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澜惊梦 > 第一章 少年英才
第五十回 道高一丈(下)
作者:慎思  |  字数:2810  |  更新时间:2019-06-02 08:58:05 全文阅读

玄天听闻卓炎所言顿时明悟,只晓自己乃是关心则乱,反而丧失了基本的分辨能力,心道:“师叔通晓的那门三清绝学尚未使出,又怎会瞬时间便被对手击败?看来那罗勇此番倒是被师叔戏耍了。”

思及此处,玄天心中又再度响起清凌如同天籁一般的悦耳声音。

“接下来交给我便好,你安心运气疗伤。”

温柔却又坚定的声音之中饱含胸有成竹的信心,令玄天的忧虑之情渐渐归于虚无。

卓炎此刻认真地道:“以掌门真人对你师叔的喜爱程度,他定不会令其去参与一场没有任何胜算的对决。罗勇虽能倚仗法器之威,但他的内功修为却尚不及严师兄,更无法与已有一只脚踏入宗师之境的清凌相提并论。实力悬殊之下,恐怕等级再高的法器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玄天面上不禁浮现出些许讶异之色,不过想到卓炎曾经对他讲过,清凌三岁入门,勤修苦练已逾十八载,便随即释怀,心道:“以师叔的天赋,十八载之光景应足以令她踏入宗师境的门槛了。”

终于止住了心底纷乱的思绪,玄天再度将目光投入广场之中,关注起这场对决如今的走向。

罗勇此刻仍然认定自己已将清凌打入地底深渊,口中兴奋地叫嚣着:“玄冲真人,此女应是你最得意之弟子,可惜在老子的‘黄泉’刀下依然不堪一击,不若就此认输罢,免得再折损更多弟子。”

玄冲真人只是回以淡淡一笑,朗声道:“阁下若是认为清凌已然落败,不妨向这深坑下方看上一眼。”

罗勇闻言一怔,心中虽认为玄冲真人只是故意唬弄于他,但还是忍不住低下头向那百丈深坑之中望去。

不看则已,一看之下顿时骇然。

只见一道雪白倩影正以一副飘逸出尘的姿态,自深坑之中缓缓升了上来,一举一动皆是分外优美,令观者心醉。

罗勇此刻浑身如筛糠一般颤抖不止,便是声音都无法维持稳定的声调,不住地波动着。

“不可能!中了‘碧落堕陷’ 之后竟然毫发无损,不仅如此,还可以不借助任何外力,轻而易举地自地底升上来,如果单论轻功上面的造诣,恐怕已经可以与兄长平起平坐了。”

清凌自那深坑之中脱离出来,轻盈地落在了罗勇身前,抖了抖衣裳之上附着的尘土。一潭秋水般平静的双眸之中却闪耀着若诸天星辰般璀璨的光辉,直视着此刻因恐惧而不住颤抖的罗勇。

“阁下若是还有什么尚未施展的绝学,尽管一并使将出来,不然在下便要开始反击了。” 清凌轻启朱唇,语调轻细且柔和,但却在无形之中隐藏着一种令人不敢轻视的威严。

罗勇的冷汗簌簌地从额头之上滑落,心中百感交集,精神已濒临崩溃的边缘。他曾数度萌生出撤退的念头,但他自负而倔强的灵魂,却一次一次地将那想法抹杀,强忍着阵阵袭来的恐惧,他的口中最终还是吐出了饱含挑衅意味的话语。

“方才你能躲过‘碧落堕陷’的一击不过是侥幸,老子此番便来接你几招,看你能奈我何。”

玄天此刻望向清凌背影的眼神中充满着炙热的崇拜之情,有一些激动地向身旁的卓炎问道:“卓兄,师叔并没有携带佩剑,那她是怎样从地底出来的?”

卓炎轻轻叹了一口气,笑道:“因为她已经练成了比御剑术高明许多的御空之术,掌握御空术之人能够熟练地驾驭自身真气来达成在空中飘浮、飞翔的目的。虽然不需要借助于器物,甚为自由,但对自身真气的消耗亦是极为巨大,非内功修为踏入宗师境者不能施展。我比清凌还要早入门两年,可如今她已在御空一途之上颇有成就,而我却连皮毛还未有领悟,一直停滞在御剑术之上不能突破。有像清凌一样的人在身边,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烦恼。”

玄天笑着拍了拍卓炎的肩膀,道:“不要总是跟师叔那种怪物般的天才相比,我相信以卓兄的天赋,很快便可以突破障碍,领悟到御空术的真谛。”

卓炎闻言笑骂道:“你这混小子别总是胡乱恭维我,我可给不了你什么好处。”

广场之内,清凌的声音依旧婉转,却不夹杂一丝一毫的情感,沉静得犹如万古不变的冰川。

“阁下既然说出这种话,便是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那在下便不客气了。”

说罢用手掐了一个剑诀,竖于胸前,口中轻轻念诵道:

“万物归宗,万法归空。抱元守一,身心寂灭。

以魂感召玄黄,以魄统御乾坤。

五行为吾所用,四大为吾所驱。”

“叮----”

一声清脆如摇铃之音在众人心头响起,在那一瞬间,所有人竟同时生出了自己开始与自然融为一体的错觉。玄天甚至感觉到空气之中充盈的灵力争先恐后地涌入了自己体内,将自己经脉之中余留下的那一点创伤尽数治愈。

玄天用疑惑的眼神望向卓炎,渴望从他那里得到答复。

“自然之中的灵力被活化了,看来清凌已经发动了那许久不见的绝技。” 卓炎回应道。

清凌此刻周身被淡蓝色的光幕所笼罩,光幕有如一潭流动的泉水,散发出飘渺而又柔和的光辉。映得本就如同天仙下凡的清凌更是美艳不可方物。光幕似是天宫中的织女所做的霓裳,配上清凌凌驾于凡俗之上的气质,更彰显出一种无法用世间言语所形容的美感。在场所有的人,无论是男是女,都迷醉在了一场永远不愿醒来的黄粱美梦之中,为之神魂颠倒,为之穷尽赞美之语。

清凌对罗勇那仿佛随时都会将她吞噬的贪婪眼神置之不顾,面上浮现出了从所未有的肃穆与庄严。

“四大五行,同源为水,落雷瀑之水,归位!”

轻微如呢喃般的吟诵之中,却饱含着精纯之极的念力。

一语过后,天地变色。

原本晴朗的天空于刹那间被乌云所笼罩,爽朗的淡蓝化为了压抑的漆黑。

阴云密布,暴风咆哮。

一道道赤色的霹雳撕裂云层,如同在天空之上划下一道道伤痕。伴随而来的滚滚雷鸣之声竟如同被敲响的丧钟之音,令人打从心底里感到深深的畏惧。

没有倾盆的暴雨,也没有震耳的炸雷。

但此刻这片空间之中所充斥的肃杀之气却令所有人皆感到毛骨悚然,不少弟子的心中甚至生出了逃离此地的念头,即便目睹罗勇的凶悍,他们都还未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玄天望向清凌的眼神之中此刻亦多出了几分敬畏之意,轻声向身旁的卓炎问道:“我在看卓兄与薛霸那场对决之时也目睹了如现在这般的景象,但那时天地间的变化似乎较现在更为剧烈,可为何我心中却感觉此刻的境况比那时要更为‘凶险’?”

卓炎闻言面上现出一丝苦笑,道:“没想到你那时已经练成了心眼,我早该猜到了。这种现象被称作‘风雷之相’,清凌的修为极高,对这种现象有一定的把控能力,可以尽量将造成的破坏降低,我还没有这种能耐。至于你所生出的凶险感觉则是来自于这门‘归元玄功’在发动时散布于天地之间的肃杀之气。这门绝学威力奇大,自从清凌上次施展酿成祸端之后,她就再不愿将这招亮出来,算起来这还是她第二次运用呢。”

玄天面上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继续追问道:“师叔第一次施展这门‘归元玄功’时酿成了祸端?”

卓炎叹了一口气,不答反问道:“你可知道六年之前这三清山脉原本有十座山峰?”

看到玄天目瞪口呆的神情,卓炎继续说道:“归元玄功与心剑这两门绝学有着截然相反的特性,心剑入门要求极高,修炼过程极为艰苦,但一旦掌握诀窍,进展却是甚为迅速,历代承受住心剑化境中恶劣环境之人至少有半数最后练至大成境界。而反观归元玄功,门槛低到无论是谁都可以修习,而且修炼的方式亦与平常练气的内功心法无甚差别,但欲要获得进展却是极为困难。三清历代的修炼者中,除了崇华真人外,无人可以达到最高的第十层,即便是掌门真人,亦在第八层停滞了数十年之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