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五十五章 穿过封印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050  |  更新时间:2020-01-11 11:41:36 全文阅读

三头火蛟身为守护火湖封印的上古异兽,在此地修炼数千年,早已将火湖炼化,形同剑客手中长剑,又如修士通灵的法宝,意之所指即为熔岩所向,几乎不耗费火蛟自身半点修为。

火蛟狡猾,不与国师正面斗法,驾驭熔浆、巨岩从四面八方袭向黑火神像,只是消耗国师法力,任凭黑火“地煞”再怎么威力无穷,打不到它身上,与凡火又有什么差别?

跑到别人的地盘里斗法,一般的吃力不讨好,即使境界高,法力也该有用完的时候。

国师笑道:“好一个奸诈的畜生,真当我没了别的手段?”

心念:“业火起,红莲开。”

黑火神像步步生莲,每跨出一步,湖面便会绽开一朵千百丈高的业火红莲。

红莲早已遍地。

神像迅猛冲出,掌心突然出现一把红色火剑,对着熔浆凝成的火蛟巨像当头斩下。火蛟体型虽大,动作丝毫不显迟滞,避过火剑锋芒,张口吐出烈焰,三焰齐出,受阻于黑火神像胸前。

只见神像左手掌心同样绽放一朵红莲,两臂交错,红莲迎面挡住火蛟喷射的炙流,两相抵消。

业火属阴火,性寒,地火属阳火,性热,两火势均力敌。

国师面无表情,抬臂,虚斩,黑火神像便也如他一般行动,火蛟避之不及,被他一剑斩掉一颗头颅,向后狂退。

火蛟巨像由岩浆与熔岩构成,断肢重生不难,不到片刻,新的头颅又重新长出,火蛟的气势也不曾变弱,只是不再让黑火神像靠近,如若说刚才斩下的不是红莲业火,而是那诡异的黑火,指不定就要受伤。

国师侧身做弯弓搭箭之举,左臂笔直平伸,虚握;右臂弯屈于胸前,两只手指仿佛夹着什么东西。

于是黑火神像左手掌心的红莲盾牌迅速变窄拉长,最终化作一张刻有无数道家符箓的长弓,右手向前,两手虚合之后右手又复后拉,从弓身到两指间,出现了一把箭矢。

红弓、黑箭,没有火焰燃烧于表面,光华随力量内敛,十分凝实,犹如实物。

声势不显,却更加危险。

箭矢指向了深藏于熔岩巨像内部的火蛟真身,火蛟背鳞倒卷,欲令熔岩如泉喷发,抬脚跺地,却只是跺碎了地面,没踩在火湖上。

直到这时,它才骇然发现,这一片火湖的绝大部分湖面已经被业火红莲寸寸侵染,寒热相抵之后,熔浆不再流淌,反而凝固成坚实地面。

国师嘴角含笑,一箭射出。

以黑火神像为中心,气浪由内而外层层挤压推出,涟漪迅速扩散。万物破碎,神像脚下方圆百里的地面尽成齑粉,露出的熔浆炎流更是直接蒸发,百里之外如蛛网下陷。

声势浩然。

火蛟三首高昂,脖颈处各自膨胀肿起,螺旋拧成一柱的地火光束蓄势喷出。

夜空被红光照亮,此后更亮!

黑火箭矢寸寸贯裂光束,爆炸声延绵不断,箭矢前冲的势头也一点一点地变慢,却只是杯水车薪。

数百里距离转瞬即逝,箭矢击中熔岩巨像,然后爆炸,天地间蓦然诞生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球,高达万丈,包裹住整个熔岩巨像,冲击皆向内发,向外则不泄丝毫。

任凭火蛟真身如何逃窜也逃不脱这毁天灭地的一击。伴随着最后的三声惨厉嚎叫,火蛟随黑球一起消失,竟是半点余烬也无。

只剩下湖面流淌的岩浆,汩汩涌动。那是火蛟喷射光柱时被后坐力冲塌地面而再次露出地表的火湖。

天地归于寂静。

“是战斗结束了吗?”

还有一段距离才到,从降神坛赶来的数万徒众心神一紧,若是鹬蚌相争,他们作为第三方加入的话,胜算还要多几分,此时胜负的天平已经完全倾斜到了黑火神像这边,不知是福是祸。

只见黑火神像巍然不动,像是等待着什么。

“来了!”

如同有人从桌布底下拿棍子向上捅了一把,桌布高高垄起,火湖顶着黑火神像也被撑起千丈,最终不堪重负,一道红色巨柱刹那突破湖面,袭向黑火神像,瞬间将神像贯透、击溃,大半个身躯都被红色光柱烧毁,何况是国师本人,消失无踪。

布幕破碎、火湖四散,露出藏在湖中的三头火蛟,方才地火光柱与黑色箭矢触碰那一刻,火蛟真身已经顺着熔岩巨像的尾部偷偷遁入湖中,蓄势待发,为的就是一击制敌。

事实正如它所料,倾力一击,毙敌于此。

没了国师法力支撑的黑火神像渐渐消散破碎,只剩下一只手臂,还有掌心握紧的那把深红巨剑。

突然,神像手臂握着巨剑毫无征兆地斜斜下刺,把火蛟巨像钉在原地,国师就站在剑尖,一同刺入巨像体内,直视火蛟真身,蔑笑道:“区区一只畜生也敢在我面前卖弄心机?”

国师拂袖,一缕黑色火苗缓缓飘出,大小不过一寸,比之高逾千丈的火蛟真身自是毫无威胁可言,却令它浑身剧烈颤抖。

挣扎、逃窜,已来不及。

火苗飘落于三头火蛟躯体,呈现爆炸式地蔓延趋势,转眼裹住三头火蛟,熊熊燃烧。

熔岩巨像再次崩溃,露出国师和三头火蛟两者的真身。

身穿四爪龙袍的俊美男子轻松写意,黑火焚身的三头火蛟则痛苦不堪,不论它怎么翻身打滚,黑火“地煞”始终如跗骨之蛆,燃烧不灭,给予它噬骨之痛,深入骨髓。

在烧焦了整个身躯之后,三头火蛟双目泛白,最终烧成一具焦尸,落于湖面,渐渐被火湖吞噬。

战斗既已落幕,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挥霍,国师稍稍理了理袖口,周身腾起些许黑火,潜入湖中,向着封印之地极速下游。

封印内,白衫少年撑着伞缓缓走进一道黑色长廊,四周无数邪灵游荡,无一可以发现他的身影。少年微顿,左臂抬起又复落下,终究放弃了出手的念头。

夜麟自语道:“本该让国师多漏点底,老家伙没尽全力,是想到外面走走么?罢了,看守封印数千年,苦劳还是有的,饶你这一次,好自为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