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九天荡魔策 > 一、光怪陆离新世界
六十一 不详黑点、神秘医师
作者:三点兽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19-08-14 21:46:57 全文阅读

“咳咳~”梁子沐连咳了数声,从昏迷中醒来。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身体可有不适?”

  梁子沐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位面容白净、身着华服的年轻人,手中拿着一本名为医道宝典的书,此时见到他醒来,不由出声询问。

  梁子沐摇了摇头,看向这位年轻人问道:“这是哪?”

  他只记得自己在大意之下,被突然形成的妖怪击晕,其他的便一概不知了。

  “这里是铁卫军圣手堂,你四日前重伤昏迷,是张都尉将你带来这里的。”年轻人回答完他后,继而又问:“你可感觉到身体是否有哪处不适的,那日你重伤昏迷,张都尉说你很重要,需要尽快痊愈,所以吴大师对你下了点猛药~”

  “额~什么猛药,你说清楚。”

  “就是一种快速见效,但是会伴有点副作用。不过武道修炼之人,身体强度远高于普通人,可能对身体也没什么影响吧?!”年轻人说到最后,连他自己也没什底气。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梁子沐突然想起这一句话,丝毫没有觉得,他也不过是二十一岁,同样也在此范围。没有再多想下去,他急忙运功内视起来。

  “身体有些外伤,但是没什么大碍,休息时日,加以调理就可恢复,经脉有些许破损,不过同样并不严重,丹田~”梁子沐开始逐一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

  身体乃是革命的本钱,对于武道修者也不例外,若是身体出现不可治愈的硬伤,即使天资再出众,修炼到的境界再高,也发挥不出原本的威力。

  这个世界虽然远超他的认知,堪比传说中的仙侠世界,但是却没有像玄幻小说中写的那样,有那么多的灵丹妙药、天材地宝。所以无论是和境界的修者,都会格外在意自己的身体。

  当然有一类人是例外,那就是解开身禁的人,这类人身体恢复力极强,堪比某些神圣大药。

  “咦?这是?”梁子沐在探查丹田时,忽然发现,在丹田的正中偏下的位置,有一个不起眼的黑点。若不是他凝练元神,元识之力超出常人,恐怕都不能发现这一处异常。

  丹田乃是武道修者最重要的一处场所,武道修者对此处必须百分百掌握,若是出现有人连自己丹田内有什么都不了解,恐怕在某些时刻就会出现大问题。

  梁子沐努力运转元识之力,来观察这一出黑点。他发现不论是自己修炼出的紫色真气,还是解开丹禁带来的先天紫气,在运转到这一黑点附近后,都回不由自主的改变方向,仿佛害怕遇到黑点一般。

  这让他有些吃惊,要知道他体内的先天紫气,是被修者奉为三大至尊气之一,怎么会被一个区区的黑点吓得退缩?

  梁子沐皱了皱眉,运转无名古卷,将一丝自己的真气靠近那古怪的黑点。他发现自己的真气越是接近黑点,遇到的阻力就越大,到了最后,哪怕他用尽全力,也没有接触到那黑点。

  “我就不信搞不清这是什么东西?”梁子沐不甘心丹田内有他未知的事物,咬了咬牙再次运转无名古卷,这次他调动的是体内为数不多的先天紫气。

  紫气东来三万里,函关初度五千年。

  先天紫气不愧是三大至尊气之一,这次梁子沐虽然同样遇到了阻力,但是比之方才,终究是有了进步,可以缓慢接近黑点了。

  “小东西,让我看看你是什么?”不过他高兴的有点过早了,哪怕他全力施为,可这次依旧同方才结果一样,未能成功触及黑点。不过由于这次他将一丝元识之力附在先天紫气上,让他感知到了黑点内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这其中蕴含了一股令人颤栗的力量,冰冷、霸道、孤寂,梁子沐从中还感知到了一些他说不出来的东西。仿佛越是接近这黑点,他的心就会绷紧一分,就好像小时候看到在孤儿院时,看到隔壁的养老院有人去世的感觉一样。

  “这感觉是~不详?”

  “没错,不详!”

  “我丹田内怎么会有一个这么恐怖的东西?这难道是那猛药带来的副作用?”梁子沐脸色一会青,一会白,害得一旁的年轻人以为那猛药后遗症发作,急忙拽过梁子沐的左臂,为他诊起脉来。

  “你干什么?”华服年轻人这一举动,将沉思地梁子沐惊醒,不由出声道。

  “脉象平稳,没什么事。”年轻人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搭完脉后,发觉梁子沐无事,一把将他的左臂甩开,脸上还露出一副颇为嫌弃的表情。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梁子沐见状,不由有些不满。

  “喂什么喂,本~公子叫薛奕苒。”华服年轻人,哦不,是薛奕苒撇嘴道。

  “薛奕苒?”梁子沐眉头一挑,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一番,发觉眼前这公子哥不仅名字有些女性化,连摸样都偏向中性。这是男的还是女的?他目光不由忘薛奕苒胸前看去~

  “我去,你变态啊!”薛奕苒见梁子沐一副邪恶地表情,又眼睛看向他胸前,不由下意识的用手中的书本挡住。

  “咳咳~”梁子沐没有看出什么不妥,有被人当场揭穿,即使是他的厚脸皮,也不好意思再仔细“看”下去,只好用咳嗽声遮掩尴尬。

  “舒逸,听说你醒了。”正好这时张文轩从门外走来,让原本打算再损他几句的薛奕苒,把口中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张都尉。”梁子沐想要起身,却被一旁的薛奕苒摁了回去。

  梁子沐面露愕然,看向一旁的薛奕苒,他一直以为其只是一位地道的医师,修为不会怎么高。却没想到仅是刚才这么一下,就让他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

  这绝不是一般的医师,所谓术业有专攻,这不是世俗人,可以身兼多职。这是武道修者的世界,一个人在怎么天才,也很少有精力能身兼多职,要知道,修者界的医师体系庞大,与寻常的医生有很大不同,甚至有些理论,背道而驰。如果细分,这俨然是一个媲美武道修者的另一大领域。

  “舒逸,你和我的关系,不用这样客气。”张都尉笑了笑,眼睛略含深意地看了一下薛奕苒,随后示意梁子沐不用多礼。

  “子~额,舒逸还是要多谢张都尉救命之恩。”梁子沐还是有些不适应披着别人的身份,何况他这身份似乎并不怎么安全,连烟云峰上的一个教习,都能轻而易举的调查到他时各冒牌货。

  其实这点梁子沐有些误会了,钟燚为他安排的身份自是有他的用意。舒逸正主身居监察院监察圣使一职,列入圣朝机密档案库中,别说是普通人,就是朝中大员,轻易也接触不到。那沈仝能查到,是因为他有些特殊的原因,并且他是属于钟燚这一阵营的人。

  “举手之劳罢了,怎么样,感觉身体如何?”张都尉摆了摆手,问起梁子沐的身体状况。

  “刚才在薛医师的督促下,以经检查一番了,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梁子沐微笑道,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并没有说出丹田中存在神秘黑点的事。好像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件事不应该说与他人。

  “呵,虚伪!”薛奕苒冷哼一声,脸上表情似是有些不屑,也不知是在说梁子沐,还是说张文轩,亦或是二者兼而有之。

  “哈哈,舒逸,几日前的事,让一些人开始关注你了,虽然并没有将你和那件事联系在一起,但是简单的试探还是会有的。钟帅和我商议过了,过些时日可能会有一些调令,让你参加某些任务,你也不用来找我,就照常参加就行。”张文轩先是对薛奕苒的冷嘲热讽报以一笑,随后开始开始嘱咐梁子沐之后的一些事项。

  “这样啊!”

  梁子沐先是看了一眼薛奕苒,随后又看向张文轩,意思是在明显不过,这事就这么当着外人的面说了?

  “当然,这事不会有什么危险,甚至你运气好的话,还能从中得到不小的收获。”张文轩对于梁子沐疑惑的眼神毫不在意,也不多提旁边的薛奕苒,就好像没有这人在一样。

  “我知道了。”梁子沐点头,心中却是猜测薛奕苒的身份。从刚才张文轩的表现来看,似乎不想得罪他。一个医师,即使是又兼修武道,也不足以让朝中五品骑都尉顾及,那就只能是家世了。

  “小子,别招惹她。”梁子沐正在猜测薛奕苒的身份,突然耳边听到张文轩的传音。

  看来这小医师来头还真有点大!

  “哼,鬼鬼祟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薛奕苒冷哼一声,梁子沐直觉脑中嗡地一下,连凝实的元神都震荡不休。

  “生死境!”梁子沐面露震惊之色,能够感知到他人传音入密,须得高出施法者最少一个大境界,而张文轩乃是命轮境大修士,所以~。

  此人年纪轻轻,竟然是生死境的绝世高手,怪不得张文轩不敢招惹她,这时一个媲美叶师兄的盖世天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