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乾宇无锋 > 第二卷:渐行渐远
第一百三十三章:怒!禽兽不如!
作者:来碗面汤喝  |  字数:5138  |  更新时间:2020-01-26 00:00:48 全文阅读

“古小子!你是不知道战百川那厮有多恶毒!简直!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你恼怒成这般样子?今生不是带你去查看那男童的身体吗?到底是发现什么?”

灵魄听罢正想回答,却见莫轻羽也来到了天灵星海之中,连忙将其一同叫了过来,而后方才继续愤恨道:“莫小子!如今看来那战百川就算杀了也不足未过!这般残忍的手段,恐怕稍微有些人性都无法对孩童下手!更何况还是他自己的亲侄子!”

“灵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你也这般愤恨?战大哥究竟做了什么?”

“你竟然还叫他战大哥?!倘若不是本灵对气十分敏感,想来也不会发现这般阴险恶毒的手段!”

“今生,莫要说灵魄如此这般,方才本尊不过听了只言片语,便已经气愤不已,倘若本尊体魄还在,定要将这厮挫骨扬灰不可!”

莫轻羽看看因为生气而浑身颤抖的灵魄,又看了看双目之中杀意尽显的古晨阳,再加上先前听到的些许,转瞬便已猜出个大概!那战邵项所谓的活不了多久,想来便与那战百川有着不可割舍的关系!

“灵魄,你还是先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毕竟现下我还知之甚少,自然不能体会你们的心情。”

“莫小子你听好了!那姓战的说是来为男童寻得风暴之灵,解决身体杂症,其实这全都是一派胡言!可还记得当初本灵对你说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悟,有的是五行三元,有的是天地之力,有的是体魄武道!不同体质所修炼之法亦有不同,若是对了自当事半功倍,若是错了怕是寸步难行!”

“这个自然记得,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同方才的事情有什么关联?难不成项儿有着得天独厚的风之感悟?!”

“不错!不过现在也已经被那厮给吞噬的差不多了……”

“什么?!这东西不是先天所有吗?怎地还可被他人所吞噬?难道战大、战百川修行了什么邪术不成?”

“不错!但所修为何本灵暂不清楚,不过貌似古小子知道一些。”

古晨阳见二人扭头看向自己,不由摆摆手说道:“本尊只是猜测罢了,但那邪术太过诡异,并且非魔族不可修行,人类的体魄根本无法承受此邪术的反噬之力。”

“先不管是不是你所猜测的邪术,即便是有些许类似,同样乃天地难容之法!”

“正是因为此法天地难容,所以就连本尊之父,魔族之主,都曾明言禁止过,但凡修习这噬魂采元术,直接抹杀神识魂魄,消散于天地之间!”

莫轻羽听到这里,不由为之动容,没想到素来被称之为残暴不仁,嗜血杀戮的魔主,都如此的厌恶那邪术,可想这所谓的噬魂采元术究竟是何等令人憎恨!

“想来你二人只闻其名便已猜出这邪术的歹毒之处吧?”

“前世,还望你莫要再卖关子了,此事关乎那孩童的性命,倘若早些说出,也许还能有救!”

“只怕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按照方才灵魄所述那般,想来这被唤作项儿的男童,方一出生便被那人在体内种下了噬魂蛊,而经过这十年来的不断吞噬,才会出现内脏枯萎的症状!”

“可、可他究竟为何如此对待项儿?项儿可是他的亲侄子啊?而且他为何偏偏要选择这无辜的孩子?”

古晨阳看着神情满是痛惜的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唯有继续讲到:“因为那项儿极有可能便是仅次于神体的引魂灵体!而且还先天拥有着风之领悟,也正是如此,才会被那用心歹毒之人残害!”

“敢问前世可有几分把握?亦或者有什么办法能够验证?”

“若想验证除非天人之境大能方可,不过先前听说他体内那怪异黑点特征时,本尊便已经有些起疑,而方才灵魄检查项儿丹田后,发现一处与其恰恰相反的白点,如此才敢如此断定!因为那采元蛊便是呈现白点之状,甚是难以察觉!”

说道此处,发现莫轻羽准备闭上双眼,想要离开天灵星海时,古晨阳连忙开口道:“等等!本尊若是猜的不错,你这么急着出去,无非是想将项儿体内的抹杀,对与不对?”

“哼!那采元蛊如今把项儿害成这般模样,难道不该除去吗?”

“自然不可,若说采元蛊未到六年之期被驱除体外,倒还有那么一丝机会救治,如今已经过了十年,早已经如同其心脏一般!”

“那、那难道就没有救治的办法了吗?!就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方才十岁的孩童,白白死在眼前不成?!”

“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却……”

“无论多难我也定会去做!还望前世指点一二!”原本已经有些心灰意冷的莫轻羽,突然听其说还有办法,连忙打断急切道:“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孩童,莫说是我,就是你们又怎能忍心?!”

“今生,你先听本尊把话说完。”见其慢慢冷静下来后,古晨阳方才继续说道:“本尊也想救那项儿,甚至恨不得亲手除了那厮,但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救治,而目前的救治之法,便是让那厮将体内的噬魂蛊自愿转移至项儿体内,同那采元蛊相互融合,如此方可真正的将他救下。”

“好!若是没有别的事情,那我这便出去解决!如果口说无用,便用拳头打到他屈服!”

看着眼中尽显暴戾之气,下一刻便离开的莫轻羽,古晨阳则满脸欣慰之色,搞得灵魄十分不解。

“古小子,你到底在想什么幺蛾子?本灵怎地感觉你似乎很开心?”

“哈哈,若是此次能够解决他的伪神之体,本尊怎会不开心?只是可怜了那孩子……”

“你这话到底是何意思?!难道你方才说的办法!”想到此处,灵魄便已盘腿而坐,似是要施展秘法将其阻止!

“灵魄!”古晨阳见状,连忙将其拦下安慰道:“你且听本尊把话说完!”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本灵虽然不过是把兵刃孕育而生,但多少也不像你这般毫无人性!心思歹毒!”

“灵魄,一个根本无法救治的孩童,与不计其数的生灵相比,哪个更重要些?”

“这……”灵魄听到这番话,顿时便明白了古晨阳为何这么做,可是内心依然无法接受这般残酷的事实。

“当然若是有一个可以让他活下去的方法,本尊定然会回答两个都重要,可是如今在他即将失去生命的时刻,却能救下无数生灵,你觉得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哎~本灵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你觉得若是莫小子知道了真相,会如何回答?”

“哈哈……”古晨阳听到这般反问,忍不住笑出声来,不以为然的说道:“依照他的性子,定然如你这般叫骂本尊几句,可是过不了多久,他定然会向本尊赔不是!”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此法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放心吧,本尊还在这里,便一定能够保他万无一失……”

看他说着说着,神色便暗淡了下来,灵魄之前的酸涩感突然更加强烈起来,只是依然不知道因为什么。

出了天灵星海后的莫轻羽,双眼因为气愤布满了血丝,更是有着一缕黑气若隐若现,悄悄地来到战百川身边将其唤醒,紧接着施以眼色,让他莫要吵醒身旁的战邵项,而后便向着一旁走去。

“莫兄弟为何此时将我唤醒?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难道战大哥当真不知道我为何叫你过来吗?”

“这个……战某人自然不知,还望莫兄弟提点一二。”

看着他那疑惑不解的眼神,莫轻羽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但是又不愿当真与其交恶,不过怎么说对方也是凝神后期的阶位,倘若真打起来,自己的胜算不过一二罢了。

“战大哥,小弟感谢你之前的舍命相救,可一码归一码,有些事情还望能够尽早回头,莫要等到以后彻底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亦或失去了心中最重要的人时,再去追悔莫及,不然一切都晚了。”

“哦?听莫兄弟这话,想来是发现了什么?”

“战大哥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小弟发现了什么,也知道小弟想说些什么,如今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便也没有必要再这般藏掖下去!”说到此处,莫轻羽突然神色一冷,沉声喝道:“想来项儿并非是什么伪神之体吧?!”

“呵呵,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可是为我行气疗伤的时候?”

“倒也不全是,因为先前只是有些疑惑,为何自己体内的玄气竟然会受到一股吞噬之力,后来方才发现那并非是什么吞噬之力,而是两者之间有着极其相同的地方!”

“不错!你既然知道两者之间有着相同的地方,那还有何脸面,在战某面前叫嚣?你我本就是同一类人,何必遮遮掩掩去当那好人?!”

看着战百川面目狰狞的样子,心中竟然感到一阵厌恶,因为自己这般还不是为了这所谓的天下生灵,可是如今心底的伤疤再次被解开,怎能不恼怒?!

“呸!你也配说和我是同样的人?!简直是笑话!”

“莫轻羽!不要当自己是什么正义之士!倘若不是老子想要借你的力,早就将你除去!不过区区化丹后期,在老子面前依然如同蝼蚁,要是再敢这般放肆!信不信老子下一刻便杀了你!”

“呼……”莫轻羽听罢,虽然心中毫无畏惧,但却知道此刻最重要的,便是劝说他将自己的噬魂蛊转到项儿体内,随即缓和下情绪继续道:“战大哥,你我就算要打,是不是也应该先救了项儿?他可是你的亲侄子,回想一下他每次看到你时的喜悦,他每次唤你叔父时的爱戴,难道你真的便忍心他方才十岁,便要命丧黄泉吗?!”

“哦?怕了便是怕了,何必说出这般理由?不过战某自己的亲侄子,战某怎会不关心?哎~也罢,即使修为通天,失去了想要守护的亲人又有何意义?谢谢莫兄弟点醒在下……“

“战大哥客气了,既然已经醒悟过来,还望快快救治,毕竟项儿的身体现在已经极其虚弱,实在是耽搁不得!”

“好,你且将他扶起坐好,战某这便将噬魂蛊给他渡过去!”

“好!”说罢,莫轻羽转身便向着战邵项走去,虽然觉得此番太过顺利,但想到两人之间毕竟血浓于水,转而便也不再怀疑,只是猛地感觉脑后一疼,下一刻便失去了意识。

“呸!没想到堂堂魔神林震岳,竟然收了这么一个白痴做亲传!”看着被自己一拳打晕躺倒的人,在看看自己还未收回的右手,转而面目狰狞哀嚎道:“啊!~贼老天!为何他这等白痴不过二十出头便已有如此实力!为何生我战百川而不予以天赋?!为何逼得我唯有修习邪术方可提升自身?!为什么!为什么!为……”

原本正在睡梦中的战邵项,突然被耳边传来的巨大吼叫惊醒,连忙坐起身来看向身旁,却发现叔父和大哥哥不知去了哪里。

随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发疯咆哮般的人似是自己叔父,可这样的叔父却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一时间竟然显得有些呆滞。

“项儿?怎么睡醒了?”

“嗯?啊!叔、叔父!”

“哦?看到叔父为何这般表情?可是叔父有什么地方吓到你了?”

看着眼前面目扭曲,声音充满阴邪的叔父,战邵项忍不住向后退去,只是不管怎么退,那可怕的叔父都紧紧跟着。

这一刻自己多想呼喊,将大哥哥喊来救下自己,可是嗓子仿佛被堵住了一般,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唯有不停地后退。

“呸!你这个小畜生!亏得叔父这般疼你!你竟然这般厌恶叔父!真和你那混账老爹一样!”看着那不断后退的亲侄子,战百川一时之间变得更加恐怖起来,言语中更是充满了愤恨。

“你倒是继续退啊?!怎不退了?!哦~可是没了气力?退不动了?哈哈……战千钧!当初你仗着自己实力强横又是长子!狠心抢走了婉儿!可有想到自己唯一的儿子竟然会惨死在这里?!”

“项儿~你长得像极了你的娘亲,这双明亮的眼睛,这高挺的鼻梁,还有这秀气的眉毛,太像了,太像了!哈哈……”

“呸!李婉儿!你也是个贱人!竟然因为老子始终突破不到筑基阶位,便一直瞧不上老子!看到没有?看到老子现在是何阶位没有?!”

看着眼前熟悉而又可怕的叔父,听着那一声声的咆哮与辱骂,似乎渐渐的离自己远去,战邵项的呼吸渐渐弱了下来,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双唇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是在喊着爹爹、娘亲、还有叔父……

被重创后脑晕厥过去的莫轻羽,慢慢的有了意识,只是因为脑袋一片昏沉,使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耳边不断传来杂乱的咆哮声,那声音似是野兽的哀嚎,又似厉鬼的悲鸣。

直到那声音再也听不到,四周又恢复到了先前的死寂,身体依然不听使唤,不过却发现呼吸十分困难。

咬牙拼尽所有的力气,这才将脸转向了一边,如此方可呼吸顺畅一些,微微抬起眼皮,借着微弱的神魂光亮,发现四周的一切十分模糊。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只见不远处有着两个大小不一的黑影,其中一个小的黑影便悬浮在那个大些的黑影上空,看起来十分奇怪且又显得诡异……

“臭小子!快点站起来!倘若让那混账将采元蛊重新吞回体内,同那噬魂蛊相互融合,你的死期便也不远了!”

“臭小子!既然醒了就别趴着!给本灵快点起来!莫不是真的嫌自己命大不成?!”

听着耳边传来的呼喊,听着那熟悉而又万分焦急的声音,昏迷前的种种不断涌入脑海之中,当双眼彻底看清那一大一小两个黑影后,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猛地站起身来!随后一边怒吼着,一边向着那黑影处冲去!

正在将采元蛊引回自己丹田的战百川,听到动静后连头都没回,反手就是一掌,只听‘咚’的一声,那冲来之物便被打飞回去数丈远!

“战百川!老子杀了你!”原本愤怒不已的莫轻羽,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个修者的身份,只顾着本能的冲杀而去!在突然遭到这般重击,方才回过神来,从身后不知名的大匣子中取出枪剑,再次飞身而去!

“真是讨厌,像个臭虫一般!嘿嘿……”发现其被击飞后,竟然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战百川心中顿时不悦,不过却与方才一样,头都没回的又是一掌挥去。

只是下一刻突然感觉到危险来袭,连忙飞身向着一旁闪去。待回头看去,只见那柄先前便察觉到古怪的重剑,此时竟然拉出层层幻影,从正上方,向着自己方才所站的位置狠狠砸去!

那古怪的重剑方一落下,便深深的埋进了黄沙之中,激荡起大片尘土,使得完全看不清那破坏自己好事的臭小子,现下身在何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