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修真请文明 > 第一卷 正文
第十三章太子殿下
作者:花明净  |  字数:5010  |  更新时间:2020-02-13 00:07:33 全文阅读

孙梓脑海中思绪涌动,如果这个姓萧的真的是萧家的人,那一切就都完了,凭借萧家的实力,要打垮他们孙家真的就是一句话的事,甚至他们孙家连一丁点的反抗都做不到,只能等待着覆灭的到来。

不过孙梓的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毕竟这世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太多了,就好比他今天随便欺负的一个乡巴佬,竟然转眼间就拿出了相当于他们孙家全部家产的银两,狠狠的打了他自己的脸。

同样的,孙梓相信,那个姓萧的家伙很可能是不知道走的什么狗屎运,捡到的那两个包袱,不可能是那个庞然大物的萧家之人。

他们孙家纵横商场多年,对于一个走了狗屎运得到庞大财富的人根本丝毫不惧,即使那财富大的惊人,但他们孙家有的是手段。

“既然你说那是天阳玉,那你敢不敢证实一下呢!”

孙梓死死盯着萧舞郎,他认定了那绝不可能是真正的天阳玉,所以说完要验证之后,他就紧紧盯着萧舞郎的眼睛,想从其中找出一丝惊慌。

“这个如何验证,毕竟天阳玉可是价值连城的,许多人见都没有见过,又如何分辨真伪呢?”

萧舞郎有些推脱之意,这个发现另孙梓兴奋了起来。

“这有何难,你方才不是说过的吗,天阳破碎后遇光即焚,水泼不灭,那你就破碎一个啊!”

对于这个要求萧舞郎自然是直接拒绝了。

“笑话,天阳玉何等珍贵,岂是你说碎一个就碎一个的!”

“孙某已经答应了陪你十倍,那即便毁掉一个证实一下真伪又有何妨,毕竟我孙某人也不是冤大头,岂能你说是就是,你这百般推脱,莫不是心虚了?”

孙梓言语咄咄逼人,萧舞郎越是推脱他便越是得意,因为那是心虚的表现,他觉得自己就要揭穿这个姓萧的的丑恶嘴脸了。

“好!”

嗯?

孙梓怀疑自己听错了,那个姓萧的说‘好’,还说的那么轻松淡定。

萧舞郎此时笑的那叫一个开心,他等了半天总算是等到了孙梓的这句话。

“金子快去取一个来,记得挑一个最小的,虽然孙大少等下会赔偿我们十倍,但能节省一点是一点!”

萧舞郎乐呵呵的吩咐金子,而孙梓却傻眼了,他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坑里,果然,萧舞郎再次开口了。

“孙大少真是财大气粗啊,一再强调要送我十倍,真是想推脱都推脱不掉,我萧某家境贫寒,一分一毫都来之不易,只是让各位见笑了!”

萧舞郎满脸羞涩的笑容,还有几分纯真,看得陆欢欢直竖大拇指,而在殷箐儿眼里则是贱兮兮的,但这个笑容在孙梓看了,仿佛就是魔鬼一般。

而萧云此时正在腹诽不断,这小子,还家境贫寒,哪有这么说自己家的,他们家要是贫寒的话,那其他人不都得要饭了。

很快金子就拿了一个小小的酒杯跑了回来,递给萧舞郎后就退在了一旁。

“各位都看好了!”

萧舞郎说着往前走了一步,其他人见状都围了上来,就连李汐墨都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破碎后遇光即焚的天阳玉,如此神奇的东西她也只是听说过,还从未见过,更别说亲眼目睹天阳玉破碎的场景了。

众人纷纷上前围观,只留下孙梓独自一人面色惨白,看这情况,那天阳玉必定是真的无疑了,可是自己难道真的要送给对方十倍的天阳玉吗?

别说十倍了,就算是他老子出面也不见得能搞来一块天阳玉,而刚才那些一共要有多少?起码三五十块,十倍就是三五百块了!

既然赔不起那就只有不赔了,可是自己话都已经说了出去,在场又有这么多人见证,若是反悔赖账的话可就彻底颜面扫地了,以后都将抬不起头来。

“叮!”

一声脆响过后,孙梓突然觉得周围的温度升高了,扭头看去,一团绯红色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

萧舞郎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天阳玉破碎后的火焰了,但再次看到还是不由得深感惊奇,那团火焰只有拳头大小,但温度却高的惊人,众人站在一旁都感觉到了一股灼热感扑面而来。

萧云也在一旁看着,那火焰是绯红色的,很美,萧云的脸很臭。

那可是天阳玉啊,就连他都没有呢,父亲宠老三,将天阳帝国送的天阳玉全部给老三了,而老三这小子竟然就这么摔了一个,他还真以为那姓孙的孙子能拿出十倍的天阳玉赔给他?

萧云心疼的嘴角直抽抽。

.............................................................................

天阳玉燃烧的火焰已经渐渐熄灭,地上只留下了如水晶般剔透的两半空壳,萧舞郎惊讶之余也是将其收了起来。

“孙大少,现在你觉得,我这天阳玉是真是假?”

萧舞郎笑眯眯的看着孙梓,道:“不知道我那十倍的天阳玉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呢?”

孙梓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强行挤出来一个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孙梓脑中无数念头翻涌,苦思着对策,既然这天阳玉是真的,那自己就是不想赖账也得赖账了,因为他是真的赔不起,孙梓相信,除了三大帝国皇室,以及那个富可敌国的萧家,这世上再也没人能赔得起了。

孙梓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都是什么狗屎运啊,随便炫个富都能给自己背上一个世上最大的债务,现在这世道这么难混的吗?

可是现在真的没办法了,也许那几千万两银子说明不了什么,但天阳玉足以证明太多了,这等珍奇的东西,一般人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一口气拿出来这么多的了,萧舞郎的身份几乎是明摆着了。

“那个,萧兄,你看这今天大家都是应邀前来的,咱们的事能不能私下里说......”

不管心中是何念头,此刻的孙梓是姿态能有多低就尽量摆的多低。

“孙大少........”

“孙梓,萧兄叫我孙梓就好,这样显得亲近!”

萧舞郎刚一开口孙梓就连忙说道,态度那叫一个大转弯,就连与他同行的几人都觉得脸上烫的慌。

萧舞郎也不客气,干脆就直呼其名了,只不过把那个‘梓’的读音给虚化了,听起来就是。

“既然如此,那我就叫你孙子好了!”

孙梓:“............”

“孙子你说的倒也对,今天大家都是为了汐墨小姐的师尊收徒而来,那咱们的事就私下再谈吧!”

萧舞郎面带微笑的拍着孙梓的肩膀,笑的那叫一个慈祥。

在场的虽然都是颇有身份之人,但毕竟都还年轻,所以虽然都在忍着,但也只是勉强让自己不笑出声来。

可是有的人就是喜欢给人惊喜。

..............................

“呵呵,大色狼你笑的好像个老嬷嬷,呵呵呵呵!”

这笑声像银铃般清脆,再加上对萧舞郎的专有称呼,不用问,除了李小毅再没有别人了。

“噗!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笑声响起,有些豪放,正是萧舞郎的好二哥,萧云。

“哈哈,阿郎你,老嬷嬷,哈哈哈哈!”

萧舞郎满脑门黑线,两个家伙这么喜欢拆人台的吗,就不能让自己多嘚瑟一会儿?!

恼羞成怒的萧舞郎拿萧云没有办法,只好把火撒向了李小毅。

“瞎转悠什么呢,这么久不见人影,跑哪玩去了你?!”

李小毅直接双手叉腰,把眼睛一瞪,道:“要你管!”

小丫头做起这个动作来还挺有大人的样子,怼的萧舞郎一阵语塞。

“哈哈哈哈!”

今天不知道吹的是哪门子邪风,刚才的笑声还没落地呢,又有一阵笑声传了过来,而且还是跟李小毅一样,都是从外面由远而近。

“今天是什么宜婚嫁的黄道吉日吗,怎么都这么开心?”

萧舞郎没好气的嘟囔了句,然后就看到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龙行虎步,器宇轩昂。

“什么人啊,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萧舞郎小声询问陆欢欢,不料陆欢欢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连头都没回,直接上前了两步。

不止是陆欢欢,还有陆香香,殷青游和殷箐儿,还有个别其他人都上前了两步,看得萧舞郎一阵好奇。

接下来,那几人整齐划一的动作揭示了答案。

“见过太子殿下!”

........................

太子?

天武帝国的太子?

几乎是瞬间的,所有人都齐齐拜了下去,而萧舞郎和萧云两兄弟却是例外,当然,还有李汐墨。

“诸位不必多礼!”

这位太子殿下笑容和煦,一副很平易近人的样子,伸出手虚托着,众人纷纷起身,自然少不了一番谢太子的话。

“方才本宫见小姑娘机灵可爱,便与她玩了一会儿,不曾想令公子担心了!”

太子看向萧舞郎歉意一笑。

“哪里哪里,太子殿下您客气了!”萧舞郎说道。

“咦?”

萧舞郎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位太子殿下,心里突然有些不平衡了起来。

他与李小毅认识以来可没少被这丫头欺负,而这位太子殿下刚才与李小毅在一起呆了这么久,竟然毫发无伤,太不公平了。

而萧舞郎这边打量太子的时候,太子已经和一些相熟的人打完了招呼,朝着另一方向走了过去。

“萧云兄,许久未见,想不到你也在此!”

萧云此时也不得不起身了,再装透明也装不了了,已经被看到了。

“见过太子殿下!”萧云拱手道。

太子一把抓住萧云的手不让其举起,笑道:“萧云兄,自上次一别你我已经一年多未见了,你既然来了怎么也不派人通知我一声,好让我为你接风洗尘啊!”

这幅场景直接看呆了所有人,纷纷猜测着萧云的身份,竟然与堂堂太子殿下关系这么亲密,而且看起来完全是以朋友相交的。

就连萧舞郎都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二哥竟然认识天武帝国的太子。

“太子客气了,我也是今日刚到!”萧云说道。

“人人皆知萧云兄你是个武痴,莫非今日也是为了收徒一事而来?”

太子玩笑道:“若是如此,那咱们可就是竞争者了!”

太子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来意,虽然众人都能猜到,但他这么大大方方的直接说了出来还是挺出人意料的,显得没有那么高高在上了。

“这次只是适逢其会,不过我对这位前辈还是很有兴趣的!”

与堂堂太子殿下竞争换做是谁都没有这个胆子,可萧云却神色不变,众人不禁开始猜测起他的身份了。

“哈哈,萧云兄果然是武痴,!”

太子笑着跳过了这个话题,问道:“那不知萧云兄这次来我天武帝国有何贵干?若是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事!”

萧云说道:“三弟前来接管家里边的生意,家父有些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

“哦?令弟也在此?”

太子声音提高了几分,萧家的三兄弟,他见过了老大老二,老三还从未见过呢。

萧云冲着萧舞郎挥了挥手,道:“阿郎,过来见过太子殿下!”

顺着萧云的手看过去,萧舞郎?

除了李汐墨等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萧舞郎和萧云之间的关系,而刚才萧云也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坐着,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孙梓此时嘴里那个苦啊,萧舞郎的哥哥竟然和太子殿下相识,而且看起来关系还那么的好,他这下子算是完蛋了。

听见二哥叫自己,萧舞郎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自己这正教训‘孙子’,结果被人给打断了,就算是太子殿下他也不怎么开心。

“哈哈,原来你就是舞郎,果然是一表人才,比起我们的殷小将军和小陆公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太子打量着萧舞郎,眼中露出赞叹之色。

萧舞郎羞涩笑着,道:“哪里哪里,太子殿下才是英武不凡,皇家气度!”

身为太子,虽然早已听遍了各种褒义词,但被萧舞郎这样夸赞他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太子道:“你大哥二哥之前都曾来过,我们也算是好友,你却还是第一次来!”

“听你二哥说,你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以后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找我,当然,没事也可以来太子府玩玩!”

这句话落在孙梓的耳中跟天雷没什么区别,他知道自己完了,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萧舞郎小心应下之后,太子又问道:“刚才我来的时候,你们在玩什么游戏,似乎很热闹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认识了个朋友很投缘!”萧舞郎道。

“哦?”

太子好奇道:“是殷小将军还是小陆公子?”

在太子的心中,整个帝都中最是出色的年轻人,便是这二人了,可是萧舞郎竟然摇头否认。

“我这个朋友,就是他!”

萧舞郎伸手指向了孙梓,吓得他一个哆嗦。

“咦?”

太子皱着眉头看向孙梓,脑海中思索着此人是谁。

“在下孙梓,家里做玉石生意的,宫里的玉石都是由家父负责!”

孙梓自然不敢让太子殿下久等,连忙自报家门。

太子恍然,道:“原来是孙家,前几天你父亲送来的那几件玉器都很不错,本宫很喜欢!”

“殿下您喜欢就好!”

孙梓一副倍感荣幸的样子。

虽然知道了这人是谁,但太子还是想不明白,为何萧家的三少爷会结识这样一个人。

孙家虽然说是皇室御用玉器商人,听起来很厉害,但也只是他太子殿下一句话就能剥了的,而这个孙梓也没什么过人的地方。

果然,萧舞郎一句话就让太子瞬间明悟。

“我和孙子可是一见如故,他还答应送我三五百块天阳玉呢!”

太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梓,道: “天阳玉就连本宫也没多少,孙公子家真不愧是做玉石生意的!”

“这个,殿下您说笑了!”

孙梓额头直冒冷汗,现在该怎么办,自己家给皇室供应的玉石里面都从来没有过天阳玉,现在却说要给人白送三五百块,那不是明摆着藏私呢!

不过好在太子也不知道萧舞郎究竟是何想法,想要怎么对付这个孙子,虽然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小事,不过举手之劳,但他不清楚萧舞郎的想法,所以也不好随便替他处理。

“好了孙子,今天太子殿下大驾光临,咱们的那点小事就改日再谈吧!”

萧舞郎拍了拍孙梓的肩膀,顿时让他如获大赦,看向萧舞郎的眼神都充满了感激。

之前还是鄙夷不屑,转眼间变成了感激涕零,世事是变化就是这么无常,可怜的孙梓就这么成了反面教材,估计日后还要在帝都流传,教育后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