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指掌神煞 > 正文
第001章 路遇黄大仙
作者:王玉锋作家  |  字数:2576  |  更新时间:2019-05-21 14:26:28 全文阅读

清晨的迷雾很浓郁,晨风很冷冽,露水很浓重;田地中的青纱帐很高很高,高到让人感受到难以喘息的压抑;好在还有一大块一大块的红署地,可以在一大块麻地又一大块麻地的空隙间让人的眼前敞亮那么一点,由于迷雾的遮掩,也敞亮不到什么地方去。

王重阳新买的白运动鞋和白裤腿脚都被浓重的露水打湿了,颜色都变成了深灰色。

为了在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能在家吃顿饭,这才没有昨天就去学校,而是早晨趁早吃了早饭,就沿着弯弯曲曲的河道赶去镇子上,再乘车去学校。

王重阳在晨雾之中,穿行在能见度很低的一条弯弯的河堤小路上,总是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前方还要穿过一个被称之为乱葬岗的坟场,想想都寒毛炸起。

人无远见,必有近忧啊,哪里想到今天的晨雾这么浓厚?早知道如此,就在昨天赶去学校了,也不用在乎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是不是在家吃一顿早饭了。

孤独寂寞的王重阳,为了壮胆,扯开嗓子吼唱起来:

月儿弯弯挂蓝天,

小溪弯弯出青山。

大河弯弯流入海,

街道弯弯到校园。

我腿弯弯脚弯弯,

走过九曲十八弯。

我七拐拐八拐拐,

九拐十拐到校园。

王重阳唱着唱着就跑调了,随兴乱唱着。

月儿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夫妇同罗帐,

几家飘零在外头?

月儿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高楼饮美酒,

几家流落在街头。

“晦气!怎么想起这些歌词来了,想起这些歌词,就想起那个在自己家租赁了一间空闲房屋的老骗子,老神棍,十天半月不沾家,不是飘到东家,就是飘到西家,今天不知道又飘到了哪一家?”

“老骗子,老神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以给别人看阴宅阳宅风水,兼职算命为业,人称黄半仙,怎么就不称为黄大仙呢?”

王重阳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看到前面河题上生长的野草越来越茂盛,正说起老骗子,想起黄大仙,前面的草丛中就闪现出了一条满脸血迹的黄鼠狼。

看着那满脸血迹的嘴脸,拖着血迹斑斑的身体从河堤草丛中蹿出来,直起身体,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了王重阳一眼,转身拖着带血的金黄色尾巴跑向了前路的草丛中消失了踪影。

再看那前路的草丛乱晃荡,像是有蛇在草丛中追赶受伤黄鼠狼似的。

王重阳被那条受伤黄鼠狼看了一眼,总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很是不自在。

又看到前面的草丛乱晃,害怕草丛中有毒蛇,不由得减慢了脚步。

由于平时演习掐指算卦的本能习惯,就本能地伸出左手掐算了起来。

“元首卦!”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

“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不测之谓神!”

“不论前方是何种情况,我将如履平地。一个小小的乱坟岗,岂能阻止本座前进的脚步?”

说着,从背包中拿出削铅笔的美工刀,就近在一块麻地中挑选了一株又粗又高的麻杆,用刀子迅速地从麻杆的根部把麻皮割断,再一掰,“喀嚓”一声脆响,就把一株麻杆给掰断了下来。

王重阳在麻杆根部一尺处用美工刀划开三条竖纹裂缝,迅速地把麻皮向着麻杆上方剥开一些。

再用刀尖把剥开麻皮的麻杆刺伤,轻易折断,再迅速地把上部麻杆上的麻皮剥掉。

王重阳一只脚踩着麻杆尺许长的根部,两手迅速地把分开的麻皮编成扁扁的三股结绳的麻鞭子。

由于感受到时间紧迫,王重阳连麻皮上面的叶子和种子都来不及打理了,麻皮上的毛刺,种子上的毛刺扎得王重阳很是疼痛。

王重阳才编了几尺长的鞭子,感受到了危险的临近,立即提起麻鞭子,手握麻杆根部,用力地向着河沿的虚空凌空挥出一鞭子,麻鞭子在王重阳用尽全力的挥舞击打中,扁扁的鞭身,折叠中抽打着空气,发出炸雷般的爆鸣,好似过年的时候放的特大号的爆竹。

麻鞭子击出的音爆声炸起,只叫河堤边的草丛好似被劲风吹刮了一般,迅速向着四面八方倒伏,一条条好似黄鼠狼,又好似毒蛇的身影向着前后逃窜。

王重阳接连又挥出两鞭子,好似接连又引爆了两个炸雷,这才感受到安心了很多。

王重阳只感受到身上的衣裳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时间紧迫,王重阳立即放下鞭子把手,用一只脚踩着编好的扁扁的鞭身,把未编好的一半继续编起来。

经过接连三次击打虚空的三鞭,鞭稍上一些较嫩的叶子和种子已经完全脱落,给继续编制鞭子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由于麻杆上部的皮比较薄,比较嫩,在王重阳三鞭击打空气的时候,嫩皮都脱落了,只留下了坚韧的纤维,想要再编成扁扁的的鞭子,就有些不好办了。

最后一尺多长的麻皮被王重阳接连撕扯开,不再编成三股的扁扁的鞭子,而是编成了四股的圆柱形鞭子,具有更强杀伤力的圆柱形鞭子,好似圆形的棍子一般。

王重阳迅速地编好了麻鞭子,在鞭子稍部打了死结,又在鞭子的扁平与圆柱形鞭子接合处打了一个死结,增加了鞭子的坚固程度,也增加了鞭子的杀伤力。

王重阳把麻鞭子的把手抓握在右手掌中,左手抓着削铅笔的美工刀,感受到安全了很多,必定有了麻鞭子这个临时编制的武器,总是要比赤手空拳的战斗力增强了很多。

在这旷野之地,又是乱葬岗的边缘,刚才使用鞭子抽打空气的三鞭子,已经惊吓走了前面草丛中的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若是再继续抽打空气,发出音爆声,时间久了,既损耗体力,对于不干净东西的震憾力度也会减弱。

看过黔驴技穷的故事,知道自己也就只能使用麻鞭子抽打空气,发出炸雷般的爆鸣,真正的杀伤力还是有限的,与传说中不干净的那些东西相比,特别是粗大的蟒蛇相比,甚至是成了精的黄大仙相比,根本没法比。

再看看前路苍茫的迷雾,茂盛的荒草,高耸的麻地,感受到左手中削铅笔的美工刀还是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立即把美工刀收入口袋中,抓起刚刚剥出来的洁白麻杆,在左手中挥了挥。

这一挥麻杆不要紧,只叫王重阳不由得头皮发炸,寒毛根根炸起,右手中的麻鞭子对着前路用尽全力击打出一鞭子。

这一鞭子的鞭身是完整的,又是瞬间暴发的全力一击,鞭身击打空气发出的音爆声,好似平地响起了惊雷,在河道与麻林之间回荡。

相由心生,因为王重阳拿起洁白的麻秆,想起的是黑白无常的哭丧棒,再结合自己今天一身的白色衣裳,岂不是就像白无常拿着白色的哭丧棒吗?

再看看自己右手之中,可以使用鞭身交叠的时候发出的音爆炸响,不像是锁魂链,倒像是打神鞭,雷神鞭。

王重阳越想,越感受到身周的气温在迅速降低,浑身冷得起鸡皮疙瘩。

不能再想下去了,王重阳右手紧握麻鞭根部的把手,右手小指伸开把鞭身和鞭稍揽住,不会让鞭子拖拉到地上,随时准备抽出鞭子,击打可能存在的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左手挥舞着洁白的麻杆,好似挥舞着哭丧棒,开始击打着前路的草丛,以做开路的棍棒。

这样击打草丛,是打草惊蛇,不会在荒草茂盛的小路上踩到毒蛇,也好欲先判断前路是否有什么东西。

王重阳胆战心惊地往前走着,越来越接近乱坟岗,越来越让他的心揪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