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猎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九天火雷
作者:台前月  |  字数:5181  |  更新时间:2019-08-14 21:50:38 全文阅读

“以我混沌叶圣之名,命,诸天神雷退尽!”

如此豪言,霸道又还不失风度,豪气又还更加不可违逆,如他,本就是这天地之主,这天地间的一起,皆归于他统御。

而喊出这豪言者,除却是叶东林外,还能有谁?

自叶东林喊出这句话后,那立于佛塔前的弥勒长吸了口气,随即他耳中传来一道传音,听过了传音,他又是哈哈大笑起来,金刚佛像一下窜出百丈,于洛水城上空站立,大喊道:“除魔盟众,出来迎接叶圣!”

在弥勒的喊声下,水鱼帮须弥芥子中,由普惠与月中子为首的百万修仙者齐齐冲出须弥芥子,严谨而肃穆的看着城郊佛塔。

那立于虚空中的龙羽等仙人相视了眼,皆是自对方眼中看出了不可思议与不敢置信的神色来,自弥勒大佛喊出那句话“迎接叶圣”来,几位仙人就算是不信,也得重新审视叶东林的实力。

龙羽抬头看了眼天空中那不断汇聚的乌云紫雷,又自顺着乌云紫雷下的猩红光芒往下看去,这一刻,他心头既兴奋又担忧,他沉思了片刻,而后嘿嘿一笑,道:“他正自突破之中,还未完全入圣,此间若还不阻止,更待要何时?”

其他几位仙人眉头一展,皆是哈哈大笑起来,那女黄门郎更是阴沉一瞥佛塔,道:“我要他的头颅。”

中年黄门郎微笑摇头,随即当先一人往那佛塔冲去。龙羽和洛水紧随其后,女黄门郎扭动了下脖颈,阴狠一笑,也自跟了上去。

在几为仙人出动的同时,城主府中,林夕掐指一算,只觉一阵阴霾自心头闪过,她一阵焦躁,便自也化作一道烟丝,朝着佛塔而去,在她身后,柳儿端着一壶自叶东林那儿换来的酒,手中有两个杯子,她瞧着林夕和龙羽去了佛塔,脸色一阵阴沉,又一阵失落,她心道:“我好不容易替你换来了好酒,你却连喝一口的时间都没有,你这父亲,当得是真尽职!”

一边,弥勒瞧得几位仙人极速而来,冷笑了声,便自喊道:“莫要着急,贫僧有好些个佛理想与各位讨教,且慢慢来。”

一言出,他便就一挥手,唤出伏魔杵,千丈金刚佛像威严站立虚空,直面面对四大仙人。

龙羽等人在弥勒百丈之外停下,四人相互望了一眼,而后龙羽说道:“洛水,召集修仙者,抵挡住除魔盟众,两位黄门郎,弥勒交于我来对付,你二人自去佛塔,千万得阻止那小子入圣。”

洛水直接领命而去,两位黄门郎更是哈哈大笑,一瞬之间化作烟丝朝那佛塔而去,弥勒一杵打出,欲要震散那两道烟丝,却就在这时,龙羽一拳轰击而过,一阵火光弥漫而开,阻挡了弥勒一杵。

两位黄门郎乘势而去,弥勒反身欲追,龙羽更就直接闪身挡在了弥勒身前。

弥勒眼角一缩,平淡说道:“也罢,让他们去便是,两个小小九段仙人,还抵挡不住一个小圣。”

龙羽呵呵一笑,他说道:“且等天劫散了才算入圣,弥勒,我俩打个赌,这天劫散不了。”

弥勒抬头看了眼天上不断汇聚的乌云紫雷,只见得乌云紫雷威势不断增强,那由佛塔射出的猩红光芒在乌云紫雷下节节败退,一点也没能阻挡住这天劫一分。他回想起刚才的一瞬间,心头回荡起的一段传音:“混沌者,非天地神与圣,破境非入圣,我以入圣为饵,诱仙人入坑,你且替我演好了这一场戏。”

这段传音出自佛塔叶东林,叶东林自喊出那一句豪言时,便就与弥勒传了一句音,是故弥勒唤来除魔盟众,引来四位仙人。

弥勒叹了口气,他心头暗道:“可莫要出了岔子才好。”他又自看向龙羽,道:“走着瞧,莫要忘了,与天劫同行者,乃地灵馈赠之福缘,他若入圣,天劫自由地灵福缘抵消,至于那两位黄门郎,怕就难存活了。”

龙羽笑而不语,他负手而立,扭头看着那佛塔。

自那佛塔中,叶东林浑身散发着猩红光芒,那光芒弥漫而出,融于虚空,汇聚至塔顶,而后激射向那乌云紫雷。

在那猩红光芒之中,叶东林的头上缓缓长出一对角,这一对角模样上与修罗角有些相似,却又不同,与龙角相同,却还不属龙角,简单了说,这一对角既像修罗之角,又似龙族之角,自韵味上来看,还比二者更加霸气狰狞。

此间,叶东林双眼紧闭,他细细感受着体内变化,只觉一阵强劲无匹之力激荡于身体每一个部位,又自从每一个部位汇聚而来,朝某一个方向激射,如似要冲破身体中的某一个节点一般。

叶东林心知此为力量汇聚冲境,只需顺着力量冲击的方向全力轰击,一瞬便可破境入圣,但此间他却是控制着力量,放缓了混沌之力冲击之势,他暗道:“突破已是水到渠成,这一击下,必定破境,哼,尔等欲要阻我,我便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好好和你们来讲讲道理,届时可莫要说我欺负了你们。”

原来,叶东林早已可汇聚全身之力冲破境界节点,一举入圣,可若是突破了去,动静必定极大,届时仙人定然不敢再来,他既已决定要以自身为饵,诱仙人前来入坑,便就要压制突破,以免吓跑了仙人。

正待是叶东林压制突破之时,佛塔忽而间一阵剧烈颤抖,自那颤抖之中,只听得一道极为愤恨的女子怒喝声响起:“叶魔,受死!”

叶东林听得这一声怒喝,心中冷笑了声,便自收束压制混沌之力的心思,任由混沌之力汇聚,往那境界节点冲击而去,他喊道:“稍等片刻,叶某必定如了你的愿。”

这一声下,佛塔地下顿时传来一阵阵“砰砰”声,在那响声之中,佛塔剧烈颤抖,仿似下一刻便要倒塌了一般。

下一刻,只瞧得整个佛塔自下而上被冲击得穿了个孔,自那孔中,两道烟丝一下冲出,化作了两位黄门郎,那女子黄门郎举起手来,二话不手,便就是朝叶东林打出一道火系神通,那神通一经打出,便就化作火海,将叶东林整个儿包裹在了火中。

女黄门郎阴测测说道:“不用片刻,此间,我便可如愿。”

此言才出,却见是那火海忽而消失,待火海消失一尽后,只见得叶东林身前飘荡着一柄剑,那剑乃以凤头为柄,凤身为刃,俨然就是凤剑,凤剑本属火,浴火可重生,那女黄门郎在凤剑前玩火,正如孩子与大人嬉戏,不值一提。

女黄门郎眼角一缩,又自一拳冲击而出,那中年黄门郎在此间一把拉住女黄门郎,道:“等等,有诈,快退。”

女黄门郎一阵诧异,但她不及细问,中年黄门郎便就拉着她化作了一阵烟丝,朝佛塔之外涌蹿而出。

叶东林在二人逃遁之际,双眼一下睁开,一道猩红光芒自其眼中激射而出,他一把持起凤剑,转眼间化作无尽烟雾朝那两位黄门郎追去。

在其化作无尽烟雾的同时,天际忽而亮起五彩云层,那五彩云层激射出一道色彩斑斓的光芒,融于那不断汇聚的乌云紫雷之中,顿时间,整个乌云紫雷威势大涨,如若是开天灭地的灭世之力,一下冲破那猩红光芒,朝着叶东林所化烟雾攻击而去。

正待此间,大地之上哗啦啦破碎一尽,自那大地中,一阵淡黄光芒涌动,淡黄光芒在那乌云紫雷降下之际,同时化作一柄双刃板斧,那板斧激荡砍出,一阵大道之力俨然而生,无尽斧芒划破虚空,朝乌云紫雷轰击而去。

一旁,叶东林持剑追上两位黄门郎,体内的圣者之威涌动,震慑得两位黄门郎身体颤抖,不敢乱动。

叶东林现身在两位黄门郎面前,其身后无尽烟雾极速汇聚,涌入他的体内,这一幕,正如是一人持剑从那浓浓雾气中走出,既潇洒,又落寞,既威严,又神秘。

叶东林冷冷看着那女黄门郎,道:“莫急,我正要来如你的愿,你们若是走了,我与谁说理去?”

那中年黄门郎吞了口唾液,他惊恐望着叶东林,颤声说道:“你既已入圣,何以还要为难我们?叶圣,如今你才破境,仙宫必定会派人来此,你若击杀了黄门郎,你与仙宫之间便就真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你可想清楚了,可莫要误了前程。”

入圣,便就是超凡,这样的人物,自身份上而言,击杀两个未曾达到真仙境界的仙人,便就是欺负人,中年黄门郎更是言道叶东林击杀者非是他们自己,而是黄门郎,以此警告和威胁叶东林,莫与仙宫为敌。

若是别人,或许还得考虑一下他话中的后果,可叶东林不是别人,他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威胁对他而言,正如是家常便饭,来一口吃一口。

他哈哈一笑,道:“难不成我如今便不是与仙宫不死不休的局面?我自琉璃击杀了空海,又杀了武丁,还同化了修罗,难不成仙宫下了仙令,是为儿戏?还是说,看在你们俩废物的面子上,仙宫还能放过我?黄门郎?哼,老子已杀了两个黄门郎,再杀两个也不嫌多,死吧!”

说完,叶东林手中凤剑一划,一道剑芒划破虚空,直射向两个黄门郎,在那过程之中,剑芒变化,化作一只火凤,凤鸣声响起,威势顿时大涨。

那两个黄门郎赶忙变换手印,打出各自最强神通,激荡向那火凤,但二人神通才至火凤面前,便就在火凤的无尽火光中,化作了虚无。

火凤继续朝二人攻击而去,却就在此时,天空中的五彩云层一阵闪烁,一道五彩光芒一闪而至两位黄门郎面前,化作一人,那人一挥手,一个金刚圈便自在其袖间射出,打在火凤身上,火凤顿时消散。

那人平静看着叶东林,道:“好一个融合体,天赋之强,莫说此方天地,便就是这一方混沌,也难有生灵可以匹敌,可惜了,你若不逆仙,或如今早已是仙宫一员,叶东林,我给你个机会,你若归降,本仙必定上报鸿钧老祖,让他收你为徒,日后成就,实属此方混沌之最。”

叶东林哼了一声,他舞动了下手中凤剑,便就是自然而然的盘膝坐于虚空之中,他瞥眼看向那自大地之中涌出的淡黄光芒和巨斧,只见得巨斧与那乌云紫雷拼了个不相上下,他点了点头,平静问道:“来着何人,报上名来,叶某手中不斩无名之辈。”

此言一出,两位黄门郎更是怒不可言,叶东林所谓的不斩无名之辈,简直与放屁一般,臭不可闻,至今为止,叶东林除了知晓他们乃是黄门郎外,又哪里知道他们姓甚名谁?对于这名字是什么都不知晓的黄门郎,他且好意思去杀,如今还说什么不斩无名之辈?

那站在黄门郎面前的人淡笑了声,却就没有在意叶东林那轻视的言语,他说道:“本仙名易天河,仙宫天劫使。”

叶东林摇了摇头,他望着那乌云紫雷,道:“便就是控制这玩意儿的仙人吧,很好,我且问你,自你担任天劫使至今,降了多少天劫?”

易天河摆了摆手,轻笑道:“记不清了,嗯,在我天劫之下,也死了不少小轮回者,最近在中州就杀了一位,那人与你一样,同样逆仙,我也给过了他机会,但他没有珍惜,你可愿珍惜?”

叶东林叹了口气,他缓缓站起身来,而后一剑挥出,只见得一只万丈火凤激荡而出,朝那天劫涌去,叶东林说道:“向来都是老子给别人机会,问别人愿不愿珍惜,今日,老子也给你个机会,现在就走,否则,你的下场便与那天劫一般。”

此间,那火凤激射至那乌云紫雷之中,配合着那巨斧,一下便将那乌云打散,将那紫雷击溃,整个天空,在这一刻独留下一片五彩云层和一个太阳。

易天河平静点了下头,他一挥手,五彩云层又自激射出一道光芒,那光芒自虚空汇聚,化作一层乌云,乌云之中雷霆闪烁,随着乌云不断汇聚,雷霆颜色渐变,只见得一道一道的猩红雷霆激射。

两个黄门郎瞧此,神色中满是兴奋,便就是与弥勒对峙的龙羽瞧得,也是不住感叹。

易天河道:“这样的话,咋俩可就算谈崩了,也罢,你自找死,我成全你。”

叶东林不屑一顾,他举起凤剑,随意挥舞了下,便是说道:“我也成全你。”

说完,他一跃而出,手中凤剑一下化作一只万丈火凤,他站立在那火凤之上,俯视易天河,又道:“出招吧。”

易天河叹了口气,随即一挥手,那天上红雷激射而出,犹如游龙出海一般朝叶东林劈来,叶东林手上印诀一动,一道猩红刀芒划出,刀芒与那红雷在眨眼间碰撞,只听得“噗”一声响,刀芒与红雷同时消散。

叶东林瞥了眼易天河,道:“九天火雷,最强天劫,用一分少一分,你如此试探,也不怕浪费了这九天火雷?”

易天河淡淡说道:“九天火雷自古至今只出现过五回,分别是人间佛、道、儒、武、剑五大轮回者破境入大圣时用到,但他们修为高深,这九天火雷也没能拿他们怎么样,这次是第六回,你才入小圣,无法抵挡住最强火雷,所以,给你个前奏,也好让你体验一下渡劫快感。”

叶东林哈哈一笑,他说道:“你有心啦,但我叶东林生来性子急,容不得与别人浪费时间,所以,该结束了。”

说完,他自那火凤身上跃出,朝那乌云红雷冲去,在那冲入乌云红雷的过程中,他忽而化作一柄刀,那刀是龙刀,却有修罗之相,有霸者之韵,刀入乌云,一阵吞噬之力自那刀上传来,只见得整个乌云红雷在那吞噬之力下极速涌入刀中,只一瞬间,便就是消失一尽。

龙刀哗啦划出,又自劈砍在那五彩云层之上,那五彩云层瞬息间一分为二,龙刀再砍,却就在此时,易天河闪身入了五彩云层之中,那五彩云层极速后退,至万丈外汇聚一处。

易天河的声音自五彩云层之中传来:“哈哈哈,叶魔,易天河任务已达,这便去也,等着吧,不日,仙宫会有真仙下凡,你可得快些炼化了那九天火雷,否则,你必死无疑。”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得叶东林怔住,他所化龙刀一瞬化作人形,他看着远去的易天河,心头一阵好奇,但自下一刻,他只觉浑身一阵剧痛,一道红雷忽而间从他体内窜出,他大惊,暗道:“不愧为最强天劫,吞噬也无法第一时间将其炼化,老狐狸,原来等的就是让我吞了火雷,解救那两位黄门郎的同时,拖住我的时间。”

吞了火雷的他,急需立即炼化,否则神雷穿体,这刚融合的身躯便要毁去一半,如此,他便就没有时间再杀两位黄门郎,而在他炼化神雷的期间,仙宫已然是派下真仙坐镇,一箭双雕,打的一副好算盘!

叶东林一掌拍在胸前,压制住那火雷,他看了眼那两个已经逃窜到龙羽身旁的黄门郎,叹了口气,便自闪身间回了佛塔。

自他回到佛塔时,他的声音同时响起:“自今日始,除魔盟更名叶圣盟,广收叶圣门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