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十五章 一盘棋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400  |  更新时间:2019-06-18 00:07:37 全文阅读

乌云压得很低,飓风肆虐在整个雍州,呼啸狂奔,亦向八方席卷。

少年于半人高的草丛中醒来,身上墨色渐渐褪去。

“自己还能撑多久?”

夜麟找不到答案,来到这里已经十年,除了不厌其烦地进行谋划,治愈自己的方法至今仍未找到,而他的病症已经达到临界值,不日就会爆发。

那个人,也不像会和自己开玩笑的样子。

遥望乌云最密、天空最黑的地方,曾预料过的未来终究成为现实,夜麟捏住棋盘外围的那颗子,撤去原先所有布局,在长叹声中,落子天元。

接着一子一子落下,速度极快。

新的布局与原来的布局十分相似,只因那颗徘徊在外又突然进入棋局正中的棋子,悄然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这些变化藏在暗处,时机到时,或许能够揭开一个新的局面。

草丛里忽地探出一个肉肉的褐色鼻子,熊首出现在夜麟面前,寸许的疤痕纵裂在黑熊的左眼。

嗅嗅。

而后头顶灌草被拨开,露出高大的青壮男子半身。

锦帽貂裘,背上弓弦如碧,腰间悬刀系箭。

血腥气犹在。

放下棋子,夜麟与他就这么对视着。

青壮男子解了背囊拿在手上,道:“马奶酒。”

酒味甘醇,微酸,酒性甚烈。只一口,令人浑身热燥不已。青壮男子卸下熊背上的野鹿,匕首来回出入,割下片片殷红赠予夜麟,见夜麟不要,青壮男子笑了,将鹿肉放进嘴里咀嚼品尝,复拿起酒囊痛饮,好似人间美味。

直起身,夜麟几乎看不到前面的景色,绿草挡住周围视野;往前两步,草丛渐渐稀疏,变得低矮;再往前,已经可以看得见坡下,嫩草刚从土里钻出,荒原上泛起几簇新绿。

远远眺望,地平线上那黑压压的一片,马匹、帐篷、兵戈、旗帜。

眼见烽火连营,夜麟无悲无喜,闭目不语。

那青壮男子问道:“中原人的棋子是极有学问的,我不太懂,棋盘上的可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夜麟坐下继续未完的棋局,边答道:“借力打力。”

点点头,青壮男子若有所悟,道:“受教了。”

夜麟伸手按倒几簇绿草,理出一片空地,道:“你的伙伴们在东边等你,为什么不去?”

青壮男子就势坐下,道:“路过这里,看几眼。”

夜麟抬眼看他,道:“看来你执念很深。”

青壮男子嘴角翘起,道:“传承了一代代祖辈的遗愿流淌在我鲜血里,不得不执着。”

夜麟不语,继续下棋。

目不转睛地盯着夜麟手下的棋盘,青壮男子颇有兴致,道:“怎么?有没有兴趣做我的谋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种。”

夜麟微顿,有些意外,问道:“为什么?”

青壮男子摸了摸鼻子,略显尴尬,道:“几日前我已达这里,发现了你,还有你的棋盘,自己看不懂,拿兽皮临摹了弄回去,帐下的能人智士竟然也没有一个能看得懂的,可见他们都不如你。”

夜麟淡淡道:“雇我做谋士?算了,代价很大,你接受不了。”

青壮男子道:“吾名赫连牧夏,你既然敢一个人待在雍州北界,不会不知道我,什么代价你尽管说。”

夜麟头也不抬,道:“你的后半生。”

赫连牧夏凝神道:“何意?”

夜麟答道:“或许我能帮你一统草原,你是否有勇气与耶律、完颜、拓跋三大部落为敌?”

瞳孔骤缩,赫连牧夏陷入沉默。

夜麟面无表情,将目光重新投向棋局,道:“看来你没有这个魄力。”

不以为侮,赫连牧夏道:“这件事关系重大,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在空口说白话?”

没有正面接住他的话茬,夜麟反问道:“拓跋部落遇袭向你求援,而你率领十万军队在雍州大门口徘徊数日,为的是什么?”

赫连牧夏饮下一口烈酒,道:“不妨与你打开天窗说亮话。拓跋氏的死活与我无关,攻略雍州却是我心中贯彻理想的信念。”

夜麟放下棋子,直视他,问道:“到此刻为止,你下决心了么?”

赫连牧夏站起身,凝望身前染墨的天空,道:“我决定了,撤离这里。”

夜麟接着问道:“是什么让你打消心思的?”

赫连牧夏皱眉道:“龙门之主,我没有必胜他的把握。”

收起棋局,夜麟同样起身,目光锁定赫连牧夏身后的军营,道:“那么,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赫连牧夏心中疑惑,问道:“我不明白,你做了什么?”

夜麟笑道:“拖住你,然后等你看一眼龙门之主,雍州就能免遭战火。”

赫连牧夏伸手按在腰间刀柄上,问道:“为什么不直接请龙门之主出来让我看看?”

夜麟又道:“直接让他出来,你还是会不甘心,还是会试,不是吗?做些铺垫还是要的。”

赫连牧夏眯眼,长刀出鞘半寸,道:“你说得对,那你又怎么能保证现在我不会出兵。”

背后,忽然出现一位红衣婢女,悄无声息地把匕首按在赫连牧夏肩头,红筱狡笑道:“因为你的命在我手里。”

不止赫连牧夏,身旁黑熊竟然也无半点察觉,当即愤怒不已,人立而起,咆哮着挥掌拍下。

熊爪上寒光闪闪。

红筱匕首微进,刃尖处流出一滴鲜血。

“住手!”赫连牧夏叹息道:“是我大意了。”他放弃抵抗,长刀又复归鞘。

黑熊呼噜着趴下,脚掌几番跺地,蓄势带动。

红筱朝黑熊做了个鬼脸,回头道:“不放心公子独自外出,我便追了出来,亲眼看着你几次接近,生怕你对公子不轨,见你人多不敢冒头,恨得本姑娘牙痒痒,总算等到你放松戒心的一天。这下被我逮到了吧!”

“对我不轨???”夜麟蓦然脸黑。

赫连牧夏道:“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你就料准了我不会进攻。”

夜麟解释道:“龙门突然出现,一跃成为雍州霸主,有太多的未知,你不敢贸然进攻;同样的,龙门刚刚建立根基未稳,雍州积弱已久,此时是最好的进攻时机,你舍不得放弃,因而徘徊在雍州北界观望。是否发动战争也就是你一念之间而已,利用你的疑心,我摆一盘棋把你拦在这里,也就拦住了十万大军。而今龙门已经准备万全,你若不死心大可以来试试。”

赫连牧夏深看夜麟一眼,道:“工于心计,阁下城府之深令人叹为观止,确实有资格助我一统草原。我说的还作数,你来吗?”

红筱插嘴道:“你这人真不怕死,刀架脖子上了还有心思让我家公子归顺你,做梦呢?”

赫连牧夏笑道:“我一死战争就真的打起来了,想必你家公子也不希望有这样的结果。”

夜麟颔首,道:“日后再遇到,我们或许可以合作一番,但我没有给人当谋士的习惯。”

赫连牧夏愕然道:“怎么?难道你不是龙门的谋士?若非如此,我又怎会被你一盘棋子拦住!我曾误认你为龙门效力,我门下谋士皆不如你,因而顾虑重重。”

夜麟摇头道:“不是。我只是不希望有人死,不管是生活在雍州,还是生活在草原。”转向红筱道:“让他走吧。”

红筱收起匕首退回夜麟身后,狐疑地朝夜麟眨眨眼。

赫连牧夏拱手道:“原来如此,有缘再会,尚不知你姓名?”

“夜麟。”

目送赫连牧夏和黑熊离开回营,直至看不见身影,十万大军收拾停当往东行进。

已是小半日后。

赫连牧夏当真放弃进攻雍州。

红筱直直盯着夜麟,实在是想不明白夜麟这样的人物竟然也会说谎话骗人。

夜麟转过身来见她如此,问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红筱悄声道:“奴婢都不知道原来公子也会撒谎骗人哩!公子对他说的话有几句真几句假?”

夜麟莞尔,问道:“说谎很正常,又不会少块肉。大概七分假三分真吧。今天心情好,你想先听真的还是假的?”

红筱嘟嘟嘴,道:“先听假的。”

夜麟道:“我不是专程来拦他,只是太累睡着了,刚才的都是顺手为之;雍州也还没做好准备应战,石虎那边需要多一些时间。所以如果他真的打进来,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硬抗,雍州会打得很惨。其实这里头有一些漏洞,只怪他太聪明了,反被聪明误。”

夜麟所有的自信竟然都是装出来的?万一露馅!

红筱瞠目结舌,不禁有些后怕,背上直冒冷汗,呐呐道:“还有吗?”

夜麟道:“我拒绝为他出谋划策,但狼庭内部有人与我合作,我自然提供了一些计谋,对了,那个人也有一面牌子。”

掏出腰间分别刻了“六”字和蛇形的小牌,红筱问道:“这样的?”

夜麟道:“嗯,这样的牌子有十二面。”

似乎对这个不太感兴趣,红筱道:“公子说说真的呗。”

夜麟笑道:“我确实不是龙门的人。”

红筱陷入呆滞。

回过神来,红筱道:“公子的确不是龙门的人,可整个龙门都听公子的呢。”

夜麟尴尬,但不做解释,又道:“李玉异动确实是我安排的,只不过本意不是给他看。”

红筱撇嘴道:“不是给他看的,那公子还不是一样借题发挥。”

夜麟再道:“我确实不希望有人死。”

红筱点头称是:“公子宅心仁厚,这倒是真的。”转念一想,叹道:“公子说的话里头十句有七句是假,剩下的三句真话里又有两句比假话还要假,可怜那个叫什么牧夏的,被耍的团团转。”

没来由地有些心虚,夜麟伸食指挠了挠脸颊,解释道:“像他这样的聪明人,只是说谎肯定会被识破,所以说点夹真带假的话才好糊弄。”

说罢双手负在身后移步离开,瞬息不见了踪影,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抬头向南望去,远方天空风起云涌,雷霆依旧。忽然一道白光刺入天空黑幕 ,雷电相迎。红筱摇头叹息,不知又是哪路大神要被公子给设计“坑害”了。

可怜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