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一卷 翩翩公子惹人爱
第三十三章 大成境界:灭踪·雨泣!
作者:海皮刀  |  字数:3251  |  更新时间:2019-05-25 09:29:05 全文阅读

速度极快,超越人体极限!一旦施展,瞬间而至,只见风,不见人。

此乃“瞬踪·风残”绝技之真谛。

花独秀在破魔城时,为破解敌人围攻,把歹徒从百姓中分离出来,曾使用过这一招,只是四长老不曾见到。

如果他们在破魔城见过花独秀施展此招,就绝对不会只困不打。

而是拼着两败俱伤也要尽快把花独秀逼走。

因为,一旦花独秀施展此招,四长老的双眼真的跟不上!

花独秀一剑风起,四长老大骇!

四人立刻意识到,花独秀的真实实力比之先前神泉城比武时所展露的,还要恐怖的多!

“四合擎天!”

东首一位长老立刻大喊,四位长老同时双拳齐催,八道狂霸无比的劲力同时轰向场中!

“嗖……!”

花独秀却已从人缝中穿出,瞬间闪到西首长老身后!

甚至,在花独秀闪身而出的前一刻,他还探脚绊倒沈利嘉,把沈利嘉摔了个狗吃屎。

没办法,不摔倒沈利嘉,花独秀脱出,四人掌力悉数拍在沈利嘉身上,小胖子就算达到“内力外放”之境怕是也落不了好。

八掌打身上,以沈利嘉现在实力,绝对是立毙当场。

花独秀脱出,回身一剑,猛然刺向西首长老后颈。

同样的套路,同样的味道。

西首长老瞬间整个后背都是鸡皮疙瘩,寒毛倒竖,强烈的危险感让他下意识的选择就地扑倒!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甚至他排出去的双掌还只伸展到一半。

西首长老做了最明智的选择,宁可掌力憋在一半,自吃劲力反噬,也绝不敢面对身后那一剑!

西首长老“噗通”一声迅速扑倒在地!

这一招,是合气门极少有人愿意练的保命神招——“黄狗扑食”!

说极少有人练,是因为姿势太丑了,而且练到不想而扑,随扑随倒,也不是易事。

是需要天分的。

说是保命神招,是因为关键时候就地扑倒,真的可以保命。

就像现在西首长老现在这样。

其余三长老根本没看清发生何事,花独秀一愣:这位沉默寡言的长老果然有意思。

“嘉嘉,快走!上马!”花独秀急喝。

沈利嘉看了趴在自己面前枯瘦长老一眼,枯瘦长老也看了沈利嘉一眼。

同样的姿势趴在地上,头对着头,但名堂大有不同。

沈利嘉是“黄狗吃屎”,枯瘦长老是“黄狗扑食”。

算了,反正就那样吧!

差不多吧!

沈利嘉闻声身子一跃而起,迅速朝空档钻出。

花独秀立刻反向而上,雅卓刺向另一长老。

“小心!”

东首长老想要招架,但手还没抬起来,花独秀的剑已经刺到。

“拼了!”

南首、北首二人立刻从身后抢攻,想要以伤换伤,拍向花独秀后背。

只是他们速度太慢了些。

至少在花独秀眼里是这样。

他剑锋已经刺到东首长老胸口,轻轻一点立刻回旋,瞬间闪到另两位长老身后,红芒一动,两人想要艰难回身,却各自后颈一麻,中招了!

又是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味道。

两人口吐白沫,翻着白眼晕死过去。

花独秀喘了一口气,“瞬踪·风残”,可不是闹着玩的!

真正的瞬息而至,只见风,不见人!

花独秀看沈利嘉已经抢到一匹战马,而任镖头、刘镖头、胡镖头等人正率领众镖师突围,赶忙飞身而起,跨上一匹战马。

“大家快撤!”

花独秀一声清啸,立刻转身而逃。

不是他顾不上众多镖师兄弟,而是花独秀实在不善于指挥团战。

还不如让任镖头等人自由发挥效果更好。

花独秀一逃,任镖头等人更不恋战,指挥众镖师抢了死伤兄弟就跑。

宋耀冷笑:这样还让你们跑掉,我也不用混了!

正这时,沈利嘉又纵马高喊:“我爹抢了两车货,进林子里了,咱们快去汇合!”

宋耀大怒:小畜生,你还想汇合?

你和死神去汇合吧!

宋耀立刻飞身冲上,使出完全实力,空中双掌凝出淡青色光芒,对准沈利嘉后心拍去!

花独秀大惊:这是内力外放境界!

宋耀的掌力,已经不需要通过“铜皮铁骨”来强化。

他的内力已经可以透体而出,在掌上凝出一层气膜。

这层气膜,比之天下最利的刀还要锋利,比天下最硬的盾还要坚硬,是无数修炼外家功夫的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

这一掌打中沈利嘉,花独秀绝对相信,沈利嘉的心脏会瞬间碎成几十块。

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过来了。

宋耀一掌拍向沈利嘉后心,花独秀双眼一瞪,立刻把他的动作看慢!

原本转瞬即至的一掌,在花独秀眼里却变成慢动作一样!

“来不及了!”

此时,花独秀距离宋耀有一丈多远,而宋耀的铁掌,距离沈利嘉后心只有一尺!

花独秀坐在马上,而宋耀迅速飞向沈利嘉。

很难赶上。

花独秀一声暗叹,身子竟然陡然从马背上消失!

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宋耀分明听到空气中有一丝呜咽。

魔流叱风痕之大成境界——“灭踪·雨泣”!

此招施展出来,来无影,去无踪,寂灭踪迹,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

连风都没有。

因为人体机能瞬间突破到极致,空气中会有大量体汗蒸腾,水汽漫漫,空气有呜咽之声。

所以,此境界名为“灭踪·雨泣”!

这招太过极限,连花独秀也没能彻底掌握。

而且,对身体的负担也太大。

但他没时间思考,只能使出这招,才能救下沈利嘉!

“危险!”

宋耀来不及思考,神使鬼差的使出合气门最纠结的一招:黄狗扑食!

几乎是身不由己的,由难以描述的清灵神智控制着身子使出此招。

也是不容易。

正狠霸一掌拍到沈利嘉后背,甚至已经触摸到沈利嘉的衣衫了!

他高大的身子却毫无征兆的向前扑倒……

十分诡异,就像一条癞皮狗毫无节操的扑向地上的一坨翔一样。

啊,不对,那不成了狗吃屎了吗?

不对不对,不一样。

宋耀莫名扑倒,而他身后,肉眼根本看不到踪迹的花独秀,一剑已经刺到!

“危险!”

花独秀脑海里忽然寒芒一闪,他看到宋耀在扑倒的同时,后心一阵青芒闪动。

那是他下意识祭起的护体内力。

内力外放,已经到了随心所欲而起的境界。

至少是小成境界。

花独秀速度太快了,快到甚至他一剑刺出,自己都来不及变招的程度。

没办法,他也没料到宋耀瞬间变招,由击杀沈利嘉,莫名就变为就地扑倒。

这一剑刺出,能不能重伤宋耀,花独秀不知道。

但剑锋无疑要刺在宋耀后背的青芒上。

“不可!”

内心一个声音说道。

花独秀不敢冒险,但剑已刺出,花独秀只好五指一弹,松开雅卓,一掌拍在宋耀后腰上。

花独秀借力身子一翻,朝沈利嘉撞去!

可惜,他内力平平,这一掌虽然拍在宋耀身上,却没能伤到他分毫。

宋耀察觉后腰一麻,心头一颤,暗道:完了,我的腰子啊!

小环,小翠!

我的性/福啊!

嗯?

不对,姓花的掌力没有透进我体内!

宋耀看到身旁红光一闪,狂喜:花独秀的剑丢了!

虽然不知道为何花独秀不使铁剑,每每都用这把木剑,但毫无疑问,这把剑对花独秀有特别的意义。

花独秀还要转身来抢,宋耀就地翻身,一招“黄狗耍赖”,用后背死死压住桃木剑!

“黄狗耍赖”是“黄狗扑食”的进阶之招,类似“趟地龙”、“沾地十八滚”等功夫,但用法更加无赖,姿势也更加不雅。

双腿弯曲,双臂撑地,屁股和后腰压在地上,想象一下。

话虽如此,关键时刻这招使出来,也更加有用。

在花独秀鬼神难测的身法面前,什么招数都要慢一步,唯独这种心意不起,身子已动的神一般的招式,反而关键时刻能起作用!

花独秀大怒!

宋耀立刻大喊:“住手!再打我震碎你的剑!”

花独秀立刻收手。

事已至此,沈利嘉还没明白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嗯?下雨了吗?”

沈利嘉感到空气中有股水汽弥漫,黏糊糊的。

他回头一看,宋耀姿势难看的仰面躺在地上,花独秀对他怒目而视。

宋耀似乎没有受伤,但就是赖皮的躺倒在地,说什么也不起来。

更尴尬的是,他蜷起又分开的双腿,正对着花独秀和沈利嘉。

沈利嘉转过头去,不想再看第二眼。

这特么,你还是一派掌门吗?

有你这样的掌门吗?

干什么啊!

羞耻不羞耻啊大叔!

沈利嘉看众镖头已经率领镖师兄弟杀出重围,沈风等人也往林子深处逃去,立刻喊道:“快走!”

花独秀双目赤红,怒道:“还我雅卓!”

宋耀狂喜:这小子,果然无比在乎那把剑!

宋耀咬牙道:“姓花的,你别急!三日后,我在百宝庄园摆下竞拍局,你有种来取!”

花独秀气的咬牙切齿,但宋耀死死压着桃木剑,纵然花独秀能施展出速度快到可怕的“灭踪·雨泣”,但只要宋耀心意一动,他的桃木剑难免会有损伤。

没办法,毕竟是木质的,在宋耀这等“内力外放”小成境界的高手面前,就算是一块精铁也脆如雪饼。

花独秀一时犹豫,宋耀再道:“花独秀!你放心,这把剑我绝不会损伤,三日后只要你敢来,我便还给你!”

尼玛啊,宋大掌门,你不但是耍赖皮躺在地上装死狗,你还威胁花少爷别激动?

怕花少爷不依不饶,还要打?

盼着花少爷赶紧走?

花独秀咬牙:“好!三日后,雅卓但有一丝损伤,我要你合气门满门狗命来赔!”

宋耀身子一震:“你……你快走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