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二十四章、联袂助阵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237  |  更新时间:2019-06-09 22:13:02 全文阅读

一旁的马有禄闻言大喜,他之前被拓跋鸿飞当作了人肉风筝放飞戏耍,当着众人的面摔了个四脚朝天,这脸丢得实是太大。现下听得包大人所言,顿时胆壮起来,带头叫道:“兄弟们,包大人有令,拿下这三人,重重有......重重有......赏。”

他话一出口,忽觉不妥,当今开封府尹包大人在座,哪轮得到他一个小小县衙捕头发话,因此他那个“赏”字,只有他自己听得见。

但他这一喊之下,开封府尹的差役已然受到极大鼓动,拿起手中铁链,哨棒,便要冲上前拿人。

未等这八名差役近身,拓跋鸿故技重施,快如闪电般长鞭出手,一招“玉带加身”,去缠这八人的身躯,那八名差役猝不及防,已被他那条长鞭缠住了手臂和身躯,顿感一股大力袭来,越收越紧,八个人竟团团凑到了一起,动弹不得,待要挣脱,只觉愈是挣扎身上所缠之力愈紧。

蓦地里听到吼声如雷,张龙、赵虎、王朝、马汉挥动四柄钢刀齐齐斫向拓跋鸿飞的长鞭,拓跋鸿飞手腕抖处,力贯鞭梢,那八名差役只觉身上收紧之力突然放松,正在庆幸之际,忽地一股大力传来,竟一个接一个飞跌出去,那长鞭不待撤回,余势不衰,竟自在空中反转,反向四人手腕袭来。

四人一砍不中,倒也迫得拓跋鸿飞长鞭撤出,解了那八人之围。四人正待砍断他那长鞭,却觉刀锋触及鞭身之时,竟轻飘飘的虚不受力,拓跋鸿飞手腕翻转,那鞭身在空中如同毒蛇跃起攻击,去势未衰,突地一个反扭,去袭四人手腕,这一变故诡异之极,四人急急收力回撤,饶是他四人退缩得快,那鞭梢仍从四人刀背掠过,四人虎口均是一麻,钢刀几乎脱手。

与此此时,那潘天罗的铁杖又如疾风般扫来,张龙等四人钢刀已然回撤,无奈只能又退出一步,让出一个大空。

包拯自忖,这三人武功了得,只恐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均非对手,也是自己大意,想着带上了府尹三四百名侍卫,足可对付这党项三鹰,未将在陈州办差的南侠展昭叫回,如今看来,要拿这三人绝非易事,但又不能让众侍卫冲进来将这三人杀死,如此一来,《武经总要》若不在这三人身上,去向下落不明,我倒成了大宋的罪人了。

正犹豫间,那边拓跋鸿飞、潘天罗、麻青俱已挥动手中兵刃,向圈外攻去,拓跋鸿飞长鞭平时围在腰间并不起眼,展开足有一丈三尺,他那长鞭有个名字叫作“乌蟒鞭”,鞭身共有九节,乌铜打成,外面裹以西域巨蟒蛇皮,坚韧无比,刀割不破,斧劈难断,端得是厉害万分。

此刻他将长鞭舞得呜呜作响,便似一条巨蟒作势欲吞人畜,甚是骇人,潘天罗虽然适才内力自伤,还未完全恢复,但也有六成功力尚在,也是挥舞铁杖在内圈趋敌,麻青十指鹰爪钩伺机而动,只待有人靠近,便出奇不意攻人双眼。

三人边挥舞兵器边缓缓而行,围在他三人的包围圈慢慢越扩越大。渐渐向客栈大门靠近。

坐在轮椅之上的寇云虽目不能视,耳却能听出现下客栈之内情形,只感觉这三鹰长鞭和铁杖挥动的呼呼风声越迫越近,众差役和四大校尉步步也随之退却,心知情形不妙,若是给他三人逃脱了去,那一十二卷《武经总要》势必又要落入异族之手,这可如何是好,急得他直问给推动轮椅的包兴。

那包兴原是包拯的书童,因为人机灵,深得包拯喜爱,因此包拯登上仕途之后,一直将他带在身边做了个知事。听寇云问话,便将现下情形对寇云说了一个仔细。

他口齿伶俐,还将堂上为店小二作证挖眼凶手的二个俊俏少年模样与寇云说了,寇云猛然想到,之前他在门外仔细听包拯审案之时,便觉证人之中,有一位自称是木胡的人声音十分熟悉,似在哪里听见过一般,但他自称是那个叫作木寒之人的兄弟,当时并未细究,现在听了包兴将这少年人外貌一描述,登时心中一亮,恍然大悟。

寇云心中暗忖,这个木胡,极有可能便是那晚与那名辽国郡主一同前来辑拿自己的汉人胡振邦。自己曾在辽都上京潜伏之时,便已探知他乃是新入辽国大帅府中的一名小将,如今他怎地也来到了汴京?另外,他身边这个自称是他兄弟的木寒,声音却不似当晚那个辽国郡主,莫非是另有其人?

他又想到,那晚,胡振邦与辽国郡主与自己缠斗之时,胡振邦似乎并未全力攻击自己,只是在自己威胁到那个郡主之时,他才出招迫我自救,并未使出杀手要致我败落。这胡振邦究竟是敌是友?眼下形势紧迫,顾不得那么多了。

当下他在包兴耳旁轻声交待了几句,那包兴听了,虽有些迟疑,还是走到胡振邦面前,上前低声道:“先生是叫木胡?请问阁下可认得胡振邦?”

胡振邦被他一问,顿感大为诧异,问道:“在下木胡,这位小兄弟是----”

包兴道:“小的名叫包兴,是包大人府尹知事。适才这位堂上作证的寇云,托我来请求阁下,不管你是否认得胡振邦,请帮忙务必阻止党项三鹰,防他三人逃脱。”

胡振邦登时心下明了,原来之前寇云在门外听审之时,便已辨出自己的声音,现下一定是猜出自己便是那晚与耶律傲霜前去拿他之人。虽然他未必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和目的,不知自己是敌是友,但眼下情形令他不惜一赌。

其实就算寇云不托包兴来请自己帮忙,自己也决计不会让这三鹰就此逃脱,再则,他身边的金国郡主沐寒衣,也断不会失了这个机会,让《武经总要》又再旁落。

便在此刻,那党项三鹰已逼近客栈大门,屋内包拯手下四大校尉、八名差役哪里阻拦得住,外围的马有禄等一干人等更是只站在远远地呐喊,无人敢上前阻拦。

倘若被这三人从大门走出,包拯断不能当真下令将三人乱箭射死,否则《武经总要》下落又成谜团。

胡振邦见事不宜迟,向沐寒衣道:“兄弟,并肩子上吧,我们助包大人手下一臂之力。”

沐寒衣心领神会,笑道:“好呀,待我二人将这三鹰活捉拔毛,好教他三鹰变成三只秃毛鸡。”

包拯见这木寒木胡两兄弟突然要上前帮忙捉拿三鹰,又惊又喜,心道:“这两兄弟如此俊朗,便像读书人也似的,怎地会有武功不成?”

当下包拯向他二人喊道:“木寒、木胡,你二人勇气可嘉,还须小心,不可勉强!”

胡与沐闻言笑道:“多谢包大人,我兄弟二人自当竭尽所有。”说话间,二人皆从衣裳之下取出各自兵器,上前助阵。

原来二人之前为防他人耳目,将各自兵器藏在外衣之下,就连在堂上作证,也未露出痕迹。此刻,胡振邦长虹剑出鞘,剑气森森,沐寒衣蛾眉刺动,金光闪闪,看得包拯心中暗喝一声采。

寇云听得那“木胡”喊话“木寒”说要助包拯拿下党项三鹰,心中大喜。他原是与胡振邦交过手,深知他武功深不可测,必在自己之上,现下还有那名“木寒”的兄弟帮忙,拿住这三鹰更是把握十足。

党项三鹰中的麻青和潘天罗之前已领教过沐寒衣暗器功夫,吃了大亏,心下对她暗器功夫有几分忌惮,却是极不服气。拓跋鸿飞虽未与她直接交手,但曾用乌蟒鞭击开她三颗铁莲子暗器,知她内力不弱。是以三人均知她武功不容小觑,却不知他这位叫木胡的兄弟是何等人物,此番竟然主动叫上她要来对付自己,更听得那木寒说什么要将他们三鹰变成三只秃毛鸡,心下均是大怒,三人竟不约而同,向他二人发起攻击。

拓跋鸿飞乌蟒鞭左三鞭、右三鞭、上三鞭、下三鞭,使出“毒龙鞭法”中的“乌云满天”,那胡振邦周身便如笼罩了一团乌云。

习武之人皆知,不论是七节鞭、九节鞭,皆因其矫矢灵动而被称为“兵中之龙”,最是难学难使、难用难精。一旦精通,对付什么长枪大戟,双刀单剑,当之无不披靡。

旁人见拓跋鸿飞鞭法精奇,内力雄浑,一旦被他鞭子击中必定筋断骨折,纷纷为这个“木胡”捏一把汗,一旁的沐寒衣也看得暗自心惊。

只见这“木胡”在拓跋鸿飞软鞭的横扫直打之间东闪西避,迭遭奇险,却往往在间不容发间堪堪避过,同时他手中长剑或挑或刺,或砍或劈,招数精妙,好几次反逼得拓跋鸿飞手忙脚乱,自顾不暇。

这边潘天罗和麻青见大哥一条乌蟒鞭将“木胡”团团罩住,当下一个挥起“伏魔杖法”,一个施展“鹰爪”,专门对付那个“木寒”,二人之前在此人面前吃了大亏,早就想一洗前耻了,是以下手绝不容情。

那潘天罗的杖法乃是吐蕃武功第一人松赞普所授,杖法招中蕴招,变中藏变,诡异之极,每一杖下去,都有千钧之力,而且外崩之力极强,一套杖法使将开来,端得是天崩地陷,虎虎生风。

那麻青的绝命鹰爪手亦是得松赞普亲传,据说其花十年时间观察飞鹰抓取猎物的姿态,又将少林鹰爪门的大力鹰爪功、苗疆的龙爪擒拿手等绝技揉合其中,加以改进,最终创出的独门功夫,在近身格斗中犹显凶狠。

烟尘绝
作者的话

各位读者大大,端午节过得可好?很抱歉送上迟到的祝福,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这个端午,跑了一趟远途,所以更文也比较匆忙,导致发文的时候,一个简单的标题都改了两次,先是忘记了写“第X章”的“第”字,接着又忘记了写“第X章”的“章”字,唉,真的是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只是希望文中不要出现这么多的错处。 最后还是想说,谢谢支持我书的亲们,希望你们继续支持我,我也会继续努力的!我们一起加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