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十九章 好久不见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209  |  更新时间:2019-07-04 19:08:50 全文阅读

夜麟蹲坐阶前闷闷不乐,李玉不好打扰,更不想他就这么消沉下去,苦于无话可说。

鼎口的映像令他有了主意。

李玉放声道:“公子,十二到了,路上不太平,需要我去接应吗?”

站起身,夜麟撑开伞,道:“不必,已安排人去了。另外,我离开一段时间,不用找我。”转眼消失不见。

无奈,李玉瘫在椅上,偏过头看鼎口之中姬晴与铁山争斗的映像,一只瞳眸悄然变成金色竖眼,细细端详铁山。

好大的妖气!铁山不是人,是个什么?他不认得。

黑不溜秋呢一坨,真丑。

“嗯?剑碎了,有意思。”李玉打起精神凑近了看,凭空抓出一把南瓜子,津津有味地吃着。

瓜子壳落了满地。

全然没注意到身后女子那双眼睛已经露出慑人的红光——

雍州东界、西川江边,渡口面目全非,江水灌入形成湖泊,二人站在水面,未曾荡起一缕波纹。

铁山拍拍肚子,讥笑道:“扬州剑冢果然人才辈出,老的缺心眼,小的更白痴,明知剑匣有古怪,硬要往这儿怼,真当自己可以一剑破万法?哈哈哈哈哈!”

姬晴不屑辩驳,寒声道:“是与不是待会自见分晓,剑冢门人修的从来不是什么铁剑,而是心剑。万剑,起!”

姬晴衣袍无风自鼓,缓缓腾空位居中天,右臂上举,自掌心钻出一道纯白气剑。继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剑,一柄柄模样相异的气剑并排衍生,恰似一对剑翼。

伴随姬晴渐入佳境,气剑的数量开始成倍增长,直至布满整个天空,犹如漫天星辰。

闪耀!

“这是属于剑冢的荣耀!是我们数十代剑冢弟子拿命拼出来的辉煌!容不得你这贼人亵渎,受死!”

姬晴猛然握住气剑,断空斩下。身形再现时,已在铁山身后,魁梧身躯上不再出现白痕,皮肤裂开,飙射鲜血。

铺天盖地的气剑、还有无数个姬晴,化作一缕缕弧光,近乎同时斩落在铁山身躯,留下满身伤痕。

伤口不过寸深,却足以令铁山愤怒,酣战至今,他从未负伤!

“吼——!”铁山双目猩红,皮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巨兽始从沉睡中醒来。

一道漆黑的虚影出现在西川渡口,仰天长吼时,那长角的头颅甚至高过群山,令十里之外的朱财厚、小玥等人涩目。

“那是什么东西?!”

巨兽虚影将姬晴撑上天空,不得已打断了攻势。

它的凝视使人心悸。

江面泛起涟漪,向外扩散;忽然出现的金色光圈却反其道而行,内缩、凝聚,整个巨兽长角镀上了一层金漆,在那顶端处,还有一个小点,亮到了极致,导致光点周围的天空变得漆黑。

危险笼罩心头,若姬晴所料不差,那是浓缩到极致的五行金气,整个神州浩土再也找不到比那更为锋锐的东西。

唯有人心,至坚、至利。

背负双翼,姬晴冲天而起,率领群星降临,守护剑冢荣光——

天幕开,神下凡!

上万道气剑合成一把天剑,斩向巨兽金角。

没了利剑呼啸,没了巨兽吼叫,天地之间,忽地静了……

在那破空彻地的光柱中,铁山倾泻一切愤怒,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迎击,天剑寸寸崩溃,羽翼悄然湮灭。

女子手里的剑,一往无前,刺入巨兽虚影,刺进铁山肋下不足寸许的一道细小伤口。

贯穿!

恍惚中,铁山好似看到了姬晴背后的剑客,多年前惨死在他手下的白发老者。

他在铁山的肋侧留下了一道伤口,虽然愈合,伤疤还在。

望向身旁浴血的姬晴,铁山陷入恐惧:“你们这群疯子!疯子!本大爷不玩了!”抬手将她拍飞,捂住腹部慌张逃离。

姬晴站起,身子晃了几晃,终究没有倒下,仰面向阳,她胜了,也笑了,笑靥如花:“杨师兄,你可以安心去了,剑冢的剑天下第一,谁敢不服?”

话刚说完,姬晴昏迷倒下。

身后,撑伞的白衫少年悄然出现,拦腰抱起,无奈道:“我不服,那妖精只是破功逃跑,而你却是快死了,到底谁赢谁输?你可不能死,死了谁给我干活,你还欠着一次。到底还是我坑了你,没料到来的是它。”

夜麟转身消失不见,身形再现时,已到了船上。

小玥识趣离开,接下来的对话不是她该接触的。

朱财厚拱手道:“公子,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夜麟苦笑道:“咱们这群人,能好到哪去?”

朱财厚点点头,道:“也是。”指着夜麟怀中女子,眉开眼笑,调侃道:“这是谁?你相中的媳妇儿?”

夜麟翻了翻白眼,放下姬晴,道:“算同党,治好她,别透露什么,我走了。”

朱财厚问道:“看来接应我的不是你,那会是谁?”

夜麟道:“和你一样的人。”

沉默持续到夜麟将行。

朱财厚好奇道:“真不是?”

夜麟收伞,瞪着他,道:“你看我像谈情说爱的年纪吗?”

朱财厚撑着下巴思索道:“十年前,我俩站一起,你像我弟弟,十年后,我俩站一起,你像我儿子。你几乎没变过,就这模样毛都没长齐,确实不像谈情说爱的年纪。”

夜麟脸色发黑,一脚把朱财厚踹进水里,随即消失不见。

自水里捞出朱财厚,小玥道:“老爷是说了什么天人共怒的话才能惹得公子发火?”

摆摆手,朱财厚光顾着笑,只是道:“传令下去,船队继续前行,可以登陆了”。

船只多达数百,浩浩荡荡的商队驶近岸边,岸上,另一位大汉伫立等待,望着“朱”字商号,目光中多有缅怀。

朱财厚凝视那汉子,陌生、疑惑,直至震惊。

船只靠岸,朱财厚登上,石虎率先开口道:“王爷,好久不见。”

朱财厚拍了拍石虎的臂膀、胸膛,紧紧握住他双手,大喜道:“石将军?你真的没死?你竟然真的没死!果然上天庇佑。旌……”

石虎伸手止住,道:“我们都已死在过去,现在,你是朱财厚,而我叫石虎,别的不要再提,可好?”

朱财厚笑道:“好!别的暂且不说,我带了陈年佳酿,今日你我不醉不归!”

虎目含笑:“本该如此。”

兜兜转转,二人与婢女小玥到达石虎住所,铁匠铺的门竟被砸开,内里传出金石摩擦粉碎的“咔嚓”声。

十分刺耳。

石虎凝神以待,踏步入内,原是一位丈许的大汉双手拿起两块金属,往自己嘴里塞去。

一口钢牙坚硬,瞬间将金石咬碎,吞咽而下。随着一块块的金石入腹,大汉肋下的贯穿伤口缓缓愈合。

他是铁山。毫不在意自己身后的两位凡人。

此处原只是个普通的铁匠铺,铁山为了疗伤需要食用许多金属,便循着气息找到这里。

不曾想……

石虎啧啧称奇,询问道:“王爷,你素来博闻强记,可知这是个什么东西?”

朱财厚脑海中灵光一闪,道:“它之前显露过原形,头生金角肤色漆黑,且形貌近牛,如今他生啖金石用以疗伤,是‘呲铁’无疑。”

石虎恍然道:“原来是条成了精的黑牛,有什么用?打死还是养着?”

朱财厚笑道:“有了它,后头那几大船的金石就不用你亲自锤炼,由它嚼一嚼吐出来就成。”

石虎挠挠头,笑道:“如此甚好,布阵的进度可以快上许多。”

于是上前拍了拍铁山背脊。

铁山看也不看身后才及他肩高的汉子,一只手仍抓着金石往嘴里送,另一只手反向扼住石虎脖颈。

五指微屈。

嗯?脖子怎么没断,回过头,四目相对。

石虎握拳,一拳到肉。

砰——!

巨响过后,整个世界,清静了。金石摩擦声停止,铁山不再咀嚼,捂着肚子跪倒在地。

眼白倒转,隐约可见腮边的两抹泪花。

石虎笑道:“长得挺结实,竟然没打穿,可见平时吃了不少好料,怪不得先前他会盯上你的船队,原来是嗅到了里面的货物。”

朱财厚蹲下伸手抚摸铁山臂膀,触感冰凉、坚硬,类同金属,再看他腹部,凹陷进去好大一块,不由得怜惜道:“好在被人拦住,没来得及向我下手,否则,它怎挨得住你一顿揍?怕是要打坏了。”

石虎目光移至铁山肋下伤口,疑惑道:“确有几分真本事,拦得下它的人不多,是谁?”

指向铺外马车,朱财厚道:“躺里边呢,是剑冢的人,还是个女子,可不容易。”

石虎了然,笑道:“确实不容易,似这等异兽刀劈不伤、斧凿不进,剑客遇到最是棘手,败了倒也无妨,不算丢人。”

二人相视一笑,把臂言欢。

铁山没了往日的威风,倒在地上疼得直不起身,愣是不敢大口喘气,生怕石虎再给他一拳。

车厢里,小玥细心照料姬晴,叹道:“多好的容貌,学学琴棋书画岂不更好?偏要干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可惜。”

……

神州上空,穿越云层顶端,白衫少年直视璀璨星河,始终没有再向前踏出一步。

前方,有着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阻隔。

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少年,思归。

不能回。

十年过去,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思念日益浓烈。

不是因为屏障,而是有人不让他回。

在他治好自己之前。

“多年不见,你…还好么?”

注:①呲铁兽,又叫啮鉄,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妖兽。形状象水牛,但有巨角,皮毛漆黑,以铁为食,排泄物利如刚,可作兵器 ,出自《神异经》。

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作者的话

“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御剑之术在于调息,抱元守一,令人剑五灵合一,往复循环,生生不息”写到剑冢门人修心剑的时候,我不由得想到这段话,它出自《仙剑奇侠传》,属于我们这代人的童年,今天,我终于将它写到了我自己创作的故事里,完成了一个小小的梦想。 很满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