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剑之主 > 劫天之主
001-剑指倾南
作者:鬼莲  |  字数:5068  |  更新时间:2019-07-27 13:14:04 全文阅读

  落云山,阎王崖,山崖下万丈深渊,一个被世人称为死神的墓地,就连大陆最顶尖的强者都不敢冒险下去。

  阎王崖边,一个蓝发黑瞳青年,他全身布满数不清的伤口,只停留了片刻,地上便汇集了一滩血水。

  青年手持一柄血红锯齿剑,胸口剧烈起伏,口中发出的喘息声粗重的吓人,若非将锯齿剑抵在地面,恐怕连站立都无法做到。

  他缓缓抬头,一双冰冷如九幽炼狱的黑眸正怒视着前方黑压压一群人,目光盈满无尽的杀意,嘴中斜起一抹深入骨髓的傲气,以及藐视众生的嘲讽。

  “哈哈哈,夜倾南,如今你身受重伤,几近油尽灯枯,若是束手就擒,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没错,只要你将劫天剑交出,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夜倾南,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等神剑不是你一介散修配拥有的,速速交出,否则定要你尝试万剑穿心之痛!”

  人群发出阵阵吼声,每一句都喊得义正言辞,理所当然,好似那柄剑本就属于他们。

  夜倾南艰难抬剑,直指最前方,眼睛已眯成一条危险的弧度。

  “老狗们,你们为得此剑,追杀本座一个月,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葬灭一百八十长老,有这些人给我陪葬……啧啧,妙极了!”夜倾南嘴角咧起一抹嘲讽,说出的话宛若地狱恶鬼的嘶鸣。

  话音一落,人群不少人生出不妙的预感。

  “既然我今日注定身死,你们也别想得到这柄劫天剑,哈哈哈……”夜倾南向身后的悬崖一个跳跃。

  “不好,他要跳崖,快拦住他……”

  随着这一声大吼,十数名强者飞掠而去。

  看着眼前这几张丑陋的嘴脸,夜倾南用所剩的力量挥出最后一剑,嘴中发出狂傲到极点的冷笑。

  “你们这群狗杂碎杀不了我,也没资格杀我,劫天剑你们更没资格拥有,哈哈哈……”

  随着夜倾南的笑声缓下,他已闭上了双眼!

  他孤傲一生,痴迷剑道,以一己之力成就剑君,最后却因身怀劫天剑遭到诸多势力觊觎,势单力薄之下无力抵抗,自跳阎王崖……

  夜倾南的身体快速坠落,手中的劫天剑突然亮起红芒,随后,他的整个身体凭空消失。

  圣灵大陆,尼洛城。

  夜家,一座残破不堪的庭院中。

  一个约莫十二岁大的少年正晕倒在地,脸上泛动着苍白之色,赫然是夜倾南。

  半刻钟过去…

  房门被打开,一个衣着朴素的下属端着一碗药汤走了进来!

  “醒醒,你的药端来了,别在这装死,老子没空在这等你!”下属抬脚踢了踢少年,脸上满是不屑,没有丝毫下属该有的样子。

  夜倾南眉头皱了皱,意识逐渐苏醒,少顷,他缓缓睁眼。

  我不是死了吗……

  怎么还可以听到声音……

  夜倾南大脑一片混乱,依旧躺在地上。

  “醒了就快起来,别在那磨磨蹭蹭的,我没功夫跟你耗!”下属再次抬脚,当他就要踢在夜倾南身上时。

  当——

  夜倾南的脚不知何时扫向了那名下属,后者还未反应过来,身体直接摔倒,那盛汤的碗摔在地上,满地都是碎片。

  夜倾南缓缓站起,脸上一片迷茫,仿佛刚才全然是下意识的动作,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好你个废物,竟敢对我动手,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下属狼狈起身,指着夜倾南怒吼,然后拿起一旁的扫把,朝着他直接拍去。

  就在这时,夜倾南本能的闪过身,一只脚下意识抬起。

  砰!

  下属的腹部被一只脚狠狠揣中,撞击在了墙上,下一刻,他捂着肚子蜷缩了起来,嘴中发出痛苦的低吟。

  这时,夜倾南的脸色陷入呆滞中,脑海中的记忆如潮水般疯狂涌入。

  许久,夜倾南呼出一口浊气,他知道,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同名的少年身上。

  夜倾南,夜家嫡子,一个不折不扣的废柴,即便身份显赫依旧被家族之人所排斥,就连最低等的下人都敢对他不敬,甚至出手。

  父亲本是夜家的家主,在夜倾南出生两年后,他带回了一个女孩,名字叫澜儿,在那之后他便失踪,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就连母亲也这样认为。

  因为父亲早逝的缘故,他们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若非母亲夏水仙的守护,恐怕早已被那心如蛇蝎的二伯母,以及对他们冷眼相待的二伯赶出家门,甚至害死。

  十年的时间,夜倾南、澜儿以及母亲,三人相依为命,日子清苦却过得格外温馨,但就在不久前…

  想到此处,夜倾南瞬间回头,目光落在一个灵位上,那是他刚去世两天的母亲。

  霎时,夜倾南那迷茫的脸色沉下,剑眉皱起,一双漆黑的眼眸剧烈动荡,胸口更是起伏的厉害。

  “母亲……走了?”夜倾南一手捂着胸口,五指陷入其中,整个人都在颤抖。

  “呃…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心为什么这么痛…啊!”

  夜倾南半跪在地,按在胸膛的手在隐隐发颤,声音更是沙哑得难以听清。

  撕心裂肺的痛充斥着每一根神经,疑惑自己为何有这种感觉!

  他前世一生孤傲,无牵无挂,不知血亲为何物的他从未有过这种情绪……或许因为记忆融合的缘故,他才如此。

  下一刻,他那冰冷的目光投到那下属身上,后者直接打了个寒蝉。

  “怎么可能,你只是个废物,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下属瑟缩着身体,脸上满是惊恐。换做从前,夜倾南别说对他动手,就连大点声都不敢。

  夜倾南朝那下属缓缓靠近,最后停在他的身前,冷冷开口,声音嘶哑得宛若地狱恶鬼的嘶鸣。

  “澜儿在哪?”

  这一刻,下属慌了,他感觉到了死亡是如此的临近,仿佛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从地狱跑出的恶魔。

  感受到夜倾南身上那股凛然杀气,下属整个人直接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解释起来。

  “澜儿小姐为了换取灵药,将自己卖给了百花楼,现在她就在大厅中……”

  随着这一声落下,夜倾南的脑海如一道惊雷炸响,胸口剧烈起伏起来,他再次开口,声音低沉了数倍。

  “什么叫… 卖 给 了 百 花 楼…”

  此时,夜倾南剑眉紧蹙,全身释放着冰冷杀机。他前世就是个孤儿,现在母亲已经去世,澜儿成为了他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气氛陷入压抑,下属全身打颤,支支吾吾开口:“澜儿小姐想要给少爷买灵药治病,但是没钱,最后她将自己卖给了百花楼当丫鬟…”

  砰!

  未等下属说完,他整个人已被踹飞了出去,夜倾南转身取走两柄短剑,很快便消失在了此处。

  ……

  夜家,大厅。

  一个名为牡丹的中年妇女手持一柄花扇,来到一个十岁大的女孩面前,满脸笑意。

  “姑娘,只要你跟我回了百花楼,以后有你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受苦了!”

  名为澜儿的女孩螓首低垂,一双眼眸盈满了惊慌,轻声道:“我想回去看看倾南哥哥再跟你走行不行?”

  闻言,牡丹眼角微皱,脸色冷了几分。

  “姑娘,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了,别不识好歹,你可要清楚,你已经不是夜家的小姐了,只是我百花楼的一个丫鬟!”

  说完,牡丹直接伸手朝澜儿抓去,拉着对方朝着夜家出口方向走去。

  “哥哥,对不起,澜儿没有遵守承诺一直陪在你身边…”

  澜儿极力挣扎,却没有挣脱对方的手掌,夜家之人视若无睹,无一人上前帮忙……似是串通好了一样。

  这时,一道流光从远处掠来。

  咚!

  身体被贯穿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牡丹惨叫了一声,整条手臂直接断掉,然后倒在地上挣扎了起来,澜儿也因此挣脱了出来。

  随后,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大厅中,赫然是刚刚到来的夜倾南。

  周围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全然不敢相信这一幕。

  “那是……夜倾南?”

  “怎么可能,那废物竟然敢动手?”

  ……

  夜家人议论纷纷起来,声音满含震惊、错愕、不可置信。

  夜倾南不理会众人惊骇的目光,径直来到澜儿的身边。

  “哥哥!”澜儿惊呼一声,直接将夜倾南抱住,两人就这般紧紧相拥着。

  “哥哥你终于醒了,澜儿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我真的好害怕…呜呜…”澜儿螓首深深埋在夜倾南的胸膛上,哭的梨花带雨,泪水如决堤的洪流般疯狂倾泻!

  夜倾南脸上的冷意散去,一双手不自觉将身前的女孩抱住。就连他都没有意识到,现在所做的一切全然是下意识的,就连刚才出剑都没有经过思考。

  这时,一段记忆在夜倾南脑海浮现。

  ————

  “哥哥,那些人又来了!”

  “别怕,有哥哥在,你快回母亲那里!”

  “我不,我要待在哥哥身边!”

  ……

  “亏你还是夜家嫡子,一个天生的废物罢了,连我一个下人不如,就算把你打死,夜家也不会把我怎样,哈哈哈…”

  “被打都不敢还手,你根本不配做夜家嫡子!”

  “若我是你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还活着干嘛!”

  “像你这样的人活在夜家就是浪费资源!”

  ………

  “你们都给我让开,不准欺负我哥哥…呜呜…”

  “呃…啊…澜儿快离开这里,回母亲那…”

  “我不,我不离开,有本事你们就打死我,娘亲知道了一定让人打断你们的手脚…呜呜…”

  ————

  月倾南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眼周围一张张丑陋的嘴脸,心中一阵感叹:“你越是表现得懦弱,他们就越会得寸进尺,若你稍强势一些,他们哪还敢多嘴半句!”

  就在这时,牡丹从地上站起,一张脸浮现狰狞之色。

  “你竟敢伤我,来人,给我拿下他!”牡丹嘶吼出声。

  下一刻,百花楼的护卫围了起来,有两名朝夜倾南走去,夜家众人站于原地,没有帮忙的意思。

  夜倾南环视一圈,眸中闪过一抹不屑,一手将澜儿揽在身边,取出另一柄短剑,冷冷开口:“妄动者,我必诛之!”

  夜倾南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场之人都能清楚听见。

  夜家之人纷纷面露骇色,他们没料到那懦弱少年竟会说出如此强硬的话。

  这时,夜倾南冷冷注视着那两名护卫,目光盈满了杀机,若他们敢靠近,他会毫不留情动手。

  “还不快上,给我拿下那小子!”牡丹见那两名护卫愣住,顿时怒吼出声。

  霎时,两名护卫各持一柄利剑朝夜倾南刺去,似要将后者重创。

  “哥哥!”澜儿小脸惊慌,紧紧抱着夜倾南,不敢看向那两名护卫。

  叮叮!

  随着两声清脆的剑吟传去,两名护卫的脖颈处浮现一条血丝,直接栽倒在地上。

  “死……死了?”一名护卫眼睛睁大。

  “怎么可能,那可是青铜三星的武者!”另一名惊呼出声。

  夜家众人更是瞪大了双眼,特别是端坐在大厅中的一个名为夜天龙的少年,他脸上的震惊比起任何人都要强烈。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夜天龙低喃出声,没人注意到他的反应有多强烈,仿佛见了鬼一般。

  这时,夜倾南再次开口,声音冰冷刺心:“还有想死的尽管上来!”

  话音一落,全场一片寂静,全都被夜倾南的话所震撼。

  不知过了多久,夜家一个名为夜凡的少年出声:“他竟然真的敢动手,那可是百花楼的人,这下麻烦了!”

  “百花楼可是黄家门下的产业,他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了!”

  黄家和夜家同为尼洛城大家族,彼此间有竞争也有合作,这次的交易被夜倾南打乱,无疑会触怒黄家。

  牡丹从惊骇中回神,似是连手臂传来的伤痛都忘记了般,她朝夜倾南大吼道:“你竟敢杀我百花楼的人,你夜家真是好大的胆子!”

  “你们给我上,把他拿下!”牡丹朝其他几个护卫大声喊到,她不信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一个。

  然而她的话音落下,却没一人上前,那些护卫可是亲眼看到两名同伴死在对方手上。

  夜倾南漠然看着这一幕,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他乃一代剑君,即便元气全无,身体孱弱不堪,那也能完虐这群货色。

  牡丹紧咬着牙齿,极力忍受着痛苦。她此次前来只是为了接走眼前的女孩,并没有带什么护卫,半路杀出的夜倾南让她感到一阵压力。

  “我们回去!”夜倾南将澜儿的手拉过,朝原先的方向离去。

  “站住!”牡丹大喊。

  “还有何事?”夜倾南头也不回,冷冷道。

  “我百花楼已经付了钱,你们中途反悔,自要十倍归还我百花楼,否则黄家定然不会就此罢休!”

  夜倾南回头,冷冷注视着牡丹道:“第一,澜儿是我妹妹,你这种贱货没资格谈论。第二,我没有同意过此事,哪怕是黄家家主到来,也无法从我手中带走!第三,你若是再敢多言一句,我让你立刻死在这里!”

  话到最后,夜倾南身上的杀意悄然释放,他前世身为剑君,敢这样与他对话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死了,若非必要,一般的垃圾他懒得动手。

  感受到那股杀意,牡丹顿时止住话音。他相信,她要是再敢多嘴,对方绝对会杀了她。而黄家虽会因此震怒,但绝不会大动干戈,她只能是白死!

  想到这里,牡丹连忙闭嘴,目光都不敢触碰到夜倾南。

  很快,夜倾南带着澜儿离开了大厅。

  这时,牡丹眼波流转,突然朝大厅中的夜天龙喊到:“你们夜家就是这样跟我百花楼交易的?”

  语落,夜天龙面庞抽搐了下,然后快步上前,赔笑到:“呃,这是误会,误会!”

  牡丹脸色阴沉,咬牙切齿道:“哼,我可不管什么误会,如今他打伤了我,还杀了我百花楼的人,这笔账没那么简单,我这就回去告知花娘!”

  “我们走!”

  说着,牡丹带着数人离开了大厅。

  大厅再次安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氛。

  “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而且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夜天龙喃喃低语。

  ……

  依旧是那座残破不堪的庭院。

  夜倾南带着澜儿一同走了进去。

  “哥哥,对不起……”澜儿垂下螓首,说出的话宛若虫鸣般微弱。

  夜倾南没有回应,而是一把抱住澜儿,房间像是陷入静止之中。

  这一刻,他放下了深入骨髓的冷漠,蔑视众生的高傲。他不再是剑君,而是澜儿的哥哥,需要用一生去守护妹妹的兄长!

  因为记忆融合的缘故,夜倾南相当于经历了原主的所有事,对于澜儿的爱护甚至超过他自己。

  “有这样的妹妹,怪不得你能忍气吞声数年之久…只可惜你最后还是死了…不过你放心,今后有我在,绝不会让人欺负我们的妹妹…也同时谢谢你,让我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夜倾南双手抱得更紧,心中暗暗想着。

  “澜儿不是故意这样的,哥哥不要怪澜儿好不好…”澜儿紧抱着夜倾南,声音满是后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