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自天上而来 > 第一卷 池中月
第一章 烟雨
作者:小能猫  |  字数:3834  |  更新时间:2019-09-03 17:51:38 全文阅读

江南。

时值梅雨季节,南河堤畔细雨朦胧。

有三条柳枝垂落河面,有草鱼为此探出水面,亲吻柳枝。

酒香不怕巷子深,用以形容这座小镇上的古巷最为不过,而南河畔第三条巷子就叫古巷,在那古巷深处,有两个铺子。

仙酿居,长生斋。

这日,仙酿居的老板外出送酒去了,铺上无人。

长生斋铺门半开,一名青衫少年坐于其中,一手持书,一手翻页。

少年便是长生斋的老板,很多人不知其名,只知他姓叶。

少年走进江南小镇的那年,长生斋便就此开了铺。

虽说铺面的租金不是很高,但这三年来却从无一名客人光顾,巷道对面的酒铺老板多少也有些担心,毕竟少年刚来时,还只是十岁出头的年龄。

长生斋内里,东南西北四壁上各贴有四张符纸,此时,朝南一方的灵字符正在燃烧,但那火势微弱,若是不留意去看根本发现不了,符纸也并未因火焰的灼烧而化为灰烬,仿佛永远也烧不完,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窗外有雨飘进屋中,屋内的窗沿下因多次受雨水滋润,已然长出了几根杂草。

少年并未起身也并未偏头,他轻轻挥手,便见那窗户合上了。

少年忽觉口渴,伸手便有一个小瓷杯从石桌上隔空飞来,稳稳地落到他手里,盛于杯中的水只是起了一丝涟漪。

喝下半杯水后,少年将书反盖在膝上,望向门外低浅水洼,低声道:“生意惨淡。”

......

梅雨持续了很多天,潮湿的空气让人很不舒服,至少刘大勇此时就觉得浑身都黏糊糊的。

刘大勇身着一件灰色脏背心,穿行在屋檐下,他刚送完最后一壶酒,正打算回去洗个澡,却是被迎面走来的一名老者给拦住了。

那老者身上穿的紫袍因沾有泥泞,显得有些脏。

那老者向刘大勇拱了拱手,道:“阁下可是江南本地人士?”

见其穿着听其口音,刘大勇便知面前的老者并非小镇上的人。

刘大勇摇头道:“不是,我家以前是益州的,十多年前益州大乱时才搬来这边。”

老者说道:“十多年前益州大乱的确死了不少人。”

刘大勇问道:“老人家有什么事?”

老者笑道:“实不相瞒,在下乃是殇州城人士,此番远赴江南只为寻找一间名叫长生斋的铺子,但却因不知那间铺子所在之处,此行已有数月,若是阁下知其消息,还请告知,在下定当感激不尽。”

“殇州城离这里得有千里之程,老人家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真是厉害,不过……”刘大勇露出憨厚的笑容,道:“老人家你接下就不用再奔波了,长生斋就在这小镇上,那眼下正好我也要回去,你就跟着我吧,我带你去,正好我的铺子就在长生斋对面。”

老者拱手言出谢意。

转过几个街角,两人便走进了古巷中。

行走间,老者忽然开口问道:“阁下的铺子与那长生斋隔街而立,想必对长生斋了解很多吧?可否请阁下告知一二?”

刘大勇用满是口音的普通话,说道:“长生斋是三年前开的铺,虽然说我的铺子就在对面,但说句实话,我完全不知道长生斋是做什么生意的,每天就看见小老板坐在铺子里看书,我偶尔闲下来就会过去和小老板聊聊天,不过小老板的话很少就是了,我说再多,他也只是点头‘嗯’上一句,但小老板虽然表面上冷漠,但心底却好得很。”

“以前我酒铺的生意特别特别差,小老板就给我的铺子重新取了个名,还亲手教了我一些特殊的酿酒方法,老人家你可不知道,才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赚的是盆满钵满,现在我这酒铺的名声都传到外地去了,好多商贾都跑来这边与我谈生意。”

“对了,老人家你千里迢迢跑来小镇找长生斋,应该知道长生斋是做什么的才对,怎么还来问我?”

老者轻拂白须,笑道:“呵呵,我们也只是有所听闻而已,并不知消息的真假。”

刘大勇好奇道:“什么消息?我住在对面三年怎么都不知道?”

老者说道:“此乃商业机密,就如同阁下的酿酒秘方一样,不方便与外人透露,抱歉。”

刘大勇耸了耸肩,不再追问。

长生斋内,少年正在看书,四周的空中尚还飘浮着几本书以及一个小瓷杯。

这时,少年听见有人在外面大声喊道:“小老板,我给你带客人来咯!”

少年挥了挥手,那些悬浮着的东西便以极快的速度回到石桌上,整齐摆放。

少年起身稍行整理衣装,便见刘大勇推门而入,在其身后还跟着一名面生的老者。

自一进门后,老者的脸上便浮现出浓浓的惊讶之色。

少年看了老者一眼,并无任何言语。

“小老板,这位老人家可是专门从殇州城赶来的,指明了要找长生斋,我也是顺路,所以就给带过来了,那你们就慢慢聊,我先回去洗个澡,等会儿还要酿酒。”刘大勇自顾自地介绍完后,便离开了。

屋内只剩下两人。

少年搬出一把椅子,道:“坐。”

但那老者却没有要坐的意思,而是走到石桌前,翻开其中一本书,略看了一眼,便又收回手,四处打量起来,并说道:

“听闻江南地区有个铺子名叫长生斋,可以接下任何委托,但又有谁知道,长生斋的老板竟是一名少年郎。”

少年没有理会老者言语中的讽刺,他伸手将窗户打开,随后又拿起石桌上的小瓷杯进行清洗擦拭。

放下瓷杯后,少年便拿着鸡毛掸子向老者走了过去,很随意地在老者身上刷了刷,并说道:“老人家既然年纪大了,还是少外出走动的好,莫要让灰尘污浊了自己的眼睛。”

老者明显是听懂了言中之意,道:“小老板若不露些本事,如何能让在下信服?”

少年一边掸着灰尘,一边说道:“你想见何种本事?”

老者沉吟片刻,说道:“能踏足世间三大极凶之地并做到安然身退的本事!”

一听极凶二字,少年手里的动作便停了下来,他拿起一本书后又走到一边坐下,不紧不慢地说道:“一刻钟后,梅雨将停。”

“小老板这是要学那些江湖算命术士,预测将来?”老者颇有兴致地看了看屋外后,说道:“虽说在下并不知道这种预测之法如何能让小老板在极凶之地活下去,但我对算命之法也有些兴趣,那在下便就等上一刻钟。”

今年的梅雨季才过了一半,而且那老者方才就已看出,接下来这场雨只会越来越大,短时间内又怎会停?

老者看向少年的眼神流露出好奇与讥讽。

坐了没多久,老者便走到对面仙酿居取了一壶酒,并留了一块银子在铺面。

老者回到长生斋后,没有坐上凳子,而是就坐在地上,也不知是不是他看那凳子干净,而自己衣服上脏得很,所以不愿上坐。

老者刚一拔出木塞,一缕香醇的酒味顿时飘了出来,就连墙角处的一只蚂蚁,也有了醉意。

几口美酒下肚,便见那老者的脸颊上浮现出满意之色,但从其目中却不见任何迷离之色。

不多时,少年正看得入迷,却听得老者在一旁说道:“小老板,已经一刻钟了,我看这雨是不会停的了。”

少年偏头看了一眼屋外,随后他便起身走到石桌前将书合上轻轻放下,在走向屋门的同时,朝南墙的灵字符上,那簇金色火焰,燃烧之势变得大了些。

少年缓缓走到屋檐下,抬头望了望朦胧天空,而后他单手背于身后,另一只手朝天一指,道了声“休!”

声起,雨止。

见状,老者一手持酒壶,一手握酒杯,满脸惊愕,若不是地上还有水洼,空气同样潮湿,老者甚至觉得这场梅雨从未来过。

少年转身看向老者,平静道:“老人家,如此方停。”

那老者怔了怔,这哪里是什么预测未来,分明是有通天的手段,完全不同于那些江湖骗子。

见老者还处于震惊中,少年缓缓说道:“老人家,你的酬劳是什么?倘若只是一些金银珠宝或美色,那就带着镇外那三百人离开吧,我不怪你们硬闯小镇之举。”

老者念及自己身份与年纪,强自镇定后,不解道:“在下不明白小老板言中的硬闯之意?我带来的三百人他们领我之命留守在了镇外,何有硬闯之说?”

少年冷漠地注视着老者,道:“不是领你之命,而是我不想让他们进来,几日前,当你们的目的地变成这座小镇之后,我便在路上设下了重重阻碍,可你们还是来了,好了,多说无益,现在你唯一能让我听下去的,只有酬劳。”

闻言,只见那老者瞳孔一缩,回想这几日来所遇的一切反常,他再也掩盖不住心中的震惊,当即放下一切猜疑和轻视,道:“在下带来的酬劳,是关于一样东西的消息,我听说那东西与传说中的十三神明有关。”

少年脸色平静,并没有逐人,他说道:“说下去。”

老者继续说道:“我想请小老板去一个地方将我家少爷救回来,到时候,我就将所知的消息告诉小老板。”

少年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从老者口中听完与委托相关的事宜,少年沉思了一会儿后,轻挑眉梢望向门外。

看来要离开一阵子。

这时,又听老者说道:“小老板您此番南下切要小心,您的敌人乃是朝廷。”

少年略作收拾后,说道:“无碍。”

他将四壁墙上贴着的符纸纷纷收入怀里,又拿起一把伞后便走出了门,反手将门锁上,其中一张符纸仍在燃烧,那符纸燃烧的火焰,并不是一般的火焰,不具备任何温度,烧不燃衣物。

仙酿居门前,那刘大勇刚洗完澡出来,似正诧异于梅雨的突然停歇。

少年刚撑开伞,便听得刘大勇喊道:“小老板,你这是要去哪儿?”

他说道:“刘叔,我外出一趟,时间或长或短,我不在期间,烦劳你帮我看一下铺子。”

刘大勇看出这是要出去做生意了,笑道:“行,放心去吧。”

少年点了点头,这便朝着古巷外走去,老者紧随其后。

行去不远,便听得老者不解道:“雨已停,小老板还撑伞作甚?”

少年稍抬伞檐,他怀里那枚灵字符上的金色火焰缓缓熄灭,早先消失的雨水凭空出现,梅雨再续。

梅雨突如其来,淋得老者是一个猝不及防。

“雨本不该止,我顺带帮你洗洗衣服上的污泥,不用谢我。”

少年撑着伞兀自往前走去。

老者望着背影,问道:“高人能否告知姓名?”

“叶如修。”

这三个字长久徘徊于老者耳边。

这时,一大群人从古巷外冲了进来,但都没人留意那名逆行出去的撑伞少年。

老者一见这些人,诧异道:“你们怎么进来的?”

其中一人恭敬回应道:“我们方才看见整个小镇的雨突然停了,以为出了什么事,再尝试进小镇时,就已经能进来了。”

老者好奇道:“外面的雨没停?”

那人回答道:“没停。”

古巷深处,刘大勇无比纳闷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雨,挠了挠后脑勺,嘀咕道:

“奇了个怪的。”

青衫少年撑着伞,回望朦胧小镇,那条南河。

眼前如丝细雨,油纸伞上传来滴答雨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