动起来。应昭更是直到把盒子里的饭菜吃个精光才停下,吃完还往盒子里舔了舔,恨不得把汁也舔干净。

“李炎,你不饿吗?怎么不吃了?”所有人都吃完后,应昭发现李炎盒子里的饭没吃完,竟还留有一半份量。

李炎神情肃穆,看了段麟玉所在的方向一眼,沉声道:“不急,这些要留给某人来吃。”

段麟玉正和几名少年围坐在一起,他听那几名少年讲李炎如何突破他们的拦截,又听他们讲李炎力气大的很他们阻挡不了。让段麟玉听得皱紧了眉头,心想这个李炎频频坏他的好事,是要他放下那个迷人的姑凉?不,在县城还没有他段家段麟玉不敢做的事,或许能跟那个李炎谈谈让他妥协。段麟玉认为如果给李炎家乡的亲人或者他什么好处,或许可以让李炎对箐华的事袖手旁观。

“喂,那个段麟玉!”

段麟玉一愣,他正思考着如何与李炎妥协,却听到有人叫他,抬头一看,正是让他想着头痛的李炎。此时李炎正站在他几丈远的地方,他腰站得很直,手里还拿着一个竹盒子。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段麟玉刚生出和李炎议和的想法,所以此时也硬是挤出一点难看的笑容,说道:“李炎兄,有什么事。”

李炎本想着段麟玉见到他会是另一番神情,比如怒不可赦,气愤不以这类神情,但没想到段麟玉却笑嘻嘻看着他。这样的笑容看的李炎一阵头皮发麻,让他心生讨厌。段麟玉这个人一时一副淫贱样,一时发怒,现在又笑脸嘻嘻。李炎估计他不是有毛病就是个铁铁真真的奸诈小人。

邪恶狡诈,李炎认为段麟玉是两样齐全了。

咻!

李炎把装有半盒子饭菜的竹盒就朝段麟玉扔了过去,因为距离太近段麟闪躲不及,衣服上被溅上了菜汁剩饭。

“啊,你……”段麟玉忙用手拍,衣服反而越拍越脏,原来光鲜华丽的衣服挂了一层油垢。

段麟玉来这里时没带什么行李,可以说这是他唯一一件拿的出来见人的衣服。段麟玉气的发抖,指着李炎道:“你竟敢!”

“你骚扰我的朋友,我有什么不敢。”李炎直接反驳。

段麟玉气在气头上,把刚才和李炎谈判的想法都抛之脑后了。但愤怒归愤怒他脑袋还是清晰的,眼下要弄倒李炎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和他动手,然后让银甲军把他带出去,但他自己肯定是不会亲自出手,他要想办法让手下的人替他去做。

段麟玉朝左右使了下眼色,可旁边的人只是互相对视一眼。他们很清楚违反银甲军纪律会有什么下场,之前他们就亲眼目睹过别人违反纪律的后果。要这样为段麟玉出头并不值得。

“啊洪,你家和杨家不是有仇吗?到了应天院我就写信让我三哥帮你。”段麟玉对身旁一名少年喝道。

那被叫做啊洪的少年身子一震,随即眼神犹豫。

“我段家绝对支持你!”段麟玉这句话是吼出来的。

此话一出啊洪果然受到激励,握紧拳头缓缓站了起来,面朝着李炎气势汹汹,看样子是准备要和李炎动手。

“哼!”

一声鄙视的哼声。李炎快速往前两步,抢在那个啊洪之前动手了。李炎挥舞拳头,一拳就朝段麟玉打过去。

拳头打在段麟玉脸上。“砰!”的一声,段麟玉身体像一个破麻袋般远远抛飞出去,重重撞落在船板上,半空中段麟玉的鼻血划出一条弧线。

“啊啊啊~李炎你个王八蛋。啊啊啊。”段麟玉捂着脸,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李炎手上还沾着血迹,对段麟玉这个人他没有丝毫客气。

“谁在闹事!”几乎在段麟玉倒地的同一刻,门外几名手持武器的银甲兵听到动静冲了进来。

“是我。还有他。”李炎拳头朝着地上翻滚的段麟玉,语气淡然。

在场所有天子都懵了,还有那个刚才气势汹汹的啊洪同样是懵了,刚冒出来的勇气又缩了回去,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他没想到李炎出手这么快,这么直接。

啊洪现在是不敢上了,怯怯退了开去,段麟玉都被李炎打趴下了,自己再上去也没有用,要是李炎再一拳轰过来,他自己也会被牵连。

带头的士兵冷冷看了李炎和倒在地上的段麟玉,一挥手:“都带走。”

跟在身后的其余士兵立马上前,将李炎和段麟玉架起来押了出去带到了船面夹板上。李炎和段麟玉被按住身体半跪在夹板上,银甲士兵把他们的双手都捆绑了起来。期间段麟玉不断地咒骂:“李炎,要是让我出去,你们一个个都要付出代价。”

“你要是敢,我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打翻你,咱俩就一直在这里受罚,一直呆到应天院为止。”李炎非常认真地朝段麟玉喝道,全无屈服妥协之意。

士兵们将李炎和段麟玉的双手捆绑完毕后就将他们吊在了船头上。

暮玛雷号如同一座魁梧大山,行驶在无边大海上。海浪波涛汹涌,李炎和段麟玉悬吊在船头,受着冷风拍打。

仅仅到了晚上两人就被海风吹得头发凌乱,牙齿被冷风冻的直打架。

李炎这时才明白为什么银甲军纪律严明,纪律不可违反,把人吊在这里唉冷受饿三天三夜,简直是要人的命,不过每当有人察觉他们坚持不住的时候会把他们拉回夹板上,用火系功法的兵士会温暖他们僵木的身体,让他们稍作休息吃点食物再吊回去,就是以防他们受罚未结束就中途死掉。

李炎苦笑,他虽然体格硬朗,靠身体硬扛着寒风,但这这种煎熬还是难以忍受,久而久之李炎的脸上,手上都结出了冰霜,他倒希望能昏过去一次,这样就能上去歇一歇,可装昏那是不可能的,瞒不过上面监视的士兵。再看身旁的段麟玉,体格弱的他情况就凄惨得多,段麟玉合算着已经昏迷了两次,两次被拉上去略作休息后又被重新吊下来。这样的折磨下,段麟玉精神几欲崩溃。惨的不是有人要杀你,而是折磨得你快死了又把你救过来继续折磨。段麟玉第二次被吊下来后再也没有开口骂了,他身心疲惫,只想多保留一点气力。

李炎一只眼睛半眯着,望向大海,他想起了师尊提壶,想起惠海村的爷爷还有陪他修行的木偶人。

“这条天子之路对你来说未必就是一条不归路。”提壶的话伴着海浪声又回荡在李炎耳前。

疲倦袭来,李炎的意识有些模糊,他好困。

“嘿,李炎。听得到吗?”

“李炎!”

艰难抬头,李炎听到上方传来叫唤声。看到箐华和柳三目应昭还有小惠正扶在栏杆上喊着他。

“你们怎么来了。”李炎心里这么想,但嘴巴却被冻僵住了,说不出话来。

“李炎~”众人悲悯地望着悬吊在空中的李炎,神色哀伤。李炎和他们目光遥遥相望,感受到对方的温情,心中笑了,仿佛寒冷都驱散了几分。

海面上突然波涛汹涌,一群暗黑色的影子冒出海面,又咂落下去,庞大的身躯犹如前赴后继跃出水面,空气一阵震颠。

“哗~~”

巨影落下海面,咂起冲天水柱,水点铺天盖地抛撒而来,月映之下抛洒的水珠渲染了银色的光华。暮玛雷号高高的船身,众人的眼前都飞溅起满天银色水珠。

众人一阵惊愕,远方的巨大身影身形圆滑优美,侧翼长着短小的肉翅膀拖着几条长长的尾巴,在海浪中起伏。

“这难道是北海牟鱼?”柳三目撑起身子喊道。

箐华和小惠两名女子小嘴微张,眼光闪烁,被这满天银雨的美景吸引住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