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八十四章、夜观酣斗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34  |  更新时间:2019-08-08 23:05:01 全文阅读

那黑衣“小孩”竟不回头,身形略向左偏,多吃己一剑刺空,不觉吃了一惊,心道:“这个小孩功夫竟如此了得。”初时他见地上十二名侍卫皆已毙命,只怕敌人甚众,故意以一小孩子诱他出击,故还有几分顾忌,这一剑也并未用尽全力,只当是投石问路,虽是如此,以他的剑法造诣之高,武功寻常之人原也是极难避开的,不料对方竟如此轻巧便避了开去,更令人意外地是他居然始终背对着自己,足见其听风辩器的功力了得。

其实松赞普面上蒙着黑布,即使转过身来,多吃己也认不出他来,但他手中此刻只差得四把钥匙,便可试出密库之门了,是以他手中不停,耳中却听辨出对方长剑来势方向,只将身躯略略一侧,堪堪让开这一剑之势,与此同时,手中钥匙咔地一声轻响,又试对了一个锁孔。眼见得大功便要告成,不由得大喜。又拈起一把钥匙,准备再试一试余下的两个锁孔。

胡振邦道:“这多吃己孤身一人前来,显是不显让人知道来意。”

沐寒衣道:“正因如此,足以断定他便是来取《武经总要》一书的。”

胡振邦问道:“何以见得?”

沐寒衣笑道:“大哥必是在考我了,这还不显而易见么,‘西夏公主’送亲仪式上,吐蕃已将此书作为特别聘礼送给了李元昊,若是多吃己带着大队人马前来取书,势必容易走漏消息,而且传了出去,岂不让人笑大夏国背信弃义么。”

胡振邦赞道:“小妹说得极是。”

忽听得下面传来激烈打斗之声。两人凝神望去,见多吃己挥动手中长剑,与那松赞普斗在了一处。

那松赞普手中并无兵刃,只是施展轻功不住闪避腾挪,作为大内皇帝贴身侍卫的多吃己武功亦自不弱,剑法了得,打动中剑法凌厉已极,加之内力力贯剑身,每一挥动均嗡然作响,在深夜里尤其令人心惊胆寒。

胡振邦看得片刻,微微点头道:“是了,这多吃己使的依然是那日与野利浪烈的招数,好毒辣的‘夺命连环追魂剑’。”

沐寒衣道:“我只看出他使的招数都是狠辣之极,听大哥这么一说,才知这果然是一套以毒辣见长的剑法,光听着这名字便令人胆寒,这套剑法想必也大有来历吧?”

她知胡振邦不仅武功过人,而且武学渊源深厚,是以向他讨教。

胡振邦道:“是了,这套剑术相传乃是三十年前崆峒派道长无涯子所创,本来道家之人,无为而治,绝不至于创出这等凶猛残暴毒辣的剑招。只因他的哥哥出尘子与当地一名剑术高超的恶霸发生了一点小纠纷,惨死在对方剑下,他便前去与之决斗,想要为兄弟报仇,结果被打断三根肋骨,刺伤两条大腿,大败而归,那恶霸压根儿瞧不起他,不屑取他性命,重伤他之后,还嘲笑他剑法稀松平常,永世不得翻身打败自己。经那个恶霸一激,无涯子日夜苦练本门剑法,又四处寻访各地剑术高人,苦学各门派中的绝招,他资聪慧,悟性极高,虽不能尽窥得其他门派的绝招,但自己悟出不少致使狠招,最终将所有剑法整理出来,取精华去糟粕,留下七七四十九招,形成了这套独门的剑法,无涯子练得精熟之后,找到那名恶霸,仅用了七招,便将其刺死于剑下,终成一代高手。”

沐寒衣道:“这么说来,这多吃己竟得了这无涯子真传?”

胡振邦半晌不语,只目不转睛地看着多吃己与松赞普相斗,看那松赞普在多吃己凌厉剑风笼罩下,已无暇再像适才那样轻松,边躲避还能边忙着去试手中剩余两把钥匙。只见他此刻左纵右跳,前避后闪,便似一个小矮人在蹦蹦跳跳玩耍一般。时不时也以大手印掌法击出一掌,好教多吃己不敢使出全力进攻。

胡振邦看得一小会儿才道:“若说完全得了无涯子真传,我看倒也未必,你瞧这多吃己剑招反反复复,仅有这七招,俱是连环攻出,一气呵成,七招使完,又重新来过。”

沐寒衣凝视细看,果见那多吃己剑招仅有七个招式,使时连环击出,一气呵成。起始当头直劈;若对方斜身闪开,则圈转长剑,拦腰横削;如果对方还能避开,势必纵身从剑上跃过,则长剑反撩,疾刺对方后心,若对方背后不生眼睛,势难躲避,偏偏那矮童背上就似生了眼睛,长剑递到他背心不到一寸之时,此人便在空中侧身反踢多吃己手腕,逼其不得不缩手避让。

三招之后,多吃己跟着便是“无常索命”、“孟婆灌汤”、“阎王判案”、”夜叉巡河”,那松赞普险险避开,心中亦暗暗惊奇,心道:“这多吃己剑法实是了得,早知如此,随身带些暗器也好。今日被他缠上了,眼看着功亏一篑,着实不甘。”

那多吃己见自己这凌厉无比的剑法竟然连一个形如顽童的小个子都奈何不得,不觉也暗自心惊。只得又从头使出这七路‘夺命连环追魂剑’,明知对方已熟悉套路,但内力催动更急,使得更为凌厉,剑鸣声声,只激得沙土飞扬。

松赞普恼他坏了自己好事,又见他招招索命,心下不由火起,眼看时间一点点耗去,再拖下去,自己身份恐怕就要被暴露了,加之他乍遇劲敌,精神陡长,摸清对方剑法路数之后,不再有所顾忌,一套罗汉伏虎掌施展开来,威不可当。

只是他缩骨功将自己缩得矮小,这套掌法难免要打一点折扣。多吃己若是空手与之相搏斗,势必难以招架,但多吃己手中有兵器护身,那松赞普一时也奈何他不得,两人堪堪打个平手。

胡振邦继续看得一会儿,道:“若是继续打斗下去,多吃己必定要落败。”

沐寒衣奇道:“大哥何出此言?我看他二人正旗鼓相当呀。”

胡振邦道:“这松赞普那罗汉伏虎掌共有一百单八式,多吃己初时自是可以应付,但要知它还有三百二十四变,招式变化之多令人防不胜防,是以这多吃己必须全神关注集中精力,但他内力远不如松赞普深厚,拖得时间一久,内力不支,剑法招数使出便难免变形,只要微有破绽,便会被松赞普抓住机会。”

沐寒衣见二人酣斗正激,完全看不出多吃己会落败的迹象,不免将信将疑。又看了二人斗得七八十招,忽见松赞普大吼一声,人纵起一丈多高,凌空击出一掌,这掌风带着一股劲风直击多吃己百会穴,多吃已远远便感受到他掌风带起的强劲内力,知他这一掌厉害,将头一转,身躯顺势向左侧一让,右手长剑顺势划个大圆弧,使的正是一招之前已经使过的“魂飞魄散”,这一剑招凌厉之极,可攻可守,御敌范围极广,料他那一掌不敢劈下。

岂知松赞普竟然在空中变招,右掌由自上而下,瞬时向左一划,斜向下击他右边肩胛,这一变招又快又急,多吃已长剑划空,想要收时已然不及,加之向左闪避之势又急又猛,恰好将半边身体让到对方掌风之下。只听“喀啦”一声,右肩膀一阵剧痛,肩胛骨已被击断,饶是他内力了得,仍是痛得叫出声来。

这多吃已也当真硬气,他右边肩胛骨被松赞普击断,右膀无力,胳膊垂下右手握剑不住,便用左手接过剑去,咬牙刷刷两剑,以左手剑刺出,使的依然是夺命连环追魂剑中的狠辣招数“直落黄泉”、“无常索命”,去势又疾又猛,竟然与右手使剑一般。

这一来,松赞普反倒一时难以适应,险些招架不住,好在他内力了得,掌法精妙,迫得多吃已近身不得。

经过如此变化,两人又能打个平手,但是这次沐寒衣也看出这多吃已已是强弩之末,必定招架不了多久。

她对胡振邦道:“大哥料事如神,这多吃已果然不是松赞普对手,眼下他以左手剑法对敌,松赞普一时不能马上适应应对,但他这剑法只得这寥寥七招,松赞普很快便能摸清门道,熟悉其套路,待得那时,十招之内必能打败多吃已了。”

胡振帮笑道:“小妹,如今你也看出来啦。这松赞普就胜在内力比多吃已更胜一筹,掌法比多吃已剑法更多变化。”

正说话间,忽见松赞普身形晃动,忽左忽右,脚下走起了八卦步,围着多吃已不停地绕行,此刻他身形矮小,走动极为灵活,而多吃已本就身材高大魁梧,加之右肩膀受伤,转身腾挪极不方便,本想以那七招凌厉的剑法自保,但现下形势顿时变得岌岌可危,只得勉强转动身躯,时时面向松赞普,同时剑走偏锋,他剑招虽只有七招,但他使起来并不按顺序,以图出其不意,令敌难以防范。但终究是内力不济,伤痛难忍,打斗中,左臀又被踢中一脚,虽然臀部多肉,但也奇痛彻骨,险些一跤坐倒。

眼见斗他不过,多吃已忽地长啸一声,出其不意地大喊道:“快来人,抓刺客,有刺客来盗密库!”他这呼叫声音在这深夜中显得格外响亮。

松赞普吃了一惊,不知为何他与自已打斗了半天,这会儿才喊人。胡振邦与沐寒衣亦是大吃一惊,胡振邦道:“待侍卫赶到密库,我们便撤。”

沐寒衣道:“你还要看看这两人如何收尾么?”

只听得四下里喊声顿起,“抓刺客”、“刺客在密库”、“快快围住了密库,休要走了贼人。”

沐寒衣道:“大哥,侍卫来了,我们还不走么,等着被他们发现?”

胡振邦道:“他们必会先包围密库,在密库前后搜索一番,再慢慢向外扩展,是以我们有足够时机逃走,且再看看底下情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