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君御诸天 >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一章:袭杀,惊雷,白衣少年
作者:醉酒疏狂  |  字数:4034  |  更新时间:2019-06-28 18:24:40 全文阅读

“快,快,快,速度快点!”

“你,说你呢,特娘的,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

“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看着点,出了差错我们脑袋都得搬家。”

茂密的树林郁郁葱葱,一道道喝骂声伴随着一股萧杀的气息从林中传出,透过稀稀疏疏的叶木空隙,可以看到一队人马穿梭其中,中间靠后的位置还有一辆马车,装饰豪华,隐约可以看清有两道人影栖坐其中。

这一行人身着黑衣,目光警觉的走在这马车周围,似乎是在保护其中的人,而他们身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丝气息便让人生畏,竟都是武士境界的武者。

尤其那叫骂的武者身形更是彪悍,气息雄厚,身周隐隐散溢而出的血腥气息,让人心底发寒,其胯下骑着一只狰狞凶狠的墨顶金斑兽,威风凛凛,居高临下的看着手下这些武者,呵斥之间,还不忘警惕的探查周围。

“好端端的,这天,怎么变了?”

邓岩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黑沉沉的乌云,眉头紧锁,忍不住自言自语,心中莫名的出现一阵惶恐,这感觉更是伴随着这乌云的到来愈加浓郁。

“希望这次不要出现什么变故,没想到少爷竟然会将这宝贝交予我手。”

强压下心中的不适和压力,邓岩整了整情绪,再次大吼一声,催促众人赶路,语气也更加急迫:“快,速度加快,暴雨要来了,最好在今天天黑之前赶到城中。”

似是应了这大汉的猜测,阵阵冷风袭来,即便是这些修炼已久的武者都忍不住有些凉意,下意识的缩缩脖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低声唾骂,双目不经意的扫视着那马车,眼中透着讥讽和不甘。

“呸,奶奶的,老子千辛万苦的赶路,还要护送他们在里面享受。”

“嘘,你不要命了?小声点。”

“怕什么?不过是个废人罢了,居然让我们护送?什么东西。”

几个武者愤然,显然心中颇有怨念。

当然,这也怪不得他们,武道世界,实力为尊,那马车中如果是别人,或是领头的邓岩坐在其中倒也罢了,但那里面坐着的却是一个不知来历姓名,四肢尽废,四感皆无,彻头彻尾的废人。

“轰隆!”

黑云中一声闷雷响彻整个树林,沉闷的压抑感愈加浓烈。

“你们几个嘀嘀咕咕在说什么?快滚,滚快点。”

邓岩见几人交头接耳,顿时虎目一瞪,一股迫人的威势迸射而出,这几名武者顿时噤声不语,连连赔笑着加速赶路。

见此,邓岩冷哼一声,便要骑着这坐骑向前巡视而去。

忽然,胯下的墨顶金斑兽低吼一声,传出一道危险的警惕声,邓岩的身形猛然一顿,双目瞪起,整个人如同发现猎物的野兽,气势骤起。

“何方宵小,给老子滚出来!!!”

邓岩口中咆哮一声,一股摄人的威势扩散而出,惊得四周鸟儿惊叫四飞,周围的武者也是身经百战,见到邓岩这气势的变化,仅仅一瞬间便已经警惕起来,做好了战斗准备。

“嗤,嗤,嗤。”

随着邓岩的声音传出,回音渐渐消散,蓦然间,原本安静的林中忽然传出一道道草木树枝婆娑摩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窸窸窣窣包围而来,一股沉重的压抑之感犹如一块巨石横压心头。

听到如此声音,邓岩双目一缩,眼中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凝重,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如此大胆,埋伏于此,但更让他心惊的是,这路线可是少爷亲口吩咐,如此异变,很显然…有内鬼!!!

但此时来不及多想,邓岩身躯一震,武师后期的强横威势扩散而出,同时体内灵力澎湃运转,沉声低喝道:“我等乃水家之人,各位,莫要给自己惹麻烦,水家怒火之下,阁下可要三思。”

“桀桀,水家之人?”

“水家的怒火,我等正要领教一番。”

邓岩话音刚落,一道剑芒伴随着阵阵阴冷的讥讽声从林中疾射而出,寒芒所指正是邓岩胸口心脏之处,来人出手狠辣,凛冽的杀意毫不掩饰。

同时,周围的林中也窜出一道道蒙面黑影,反手握刀,身周灵力咆哮,向着水家护卫袭杀而来。

“好胆!!”

邓岩见状又怒又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北苍大陆竟真的还有人敢对水家出手,愤怒之余,这剑芒已经近在眼前,心中惊讶来人的实力,但其脸上却毫不慌乱,脚下一蹬,整个人翻身而起,一掌临空拍出。

剑芒掌劲相接,掀起一阵气浪,邓岩趁机拉开距离,一柄大刀已然握在手中,升腾的战意更伴随着强烈杀意,一招之下,对方强弱,心中便已有数。

可正在他闪身准备反攻之时,心底蓦然升起一阵极其危险的警兆,一股冰冷的气息从身后传来,邓岩心中一惊,刚要动作,却已然来不及。

“噗哧!”

邓岩身形一颤,只听一声利落的刺割声传来,胸口一阵痛楚,下意识低头看去,却见自己的胸口已经被鲜血染红,一柄嘀嗒着鲜血的刀尖,穿过胸口正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你,你们,竟敢.....唔...”

邓岩一脸不可置信,但身体的困乏和冰冷之感已经席卷而来,还想说什么,身后那人却是将长刀缓缓旋转,残忍的从他身体中抽出,强烈的痛楚让邓岩说不出一句话来。

“桀桀,邓岩,没有想到吧,你也有这一天?”

“你,宫,宫....”

邓岩听到这声音,身躯一抖,目露惊恐之色,用力的想要转过头来看清背后人的面貌,却无济于事,就连这断断续续的话,也被人打断。

“哎,你说错了,我是云家.....”

身后那人阴恻恻一笑,裸露在外的眼眸透着一丝残忍和得意。

“好了,别磨叽了,迟则生变......”

“啊!!!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滚开,滚开!”

那人正在戏弄邓岩之时,林中先前出手佯攻的武者也到了跟前,正说话间却被一阵尖叫声打断。

身后那武者此时也没有了兴致,抬手一剑便将邓岩一刀两断,随手扔在地上,邓岩瞪大的双眼充斥着不甘,目光死死的盯着来人,恍若死不瞑目一般,但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水家的武者看到邓岩身死,顿时心生绝望,还妄想求饶留得一命,奈何武道世界冰冷无情,众人都被无情屠戮,只剩下来人荒诞淫邪的大笑和那马车中婢女惊吓的尖叫声回荡在这树林之中。

“桀桀,这婢子长得倒还不错,怎么样?要不要让哥几个爽一爽?哈哈哈哈!”

“说的不错,正好发泄一下身上的戾气。”

“你放心,我们哥几个可是会好好待你的,恩?嘿嘿嘿。”

“嘿嘿你个大头鬼。”

这几名蒙面武者正调笑着,身后却传来一声喝骂,顿时让这些武者嘘寒若惊,两道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传来,正是那为首两人大步而来:“赶紧将事情办完,此地不宜久留。”

说着这武者转头一看,双目眯起,抬手长刀劈下,这马车顿时四分五裂,车中惊叫一声,婢女脸色苍白着瘫倒在地,使不出一丝力气,她竟是个普通人。

“谁?”

木屑飞散,车中一道人影露出身形,平静的栖坐其中,这一沉稳的模样,顿时让周围的武者汗毛竖立,如临大敌。

“慌什么?”

为首的武者低喝一声,见自己手下如此胆小心中有些恼怒,沉声道:“你们看清楚,这里面是个废物,一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物。”

众武者一愣,抬头看去,只见坐在其上的却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一身白衣长袍,墨发飘飘,不拘不束,面容白皙,刀刻的眉,高挺的鼻,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脸上却挂着一丝温润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仿佛在他们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浑然天成的天刻之玉。

“你是何人?还不快快滚下来。”

这时,一名武者叫喝一声,语气中带着些许嫉妒之意。

“蠢货。”

这武者刚刚开口,就被为首那人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人双目无神,眼朦白膜,明显就是一个瞎子。”

“与得到的情报一致,这人便是水家那个被古怪养起来的废人。”

听到为首这人如此说着,周围的武者脸色好看了很多,再次看向这少年的目光则多了一丝同情和讥讽,还有些许好奇。

“轰隆,轰隆!!”

这时,乌云中传来阵阵雷鸣,冷冽的寒风也愈加急促。

为首的武者微微抬头,皱了皱眉,开口道:“快点解决了他们,做完事情,马上离开。”

众人回应一声,正要四散离去,各自去做事,而先前那说话的武者却是残忍一笑,挥剑而起,就要将这少年和婢女斩杀于此。

却在这时,异变徒生。

“轰!!!”

只听得一声巨大的轰鸣响彻天地,众人双眼一片闪白,来不及多想,他们几乎本能的向后退去,警惕防备,等待眼睛的适应恢复。

“这...”

忽然,一道带着恐惧的惊呼声传来,众人慌忙看去,只见要斩杀那少年和婢女的武者已经不见了踪迹,而在两人前方,却出现了一堆碎散的肉块,腥臭扑鼻,那婢女也是跌落在马车之下,瘫倒在地,神色惊恐。

“轰轰轰!!!!”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众人还没有从恐怖猜测中回过神来,只听乌云之上雷声滚滚,一股心悸的感觉如一只大手,死死的攥住众人的心脏,恐惧蔓延。

“快退!!”

为首两名武者见此心下骇然,口中大吼一声,慌忙后撤,心底的恐惧让他们根本无法顾及这些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武者。

两人刚刚撤身,只见道道惊雷从头顶阴沉的乌云之中咆哮而出,狠狠的轰落下来,来不及逃散的武者瞬间便成了雷下亡魂,天雷之下岂有完卵?

这突然的变故,让众人心底寒意升腾,而更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这带着毁灭气息的雷霆,其目标,竟似乎是那坐在马车之上的白衣少年。

此时那白衣少年白衣碎散,皮开肉绽,结实的肌肉上溢流着腥红的鲜血,搭配其脸上的笑容,让人不觉有些心悸。

“轰轰轰!!!”

“竟还有?”

惊雷再起,为首两人听闻此声心头一颤,眼睁睁的看着那天雷直直的落下,轰击在那白衣少年身上,鲜血碎肉四散而飞。

如此一幕,让两人不由得双目凝缩,面色沉重,要知道他们一同而来的武者都是清一色的武士境界,其中不乏高阶武士,但都在这天雷之下灰飞烟灭,可眼前这比废人还不如的少年竟不过是伤到了皮肉?

“九道天雷?!”

惊雷尽落,黑云压城,其中一人咽了咽唾沫,语气艰难,整个人如同做梦一般,此时他们再看向这白衣少年的目光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个废人,竟能接下天雷?

眼前这少年染血的白衣,绽开的血肉,温润无感的笑容,无一不在重重的冲击着他们的心头。

恍然间,明明近在眼前的少年,却给人一种咫尺天涯之感,更同人间的神祗,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又有一种极致的孤独,仿佛与人世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这莫名的感觉让众人一时间都不敢轻举妄动,若大的林间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只剩下婢女的痛苦低吟轻轻回荡。

“大,大人,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杀了他?”

一名伤势稍轻一点的武者走到带头两人的身边,嘴唇打颤,浑身都打着哆嗦,颤声问道。

“此人诡异,但这次行事必保万无一失,不能有任何差错,当然...”

为首一人看着白衣少年目光闪烁,心中微微思虑,刚想开口回应,忽然一阵突兀的寒风拂来,一股让人绝望的恐惧从他的心底蔓延开来,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无法动弹分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