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屹长空 > 正文
第一章 公子醒了
作者:我在眺望  |  字数:2400  |  更新时间:2019-05-05 14:23:08 全文阅读

“公子醒啦!公子醒过来啦~

  一阵急促的呼喊声伴随着疾驰的脚步,回荡在整个安府之内。

  安家,是安玛城三大家族之一,亦是整座城市的统治者和创建者,维护着城市的规章秩序和安全,备受城民敬仰拥护,声望极高。

  议事厅内,一张方形长桌占据正中,城主安如山正襟危坐在上沿,四位家族长老则分别坐在两旁。

  眉头紧锁,安如山面色沉重的盯着面前的名单,默不作声。

  “城主,今年的剑士选拔参赛名单都在这儿了,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盖章吧!”

  “嗯……”

  凝重的吭了一声,气息从鼻腔中粗重的呼出:“容我再看看吧!”

  气氛深沉孤寂,四位长老互相对望了一眼,对于安如山的这番表现,心中其实早已知晓缘由,眼神交错片刻,信息飞快的穿梭于眸子之间。

  最后还是大族长将身子向前凑了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城主,所有的报名人信息都汇总在这里了,后天就是上交名单的最后一天了,你……”

  “不是还没到后天嘛!”

  没等大长老把话说完,安如山猛地一抬头,怒目双眼,茶杯被其紧紧的攥在手中已经现出丝丝裂纹,一声呵斥将大长老后面的话给顶了回去,引得后者欲言又止,只得作罢。

  议事厅外,一阵嘈杂打乱了屋内的严肃气氛。

  “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这里正在议事吗?”二长老眉头一拧,轻挑了两撇小胡子,对身后的侍卫挥了挥手道。

  应声允诺,侍卫丝毫不敢怠慢,二长老是出了名的暴脾气,胡子轻挑就是他心情不快的前兆。

  而此时,这份潜藏的怒意则多半是因安如山而起。

  只一会儿,侍卫便匆匆的跑了回来,神色慌张却又杂夹着几分欣喜,连声道:“禀报城主,公子醒过来了!”

  眉头猛地一挑,闪动的眸子里泛着光亮,如电击般蹭的站起身来,双手重重的拍打在桌面上,震的杯中的的茶水微微颤动。

  “今天就到这里吧!所有事情明日再议~”长臂对着众长老们挥了挥,安如山便迫不及待的走出了议事厅。

  看着这般急吼吼的背影,四位长老神情凝重,个个面色难堪。

  “哼!谁还不知道,他迟迟不肯盖章,是为了那个药罐子!”二长老重重的对着桌子砸下一拳,震的茶水四溅,两撇小胡子更是竖立了起来:“真不明白,他对那个废物到底还抱着什么希望!”

  “毕竟,这是最后一年了嘛!”大长老端起茶杯来抿了抿,吐出一口晦气道:“剑士选拔每三年举办一次,年龄不得超过十八岁,那个药罐子,今年正好已经十八岁了,看来他是想最后搏一搏啊!”

  “搏一搏?”

  一个不屑的腔调响起,四长老嘴角轻扬,挑事的哼了声道:“就那个药罐子,我看啊如若真的参加选拔,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祖宗庇佑了。”

  ……

  装饰古朴典雅的房间里,身型瘦弱的少年疲乏的靠坐在床上,拧着眉头,充满疑惑的眸子怔怔的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少年名叫安宁,是安如山的独子,自幼体质虚弱,常年都需要依靠着汤药维持,很大部分族人暗地里戏虐的称“药罐子”。

  但此刻的少年心中,有一个仅有他一人知道的秘密: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安宁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来自一个名叫地球的蔚蓝星球。在那里,他是世界安全防卫局特种作战小组的精英特工,在执行一次夺取恐怖分子研发的新型病毒M-21S原液的任务时,在毫无出路的情境下迫不得已喝掉了病毒原液,随即跳进了大海中。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种离奇经过,他也无法解释。

  但在周围人欣喜的目光和这个身体中的原始记忆,他还是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过来:他穿越了!

  “安宁哥哥,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我都急死了!”

  一个俏皮的声影扑通一下子钻进了安宁的怀中,娇小的双臂紧紧的抱着他的胸膛。

  柔顺的秀发,被均等的分开扎成了两条大大的马尾,着实可爱。

  安宁从身体的记忆中得知,这个依偎在怀中的丫头是自己的表妹,名叫安冉,也是唯一的一个不带任何鄙夷眼光,和自己相处的儿时玩伴。

  或许是因为被这些原始记忆感染的缘故,安宁内心之中颇有几分为这个安府公子到不平的愤愤情怀涌现。

  从这些记忆中,他知道了这位安公子,虽体质虚弱,但却有一颗倔强的心,总是一个人偷偷的练习,为了能给他的父亲争光,让人不再用那般鄙夷的眼光看待自己。

  但终究天不遂人愿,本就弱不禁风的身子,在一天天的练习中,变得愈加不堪,最终导致身心憔悴郁郁而终。

  心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一股暖流,暗自念叨:“兄弟,既然借了你的身子,你未走完的路就由我来替你去走吧!”

  手臂轻轻的拍打着安冉的肩膀,柔声道:“冉冉乖,不哭了!”

  少女的柔嫩内心,愈是这般温柔相待,就愈是显得情不能所以,原本还只是在眼眶中打着转的泪水这一刻再也安耐不住,夺眶而出。

  安宁温暖的抚摸着少女手感顺滑的小脑袋,眼光在房间内扫视了一圈,随即嘴角微微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轻哼了一声。

  房间内除了安冉,便只有几个下人恭敬的站在一旁而已,似乎他这安家大少爷的死活在同族人看来,并不是多么天大的事情。

  门外,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缓缓逼近,随着脚步的愈加清晰,一个身形魁梧,神态威严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房门外。

  当他看见端坐在床上的安宁时,瞬间大喜过望,嘴唇兴奋的打着颤。大步上前,厚重的双手确是极其温柔的捧起安宁的脑袋,左边看看右边瞅瞅,犀利刚毅的眸子中竟也有一抹晶莹的闪光。

  “宁儿,你总算是醒过来了!这些日子可把我给急坏了,你说你好好的干什么要偷偷练剑呢?剑术这条路行不通,我们就做其他事情嘛!你说你要真有个什么不测,我可怎么和你那去世的母亲交代啊!”

  安如山激动的声泪俱下,老泪纵横,这个平日里威严四座的安玛城城主,在此刻也终究抵不住内心的波澜。

  自幼便是孤儿的安宁,从小就羡慕那些有爸妈疼爱的生活,此番在这般温情的画面下,自然也备受感染。

  眼角有一丝湿润,轻声道:“父亲,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言语间,在安宁的体内,也正悄无声息的进行着一些微妙的动作,一小簇冰蓝色的流体,顺着血管,钻进了柔嫩的心室,与血液发生着激烈的碰撞和交融。

  看似稀少的流体,却有着难以想象的韧性和粘稠度,最终霸占了左心房的出口,使得每一缕流出的血液都会被附着上滴滴点点的冰蓝色液体,当血液完成一圈体循环之后,再流回右心房的时候,竟全部都已经被同化成了耀眼的冰蓝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