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神都妖灵录 > 第三卷 京都妖怪
第五章 陆良1
作者:夏天目光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19-12-03 17:19:07 全文阅读

  大家好,我叫陆良,今年十三岁。就在今天,我身边发生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这个世界即将走向毁灭。

  但是我现在心里一点都不慌,因为那个拥有足以毁灭世界力量的大妖怪是我放出来的。

  陆良想到这里后,童稚纯真的小脸变的疯狂,无声的笑了起来。璀璨如黑宝石一样的双眼,原本生机活泼的眼框里此刻却充满了死寂和绝望,以及那迎面而来足以吞噬掉所有人的悲伤。

  “我的愿望即将达成了,为什么我却无法高兴?”陆良感受到镇妖石碑上的动静问道。“咚咚……”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就像是死神来临的敲门的声音。

  “咚咚……” 声音变的越来越大,又特别像是有人在敲鼓的声音,从鼓点响了起来开始,由小变大一直到高潮部分的节奏。

  “咚咚咚……”声音传入青丘苑里面的所有人耳里,只不过这鼓点不是欢庆的声音,而是送葬的节奏——为这个世界送葬。

  “喂!你做了什么啊?这声音,好烦啊!”白欣雅对还在摸着石碑的陆良大声说道。这莫名的声音,让她心里很恐慌。

  “这哪是鼓点的声音,这明明就是某个东西的心跳的声音。” “这家伙,你到底把什么东西唤醒了啊?” 白欣雅脸色十分沉重,那个东西肯定是大妖怪无疑了,而且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大妖怪,至少比她见过的所有妖怪都厉害。

  “不,那些妖怪在他(她)面前会被秒杀。”白欣雅想到这里,脑海里冒出小白的身影。“昨天见过的那只白猫,可能有资格在这家伙面前出现,但依旧赢面很小。”

  陆良好像没听到白欣雅的声音一样,“是啊,我确实笑不出来啊!毕竟,我的愿望不是终结这个世界。”

  “毁灭世界?这么中二的想法,我万万没想到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啊!” “不过,这个世界确实对我这样的人很不公平啊!”

  陆良想到这里后,抬起头无力的看着天空。本来蓝色晴朗的天空,已经被黑色的妖云所笼罩。就像是一个小孩纯洁的心灵,逐渐被现实的行为所染黑。

  久违而又绝望的记忆再次回到他的脑海里面,“明明才过了十三年而已,为什么我感觉像是过了几百年甚至更久?可能是因为我的世界没有了光吧!”

  陆良出生在一个历史很悠久的家族,这个家族神秘而又古老。家族里面的等级划分非常严重,即使是当今提倡人人平等的社会,他们这个大家族里面歧视与压迫依旧很严重。

  “我出生在一个人和妖混血的家族,这个家族里面觉醒了妖族血脉孩子,地位十分低下,即使你是族长的孩子也不例外。更何况,还是像我这种妖力十分强大的人?”

  “所以,在这个家族里面,我一出生我的地位就已经决定了,都是这一身该死的妖怪的血脉。” “而得益与这身厌恶的血脉,我从小到大能看见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人死后的还停留在世界上的鬼魂,只不过那些鬼魂很弱小,傻乎乎的,一动也不动,像木偶一样。”

  “陆家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家族里面有两百四十口人。而像我这样由于血脉低贱而不被写入族谱的人,我这一代足足有二十多人。”

  “明明自诩为人类大族的家族,每代却都会出现觉醒妖血脉的人,(据说我这一代觉醒妖血脉的人最多)你说可笑不可笑呢?”

  “家里的这两百四十口贵族老爷毕竟也要生活啊!于是乎我们成了伺候他们生活的人了。” “打从四岁开始,我们这20个小孩就跟着和我们出身一样的上一辈的人开始干活了,家里的族长和族老说这是|废物利用。他们没有请外来的保姆,而是让我们这样出身的人给他们干活,美其名曰‘自力更生和自给自足计划’。”

  “全面解放战争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在燕京居然还会出现这种老爷贵族和下人奴隶的形式,多么的讽刺啊!本是同根生,这句诗在这里就是笑话。”

  “不过依旧还要感谢社会的发展,毕竟许多东西都已经机器化,比如洗衣服,生火……” “不过每天依旧会有许多活,幸亏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叔叔阿姨心地善良,许多累活都被他们做了。” 贵族有贵族的生活区,而像陆良那些下人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区。不,对下人而言生活区三个字他们配不上,起码是在那些贵族眼中下人是配不上生活区这三个字。

  “现在仔细想来,可能是看到我们的遭遇让他们想到了他们以前的童年。” “也许,对那些大人而言让我们这些小孩的童年过的好一些,他们会觉得自己的童年也得到弥补,这可能就是他们心里的慰藉吧!”

  “但是这些深沉的心情和想法,我们那时都不会懂,二十个小孩生活在一起,吃喝玩干活,每天觉得很有意思。除了那个家伙每天闲下来会发呆一下,我们那时候觉得这一切都很有趣。” “也对,现在想来他确实是我们20个孩子里面最先明悟的人,就像那次吃肉一样。”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很符合这个大家族里面的这种极端不均和阶级等级划分的矛盾,我们这些下人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会分点很少很少的肉,只能够包饺子。虽然很少,那时我们最开心的时候。”

  “我现在依稀记得那件事发生在我五岁的时候,六月末七月初,天气正向三伏天转变。家族里的那些贵族老爷突然给我们送来一块肉(可能有点变质),那天我们20个人都乐疯了。”

  “本来平淡无奇的一天,因为那块肉的原因,让我们感觉像是在过大年夜。黄昏的时候,我们20个小孩待在院子里的那课树下,稀稀点点的暗黄色阳光照在我们的身上,如果不是我们脸上急不可耐和看着大铁锅里咽口水的表情,那确实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叔叔阿姨将包好的饺子下在大铁锅里(一锅够20个人的饭量的大铁锅),五分钟的等待却让我们19个孩子如同在过去五天一样,那家伙是我们这些孩子里面唯一一个脸上没有漏出兴奋期待表情的人,而是漏出一种我那时候看不懂的表情。”

  “哈哈…,现在想来果然他是我们20个孩子里面最聪明的一个人,那种表情我现在能看懂了——悲伤。他是对我们所有人的处境而感到悲伤的人,只不过那时我们不懂,常常对他开玩笑,笑他脑子不好,每天没事干就发呆。”

  “叔叔阿姨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着饺子并且脸上漏出满足高兴的笑容的时候,叔叔们的脸色我那时有些看不懂,但有些阿姨们都哭了起来。”

  “我那时候很天真的以为阿姨们是和我们一样馋嘴,就笑着对他们说锅里还有啊,别看着我们哭,哭也不给。其他几个毛头小子也嚷嚷着别哭了,甚至有个小孩都把自己没吃完的饺子端给了阿姨和叔叔们。”

  “我低头吃的时候,却无意发现了一个小孩眼里也充满了泪水,不过他却没有哭出声。” “哦!原来是那个整天发呆的家伙,(那时候我们这些小孩都没有名字,因为我们的身份代表着不详,没有人会接近我们这种人。就连生下我们的父母,在血脉检测出的那一刻,就已经和我们是两个阶级的人了。”

  “明明他的碗里有好多饺子(没吃),但他为什么还要哭?我那时候确实想不明白为什么?就问那个家伙了。” “那家伙看着我,神色有些复杂,在那一刻我发现他的表情和叔叔们脸上的表情一样。”

  “我在那一刻有些懂了,同时又在抗拒着这种思想。” “现在想来,我们19个人里面有好多人大概抱着和我一样的心态吧!毕竟,世界上有笨人吗?”

  “阿姨看着给她端着碗过来让她吃饺子的孩子,终于忍不住抱住那个孩子哭了起来。被抱住的那个孩子有些被吓到了,然后很懵逼,不太懂阿姨为什么要哭,但他却没有挣脱她的怀抱,而是抱住阿姨,表情像猫一样享受。”

  “大概那个孩子那时候也不懂为什么不会挣脱阿姨的怀抱,反而却很享受这种感觉。我那时候看着那个被抱住的小孩,眼中流漏出一种不知名的神色。”

  “现在我能懂那时候那个孩子在阿姨怀中感受到的感觉了,那是一种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而又内心十分渴望的感觉,那种感觉叫温暖。渴望被爱,渴望亲人的温暖。而我或者我们十九个人(包括那个发呆的家伙)眼里漏出的神色叫做——羡慕。”

  “叔叔们看着我们停下筷子的举动和眼中漏出的神色,脸上漏出苦笑和心疼的表情。他们也许在那一刻,想到了自己的过去也是这样的可怜。”

  “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遭到不幸的人,都希望别人像他一样不幸。这种不幸而又悲惨的命运,在这个大家族里面已经流传了不止两代了。这种家族制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没有人知道。但到我这里,我想结束他。”我现在不禁想到。(第一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