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十二章 制作人偶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306  |  更新时间:2019-07-06 04:55:08 全文阅读

李炎跟在提壶身后,提壶来到一间古朴陈旧的房间,入门房樑上面写着简单明了的两字:“炼制”。走入房间,只见房间里墙壁上挂满图纸,标识着种种未完成的工序,一张桌子摆满了零散的配件。提壶一伸手,其中一张图纸自动飞到他手上。

“这是气辅境人偶的设计图。”提壶将图纸递给李炎。李炎一看眼懵了,每一个部位,每一个衔接的细节都写得清清楚楚,但制作程序纷繁复杂,接过图纸后李炎用了很长时间才把它勉强看完,心里也才记了个大概。

提壶也没有催促,耐心等待李炎看完,说了一句,“仔细看我演示一遍。”说着走上了对面一座操作台前,操作台保持得很干净但很多地方都老旧了,看得出已经用了不少时间。

提壶手上淡淡的灵光流转包裹着他的十指,在台上开始操作,他手每挥一次便会有零配件从墙上脱落飞到他面前,他双手在各样零件上游动,每一个动作平稳到位,杂乱的零件竟被他拼凑出一条手臂模样来。提壶凝神灌注,双手灵活仔细地在手臂上刻出一道道纵横交汇的纹路,精挑细致,快而不乱。

几道工序结束,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一旁的李炎光是看着都觉得累了,但提壶却一刻都没有停息过。提壶朝屋角处放着的一尊鼎炉弹了弹手指,只见一团荧白色的光团从他手指发出进入到了鼎炉内,顿时鼎炉升起了熊熊烈火将房子都给照的通亮。提壶继续将各种器物同钢材投入鼎中,并走到鼎炉前不断缓缓滑动双手以小心控制着火候,待到里面的东西彻底融化,提壶停止控火,取来一个精钢铁勺,勺出来一勺红色铁浆,又走回到操作台上,缓缓将铁浆倾倒在木偶手臂的纹路上。

“嗞嗞……”

冒着滋滋热气的铁浆轻描淡写地滴落,顺着木偶手臂上的纹路流淌,奔腾的热气升腾,刺辣了提壶的眼睛但他的视线却似乎没有被阻碍阻碍到,提壶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流浆,直至灌满每一条纹路,这一个步骤,看上去轻描淡写,但实际上精细到了极致,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无一不显现出提壶精湛的人偶炼制技术。

“如果有一滴洒落出去就会破坏整个纹路结构,那人偶就不能储存天地灵气,成为一尊废品。”提壶严肃道。

待全部纹路浇完,木偶手臂隐隐躺着红光,待红光完全褪去,能看到铁浆完全与手臂的凹槽合二为一了。

“接下来是头部演示。”

提壶一连做了数次演示,从手到头,从头到脚,仿佛不知疲倦,直到整个木偶成形,他才停下来。开始到结束,一连串工序一共花了五天,这五天提壶滴水不沾,米饭不进。当然李炎就不能做到这一步了,只能吃堡垒里储存的食物充饥。

“好了,记住了吗?”

所有工序完成,一尊和“抽弟子一号”一模一样的崭新人偶屹立在李炎跟前。提壶的神色终于耐不住疲倦塌拉了下来,本就肥硕的脸肉兑在一起更难看了。提壶走向墙角一张太师椅,缓缓坐下后疲倦的朝李炎抬了下眼皮道:“现在该你了,照着我刚才的流程重新做一遍。我本来不想这么快赶你上台,但是时间不多了,希望你在离开前尽可能的熟练。人偶的操作方法教你并不难,难的是熟练度,你离开这里后估计就没有时间和场地去练习了,好好把握在这里的时间。”

“呼~”

李炎长呼一口气,紧张又忐忑的走上操作台。他不知道其他控偶师在学习的时候是不是看一次就得实战动手了,但他明白提壶是为了让他快速掌握,他心里算了算时间还有三个月他就十六岁了,按照南陵国的律法规定,天子满十六岁就得被带去皇城。所以正如提壶所说,他能学习的时间不多了。

沙沙……

李炎的手在杂乱的零件身上捋过,经过这几天的观摩让他真正见识明白到了提壶,这个师尊比他想象的要厉害得多,这样细微的工序以及可怕的毅力任谁第一次见,也会为之惊叹。以前提壶给他的那种慵懒感现在感觉起来也变成了一种另类的超凡脱俗。

炼制人偶所需要的精细和繁琐李炎他是看到了,但两年单调重复的修行早以锻造了他的心,使他的意志坚韧不拔,在练习秋叶刀的时候,躲避人偶追打的时候,他就尝尽了失败,所以到现在他也根本就不怕失败,断不会在这时候知难而退。

一个一个细小的零件被拿起,细小的零件多得让人眼花,这让李炎想起来拜师前那场陋室里的抓种子试炼。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炎全神灌完全不觉时间流逝,待零件全部被装起来后,对照着图纸开始雕刻纹路,这一步李炎做得很慢,看得非常仔细,一刀一划又慢又慎。

不远处正休息的提壶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李炎,惊讶喃喃自语:“一个下午了竟然也没有休息,他是投入到忘记时间了吗。而且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没出错!”提壶感觉自己的双手在发抖,这一刻他才感到自己是低估了李炎学习人偶的才能了,他之前害怕李炎会学不好这种顾虑简直可笑。想当初他和几位同学一起学习人偶,一个下午过来可是错误不断,他算是成绩最好的也没两个时辰就出错了,而且还是在他有提前几天做功课的情况下。

提壶眼睛紧紧盯着忙碌中的李炎,仿佛在看一块有待雕筑的美玉。

当最后一条纹路被雕完,李炎颤颤松开手。他的五指因为长时间工作已经僵硬了,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他的注意力由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放在人偶身上。

“做完了,接下来,是烧火。”豆珠大的汗水从他脸上滑落,李炎盯着火炉,他将零件息数放入炉内后待到里面的东西融化,接着很小心用勺子将溶浆勺出。

“滴答”一滴浆水往人偶手臂滴去,但却滴在纹路之外。李炎神色一济,他没想到这看似简单的滴一滴浆水却出错了,显然这只手臂已经不能用了。

第一次尝试失败了。溶浆滴落所要的控制度远超出了李炎的预想。李炎看着手中的溶浆愣了很久,随后又朝着另一条完好的纹路滴去一滴溶浆,但遗憾的是第二次尝试仍然失败了。溶浆有一小部分溅潵出了纹路范围。

“完了……”

接连遭到失败使李炎神情失落。

此时的提壶也正负手而立,一脸严肃一言不发,他想看看受到挫败后的李炎会怎样做。让他再次惊叹的事情发生了,受败的李炎没有退下休息而是收拾了一下失败的情绪,竟重新拿出一套零件,重新开始拼装起来。

还是刚才的步骤,先装零件然后雕刻再到浇铁浆。李炎把速度放到最慢,形如龟爬般慢一寸一寸地滴浆水,生滚的热气熏得他眼泪直流,李炎咬着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小心谨慎到了极点,这一次他把所有纹路都浇完,并且没有出现溢潵的情况。看着木偶手臂隐隐泛着红光,李炎长舒一口气,手臂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是头部。”没有松解,李炎继续下一个部位。

受了两年的鞭打和挥剑练习,加上提壶的餐食药浴,李炎比一般人还能能承受长时间劳动。虽然接下来的几天里,李炎接连失败,但失败又重新开始,累了休息饿了吃,甚至直接趴在地上就当是睡了,起来又继续。这股坚韧与毅力让一旁观望的提壶都为之动容,但这期间他没有跟李炎说任何话,只是一旁静静看着,除了会在屋内放置好食物给李炎饿时吃外他没有给过李炎任何帮助。

终于在一个手脚兼备完整的人偶真正制作完成时,李炎双腿已经麻木得几乎失去知觉,但他已然不在乎激动的声音颤抖回头看去:“成功了!我成功了……师尊你看。”激动间双脚一迈可竟不听使唤,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提壶一个迈步来到李炎身后,伸手轻轻托住李炎后背,神色中有着欣慰与赞许:“呵呵,第一次接触就做出完整的人偶,虽然用了一个月,不错不错。”

“啊?一个月吗。”李炎微微有些失望。

“不用一脸失望的表情,你做的很好了,要是换了别人恐怕一年也不行哦。”提壶笑着,话语中满是欣慰。

“真的吗?”李炎看着提壶,却没在提壶眼中看出谎言。 “说了是就是。”提壶表现出怒意。

听了这句话李炎这才满意,闭上眼睛任由疲倦的身体睡去,但醒来的时候没有向以往一样躺在木桶里泡着药澡,发现提壶正坐在他身旁,正抬头抚这胡须,看着天上的星星。

海南山的夜空繁星满天,星群最深处有一颗星辰的光芒格外明亮。

提壶见李炎醒来便指着那颗最亮的星道:“徒弟啊,那颗就是紫白金星。赋予你们天子使命的那星星。”

李炎揉揉眼睛,眼睛一眨一眨,望着天空,疑惑道:“没有呀。”

“认真看看,在月亮旁边云层里。”提壶有些不悦。

“哦看见了!”李炎仔细再看,果然看到月亮圆的云层中有一颗圆形的光点正散发着莹莹的光芒。

提壶摸着李炎的头,语重心长:“紫白金星再现说明离你离开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你是个好孩子,但到了外面可别什么情绪都表露在脸上。虽然你的韧性和资质都很不错,但是去了帝都,可不是只有天赋好就可以了呀。”

李炎眨了眨眼睛,他读过的书籍中有不少南陵国的历史,也知道一些宫廷内尔虞我诈。

“师尊,你是怕我被人骗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