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二章、郡主挑战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262  |  更新时间:2019-05-30 06:32:42 全文阅读

草原的深秋天黑得早,元帅的大帐之中点起了数十支粗如儿臂的牛油烛,契丹士兵亦在营地周围四下里生起篝火,照得帐篷内外白昼也似的亮堂,耶律浩罕命人烹牛宰羊,犒赏三军,同为胡振邦庆贺。

耶律元帅军营中的众军士人人得知元帅营中今日又得一勇士,一时间无不欢欣鼓舞,那契丹人性格豪放,天生善饮,纷纷在草原上点起篝火,又唱又跳,一时间热闹非凡。

元帅账中早已大摆宴席,库伦与胡振邦分坐在耶律浩罕左右手,席间,耶律浩罕军中各路将军、统领纷纷上前祝贺胡振邦,契丹族人酒量惊人,个个大碗来敬酒,胡振邦来者不拒,痛饮数十碗烈酒,竟是面不改色,耶律浩罕见状不由得大为赞叹。

众人豪饮正酣,忽听得帐外马蹄得得,一匹马疾驰而至,在元帅帐前停下,帐外众侍卫齐声喊道“是郡主回来啦!”

话音未落,便见帐外走进一人,胡振邦抬眼望去,只见来人身穿一身玄色劲装,身材苗条,面上蒙着一块黑色纱巾,只露出一双大眼。奇就奇在她身形娇小,肩上却扛着一个身形大她许多的庞然大物。

但见她一进帐便将那物往帐中一抛,众人在白昼也似的牛油烛下看得真切,竟是一匹个头大过成年人的巨狼,此狼一只眼中插着一枝羽箭,箭已没入大半,只余箭尾一寸羽毛在外,眼见是被人射杀了。

胡振邦暗想,塞外苦寒之地,野狼皆皮糙毛厚,羽箭极难伤它,似这匹巨狼,虽是被人一箭从眼中射入体内,但已几至没羽,也实在是了得,这郡主可当真有汉武帝时飞将军李广之神勇了。

蒙面女子抛下巨狼、摘下面纱,一头如云般乌发随之倾泻而下,映出一张白里透红的俏面,蛾眉之下,眼眸闪亮,娇媚之中带着几分英气,只见她上前拱手施礼道:“孩儿拜见父帅、拜见库老将军。”胡振邦暗道,原来这位便是郡主了。

耶律浩罕哈哈大笑道:“傲霜你来得正好,刚刚猎得狼王,又恰逢今日我大辽又添一员猛将,真可谓好事成双,来来来,快快来见过胡将军。”

胡振邦连忙抢先起身,向郡主行礼道:“在下胡振邦,久闻郡主大名,今日有幸得见郡主屠狼凯旋,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在下钦配。”

耶律傲霜上前回了一礼,笑道:“我早就听说了,索王爷极力举荐的胡将军连败我十二名契丹高手,难怪能来到元帅帐前,想来必是当世豪杰,今日得见当真有幸,我定要向胡将军讨教一番。”

耶律浩罕在旁向胡振邦笑道:“胡将军见笑,小女自幼习武,随我征战四方,天生男儿性格,又少受管束,难免不识大体。”他旋又转向郡主道:“傲霜休要胡闹。”

胡振邦笑道:“郡主英雄气概,巾帼不让须眉,在下早有耳闻,今日有幸得见,实是三生有幸,只是今日郡主围猎归来,未免疲乏,郡主何不先入席畅饮,改日再向郡主讨教?”

他这一番话说得极为得体,既对郡主示以景仰,又表明自己不愿与郡主争强,就连耶律浩罕心中也不免暗暗称赞。

不料这耶律傲霜嗤地发出一声轻笑,不依不饶道:“这位胡将军说话怎生这般文绉绉,不过围猎而已,又不费什么气力,何须改日,我看就在今天比试吧。来,我先向胡将军敬三碗酒,再行讨教”。话一说完,也不待胡振邦开口,便已端起案前三碗烈酒,仰脖喝了下去。

要知那契丹人酒杯之大,好似汉人的海碗,那酒倒满三碗,恰有半坛之多,且契丹苦寒之地,酒性极烈,众侍卫见她如此豪饮,不免都看得呆了一呆,又大声叫起好来。唯有耶律浩罕深知郡主脾气刁蛮任性,一旦拿定主意,便再难更改,只是当前情形之下,他也只能皱皱眉头,不再多说。

胡振邦暗想,此番比试,断是避不开去,不如拿出些本事,也好让郡主不要瞧低了自己,主意已定,便望向耶律浩罕。

耶律浩罕深知自己这个女儿脾性,当下顺水推舟道:“胡将军不必顾忌,小女既决意讨教,你便拿出真本事,好让她心服口服。”

耶律傲霜见他眼望大帅,以为他心下露怯,想示意大帅出面阻止,眼见父亲居然答允自己的挑战,当下雀跃道:“胡将军,既然大帅都已答应,你还有什么顾忌没有?”

胡振邦微微笑道:“那倒没有,不知郡主想要比试什么?”

耶律傲霜道:“你使什么兵器?我们便比一比兵器如何?”

胡振邦道:“恭敬不如从命。”

耶律傲霜笑道:“我用的是鸳鸯刀,你可随意。”但见她话音未落,手腕快如闪电般一翻,不知何时,手中已多了一长一短,一金一银两柄刀。她这一出手,登时引得满堂喝彩。契丹人好武,酒宴之上比试武力也是常有之事,故此大帅旗下众将士一片叫好。

在场众人都只在不久之前见过胡振邦鉴别奇门兵器的本事,对于胡振邦连胜十二名契丹高手的场面,也只是听大帅和库伦说起而未曾亲眼看见,眼见得一场比武便要开始,当下鼓噪起来。

“胡将军若是没带兵器,我这儿狼牙棒可借你使一使。”

“我这儿有一柄金丝九环刀,胡将军尽可拿去耍耍。”

“胡将军可要试一试我从宋军中缴获的长枪?”

胡振邦探手入怀,取出一支毛笔,微微一笑道:“今日我来帅府,并未携带我惯用的长虹剑,就暂以这枝狼毫笔作兵器,与郡主讨教一番。”

四下顿时哗然一片,连耶律浩罕也是微微一怔,心道,“这胡振邦竟这般托大,莫非他不知傲霜得我真传,虽内力稍有不足,这一手鸳鸯刀法可是辽国一等一的好手。”他望了望边上的库伦,心道“不知他手中这枝笔是否暗藏玄机,是一件非同寻常的兵器?”

一旁的库伦似是明白大帅的意思,一双鹰目炯炯注视着胡振邦手中的狼毫,但见此笔长约七寸,笔杆乃是以北地极寒之域的苦竹制成,呈黄褐色,前端是灰黑色狼毫,外表看来并无异常。

需知汉人的奇门兵器中,原是有一种叫作“判官笔”的短兵器,笔身多以精钢或者黄铜铸成,两头俱以玄铁打成尖尖的笔锋状,缠斗时专用于点取要害穴位,也是一件不容小觑的兵器。眼前胡振邦手中之笔,却平平无奇,轻若鸿毛,显然并无特殊。于是他便向耶律浩罕略一颔首,意思是说此笔寻常,并非异样。

那耶律傲霜见胡振邦竟拿出一枝狼毫笔来做兵器,冷笑一声道:“胡将军如此轻慢,想是艺高人胆大了,那便领教了!”话音未落,她欺身向前,左刀在前,右刀在后,使得正是一招“双燕入林”,快如闪电刺向对手。

胡振邦见她来势迅猛,身形微侧,让过银刀,眼见右侧金刀又至,他竟不闪不避,笔端反点,去袭对手右臂曲池穴,若是对手继续递刀,势必在刀尖尚未触及他身躯之时便会被点中穴道而力竭。

耶律傲霜见他招数巧妙,不待一招变老,左足点地,一跃而起,人在半空中,上三刀、下三刀、左三刀、右三刀,双刀大开大阖,须臾间砍出一十二刀,将胡振邦笼罩在一片刀光之中。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心下都道,“郡主这般凌厉的刀法,这胡将军如何能敌。”

但见胡振邦身形忽左忽右,绕着郡主疾奔,飘忽不定,竟如汪洋风暴中的一叶小舟,一片刀光之中,只听得“叮叮当当”数声,郡主的双刀竟被激荡开去。

众人目不转睛,却也没看出名堂,不知道这声音因何发出,但耶律傲霜却是大为惊讶,需知她这飞沙卷石十二式刀法使得异常迅疾,每一刀劈刺、每一刀砍削都既狠又准,而且每式中都藏有三四招变化,可在顷刻之间使用四十八余招,更兼她双刀或刺或劈或砍或挑或扫,招数绝不用老,对手居然都能凭手中一支小小狼毫笔,在疾风骤雨般的刀法中,抓住电光火石的一隙间,她双刀的刀面之上轻轻一点,以内力将自己双刀震开,看似轻描淡写地,实是拿捏之精准,妙到毫巅。

耶律傲霜当下精神一振,不敢小觑对手,双刀交错,哐啷一声,由攻变守,刀势放缓,使的正是八卦刀中的招数,力图以静制动。

胡振邦见她变招,当下也顺她节奏变幻招数,一柄寻常毛笔以攻代守,只等耶律傲霜露出破绽间隙,便以笔急袭向对手要害穴道。

外人看来,攻守互换,两人交手好似从急风骤雨,变为云淡风轻。只道是郡主久攻不下,对胡将军起了惺惺相吸之意,因而施以缓手,唯恐伤着了他。但耶律浩罕却看得真切,那胡振邦虽然手持一只普通毛笔,但其招数精湛,内力深厚远在郡主之上,看来那胡振邦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已是对郡主手下留情了。

他心下想着,对胡振邦又是多了一分好感。正在思忖如何中止这场比武间,蓦地里听账外一阵喧哗,一名契丹卫士跌跌撞撞闯进帐篷中叫道:“大帅,不好了,有狼群来袭!”

耶律浩罕怒道:“何至慌慌张张,乱了军心!”

胡振邦虽与耶律傲霜比武,但耳听八方,听闻帐外有异,当即跃出一步对耶律傲霜道:“郡主阁下,当下情况紧急,不如下回再比试?”耶律傲霜顺水推舟,收了双刀道:“胡将军好武功,傲霜改日讨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