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盾御九州 > 第一卷 庐州城
第一章 少年惩恶徒
作者:七影橙子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19-05-27 17:19:02 全文阅读

神庙山,传说是灵神归寂之处。人们为了供奉灵神建立了一座庙宇,虽不过数十丈方圆却一直香火不断,人们求财求仕,亦或是求子觅安都习惯来此拜上一拜。

庙宇向北,树林中一空旷之处,一名十四五岁青衣少年手持一柄三尺长剑不断地挥舞,汗水浸透了身上的衣服,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滴落在地。

少年身穿一件青色花素绫袍,腰间绑着一根蓝色花纹角带,墨色的长发简单的盘于头顶,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一双星眸闪动着坚韧的光芒。他身材有些消瘦,但挥舞的每一剑都蕴含了强大的力量。

仿佛并不知道身体已疲倦不堪,他一遍遍的重复挥舞着沉重的长剑,直到手指突然一颤,“当啷”长剑落地。少年似乎一下没了支撑,倒在地上,疲倦的闭上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瑶瑶,我……我是不是很没用,最基础的后天剑法,我都练了五年了还是一无所进”少年的语气很焦虑,又有些迷茫。

不远处的一颗树下,懒洋洋的躺着一位年龄相仿的少女,一件翠绿色双喜纹对襟华衣,白底掐牙蝴蝶葡萄绿叶裙,露出一段藕色小腿,轻搭在另一条腿上,悠悠的摇晃着,一条白色三镶盘金蝴蝶纹素软缎从身下穿过,一角绕在白皙的手指上,如同这四月里的春日,随意慵懒。

柔顺的长发零丁散落着,轻挽的云鬓里插着一只双结透玉钏,显得清秀绝俗、般般入画。

少女似乎并不想搭话,微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半响才回了一句:“习武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武者遍地都是啊,你能进入后天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小叶子,你知足吧。”

少年猛地睁开眼睛从地上一跃而起,拿起长剑挽了一个剑花,长剑向天一指,一边练剑,一边大声吼道:“那是,我可是天才,我可是要成为剑神的男人!瑶瑶你看好了,明天我一定能突破后天境界向着剑神前进!我跟你说……”

似乎知道接下去要说个没完,少女默默翻了个白眼,从杂草中熟练的剥出一截狗尾巴草刁在嘴里接着闭目养神。

窸窸窣窣声突然从树林间传来,三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从林间走出:“哎呦,我想是哪位天才在这嚷嚷,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秦子叶、‘秦二傻子’、‘秦五年’……”为首的白衣少年冷笑,声音一道比一道高。

白衣少年左侧身着黑色华服的少年哈哈一笑:“赵公子怕是不知道,再过一个月,这‘秦五年’恐怕得叫‘秦六年’了,哈哈哈……”

“哈哈哈……”笑声肆无忌惮,仿佛在看一场充满逗趣的戏剧。

秦子叶听到两人的嘲笑,心下恼怒,收起长剑冷哼一声:“赵有权,你怕是不记得上次同庆楼的教训了,需不需要我用这长剑提醒提醒?怎的,这次叫了两个狗腿子给自己壮胆子了?”说完拍了拍手中的长剑。

赵有权听到同庆楼三个字,脸色立即变了变,咬牙切齿的道:“秦二傻子,别以为有周妤瑶护着你我拿你没办法,告诉你周妤瑶迟早是我的小妾。我爹可是庐州太守,我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等我娶她过门行周公之礼的时候我看你能怎样!哈哈哈……”

“还能怎样,肯定是躲在家里哭呗!哈哈哈……”

秦子叶心头火气,扬起长剑向着三人挥舞而来。四人均是后天武者,秦子叶卡在初阶已有五年,等级不高却基础扎实。

赵有权刚进入后天中阶根基不稳,整日沉溺酒色身体早已被掏空,空有副花架子不足为虑。

黑衣少年乃是芦城首富王家王万哲,家族世代从商,不善拳脚,见秦子叶挥剑而来,一脸惊慌的躲在最后。

反而是赵有权右侧少年,灰衣灰裤,宽厚的肩膀背着一柄五尺重剑,少言寡语,气势却是不弱,正是庐州城姜氏武院的大少爷,早早进入了后天高阶,随时步入先天的少年天才姜鸿。

见秦子叶长剑而来也不解剑,单手推来一掌拍在长剑一侧,长剑立刻飞起斜斜插入土中。

长剑被拍飞秦子叶不管不顾提起拳头就要打向赵有权,姜鸿未犹豫半分化掌为拳轰向秦子叶。

早已走来的周妤瑶见此,知秦子叶无法阻挡,害怕他受伤,立即腾身而上,横拳对上姜鸿。

掌风而过,周妤瑶淡然而立,姜鸿却是退了两步才止住退势。简单一掌带起了一阵尘土,呛的王万哲一阵咳嗽。

周妤瑶理了理软缎:“怎么姜家的人也开始给赵家当狗腿了么?”

姜鸿微微窘迫,闷着声音回道:“家父收了赵家的钱,雇我做侍卫。”

周妤瑶眉头微皱,正要追问,却听赵有权一阵杀猪似的尖叫:“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我的手断了!疼、疼、疼……”

原来,赵有权见秦子叶一拳打过来,想起同庆楼被打的满地躲藏的情景,心下慌乱,勉强抵挡了两拳被秦子叶抓住左手腕用力一掰,结果手臂被扭了一个扭曲的姿势,像是断了骨头。

赵有权此时正疼的大叫,躺在地上来回打滚。姜鸿撇下周妤瑶立即逼退秦子叶将赵有权扶起。周妤瑶怕事态扩大,也拉住了又要上前的秦子叶。

“好了,你再打要出人命了!”

秦子叶火气未消,试图挣脱周妤瑶的手:“你们这群混蛋!说我就算了,反正这么多年我秦子叶习惯了,我不在乎,可你们竟敢……竟敢……竟敢那样说瑶瑶,瑶瑶是我的……是我的……”

秦子叶想说是我的朋友,却又觉得朋友的情谊太浅,一时又想不到更合适的词语,索性跳过去接着说: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瑶瑶你放开我,我打死这群混蛋!”

周妤瑶听到,表情一滞,脸颊微微泛红,这死呆子在胡说些什么!谁是你的了!

秦子叶完全没料到自己未说完的话有多大的误会。周妤瑶愣神间他一下挣脱了束缚,吓得她一把抱住了秦子叶的腰拦住了他。

被抱住的秦子叶立即僵住了,白皙的脸上瞬间爬满红润,四肢僵硬一动不动,只觉得自己脸上像被火烧一样,练了一天的剑术也没有现在这么火热。

周妤瑶也觉得这样的姿势有些不妥,见秦子叶不再找赵有权拼命便松开了手。气呼呼的对秦子叶说道:“你疯了吗,姜鸿再来一拳都能要了你的命!”

秦子叶似乎没有听到周妤瑶的话,低着头,红润已经爬到了耳尖,喃喃的不说话。

赵有权吓破了胆子,不停哀嚎:“带我回去,快带我回家!啊!疼!疼!疼!……你这个废物,连个丫头片子都打不过,老子白养你的!”

姜鸿抓住赵有权的手不让他乱动,仔细查看一番后道:“少爷,脱臼了,没有骨折,我接一下,立刻就好”也不待赵有权回话,姜鸿一手按住肩膀,一手拉住手背,用力一甩一按。

“咔吧!”

“接好了,少爷”

“哎呦呦……你个混蛋轻点!我的手要废了!要废了!疼死我了!周妤瑶你等着,我回去告诉我爹,我一定告诉我爹!你等着!你等着!我一定要你跪在我面前求饶!你等着!”

秦子叶听到赵有权又在胡言乱语,右手抄起长剑用力掷向赵有权。

虽然长剑被姜鸿打落,但依旧吓了赵有权一跳,招呼着两人一溜烟从小路逃跑:“秦子叶!我跟你没完!……”

秦子叶见人走远了,撇了撇嘴角:“跑得挺快,下次见了非得缝上那张嘴!”

说完,捡起地上的长剑又要练起剑术。却被周妤瑶一把拉住:“小叶子,别练了,走,带你去吃满香阁的秘制肘子!”

秦子叶看了看天,离入夜还有不少时间还可以练一阵子,刚想拒绝,就听周妤瑶摇起了他的左手:“好啦,就今天这次,练剑不差这一会,走啦走啦,本姑娘请客!”

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柔软秦子叶一时忘了答话,周妤瑶以为他还在犹豫,也不说话,拉起秦子叶的手飞奔起来。

“瑶瑶!等等!等等啊!我的剑!我的剑!你慢点啊,还不到吃晚饭呐!……”

一前一后两只影子渐渐离远了,树林渐渐恢复了平静。

不多久,从树林中走出两道身影,一高一矮,红色的兜帽长袍遮住了大部分容貌,勉强分辨出是两个纤瘦的女子。小个子女子停了下来,看着刚刚离去的影子喃喃的道:“好奇怪,那个少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高个女子转头望了一眼远处,古波不惊的回道:“公主多虑了,你从未离开过月城怎么可能遇到过人类。”

她点了点头:“也是,大概是我的错觉,继续走吧,就要到了。”言毕,两人身影渐渐暗淡,直至双双消失在林中,仿佛从未出现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