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傲世惊鸿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神驹护主(二)
作者:战夜冥  |  字数:2540  |  更新时间:2019-10-18 17:18:01 全文阅读

看到追风兽能飞跃过自己,还反朝自己双肩踢来,元真道长心中不禁微微一震,他虽早看出这匹怪马极为神骏,不比普通常马,却万想不到竟是这般灵慧勇猛!

追风兽这种跃身空中,两只后蹄就势后扬踢敌,不但太已出人意外,而且劲力强猛非常,敌人若非武林高手,闪避快捷,还真不容易躲开。

只要一被踢上,就算不顿时毙命蹄下,也得落个重伤当场!

元真道长乃一代掌门之尊,武学功力何等高深,怎么可能被追风兽踢中。

一见追风兽两只后蹄突然就势向自己双肩踢到,心中虽是微微一怔,但身形即是毫不怠慢地倏地一塌,避开追风兽的双蹄。

追风兽双蹄堪堪踢空,元真道长身形已经陡地飞起,双足微微用力一点地面,快如风驰电掣般地向前跃去,恰巧与追风兽跃了个并肩,左手横伸,快速朝追风兽的辔头抓去!

追风兽当然不肯让他抓着,口中一声嘶吼,马首向左一偏,元真道长的左手又抓了个空。

元真道长本是因为伏在马背上的人动也不动,又是浑身浴血,似乎已经死去,所以才伸手去抓追风兽的辔头,想看看这人是谁?是不是还有得救?

哪知凭他那等绝世身手,不但没有将马制住,两番出手,竟然都抓了个空,而且还险些伤在追风兽的蹄下。

这马既然这等神猛超凡,可想而知,马主人定必是个武林超绝的高手无异!

因此,他心中不仅惊,而且更加好奇!更想弄弄清楚这匹怪马背上伏着的究竟是个什么人物?

人马落地,相距只在五尺左右,元真道长在前,追风兽在后,正好拦着追风兽的去路。

这追风兽想是因元真道长两番出手强抓它的辔头,认为他不是好人,想伤害自己的主人,心中已被激起怒火。

是以,身形一落,口中立即发出一声怒嘶,前蹄陡扬,后腿倏错,猛向元真道长扑去!

它这么前蹄陡地一扬可不要紧,那神智已经昏迷,伏在它背上的玄霄可遭了殃,立马被摔了下来。

兽类毕竟是兽类,追风兽虽然灵慧异常,到底不如人的心思慎密,顾虑周到。

元真道长也不愧是一代掌门之尊,智慧确是超人一等,一见追风兽声发怒嘶,猛地向自己扑来,顿时就知道这神驹忠心护主,误会他要伤害它的主人了。

元真道长的绝世功力,他虽然不能将追风兽在顷刻之间制住,但若想将追风兽伤于掌下,倒并不是难事。

不过,他既然觉出追风兽的误会,心中对这神驹更是由衷地喜爱,还有些敬佩,当然不会伤害它了。

要知道,现在的世道,畜生有时候比人还要强!

故而,元真道长不等追风兽扑到,立即身形一晃,横跨八尺让开追风兽的猛扑,同时口中一声喝道:“孽障!你只顾攻击贫道,你的主人被摔在地下,就不顾了么!”

追风兽一扑落空,身形一个回旋,已经转过身来,四蹄腾处,便已跃到玄霄的身侧,伫立地上。

瞪着两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元真道长。

元真道长见状,知道这匹马的脾性虽烈,却是一匹灵慧非凡的神驹,当下心中不禁一动,立即望着追风兽温和地说道:“马儿,你的主人负伤过重,危在旦夕,何不让贫道看看是否还有救。”

元真道长说着,慢慢走近道:“你尽管放心好了,贫道并非是什么坏人,决不会伤害你主人性命的!”

说来也奇怪,这追风兽一听,眼睛忽地一霎,竟滴下了两滴马泪,朝着元真道长马首连点,口中并且不断地低声嘶鸣,那神情似高兴又似感激!

元真道长一见追风兽这种神情,心中更是惊奇不已,他做梦也意想不到,这匹怪马竟能懂得人言,灵慧如斯!

现在元真道长心中笃定,能拥有这种灵慧神驹的人,绝不会去大奸大恶之人,于是他便缓步朝玄霄身侧走去。

不过,元真道长的双睛仍是注视着追风兽的神情动静,不敢大意,以防它突起暴袭,伤了自己。

可是,追风兽除了瞪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眼地紧紧地盯视着他以外,竟没有向他扑袭的意思。

不过,追风兽那神情,明眼人一看就知,它是在凝神戒备着,只要看到他对主人稍有恶意的举动,它马上就会突起发难暴袭!

元真道长走到玄霄身侧,凝目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少年,仰身躺卧在地上,双睛与嘴唇皆紧闭着。

除了左大腿上有一处血已凝结的伤口外,其他别无一点儿伤痕!

元真道长心中暗道:“这人大概是因为恶斗太久,精力消耗过甚,流血过多,一时昏厥吧。

要不然就是受了内伤,否则,凭着这么一点外伤,就算普通人,都不可能会要他性命,更何况一个身怀武功之人呢!”

元真道长心中这样一想,立即弯腰伸手去探玄霄的鼻息,鼻息丝丝,显然并未完全死去。

不但并未死去,且也不像精力消耗过甚的样子,因为精力消耗过甚,必然气息微弱,决不会这么平均。

再探玄霄的胸口,心脉跳动正常,内腑也分明一点儿没有受伤。

忽然,一股刺鼻难闻的腥臭气味,从玄霄的身上发出,直冲向元真道长的鼻孔,他心中不禁微微一惊!

要知道,这元真道长乃一派掌门,不但武学渊深,而且见闻广博,一闻到这种腥臭气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心中微微一惊之后,便立即又凝目在玄霄的身上仔细检视了一遍,最后落在玄霄左大腿上的伤口处!

左大腿上的伤口,不但血早凝结,并且毫无中毒异状!

元真道长不禁愕然地呆住了,望着地上躺着的玄霄只是发怔!

根据的经验见闻,人身上发出这股刺鼻的腥臭,无可置疑的,是受了淬毒兵刃暗器的伤后,肌肉被毒液腐蚀的征兆。

可是,他看遍了玄霄的浑身上下,除了左大腿上有一处轻微的普通外伤外,其他并无丝毫伤痕,尤其他已经探过他的鼻息,心脉,均皆正常毫无异状,根本就没有一丝中了淬毒兵刃,暗器伤后的征兆!

元真道长紧皱着两道长眉,低头沉思,想不通这少年怎地竟会昏厥至此?究竟是什么道理,心中只是奇怪诧异不已!

所谓“当局者迷”,这话一点儿也不错,他只检视了玄霄身体前面的全身上下,一时大意,竟没有想到把玄霄的身形翻转过来,检视他的背后。

这时,只听一声低鸣,追风兽把嘴凑了过来。

元真道长以为这马儿又要攻击自己,立马做出防御的动作?

可这追风兽看到元真道长的动作,挺下了脚步,只一双大眼盯着他,没有攻击的意思。

元真道长从追风兽的眼睛里看到了焦急,但却没看到挑衅之意,也就放下警惕的双手。

追风兽看到元真不在戒备,又伸过马嘴,一口咬在玄霄已经破烂的衣服上,用力一扯,就把玄霄身子翻了过来。

这时,一股更大的腥臭气味扑鼻而来,要不是元真道长用内力强行压住胸中的翻滚,换着一般人,早就忍不住呕吐出来!

元真道长往发臭位置仔细一看,这才看到玄霄背上破烂的衣服下,一个触目惊心的刀口呈现出来。

而现在的这个刀口已经变得乌黑发亮,而黑气已经围绕着刀口,扩散了很宽的地方。

元真这才明白追风兽的意思,原来这少年的致命伤就在后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